• 使用快捷键Ctrl+D收藏本站,下次访问更方便哟!
  • 最近百度网盘删资源太厉害,补链补到没脾气....

《一朝锦绣》张瑞

好书推荐 张瑞 0个评论

《一朝锦绣》张瑞

基本信息

书名:《一朝锦绣》
作者:张瑞
出版社:湖南文艺出版社
出版时间:第1版(2016年10月10日)
页数:728页
语种:简体中文
开本:16
ISBN:754047694X,9787540476946
ASIN:B01M1K0KE3
版权:中南博集天卷

编辑推荐

《一朝锦绣》故事情节主线,围绕深受两代皇帝宠爱的士族嫡长女贺明熙与太子皇甫策的感情展开。
作者饱览史书,挥洒大气唯美、潇洒自在的魏晋风流。
书中人物群像式登场,个性特色却迥异非凡——绝代风华却痴心一念的倾城佳人,外表傲然冷漠却情深义重的太子。英姿猎猎叱咤风云的将军,温文尔雅却老谋深算的文臣。
故事背景变化纷呈,从清幽隐蔽的深居别苑,到森严恢弘的宫廷御殿,再跳跃到气势磅礴的大漠荒烟;严谨深广的故事格局中,既有刀光剑影、杀机暗藏的惊心动魄,又有百转千回、荡气回肠的爱恨情仇……
作者的魅力在于,让人读到心惊处,暗叹匠心独运,读到悲情处,心下黯然伤怀。

媒体书评

这是一本充满古典浪漫情怀的小说,
亦是一卷初启扉页之时,令漫天桃花飞散的诗篇。
更是一幅山河壮丽的画卷。
儿时的初见,化作刻骨铭心的缘,如茫茫人海中牵系彼此,割舍不断的命运之线。
江湖、庙堂、家国、天下,纵横四野,天地茫茫。
别犹豫了,开卷吧。
与我一同穿越,前往这场波澜壮阔,荡气回肠的冒险。
By:非天夜翔

作者简介

上海ZUI世文化发展有限公司签约作者。
擅古风长篇,文风大气,文笔细腻。
07年至今,已出版书籍《风槿如画》《婀娜传说》引领过“三生三世”系列的风潮,口碑极好,网络点击超千万,曾连续蝉联当当青春销售榜前十。
2013年参与ZUI世文化年度重点策划的图书系列“天众龙众”系列,出版《龙帝释天》,为她“三生三世”系列画上了完美的句号。
2014年潜心力作《一世安宁》,甫一面世,即引多家影视公司表达拍摄意向。
2015年,古风小说集《胭脂河》再度为读者带来唯美感人的古风爱情传奇。

目录

第一卷:
序:红颜又惹相思苦,此心独忆是卿卿
明熙昂着下巴与皇甫策对视着,星眸晶晶发亮,带着往日的张扬不羁与咄咄逼人,低声笑道:“皇甫策,你之傲气,你之一切,都是我所赐予。太子殿下又当如何?临华宫大火后,还不是惶惶如丧家之犬?若非我救你,如今的你,不过是大雍宫深处的一具白骨!”
一:春心莫共花争发
那是一直勇往直前,披荆斩棘,都不曾有过的疲惫,似乎在这样的一个瞬间里,失去了全部的力气和希望,也失去了那颗奋勇拼搏的争夺之心。那种,他终将是我一个人的自信,也在连日的不安中,在眼前这一幕前,崩塌到支离破碎。
二:朱颜那有年年好
这一刻,明熙从皇甫策身上清晰地感受到了从未感觉到的情感,如此地强烈浓重和直白。似乎他露出所有的情绪,都在表达着在意和喜爱,一点都不比明熙给予的少,一切的一切,宛若这世间最美好的风景、最美妙的梦境一般,让人愿意一生一世地沉睡其中。
三:千金纵买相如赋
你说得都对,她还回来做甚呢?她现在过得很好,怕是要成亲了,也许真的不会回来了。”皇甫策将胳膊搭在了脸上,许久许久,“贺明熙、贺明熙,比起心狠来,本宫当真……”嘶哑的声音中有种说不出的悲意。
四:辛苦梅花候海棠
到底为何走到了这个地步,一路行来,竟是将陪伴过的所有人都丢弃了,一路走,不停追,回首望去,这一路竟只独剩下了自己一人。回想这一切时,望向那熟悉又陌生的脸时,为何只剩下满心的凄惶与不甘。
第二卷:
一:宁负虚名身莫负
皇甫策被她纵容了三年,不管多任性都被呵护在她的手心里,习惯了她始终一步步地上前,也习惯了等待她上前与毫不费力地得到,即便定下亲事,尚且以为两个人还有转机,于是迫不及待地回帝京,可等待的不是得到与她又一次的上前,而是人去楼空与销声匿迹。
二:一寸还成千万缕
一年不见,好似隔了无数个时光,又似乎一直隔岸相望。以为那些难熬的光阴,已足够堆砌成厚重的围墙,抹去这人,可当他就这样猝不及防地再次出现,沉寂许久的心,再次掀起了惊涛骇浪。直至此时,明熙才明白,一年的时间太短太短,短到让人错以为是一瞬,或以为是一生。
三:祗为恩深便有今
不管何时再回想起以往来,依旧觉得当初一定着了魔,或是欠了这个人。不然,为何会将一个人捧得那样高,又保护得那般好,甚至愿意倾尽一切,只换他往昔的浅笑。可即便有了后来的决绝与分离,又过了这许久,明熙依旧对那时的所作所为,竟还是不曾后悔。
四:常得君王带笑看
皇甫策将人拥入怀中,凤眸潋滟,附耳道:“阑珊居内,本宫之锦袍鞋履,皆出女郎之手,本宫心之感念,迫不及待投桃报李,为贺女郎丈量鞋履凤袍,唯求岁月静好,贺女郎一生不悔。
卷外篇:他年我若为青帝,报与桃花一处开
女童话语之间,明明是带着几分奚落与嘲弄,可少年听在耳中越发显得甜腻,还有种说不出的暖意,莫名的感觉充斥着胸口。他站在池中看了女童好半晌,一双赤色的眼眸,有些发怔,又有种说不出的专注,心也莫名地软了下来。

经典语录及文摘

得知我能给这么一本好书写序,真是让我雀跃欣喜。
与作者相识十年了,《朝花熙拾》是我此时认为作者最好的一本书。在这本书里,她的写作技巧和文笔,达到了一个新的高度,全书的人物非常鲜活,文笔优美,情节曲折得让人牵肠挂肚……
这本书写了快两年了,初稿写出来时,其中一个人物表达得非常优秀,他的形象活灵活地出现在纸上,让我欣喜若狂!可到最后,他竟不是男主?!我曾与作者很严肃地探讨了这个问题,争辩许多,依然不曾说服她。
可这个人物太美太独特了,使我始终念念不忘。所谓世上无难事,只怕有心人,我继续长篇大论地对作者阐述这个人物的可贵。文学作品里,能有如此独特而富有神韵的人物是极为难得的!我不能不为他大声疾呼。
诸位可以想到我的痴迷,人说“听评书落泪,替古人担忧”,我是为了让一个小说的人物如愿以偿而费尽口舌!可想而知这个人物写得多么传神!作者最后终于难以抵抗我专科出身文学评论家的长篇大论,重写了全文,不仅另选男主,期间更对文字精益求精,反复删改,啄成美玉……
这是一本好书,不仅因为里面有我深爱的人物——美得让我窒息,还有寓意深长的对话,对人情世故的解释,对社会的剖析……在最深处,有作者对温情爱意的坚持、对美好和光明的向往。
我年轻时以为人生是理性的,最好越冷越酷。可是年纪渐长,才明白人生是个感性的过程。喜怒哀乐才是让我们无尽缅怀的记忆。我们都在寻求爱和温馨,都不愿痛苦悲伤。
作者写的是个爱情故事,可实际上,是在讲述她对爱憎的理解、对善恶有报的尊重。
这是一本有思想、有情感、有感悟,想去爱的温暖之作!
我喜爱这本书,也希望你能从中读出爱,因此对人多一分柔情和良善。
清水慢文
二零一六年四月
温哥华的仲春阳光中

秋夜如水,成片嫩红的夹竹桃,在夜风中摇曳着,空气中弥漫着清冽的淡香。
绯红的绣金罗衫已有些凌乱,白色的长裙已布满了草屑,明熙披散着长发,倚在花树下。那双漆黑如墨的杏眸布满了水泽,朦朦胧胧的,少了往日的凌厉与咄咄。
今日,她无盛装傍身,眉宇间显得有几分羸弱,饮酒过度的缘故,嘴唇微嘟着,唇色更鲜艳。看起来虽不如往日明艳,却显出几分柔弱的风情来。
高钺铠甲未卸,满身风尘,疾步走了过来。
月影下,看不太清他的长相,只觉五官在阴影下越显深邃,踢开凌乱满地的酒壶,站在明熙的面前,遮住了所有的月光。
阴影里,明熙抬眸扫了眼来人,再次垂下了眼眸,自顾自地喝了起来。
高钺看不清明熙的表情。
这般朦胧静好的月夜里,她的周身仿佛笼罩着一股说不出的绝望,倒与往日的张扬任性,大相径庭。
高钺握紧腰间的剑柄,沉了一口气:“放了他。”
慢慢将酒壶放了下来,明熙侧目望向对面。
两人似乎对视,片刻,被笼罩在阴影里的明熙样貌越发地模糊,哑声道:“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高钺抿了抿唇,肃声道:“你知道我说什么,此时他虽无权势,可只要一日不被废,就依旧还是太子。若执意如此,你和这一府人的下场会如何,你心里不明白吗?”
明熙摇摇晃晃地站起身,笑了一声:“太子早已横死宫中,说什么太子,也……不过是个庶人罢了。”
“陛下一日不曾昭告天下太子身死,他便还是大雍的太子!如今你将他藏在此处……”高钺咬牙,极轻声地说道,“贺明熙,你瞒得住吗?你若能瞒住,我又是如何知道的?往日里不许人近的东苑,到底藏着什么?”
明熙侧了侧眼眸,冷笑了起来:“高校尉,也管得太宽了些。”
高钺深吸了一口气:“若换作他人,我岂会管!”
“又没人让你管?你为何非要管我?”明熙笑了起来,那双杏眸微微眯着,宛若潋滟着一泓秋水。
“我不是同你玩闹!”高钺上前一步拽起了明熙,厉声道,“你自小在宫中,先帝如何待人,你该一清二楚。陛下虽看似宽容,对你宠爱,只因你不曾碍事罢了,若你窝藏太子,东窗事发……”
明熙冷哼:“陛下不是先帝,不可相提并论!”
高钺道:“陛下虽不是先帝,却是先帝的亲兄弟。看似性情柔和,少了些刚断魄力,可当初图南关一役,对待兄弟子侄哪里有半分的心慈手软!”
明熙不以为然的撇嘴:“那又如何?”
高钺低声道:“你若不曾得罪过太子,不如自己先将事情对陛下坦白!若你不曾礼遇太子……那就狠心些,杀了他,只当覆水难收!”
明熙嘴唇动了动,好半晌没有发出声音了,她挣了挣想从高钺手中拽回手腕,又有些无力。
许久许久,明熙低低地笑了起来,轻声道:“覆水难收……好一个覆水难收。他被我藏匿两年之久,以我的性格,还有什么没有做的?”
高钺攥住明熙的手腕紧了紧,深蓝色的眼眸,在月光下翻涌着莫名的情绪,努力地压抑着眼底的暴怒:“糊涂!太子看似性情温软,实然内在刚烈。你若一直苛责,待到他得了势,说不定便是你的死期!谁给你的胆子,敢藏匿他两年之久!”
明熙盯着高钺的盔甲,笑了笑:“南郡的叛乱,平得倒是快,想来这次又该升官。可高校尉也不想想,连你一个常年在外的人都知道太子在此。朝中上下,还有谁人不知谁人不晓?”
高钺咬牙道:“知道又能如何?那就让他彻底消失!活不见人死不见尸,只要我还在,谁能指摘你!”
明熙挑眉,笑了起来:“杀他?若能下得去手……何待今日?”
高钺深深地看了明熙一眼,骤然松开了明熙的手腕,扶着腰间的佩剑,朝东苑走。
明熙骤然清醒了,脚步凌乱地追了过去:“你去东苑做甚!”
高钺头也不回:“你下不了手,我去!”
明熙怔了怔,突兀地笑了起来:“好好好,你去,先帝待你若亲子。你们又一同读书习武好几年,若能下得去手,你去便是。”
高钺缓缓地停住了脚步,回首怒视明熙,许久,恨声道:“有你后悔的一日!”
明熙冷笑:“高校尉却想多了,后悔与否,是我的事!大人整日征战沙场,满身杀戮血腥,站在这里会污了这满庭的锦花,请自便吧。”
高钺怒极反笑,点了点头:“贺明熙!以后休想我再管你!”
明熙嘴角露出一抹讽色,不冷不热:“求之不得。”
高钺双手紧紧握成了拳,站在原地怒视明熙。
许久许久,那深蓝色的眼眸,宛若燃起了一簇簇的火苗,明明该是平和的颜色,在月色下却显出了几分妖异的猩红,仿佛要灼伤人一般。
明熙丝毫不惧,嘴角的笑意更深,抬手饮了一口酒:“怎么,高校尉也想欺负我吗?”
高钺硬声道:“不知所谓!”
明熙浑不在意地笑了起来,轻声道:“高校尉年长明熙数载,也不见得就活得明白,又有什么资格指摘我?”
高钺眯了眯眼,关节泛白,握紧腰间的剑柄,许久,正色道:“若非贺夫人有恩于我母亲,夫人去世前,又将你托付给了我的母亲,你以为我会管你死活?”
明熙侧了侧眼眸:“我根本不知道我娘长什么样,你娘也去世多年,说这些还有什么意思?莫不是你娘和我娘从小好到大,一前一后嫁到此处。我就要和你从小好到大,将来一起出嫁?”
“自以为是!”高钺率先收回了满是怒火的眼眸,转身朝花圃外走去。
“彼此彼此。”明熙拎着手中的酒坛,站在原地,望着高钺消失在花苑的尽头,低低地笑出声来。
不知过了多久,明熙敛去了笑意,抬眸望向夜空长舒了一口气,拎着酒坛,摇摇晃晃的朝东苑走去。
                                                               

打赏

子午书简 丨所有电子书均来自网络!如涉及版权问题,请发送邮件到[email protected],站长会第一时间移除,谢谢
本文链接:《一朝锦绣》张瑞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贴图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签到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