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使用快捷键Ctrl+D收藏本站,下次访问更方便哟!
  • 最近百度网盘删资源太厉害,补链补到没脾气....

《骑誓·海渊骑士的破晓》蒲宫音

好书推荐 蒲宫音 0个评论

《骑誓·海渊骑士的破晓》蒲宫音

基本信息

书名:《骑誓·海渊骑士的破晓》
作者:蒲宫音
张晶(插图作者)
出版社:长江文艺出版社
出版时间:第1版(2011年5月1日)
页数:216页
语种:简体中文
开本:16
ISBN:7535448755,9787535448750
ASIN:B004YHMFEY
版权:北京长江新世纪

编辑推荐

《骑誓·海渊骑士的破晓》:蒲宫音的幻想小说不拘泥于“科幻”和“术语”的创制,她运用幻想小说的灵光和大气,融合年轻一代小说作者特有的细腻和亲切,提供给读者一个与众不同的、可以同时凝视生活与生命的便捷通路。之前两本奇幻小说《远歌》和《回声》,拥有数十万级的销量,为这一本奇幻小说打下了坚实的基础,小说运用独特的视角、三种人称交替切换的讲述方式,带来一次全新的奇幻体验,让人身临其境,感同身受,又用独属于女性的温柔细腻的笔触栩栩如生地塑造了鲜活的形象,饱含充沛的情感。
《骑誓·海渊骑士的破晓》作为《骑誓》丛书系列的第四本,书中的人气角色将在最后一本《骑誓》中与众骑士争夺【骑士王】的称号,并由著名作家郭敬明亲自诠释最终大结局。

作者简介

蒲宫音,上海最世文化发展有限公司签约作者,地理学硕士,自我定义为爱妈族、主观幸福派和鸡蛋主义者;期待自己的文字埋种于读者心灵,灌溉以时光,看花树抽发,慰生命寂寥。短篇小说代表作《换日以东》,散文代表作《欢喜城》、《题目之目》,已出版长篇小说《回声》、《远歌》,获得一片好评,拥有扎实的读者群。

目录

楔子7
第一部分碧岫獍鸣
第二部分朱枭凰临
第三部分渊景血蜡
第四部分龙吟晓依

经典语录及文摘

无人之境
给《破晓》,给Z和J
一、
我想你是这样一个人——
开始时你是无畏无惧的,像一个四处欢跃、时刻好奇、敢于挑战大象的小狮子。你的安全感,来自那个总是站在你身后看着你的妈妈。你觉得她世界无敌,你的生存因了这个世界无敌的她,有了巨大的凭依,一个永不毁灭的底座,一片可以随时打滚儿的软热沙地。她不需要你干净、清洁、完美无缺。她迎接的,总是最肮脏、懦弱、千疮百孔的你。
但是有一天,你失去了她。
自此你变作一缕无根的灵魂。这个世界,你再不能无所畏惧。你需要用各种面具把自己隐藏起来,像只利用光影做出大恐龙以此虚张声势的小蜥蜴。你所表演的自己越无懈可击,你内心的恐惧越深如黑洞。
真正的你退守在洞的深处。如果没有人点一盏灯,站在洞口喊出一声,而后听见自己的回声,便不知道这个洞穴有多深。
二、
他,是这样一个人——
安全感不是与生俱来的东西。它建立在儿时父母无数次的亲密拥抱、温柔喃语上;它建立在即便犯错也能够得到宽容的笃定上;它建立在受伤了有人说“回来吧”,而不是“你怎么这么没用”的基础上。
这一切他都没有,也没有和其他人比较的条件。
也正因如此,他自小以来的安全感便是自己。这个世界被他分为“自己”“其他人”两部分,支柱当然是“自己”。只要自己不倒,他的世界便是站着的。
他从不怕欠别人什么,因为他觉得自己总能还得上。因为他是这个世界的光和风,其他人的不满不过是因为他疏忽了一点,使得光热太烈晒蔫儿了他人初开的花,或者风声太大淹没了他人示情的话。那么,只要他收敛一些光,调低一点声响,一切便能恢复原样,有什么好怕的呢。
三、
一种是得而复失的空荡,一种是从未得到的空荡。
你们相遇的时候,便在彼此身上嗅到了这样相似却又不同的味道。而这游丝般的相似很快就被一场飓风吹散,他是那场风的一部分,吹灭了你黑暗洞口隐约探入的一点光。
你们的关系自此被定义为“恨”和“愧”。
这两个字都竖着一颗心在左边表义,留两个字“艮”和“鬼”在右边发声。前一个斩钉截铁,后一个畏缩示弱。
你撕破一切伪饰的面具,冲出洞口理直气壮地让他以性命相偿。他意识到有比“自己”更强的风和光,强到足以挟裹他、吞含他,像巨鲸吞掉一只自大的小鱼。
你凭着他的亏欠在他的世界以退为进、攻城略地。
他纵容你,也纵容那个突然对偿还能力失去把握了的“自己”。
你们由此遇见“世界”。
四、
“世界”,远不是“妈妈”或“自己”就可以定义。
它纷繁复杂,奔腾如一道轰然巨响的泥石流,将太多的人、事、选择滚砸在你们面前,再把你们夹裹在这些人、事、选择里一路向前。
这样的颠簸动荡里,你们相互伤害、相互保全、相依为命。你们意图左右这道泥流的方向,在可选择的范围内把它的伤害性降至最低。
你性格中的怯懦、矛盾、瞻前顾后,他性格里的自大、张狂、破釜沉舟,在这个共同意图的引领下,完美融合在一起,一路所向披靡。
你以一种看似背叛的方式去成全这条道路,而他以演化自身宿地的方式引入变革。
你们是“世界”的叛逆者。你们在十年时光里以命换命。
五、
我在旁凝视你们。
我其实是有些心疼你的。看你舔了命运苦树里流下的那么一点点蜜液,咬住牙齿闷声向前。我自然也心疼他,心疼他一路撑开羽翼为你护得周全,最后放开怀抱给你成全。
你本是恨他的。但从一开始的被迫,到后来一个又一个的承诺,接力一样让你守在他身边。这是你在他身边的理由。
理由。借口。方法。
中立。主观。客观。
你看,对同一件事的描述可以有如此多的角度,你们的关系因而也有着诸多的不同解读:兄弟、仇人、镜像、互补、志同道合、限期合作……就如你们所面对的世界一样错综复杂,你们的关系又岂是一两个词可以概述。
只是你以那些承诺为由活了太久,待得承诺实践,便丧失了在他身边的理由。你的生命萧索,就剩下一点凭依,一点你可以为自己保留的东西,必须以离开他来实现。
没有人有资格说你自私。
更何况有时候,分别才是相守。
六、
我很喜欢的导演李安曾说,“每个人心中都有一座断臂山”,我从不认为这句话的意思是“每个人心中都住着一个腐男或腐女的灵魂”,这句话的意思对我而言是:生命中总有一些东西终不可得,但这并不妨碍我们将它视为至高无上,不妨碍我们拼尽全力去接近它。
就如你们的理想和现实的距离一样。就如你们对彼此的意义一样。
穿过茫茫血海,嘈杂人声,金戈铮鸣,月色凄迷。穿过无数的该与不该。
你们的视线从未胶着于彼此。你们之间永远隔着太多的人事、责任、承诺、原则、理想、道德。而是否有那么一刹那,这个世界一片空茫,剩你们俩只身而立,不管隔了多远,只因为没有任何人能够介入,这个世界便成了只属于你们两人的天地。
就是那一刻放纵一样的纯粹。
七、
从未对彼此说过“我爱你”。
因为爱太轻。

则崖事先做过功课,知道这次的使团渚氏六卿来了两位——位居六卿之首,也最为年长的渚天;以及位于六卿之末,年龄也居末的渚允。
来人看来只有三十岁左右,是渚允的可能性很大。只是渚氏一族擅长秘术,不知道会不会有什么驻颜术或者易容术之类,则崖因此不敢贸然上前行礼。
不多时,来人走到则崖面前,同时微微俯身行礼道:
“大殿下。臣是此次使团的左行使,名叫渚允。”
“左行使早。我是则崖。五皇子起身了么?我准备带他去吃些族中早点,然后带他参观碧岫各处。”
“劳烦大殿下了。”渚允再度微微俯身,起身后眯眼一笑道,“恕属下冒昧,您和帝姬殿下长得真像。”
渚允当然见过滢湄帝姬,会说这句话并不奇怪。则崖并不把这句话理解为称赞,只单纯应道:
“是。”
他并没有注意到渚允说话时眼帘下飞过的一瞬流光,只见渚允礼貌一笑:
“大殿下稍等,容我进去催一下皇子殿下。”
“劳烦左行使。”
渚允行礼后,转身走回帐篷。
则崖目送他的背影消失在帐帘后。不久,一个红发少年箭步冲出帐篷,愤恨甩上帐帘后,快步向这边走来。
则崖断定那便是五皇子。
少年大步走到则崖面前。虽然按理说年龄比则崖还小一岁,但他的个子却已比则崖高出了半头。一头红发不知是本身带着金色,还是被朝阳投上了金光,看起来十分耀眼。停住脚步后,他偏头看了则崖一下,便道:
“你就是姑姑的孩子吧。这么漂亮,一定没错。”
“……是的,五皇子。容我为您介绍,我身后这位是——”
“好了好了,别介绍了。他们是谁我不关心,我只知道你就够了。我们要去吃早饭是吧?在哪里,赶紧走吧。吃完我还要回来睡觉呢。”
“……”
我第一次见到你露出这样的表情。虽然嘴角上挑,眼睛也是弯的,但你的眼角明显下压,眉头也攒了起来。
该怎么形容这个表情呢?就像是胸中的火焰径直烧上来,掀起了你的嘴角,烧透了你眼中的冰层,焚上了你的眉毛。让你冲动易怒、一燎就着的少年心性暴露在我眼前。
好像浚泱每说一句话,就有链条在你脑中崩断一根。
开始时你似乎在心里默念:昨天和则峢回来的太晚了,没有睡好觉,所以现在才会这样气躁。但是则崖你不能给碧岫丢人不能给阿妈丢人不能给母妃丢人不能给父王丢人不能给则峢丢人不能给全族人民丢人不能给那七千头碧獍丢人身为碧岫大王子则崖你一定要忍住……
却见前面已经迈出好几步的红发少年回头不耐烦地叫道:
“你怎么还愣在那里啊?不是要带路么?快点走,我吃完还要回来睡觉呢。”
——砰!
所有链条在这一瞬间全部崩裂。
我只见你的青眸中爆出熊熊火光:
——睡你个碧岫××的!
我不禁失笑。正史中被一言带过,却在各种野史外传八卦小说中被诸多YY的“麒靖王与曜帝的初次见面”,竟是这样的。
未来的曜帝陛下这时显然还不知道,你最讨厌别人用“漂亮”来形容你,因为你觉得对男人而言“漂亮”是个贬义词。此外,你讨厌自己被无视,更讨厌自己的族人不被重视。他也不知道这时你已将他定义为“除了相貌外一无是处、仗着身份趾高气扬的红发小子”,更不知道你当时最强烈的想法是:一拳揍折他的鼻子。
史书中记载,“麒靖王笑言幼时顽劣,时与同伴激斗于道,屡遭阿妈责罚”。也就是你曾对别人说,幼年时你经常与同村男孩儿当街打架,事后每每被你阿妈逮回去痛骂。而我现在见到的你虽然只有十四岁,曾经的顽皮好斗、屡教不改却已褪得几不可见。现在的你进退得当、小心翼翼,被世俗礼教王族规范涤洗成一个稳重老成的王子,只有跟则峢在一起时,你才稍稍显露出一点属于少年的肆意乖张。而现在,被你掩藏在最底层的野性终于显露了出来。

                                                               

打赏

子午书简 丨所有电子书均来自网络!如涉及版权问题,请发送邮件到[email protected],站长会第一时间移除,谢谢
本文链接:《骑誓·海渊骑士的破晓》蒲宫音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贴图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签到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