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使用快捷键Ctrl+D收藏本站,下次访问更方便哟!
  • 最近百度网盘删资源太厉害,补链补到没脾气....

《踮起脚尖来爱你(上下)》圣妖

好书推荐 圣妖 0个评论

《踮起脚尖来爱你(上下)》圣妖

基本信息

书名:《踮起脚尖来爱你(上下)》
作者:圣妖
(作者)
出版社:青岛出版社
出版时间:第1版(2016年6月1日)
页数:480页
语种:简体中文
开本:16
ISBN:9787555239758,7555239752
ASIN:B01G87FYCC
版权:北京阅读纪

编辑推荐

南爵夜:“一旦爱上,我会霸占她一生,不死不休,不管对方愿意不愿意。”
感情这种东西,全凭自愿。爱与不爱就差了一步,要么你踮起脚,要么我弯下腰,随你。
只是我怕你身高不够,我若独自弯腰,你是亲不到我的。
有一种情根,在无声无息中滋长。有一份爱,在他的情深意切倾心灌溉中盛然绽放。谨以此文送给心中有爱的你们,只要相信爱,便会拥有专属于你的刻骨铭心。
此书小说吧、派派论坛、微博推荐多次,一度被誉为ZUI希望被出版的小说之一,现新增独家番外,以供珍藏。

名人评书

几人拿起桌上的酒对碰了起来,见容恩垂首在一边,阿元不悦地大喊起来,“愣着干什么?给爵少倒酒”。
“是”。容恩拿起酒杯冲着黑暗处的人影靠近,轻轻唤一声,“您的酒”。
男子交叠于膝盖处的脚放下来,身子一倾,便隐出黑暗。
光照下的脸,近乎完美,浑然天成的霸气给人以一种无形的压力,周身弥漫着冷然的气息,这个男子,有着他人没有的冷酷魅力,轮廓很深,眉角锋利。
南夜爵接过容恩手中的酒杯,指尖相触,带着一股势如破竹般的凉意。

作者简介

圣妖,来自于江南水乡,其作品文风细腻,文字清丽,写文恣意随性,善于突破思维,敢于自我创新,情节跌宕扣人心弦,生动的描写令读者犹如身临其境。
已出版小说:《一念》、《不遇倾城不遇你》、《原来一直都深爱》、《踮起脚尖来爱你》。

目录

上册:
第一章:追逐的游戏
第二章:曾经的最美
第三章:熟悉的眼睛
第四章:幸福在身边
第五章:破碎订婚宴
第六章:打破他的头
第七章:佯装的乖顺
第八章:第二个阎越
第九章:抬头再遇见
第十章:一个月时间
下册:
第一章:回到他身边
第二章:抵触的亲热
第三章:斗舞的疯狂
第四章:最好的礼物
第五章:最初的爱人
第六章:坠落的天使
第七章:决绝的偿还
第八章:孤独地祭奠
第九章:最美是相爱
第十章:番外之蝌蚪

经典语录及文摘

来到用餐的地方,菜还没上齐,南夜爵斟了酒,透过杯中酒红色的液体专注地望着对面的容恩,薄唇轻触酒杯,他嘴角抿起,勾了勾,“问你个问题。”
“什么?”
“在床上的时候,你怎么会没有反应?”
容恩环顾周围,这么高雅的地方,对面是同样矜贵的一张脸,可说出的话,总是令人措手不及,“我没有配合你吗?”
菜色上齐,南夜爵端着酒杯,轻轻摇晃,看着酒色将杯身染红,“我要的,是你的兴奋。”
容恩低下头,望着眼前丰盛的晚餐,想要岔开话题,敏锐的鼻子在此时忽然闻到一种熟悉的香水味,刺激得她整个身体紧绷起来。
就在她抬头之际,只见一名男子的背影擦身走过去,他单手插在裤兜内,腕上的劳力士表透过灯光刺的她眼球微痛,身材健硕修长,几步就走出餐厅。
容恩直直地盯着,等到那身影消失,这才反应过来般推开椅子,大步追了上去。
南夜爵脸色忽变,眼露阴鸷,将酒杯随手挥倒后紧跟而上。
天空,不知何时悄无声息阴暗下来了,雨水纷纷扬扬,像是断了线的珠子,容恩不顾地上积起的水渍,三步并作两步追着男人的身影。
“越,越!”
不远处,男人回了下头,茶色眼眸带着匆匆一瞥。
一个人,什么都能变,唯独他的眼睛不会改变。
雨水打在身上,冰冷刺骨,容恩朝着男人飞奔过去,她看到的,难道真是奇迹?
“老板。”撑着雨伞的手下将车门打开。
容恩的身后,南夜爵已经追出来,男人转过身去,坐入车内,黑色轿车稳稳停在雨中,容恩不顾一切飞奔上前,双手已经摸到车门。
“老板?”司机看着后视镜询问。
男人的头发因雨水而贴在脸上,冷毅的下巴轻别至一边,车外,容恩一手拉着车门扶手,另一手正用力地砸向车窗,“越,阎越!”
焦急的神色淹没在漫天雨势中,她全身狼狈,哆嗦颤抖地站在大雨中,男人盯着这张近在咫尺的脸,冷冷别过头,“开车。”
“是。”司机点下头,车子发动。
察觉到这些动作,容恩更加迫不及待,她双手拉住扶手,可车门已经反锁,滚动的轮子溅起的污水落到容恩小腿上,透过暗黑的玻璃,她能看见里面那个人影。
“越!”
司机见她不松手,便一脚踩住油门。
轰的——
坚硬的车身擦着容恩而过,她脚步踉跄地跟出去好几步,由于速度太快,以致整个身体被甩出去,翻滚在粗糙的水泥地面上。
车子绝尘而去,容恩只觉全身冰凉,头顶上的雨,还在下。
撑在地上的手臂被擦破了皮,鲜血混入浑浊的积水中,容恩却像是感觉不到痛,眼睛直直盯着前方。
脸不一样了,可是那双眼睛,她不会认错,是阎越!
寒冷的感觉从袖子内钻入全身,同时,撕心裂肺的痛楚也在苏醒,她两手握成拳,一下下砸在地上,“为什么,为什么!”
如果真是阎越,他为什么不认她?
眼泪,如决堤般肆意流淌在脸上,低吼的声音,接近嘶哑,容恩只是垂着头,完全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
一个眼神,就将她辛辛苦苦堆积起来的堡垒,不费吹灰之力地推倒。马路对面,隔着茶色玻璃,男人冷冷的将这一切收入眼中。
车窗落下一半,夹着烟的右手指尖,忽明忽暗,车子停在这棵大树后,对面人并不会发现。
“我一直没有放弃,越,我真的好想你……”那种思念,容恩比谁都深刻,拥有了记忆,殊不知那却是没有解药的剧毒,一点一滴,透过时光的间隙,侵蚀入她每寸肌肤,直至心底!
容恩抬起头,任由雨水打在脸上,“你是不是想告诉我,让我放弃?越,我是不是疯了,你明明已经死了,可我却总是把别人当成是你,刚才,那个男人如果站住脚的话,我真的会以为你还活着,可是他没有,他没有……”
路过的行人,有的,停下脚来,对她指指点点。
“你走了……可是,我想你的时候怎么办呢?”留下的一方,就要抱着自己释怀不了的曾经过下去,这,是不是太残忍了些?
“我是你的恩恩,可你为什么扔下我这么久都不管我?越——”
一声悲戚,带着浸透进骨头缝里面的哀凉,这场雨好大,不光模糊了她的眼睛,还将她尘封至今的心,也洗了个透净。
容恩整个人趴在积水中,头就枕在手臂上,眼前,一双男人的皮鞋停住。
南夜爵站在雨中,全身已经湿透,他蹲下身,面无神色的将容恩扶起来,并强行禁锢在怀里。事实上,这时候的她,想挣扎也没有了力气。
“他明明就不在了……”容恩哽咽着哭泣。
街对面,男人将半截香烟弹到车窗外,看着它被雨水打湿,“开车。”
南夜爵取来车子,将容恩塞到副驾驶座上,她两手环着肩膀,身体缩靠在车窗上,双眼无神,完全没有了昔日的那股倔气。
南夜爵握住方向盘的手因用力而泛白,今天,怕是他人生中最失败的一天,堂堂爵少何曾这么丢过脸,边上的女人,甚至到现在还没有回过神。
“阎越是谁?”
身上的雨水将座椅糟蹋的不成样子,容恩用手擦了下脸,推开车门就想下车。
手臂猛的被拽回去,南夜爵将车子反锁,一手拉着容恩让她正对自己,“回答我的问题!”
“不要问了。”容恩挣开他的手,表情依旧冷淡。
望着她别向窗外的脸,男人胸腔内泛上熊熊怒意,他松开手,五指在方向盘上敲打几下,“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上次在欲诱的时候你就犯了同样的错,容恩,我对你已经很容忍了。”
她的人生,从没想过会和他碰到一起,她讷讷开口,“你爱过吗?”
南夜爵眉头轻皱下,狭长的眼睛对上容恩脸上的痛苦,这个词,对他来说很陌生。
“我爱过。”容恩哽咽着声音,不等他回答就自己开了口,她懂,爱过而忘不掉是怎样的感觉,阎越走了这么久,除了最近的两次,她从来没有将别人认作是他。
“爱过?”南夜爵语气轻浮,似乎很不以为然,“你爱的人在哪?”
她如鲠在喉,容恩心口疼的说不上话,那是她不愿承认的事实。
“一个死人!”南夜爵口气很差,她竟为了个死人,两次将他抛之脑后。
“我要下车,”容恩立马激动起来,安静的小手使劲推了几下车门,见纹丝不动,就扭过头喊道,“放我下去!”
“今晚,我说了我要你。”
“你个疯子,”容恩不做无谓挣扎,脸上脏污的水渍已经淌到领口,“只要你招招手,什么样的女人没有,你为什么非咬着我不放?”
“咬?”男人危险地眯起两眼,她把他当成狗吗?“听着!”南夜爵撑起身子,霸道的语气不容忽视,“尽快将那个人给我忘了,要不然,他即使是活的,我也将他变成死的。”
他目光中的阴狠让容恩心头一颤,“你要怎样才能放过我?”
“简单,”男人挂档,掌握方向,嘴角扬起冷笑,“死了,就一了百了。”
容恩像是被抽光力气般倒在座椅上,她脸上已经安静如初,经过那么多次,她比谁都明白,对付南夜爵,决不能硬碰硬。
“我们去哪?”再开口时,容恩语气软化不少。
南夜爵瞥了她两手一眼,这伤口若不及时处理,怕是会感染,回去找私人医生太麻烦,还是找个就近的医院去看下。
容恩见他不搭理,也就懒得说话,扭过头去专心致志地盯着窗外。
现在的她,同方才简直就是判若两人,那个男人,真的在她心里根深蒂固吗?想到这,南夜爵阴暗的眸子再度沉了沉,一脚油门将车飞快开出去。
到了停车场,南夜爵将她拉下车,容恩神情有些恍惚,跌跌撞撞被他拖着走。
医院特有的消毒水味道令她逐渐回神,南夜爵拉着她的手,直接闯入一楼科室。
“这是什么医院?”进了门,容恩忽然紧张地拉住南夜爵的袖子,“我不要看医生。”
男人本就心里不爽,如今见她这幅模样,更加有气,手上的力道不由加重,容恩几乎是被拖到里面。
“你们干什么?没见到要排队吗?”医生抬抬鼻梁上的眼镜,示意护士将他们拦出去。
南夜爵一手干脆揽着容恩的腰,将她按在椅子上,“别废话,快将她伤口处理下。”
欲要阻拦的护士见他一脸凶相,只得求救地望向医生。
“把……把袖子撸起来。”年过半百的医生可不想在退休前得罪什么人,护士上前想帮忙,却被容恩用力抓住了手,“这是什么医院?”
“仁爱医院啊。”白衣护士见她这么执着地提问,随口答道。
“仁爱医院……”容恩低下头,嘴里急促地重复,护士将她的袖子拉高,简单的想要将伤口处理。
“不要!”却不想,她竟然腾地一下站起来,挥开护士的手,力道之大,竟将桌上的档案都推倒在了地上。
转身时,脚踝崴了下,容恩一手扶着墙壁,冲向门口,却被身后的长臂勒住纤腰,南夜爵的声音已经抑制不住愤怒,“你闹什么!”
“放开我!”容恩动弹不得,只能挥动双手表示反抗,“我不要留在这,放开我!”
医护人员各个面面相觑,面对南夜爵不敢多言,只能默默捡起地上的档案。
刺鼻的味道,灼人眼球的白色,一张张形形色色哀戚的脸,这就是医院。容恩神色崩溃,柔顺的长发如今乱成一团,她两手使劲掰着南夜爵的手腕,“不要……我不要在这。”
南夜爵大步来到医生办公桌前,将容恩随手甩过去,她猝不及防跌向前,小腹撞上尖锐的桌角,疼的当时就瘫倒在地。
“你死在这也没人管你!”容恩的‘胡闹’已经超出他的忍耐底线。
事实上,他没有太多的忍耐力。
南夜爵旋身欲要离开,刚走到门口,手就被抓住,他顿住步子侧过身,只见容恩一手按着小腹蹲在地上,脸上的晶莹分不清是汗还是泪,“不要走。”
心莫名的,似乎软了下。
容恩的双眼承载了太多悲伤,纤长的五指紧紧拉住南夜爵的小拇指,生怕他将她扔在这个梦魇一样的地方,她仰着脸,脸上呈现的是那种他从未见过的恐惧。
这样的反常,背后定然藏着什么故事。
南夜爵转过身,另一只手将她的拳头包入掌心,“我们去别家医院。”

                                                               

打赏

子午书简 丨所有电子书均来自网络!如涉及版权问题,请发送邮件到[email protected],站长会第一时间移除,谢谢
本文链接:《踮起脚尖来爱你(上下)》圣妖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贴图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签到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