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使用快捷键Ctrl+D收藏本站,下次访问更方便哟!
  • 最近百度网盘删资源太厉害,补链补到没脾气....

《逸园深深夏迟暮》夏三小姐

好书推荐 夏三小姐 0个评论

《逸园深深夏迟暮》夏三小姐

基本信息

书名:《逸园深深夏迟暮》
作者:夏三小姐
(作者)
出版社:重庆出版社,重庆出版集团
出版时间:第1版(2015年8月1日)
页数:32页
语种:简体中文
开本:32
ISBN:7229101166,9787229101169
ASIN:B013OH7ZZI
版权:重庆出版集团

编辑推荐

寂月皎皎·尼卡·刘小备联袂推荐暖心文字
落魄千金如何让冷面总裁改变原则,打破惯例,让她成为他唯一的例外
人世间最远的距离就是我在你身边,你却不知道我爱你;
落魄千金华丽转身,爱恨之间一线之隔;
看破世情的不屑与调侃,心底无情,嘴角含笑,文字深得亦舒三味;
一个女子流金岁月,连烦恼都是闪着光芒的;
上一代恩怨纠缠,数年来爱恨纠结,岂能一句话轻松勾销?

名人评书

夏三写过多本都市情感小说,对于人情世故精准真实的描写一向是她的长处,这本散发着微风气息的爱情小说不但保持了这一长处,而且一改她以往的冷峻格调,故事变得精致轻盈,读着读着,你的心会不自觉地变得柔软起来。这是一个温柔的奇迹。
——寂月皎皎
小说的对白看似简单却含义丰富,小却压秤,声色不动便致风云变幻。情节设计也精巧,读来令人沉迷。或有人觉得最后的结局太过圆满,让故事少了一丝丝回味,但这也恰恰是夏三作为作者的善良之处,总不忍读者愿望落空的缘故。
——尼卡
文笔有种特别的调调,是我喜欢的风格。小说中坚强任性的女主角遇上外表冷漠内心似火的男主角,想不发生故事都难,难的是贴近生活且逻辑严密,总之是一场令人愉快的阅读体验。
——刘小备

媒体书评

夏三写过多本都市情感小说,对于人情世故精准真实的描写一向是她的长处,这本散发着微风气息的爱情小说不但保持了这一长处,而且一改她以往的冷峻格调,故事变得精致轻盈,读着读着,你的心会不自觉地变得柔软起来。这是一个温柔的奇迹。
——寂月皎皎
小说的对白看似简单却含义丰富,小却压秤,声色不动便致风云变幻。情节设计也精巧,读来令人沉迷。或有人觉得最后的结局太过圆满,让故事少了一丝丝回味,但这也恰恰是夏三作为作者的善良之处,总不忍读者愿望落空的缘故。
——尼卡
文笔有种特别的调调,是我喜欢的风格。小说中坚强任性的女主角遇上外表冷漠内心似火的男主角,想不发生故事都难,难的是贴近生活且逻辑严密,总之是一场令人愉快的阅读体验。
——刘小备

作者简介

夏三小姐,曾用笔名曾不染,江苏省作协会员,2009年开始小说创作,文笔清新洗练,作品深受读者欢迎,多部小说已售出影视版权。
已出版:
《婚后无战事》
《结婚指南》
《逃妻》

目录

第一章最遥远的距离
第二章笑容是最好的礼物
第三章人生何处不相逢
第四章为你接风洗尘
第五章钻石王老五的秘密
第六章一个女孩的流金岁月
第七章乾坤大挪移
第八章爱的加速度
第九章情有千千劫
第十章倾我所有去爱你
第十一章你存在我所有的角落
第十二章最初的爱最后的爱

经典语录及文摘

第一章 最 遥远的距离
01 宴会风波
金碧辉煌,衣香鬓影,觥筹交错,所谓的宴会大体如此。
迟暮远离人群独自站在厅北一棵高大的幸福树后缓缓嘬着杯中的柠檬水,眼珠无意识地四处转动。
厅中央人来人往充满欢声笑语,除了几名佣工仆妇外,穿梭往来者非富即贵,女主人左家茵此时至少被五六个年轻男子包围着,不晓得在谈些什么,只见家茵笑得很开心,整个人看上去像是朵怒放的鲜花。
家茵身上的烟紫色长裙款式简洁别致,真丝的质地飘逸贴服,很好地突出了她修长玲珑的身姿。
它是迟暮设计并由迟暮的姑姑夏樱亲手给缝制的。
姑姑说送给好朋友的礼物,既然拿不出贵重的那就得拿出点心意来,于是姑侄俩花了三个晚上紧赶慢赶给赶制出来了,昨日才送到家茵手中,没想到家茵今日竟给穿上了身。
左氏有自己的服装公司,家茵要什么名家设计还不是唾手可得。
迟暮对服装设计只是一般的爱好而已。
实在是家茵看重迟暮,有心要她高兴。
当然了,左家茵今日无论穿什么都不会掩饰她的光华。
此刻她白嫩的脖子上戴着一条碧色宝石项链,晶光璀璨,价值连城,据说这项链是由慈禧太后当年的御用之物再加工而成,左氏在清代是封疆大吏一品大员,后代有太后老佛爷之物原不足为奇。
因项链过于珍贵,家茵只在每年的生日当天戴一下,随后就交由她母亲左太太沈其芳保管。
今天是家茵二十一岁的生日。
迟暮本不想来的,前两年她就没来。
家茵却非要她过来,十天前就跟她说了,说是以后去了英国,这样的场合就少了,她要不来,就不是朋友。
于是,来了。
印象中左家每年都会在家中别墅大厅为家茵举办一次生日宴会。
普通人只在整数生日的时候热闹下,十年一次,多节俭。
迟暮记得自己十八岁时也有过一次盛大的生日宴会,之后,便不再有了。
宴会上女性居多,大厅内只要新进一位年轻的男性,那些女性,不管年轻的年长的,她们的身子板都会不自觉地挺直,同时迅速调整面部表情,就像是等着被检阅……迟暮突然想笑,不是要笑话谁来着,她也曾这样可笑过,甚至比这要可笑疯狂得多,只为吸引一个男人的目光。
这样的宴会其实就是一场变相的相亲大会,那些家世相当的母亲们凑在一起闲聊着,眼睛却不闲着,一个个就跟游标卡尺似的打量着聚会上谁和自己的儿子或女儿相匹配……
人群突然起了骚动。
“左总来了。”
“家勋。”
“左总,我家丽华,你以前见过的。”
“家勋,这是我家碧青,刚从美国回来。”
……
迟暮迅速低下头,银色高跟鞋蓦地一歪,杯中的柠檬水晃出一汪涟漪。
来之前就知道今天会遇到他,有什么呢?
她重新站直了身子,笑着将头抬起来。
尽管他此刻正被一群人团团围着,她还是看到了他的脸。
他的个子很高,站在哪里都有种鹤立鸡群的感觉,一种天生的贵气与昂然。
再多的恨和怨都不妨碍现在她欣赏他,半个月没见,他似乎一点没变,怎么也晒不黑的皮肤简直白皙到森然,还是一身黑衣服,就这么喜欢黑色吗?
说实在的,他的单眼皮真不好看,大多数时候似睁非睁像是没睡醒,然而她领略过他的眼神,里头的那种冷漠、疏离,扫人一眼,好似才出鞘的大漠弯刀,暗夜都会为之一寒。在一众衣冠楚楚的男人中,他的风味就像伏特加之于白酒,海明威之于西部牛仔,是标准的硬汉配置。
家茵曾说她哥哥左家勋是书卷味里怀抱着陡然剑气,看他现在那含笑敛眉的模样……果然,在众佳丽环绕中,他连笑也是冷的。本市著名的专栏女作家叶微凉曾著文说左家勋除非有生意要和人商议,其余的时候对所有人都保持着一段距离,甚至包括家人,总之,左家勋就是个不折不扣的商人!一个冷酷的商人!被一名敏感多情的女性公开这么描写,真不知左家勋是何时何地惹下的怨念。
如此说来,他的冷漠显然并不是针对她一个人的,她是该庆幸还是该失落呢——在他眼里,她夏迟暮不过是芸芸众生中的一位吧?并不是他要特别对待的那一个。
迟暮垂下眼帘,不想左手臂突然被人一把扯住:“你这家伙怎么一个人躲这儿了?害我一顿好找!快去那边,我给你介绍朋友!”
不管她愿不愿意,家茵已经拽着她旋风般进了人群中。
迟暮被拽着,蝴蝶折了翅膀一般跌撞进一群衣着光鲜的时尚男女间,还没站稳,脚底那双不争气的高跟鞋再次一歪,亏得家茵拉得及时人才没跌倒,不过杯中的柠檬汁却洒了旁边人一脚。
看鞋就知道对方是名男士。
“对不起,对不起!”迟暮赶紧放下手中杯子,动作利落地从旁边的餐桌上抽出两张餐巾纸,然后俯身认真地给他擦鞋,整个动作一气呵成。
“迟暮你干什么!”左家茵一下将她拽起身,狠狠瞪了鞋的主人一眼,“看她给你擦鞋心里很爽是不是?凭你也配!”
一直盯着迟暮看的年轻男子猛然回过神来,脸都红了,忙不迭移脚后退:“不是,不是!我刚才是忘记了……”
“家茵你别生气,我可以保证这次他绝对不是故意的,都怪这位小姐太漂亮了,我们都看傻了!”
“是啊,赶紧给哥们介绍介绍!”
“快呀,家茵!”
家茵满意地朝迟暮飞出一个眼风,下巴傲然一抬:“我偏不!你们这帮重色轻友的家伙!”
迟暮扫了众人一眼,特别地朝刚才鞋的主人歉然一笑,清清嗓子说:“各位好,我叫夏迟暮,是左家茵的大学同学。”
“夏迟暮?好像……你是逸园夏家的女儿?”一位穿着黑色珠光裙的中年贵妇突然过来扯住她的胳膊。
“逸园早已不属夏家了。”迟暮淡淡地扫了一眼自己被扯住的胳膊,中年贵妇哦了一声将手松开,连声说:“我知道,我知道,你们家的事儿我全知道,当年你爸妈出了车祸,哎呀!想起来那可真叫惨啊!”
迟暮专注地凝望着贵妇眉心间的那块巨大肉痣,声音冷冽,脸上却带着笑容:“不算惨,我不是还好好的在吗?对不对?”
“啊?你……没心没肺!”中年贵妇来不及收拾脸上的同情表情,瞪了她一眼,愤然转身走到另一张餐台边。
贵妇的老伙伴们纷纷围上去:“怎么了林太?瞧这一脸的晦气。”
贵妇用纸巾用力擦了下额头,随手朝地上一扔:“还不是夏家那疯丫头给气的!怕是还在惦记着要讨好家勋吧,没皮没脸地竟也跑来了!也不想想自己现在的身份!最 可怕的是她刚才竟说自己家还不够惨,你说是不是疯子?”
“那个丫头啊,我也听说过的,你跟她置什么气!当初夏家没败时也就那点家底,何况家勋那时候就不喜欢她,不过是看在夏老头面上跟她敷衍罢了,现在更是躲她都来不及呢!”
“是啊林太,我看你家安琪跟家勋才是最 完美的一对,对了,安琪今天怎么没来?”
“她有个重要的采访,台里指明要她过去,否则早来了。”
“哦,我说呢。”
“不过夏家这丫头长得倒还真不错,那边几个小子的眼睛都盯着她呢!其中好像有范太的儿子哦。”
“我儿子要敢跟她有什么瓜葛就立马给我滚!把自己父母都给克死了,连名字都这么堵心,什么迟暮,惨兮兮的,怪不得要出事!”
“要说这名字吧,当初我跟她家父母有过一点交往,她妈生她的时候都快五十了,说这名字是一个高人给起的,本来迟暮两个字单独用是不好,但前面加上夏姓就很不错,夏迟暮,是代表着收获的秋天要来了。”
“高人?既有高人怎么没能算出车祸来?骗鬼呢!”
“也对啊!我怎么就没想到呢,还是林太您聪明,一针见血。”
迟暮站在人群中,闲闲地听着家茵和别人闲聊,眼神飘忽游离。
没人和她说话,她也乐得清静,要不是看在家茵面上,她早就离开了。
经过刚才和林太之间的短兵交接,男士们明显对她有些忌惮了,
尽管眼前这雪肤花貌的小模样真的很可人,只是,说话这样尖刻,又是那样倒霉的家世,还是……少惹为妙。
人群中的迟暮远远就能感觉到从林太那边投射过来的探究目光,或同情或鄙夷,她知道那帮老女人在说自己,并不动气,有什么可气的?
过去两年中听到了太多,一开始她还上前闹得要死要活的,多少人围着看她的笑话……那时候,真傻!那么可怜地傻!现在想起来都不像是自己做过的事,以为能仗着谁的势呢,谁知道并没有,就这样一路垂直落到谷底,跌得粉身碎骨。
亏得没死!
她是不会死的。
父亲在世时常笑说:我家迟暮最 大的优点就是遇到什么事儿都能吃得下饭睡得着觉。
既是优点,她应该努力将其发扬光大。

打赏

子午书简 丨所有电子书均来自网络!如涉及版权问题,请发送邮件到[email protected],站长会第一时间移除,谢谢
本文链接:《逸园深深夏迟暮》夏三小姐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贴图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签到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