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使用快捷键Ctrl+D收藏本站,下次访问更方便哟!
  • 最近百度网盘删资源太厉害,补链补到没脾气....

《最好的年龄,遇上最美的你》梵缺

好书推荐 梵缺 0个评论

《最好的年龄,遇上最美的你》梵缺

基本信息

书名:《最好的年龄,遇上最美的你》
外文书名:AttheBestAgeMeettheMostBeautifulYou
作者:梵缺
(作者)
出版社:江苏凤凰文艺出版社
出版时间:第1版(2015年12月1日)
页数:416页
语种:简体中文
开本:16
ISBN:9787539986388
ASIN:B018JLJN7W
版权:北京阅读纪

编辑推荐

有人说,一个人倒霉起来喝水也会被呛死。
而她之所以会倒霉,是因为一不小心遇见了他。
他一直都在设计她!
是的,那恶魔从一开始就对她了如指掌。
而她还傻傻地一头撞了进去……
其实,这是她的幸福,这也是他的幸运。

精彩同类作品推荐:
《绝色倾城》《暖爱倾城2非我情迷》《我愿倾我所有去爱你》《年龄,遇上最美的你》《我的世界只差一个你》

名人评书

男主女主都很幽默,描述的语言和表情都很丰富多彩,虽然中途有一小部分小虐,但不影响他们原始的搞笑因子,呵呵……觉得作者把男女主角在现实婚姻生活当中的相处之道写得淋漓尽致,男的凶,女的柔;女生凶,男生马上弱!这也是两个人长期维持感情的一种相处之道!很好看,也很喜欢!
——白月光

作者简介

梵缺,腾讯文学明星作家,迄今已创作完成十余部作品。
她笔下的爱情甜蜜唯美,读起来让人怦然心动。

作品:《第一风华》(累计销量超10万册)
《一生一世:青梅难负竹马情》
《最好的年龄,遇上最美的你》
《我的世界只差一个你》

目录

目录
上册

第一章不美好的初遇
第二章这是一个阴谋
第三章只要他安全,我会很乖
第四章一切只为了你
第五章我的事你知道多少
第六章给你指一条明路
第七章你离我那么远
第八章最美的你
第九章你的心乱了
第十章变故
第十一章我在你身边

下册
第十二章不要躲着我
第十三章一直在等你爱我
第十四章你的人生我要参与
第十五章始乱终弃
第十六章我该拿你怎么办呢
第十七章无法逃离的情深
第十八章风水轮流转
第十九章上梁不正下梁歪
第二十章不会再放手
第二十一章棋高一着
第二十二章幸福大结局

经典语录及文摘

第一章 不美好的初遇

有人说,一个人倒霉起来喝水也会被呛死。
而她之所以会倒霉,是因为一不小心遇见了他!

在一座犹如帝王级别的豪宅里。
雅致的书房中,有四个人。
坐在正位上的是一个老人,炯炯的目光扫过面前三个出色的女儿。他四十岁结婚,就希望生个儿子,结果换了几个女人,却生了一群女儿。最后,他的视线落在站得较远的一个女儿身上,挑了挑眉。
“我活了大半辈子,是时候要个继承人了……”乔老扔出一个炸弹,离得最近的二女儿乔澜和八女儿乔于馨顿时颤了颤,脸上的表情更加恭敬。
精明的乔澜提出挽留,露出不舍:“爸爸,您还年轻,不用这么早就退休吧。乔氏会社需要一个有分量的人镇住其余的股东,除了您,谁也没那个资格啊。”
“是啊,爸爸,二姐说得对……”最小的老八也一脸不舍。
乔老还没有说话——
嗤!一声讥笑突然在安静的书房响起,接着,那傲慢中又带着几分慵懒的声音插了进来,“老头儿,你终于开始交代后事了?”
“七妹,怎么可以这样对爸爸说话!”乔澜马上怒斥,显得很无奈。
“切……”乔晓就知道,老家伙突然派人将她从国外捉回家,肯定有目的。
“呵呵,没事。小七的脾气就是这样,你们又不是不知道。”乔老难得笑了,破天荒地露出几分慈爱,“只是——小七还是不肯喊一声爸爸吗?”唉,横在父女之间的鸿沟太深,时间也太久。
突然,乔晓感觉背脊凉飕飕的,有点发毛。她微微地眯着眼,警惕地瞅着面前的老人:“有话直接说,别浪费我的时间。”
乔老也不生气,慢慢地从抽屉中取出一张照片,按在桌面上。照片上是一个俊美的男人,不得不说,很帅,也很养眼,那完美无瑕的五官、嘴角勾勒的浅笑,一点儿也不比那些光彩夺目的明星差。
拿出这张照片干吗?相亲吗?
“他叫李伦,目前在A市,二十二岁,一个大好青年。你们几个还没结婚,也没有男朋友,我有个条件——谁能嫁给他,谁就可以坐上我的位置。”乔老平静地道出,双目明显闪过狡猾的光芒。
不得不说乔氏会社社长的位置太诱人了,它代表了权力、地位、名利……不过,和两姐妹的兴奋不同,乔晓慢慢地垂眸,眼底闪过一抹黯然。几秒后,她淡然地说:“老头儿,换个条件。”
“这是唯一的条件。”话中没有丝毫回旋的余地。
乔晓抿紧唇,一言不发,沉默了半晌才说道:“没别的事了吧?没事我就走了,还要赶回去上课呢。”说罢,乔晓抬起修长的美腿就往外走,此举表明她放弃了对社长之位的争夺。
“等等!我的话还没说完。”乔老阻止她离开,双目闪了闪,态度强硬地说,“小七,你可以拒绝,但以后家里不会再给你提供经济支持。还有,你私下的保镖——那个叫什么浩的,让他跟着老八好了。”
“你在威胁我?”乔晓气得咬牙切齿,想用这招逼她就范?
乔老果断地说:“他配不上你。”
“那是我的事!”
“爸爸,不是韩浩配不上她,是人家看不上她。”乔于馨突然笑眯眯地加了一句——火上浇油、落井下石谁不会!
乔晓瞪了乔于馨一眼,态度有点软化:“老头儿,我才二十岁,还是学生,要上课。”
“你的学分早够毕业了。”
“我还想继续深造。”她据理力争。
“深造你的那些耽美漫画吗?”语气中含着对漫画的不屑。
“……”乔晓无语了。她的梦想就是成为一名漫画家,而不是商场上的女强人,可偏偏乔老头儿说的也是事实:她的学校是学分制的,她的学分已经够了,可以提前毕业。只是她暂时不想回家,因为这个家从未给过她一丝温暖的感觉。

一个月后。
乔晓在家中拖了一个月,最后还是被老爸强行押上飞机来到A市。
既来之,则安之。乔晓想在A市继续自己的漫画生涯,坐等另外两个女人之一得手。不管怎么样,混过这一年就能解脱。可是她怎么也没想到,自己的人生会在这里彻底改变。
短短半天的时间,乔晓就深刻地体会到了一句话:一个人倒霉起来,连喝水都会塞牙。
她刚下飞机,想找个酒店住下,却不小心将行李箱和手提包弄丢了,笔记本、手机、银行卡、身份证等统统不见了,只得报警。
进了一趟警察局再出来,乔晓迷茫地站在街边。她在这里无亲无故无朋友,发生这些事之后,自然而然地想到了W市的那个家——看来要打个电话让家里派人来接自己回去了。
突然,一阵急促的刹车声响起,两辆黑色轿车停在她的面前,从里面下来五六个西装革履的男人,二话不说就到了她的面前!
她心中一惊,本能地想逃走,但身后传来一股特殊的香味,让她感到一阵眩晕……
在晕过去之前,她隐约知道自己被带上了轿车。
她被绑架了吗?是那老头儿的仇家吗?
怎么这样衰啊!这死老头儿,一个保镖都不让她带,难道也不派人暗中保护她吗?
不知过了多久,乔晓渐渐恢复了知觉,发现自己的眼睛被黑布蒙上了,双手也被反绑在柱子上。同时,她感到有些虚脱,应该是迷药的药效还没过去。由于情况未明,她便继续装作昏迷不醒。
这是什么地方?
她闻到了浓浓的香烟味,周围不算安静,但也不怎么吵,有男人在小声说话……
“将她弄醒。”一个陌生男人的嗓音响了起来,很年轻,也很有魅力。
啪啪啪……男人的话音刚落,一连串响亮的耳光就甩在了她的脸上。
乔晓马上感觉脸颊火辣辣的,很痛。她虽然是有钱人家的小姐,但被人扇耳光的经历也不是没有过——那些嚣张跋扈的姐姐以前没少给她上这种课。可现在的情形和以前不一样,以前怎么闹都不会有生命危险,而现在……
“贱人,将东西交出来,我会给你一个全尸。”那男子邪魅的嗓音又响了起来。
乔晓的心剧烈一颤,生出浓浓的恐惧感。她毫不怀疑他的话,但是她的脸上现出了迷茫:什么东西?交出什么?
“我身上有没有东西,你们没搜过吗?”被一个陌生的男人搜身,光是想到这种可能,乔晓就一阵反胃,“我的东西全丢了,刚从警察局出来,难道你们没有看见吗?”不管他们想从她身上得到什么,她都没有。
“你去了警察局?该死的!”男人恼怒地掐住乔晓的脖子。
在她以为自己马上就要死掉的时候,那男人又松开了一点儿。
啪!左脸又是一阵剧痛。
乔晓在疼痛中从害怕到冷静了一些,至少脑子恢复了一点儿思考能力。
“我……我想说几句话……”此刻,说不害怕是假的,但这时候除了她自己还有谁能帮她?乔晓喘了几口气,强行压制着内心的恐惧和紧张,说道,“我今天才到A市,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而且我的东西不久前都丢了。”
“当我是两三岁的小孩子吗?”男人的语气中没有一丝相信。
“我也奇怪,你们是不是弱智,或者眼睛全瞎了?”从刚才的情况推断,乔晓已经猜到他们应该不是乔老头儿的仇家,也不像是绑匪。因为对方从一开始就跟她要东西,而她真的什么重要的东西都没有。可是就算这样,乔晓也不敢说出自己的身份。看对方的作风,就算不是绑匪也类似于绑匪,说不定知道她的身份之后会心血来潮干上一票,或者怕惹上麻烦而将她灭口——这种可能性貌似更大。
男人沉默了一会儿,周围的人也没有发出声音,井然有序,看上去不像普通的绑匪。
半晌,乔晓冷静地说:“我真不明白你们为什么会认错人。我叫乔晓,名字是真的。如果你们不相信,可以叫人去警察局查一查。今天我刚丢了行李箱和包包,在警察局有记录。”
“真是越来越会演戏了。是真是假,一会儿将你脱光不就清楚了吗。”沉默了半晌,男人又开始说话了,嗓音貌似平静了一些,听起来却更加危险。显然那丢失的东西对他来说非常重要,重要到令他失去了冷静和理智。
“不过,我能忍得住,可不保证我这帮兄弟会不会轮着上,嘿嘿……”笑声很邪恶。
乔晓皱眉,从他的话中可知,她的解释好像没起什么作用。
男人冷哼,淡漠地说道:“给你一分钟的考虑时间,我可没多少耐性。”
乔晓内心越发不安。她说出了自己的名字,对方还不相信,由此可见这场绑架绝不简单。她不知道自己是不是掉入了什么陷阱,难道眼前的男人压根就不是为了找什么东西,纯粹是想借机杀她、羞辱她?
没有任何预兆,男人突然抓住乔晓的头发狠狠地往自己跟前一扯,这时候他呼出的气都喷在了她的耳边:“交出东西,死得会痛快一点儿。”
乔晓的脸颊更加扭曲,今天一时大意,真是虎落平阳了……
这一瞬间,心底的傲气被激发出来,噗的一声,一口血水往男人的脸上喷去,乔晓怒道:“说,是谁让你来害姐的?让姐做个明白鬼!听你的嗓音,年纪也不大,二十有吗?”
男人居然又沉默了。乔晓想到了老头子的奇葩想法和扔出的大诱饵——她的行踪只有自家人才知道!在国内,除了那几个同父异母的姐姐,她一直很少和别人有交集,也不曾得罪过谁。想到此,心底不由生起一股悲凉——吵吵闹闹她可以接受,却从来没想过她们会对她下杀手。突然,她咬牙切齿道:“告诉我,是不是姓乔的女人?”
时间好像静止了一样,感觉像是过了一个世纪那么久,男人的声音重新响起:“真会演戏……”这犹如恶魔般的嗓音含着淡淡的讽刺,一点儿也不相信她的话。
突然,手机的铃声响了。
“喂,什么事?”男人不客气地对着手机问道,语气中泄露了一丝烦躁。
这通电话很快就结束了。接着,一件西装披在了乔晓身上,绑在身上的绳子也解开了,整个人也被粗鲁地抱了起来。同时,冷漠的嗓音果断地吩咐手下:“你们马上去和7号会合!”
这命令,有点莫名其妙……
“你们还愣着干吗,7号说发现目标了,马上去!”男人说这句话时,好像极其纠结。
乔晓听到一阵离开的脚步声,很快她被放到了一张床上。当手可以自由活动之后,她马上抬手要扯开脸上的布条,却被一只大手制止了。
“不想我杀你灭口,就别扯下黑布。”
这句话无疑是在暗示她,他不想杀她,但被她见到真面目后就很难说了。乔晓不知道他为什么会转变态度,可是她没有胆子问。
乔晓是聪明人,自然不会傻到在这时候做危险的事。
“你和那个女人好像是有点不同。”男人又出声了。
突然,乔晓的身子僵住不动了,因为男人的手摸上了她的左腹。只听他继续说道:“她这里纹了一朵妖艳的月季花,而你却没有;皮肤也有点不一样,你比较白,更漂亮些。”那只手并没有因为认错人而变规矩,只是动作不像先前那般带着惩罚性质,而是有点不由自主。
“将手拿开!”乔晓没扯下脸上的黑布,但不代表她能容忍那只在她身上肆意的大手。
这时候,男人却冷笑道:“女人,就算你不是她,和她也一定有关系。”他的怀疑不是没有根据,毕竟那女人和她长得太像。
“你是不是被他们拿来当炮灰了,故意整容成她的样子?”只有这种解释说得通,如果是双生的姐妹,不太可能留下她送死吧?
“放屁!”她怒了,“要杀就杀,玩这么多把戏干吗!”
男人又陷入了沉默。不一会儿,他拿出一根绳子,重新将乔晓的双手反绑起来。
“你又想干吗?”她没有反抗。
“我觉得,这样你心里就不用挣扎得太辛苦了,同时也别想寻机会干掉我或者趁机逃走。外面至少有十几个人守着门口,我……其实不太喜欢杀人。”
什么意思?他已经杀过人了吗?乔晓本能地往后退,直到后背碰到了墙,她才感到有一点点安全。
男人不再说话,过了一会儿,乔晓闻到了烟味。
时间一点一点地过去,周围安静得有点过分。就算没听到脚步声,乔晓也可以确定这个男人还在房间里。他没有说话,也不知道在干什么,或者……他在等待着什么?
几个小时过后,乔晓的冷静和理智都恢复了一些,可太过安静反而让人更为不安。
“喂!有人吗?”没有人回答……
“男人,我知道你在这里!”
她一连喊了好几声“男人”,在最后那声之后,沉默了数秒,终于有了回应。
“男人?是叫我吗?这称呼……真有意思。”懒散的嗓音中居然含着一丝调侃,可是说完这句,他又不开口了。
时间悄然流逝,天黑之后,乔晓被带出去,塞进了一辆车里。良久,乔晓感觉到车子在行驶,但车上的人都不说话。
“你们要带我去哪里?”乔晓很急,要被灭口了吗?夜黑风高,才是杀人夜……
事实证明,乔晓担心过头了,不过情况也好不到哪里去。车子开了许久,在经过一段颠簸的路途之后突然停了下来,接着,她被两个男人架出车外,扔到了路边。数秒后,她听到汽车渐渐驶远。
这时,乔晓的双手还被反绑,眼睛也被蒙着,幸好双脚是自由的,不然走路都成问题。过了好一会儿,她没听到有车经过这里,周围只有虫子的叫声。
不用想也知道,这里很可能是荒郊野外。对方没有杀人灭口,却将她扔在这里,让她既不能及时报警,又不能在短时间内求救。
为了自救,乔晓蹲了下来,将头低下,往膝盖上摩擦,一上一下,反反复复,终于将蒙着眼睛的黑布弄开一些,看清了周围的情况。
果然,环境和她猜的差不多,在一片小树林的泥道上,的确像是郊外,至于有多荒凉,要走过一段才知道。
走了一段路,见不到变化,除了树林还是树林,她只能凭着淡淡的月光走路。不得不说,一个女孩子单独走在这种地方,任她再怎么大胆,心里也会有点发毛。加上刚发生的那些事,压力很大,眼泪不争气地流着。
直到她走累了,也哭累了,才坐在路边的石头上休息。
她在等天亮。
有路,总会有人走的,只要遇到路人经过,她就能得救。
等了大概一两个小时,突然,乔晓全身一颤——有车子的声音……很快,只见路的尽头越来越亮,是车子的灯光。
终于有人经过了吗?她赶紧走到路中间,不是想死,只有这样,才能让车子停下来。
“前面的车,请停一下!”乔晓扯开喉咙喊了一句,提醒车主有人求救。一想到马上能遇到人,她少了几分害怕,心情也激动起来。
倏地,她意识到危险——
怎么回事?这辆车没有刹车?
在危险临近的那一瞬间,乔晓赶紧往路边一闪,险险地避开了车子。她一点儿也不怀疑,如果自己迟上一秒,不死也会被撞成重伤。
什么鸟人开车,技术这么烂!
车在距离十米远的地方强行刹停,从车上跑下来一个非常有气质、戴着近视眼镜的年轻小男人,长长的碎发扎了起来。说他小,不是他长得矮小,而是他给乔晓的感觉有点弱,就像书生那样文弱,也类似纵欲过度的那种柔弱……不过,很好看。
如果她是腐女,绝对会尖叫——极品小受啊!
“小姐,你是想死吗?如果要死,请你找别的车子去撞,别撞我的!弄脏我的车子,怎么赔偿我?”小受男骂起人来一点儿也不含糊。
乔晓惊魂未定中忍不住一阵恶寒,这……完全破坏了他的气质!
小受男板着俊脸走近乔晓,当看清她的情况时马上闭嘴,俊美的脸上露出一丝歉意,赶紧过去给她松绑,还柔声道歉:“不好意思,我没有看清你的情况……”他的声音不大,好似含着几分怯意,很柔和很柔和,只能用四个字来形容——柔声细气。
这男子给她的感觉怪怪的,可是她现在没有心情多想,也轻松不起来。
绳子倏地松开,终于自由了!乔晓深深地呼吸了一下。
“谢了!我叫乔晓,以后,你就是我的朋友了。”不得不说,就算刚才乔晓被他骂了一顿,给她的感觉还是如雪中送炭,终于有了一种踏实感。何况他骂人时,反而令她感觉他少了几分人性的虚假和做作,多了几分真性情。
乔晓这一句,原本是脱口而出,不料,小受男怔了怔……
乔晓疑惑地瞧着他,只见他表情有点古怪地问:“你说当我的朋友?那个目标……不会是我的女朋友吧?”
“哎?”这话一出,她愣了一把——完全莫名其妙的一句。
“一般想勾引我的女人,开头第一句都说做我的朋友……唉,现在很多女人都这样,你不会也是吧?不久前就有一个挺热情的……”小受男一副理所当然、深受其害的表情,说罢还主动拉起乔晓的小手,也不征求她的意见就把她拉上了车。
乔晓现在冷静下来,心底又大大地恶寒了一把,警惕地看向旁边开车的男子,暗暗猜测自己是不是遇上了一个脑袋不太正常的家伙?因为这个家伙的言行举止太假了,很做作。
事出反常必有妖!
“别用那种看白痴的眼神来看我,我很正常。”小受男笑了笑,不以为然。
可是,他有必要特别说明自己很正常吗?
乔晓小心地问道:“你是做什么的?”
“我……偶尔画点画。”小受男想了想才回答。
“呼,难怪……”她有点理解了。
“难怪什么?”
“艺术家,都是神经兮兮的。”换句话就是说,行为正常的,就不太像艺术家了!
小受男突然一拍额头,忽然将车停了下来,后知后觉地问:“你受伤了吧?是该送你去一趟医院,还是先去警察局?这个方向是去海边的。”傻瓜也能猜到她肯定遇上了什么倒霉事。
海边?乔晓疑惑地看了看他的车,后座上放着些作画的工具。
小受男看到了她的目光,温和地解释说:“我去海边写生——画日出,不然也不会在这个时间遇到你。我在那里正好有个住所……”
“那我真幸运啊……”
当然,乔晓没有去医院,也没有去报警:除了有点鼻青脸肿外,身上没有其余的伤;报警她暂时不敢,谁知道A市是不是那个男人的地盘,闹大了她都不知道会不会被杀了灭口。
小受男带她去了海边的一处私人小庄园,临山近海,清幽淡雅。
庄园里住着一对中年夫妇,是打理这座庄园的。半夜被吵醒,他们没有一点儿怨言,见了小受男立即恭敬地打招呼,称他为少爷。
乔晓一怔,这么说……这小受男挺有钱?
                                                               

打赏

子午书简 丨所有电子书均来自网络!如涉及版权问题,请发送邮件到[email protected],站长会第一时间移除,谢谢
本文链接:《最好的年龄,遇上最美的你》梵缺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贴图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签到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