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使用快捷键Ctrl+D收藏本站,下次访问更方便哟!
  • 最近百度网盘删资源太厉害,补链补到没脾气....

《普罗旺斯的另一生》周星余

好书推荐 周星余 0个评论

《普罗旺斯的另一生》周星余

基本信息

书名:《普罗旺斯的另一生》
外文书名:AnotherLifeinProvence
作者:周星余
(作者)
出版社:重庆出版社,重庆出版集团
出版时间:第1版(2015年5月1日)
页数:176页
语种:简体中文
开本:32
ISBN:9787229094058,7229094054
ASIN:B00Y9RCMIS
版权:重庆出版集团

编辑推荐

爱就在那里,未曾远离
你就在这里,生死不弃

曾经以为遍寻不到的情
曾经以为遗落不见的花
上天将他们还给了我,带走了你

作者简介

作者周星余曾创作故事《叫水的少年》,参加了第十届新概念大赛并获二等奖,且收录于《新概念精选集》。她还出版了长篇都市小说《两生灵歌》。

目录

引子/1
Chapter1FiveMins/1
Chapter1最熟悉的陌生人/11
Chapter1倒置的沙漏/25
Chapter1前尘尽弃/47
Chapter1流岁往昔/57
Chapter1一把尘埃/75
Chapter1颠倒世界/89
Chapter1不曾远离/127
Chapter1为你而来/147
Chapter1TheWonderland/159
尾声/167
初心不负——致读者/170

经典语录及文摘

传说歌唱家奥菲欧的爱妻尤丽迪茜不幸死去,他伤心不已,在神灵前恸哭。奥菲欧悲痛欲绝的歌声打动了爱神,允许他去地狱,用动人的歌声救回爱妻,并警告他在跨越冥界返回人间之前不得看妻子的脸。奥菲欧如愿以偿,但他一眼不看妻子的脸却使妻子很不理解,在她的苦苦哀求下,奥菲欧忘记了爱神的忠告,回头看了她一眼,尤丽迪茜当即倒地死去。奥菲欧后悔莫及,欲自杀殉情。爱神被他的真情感动,再次显形相救,终于救活了尤丽迪茜,使他们夫妻得以团聚。

初心不负——致读者
你愿意放弃万千财富,只为与妻子再好好爱一场吗?你愿意抛开辛苦挣来的名利,只为实现一个“做好人”的愿望吗?你愿意抛开种种恩怨,再去拥抱曾忽视自己、伤害自己的人吗?你愿意勇敢承认年轻时候的错误,把失去的时光和失去的人都追回来吗?书里的每一个人,都让我扪心自问。活在世上,请别忘记自己的初心,请用爱和善意对待一切;请用情和真诚打动所有。珍惜活着的每一刻,珍惜爱着的每一刻。
“死生契阔,与子成说;执子之手,与子偕老。”这诗句虽然已经遍布每一场关于爱情的描述和表白当中,但我们仍在读到白鹭与秦臻终于谅解彼此、十指紧扣的时候,轻轻吟了出来。我相信每个女人心里都有一个秦臻,有些小虚荣、小心思,又渴望爱,渴望关怀,渴望真正的欣赏和情感支持。我也希望每个秦臻,都能找到最初的那个白鹭,’然后就在纷繁复杂的人世间,牵着手走下去,无论遇到什么,但求此心不离。我想象勇敢活下去的秦臻,终有一天成为白发苍苍的老人,像白鹭希望的那样,生下两人的孩子,抚养长大;大口大口吃冰激凌;和素颜常常相聚,尽情享受人生。也许再次坠入爱河,在幸福中享受天伦。当有一天老去的她独自一人在街上蹒跚而行,看见路边坐着愁眉苦脸,甚至泪流满面的年轻人,也许她会走过去,安静地问,年轻人,你为什么哭?为金钱,为事业?不要紧,只要能与爱人相知相伴,你就不会孤单,不会恐惧。也许,她会看到一对老爷爷、老奶奶,心中淡淡惆怅,想象白鹭若还活着,两人也应该是这般光景;虽谈不上羡煞旁人,日常生活可能还有些冷暖自知的磕磕碰碰,却早已相濡以沫,风景都看透,一起看细水长流。不,也许她不会惆怅和忧伤,因为白鹭一直都在,在她清晨手边咖啡氤氲的热气里,在夏日冰激凌香甜的气息里,在拂过她秀发的清风里,在每一天抚摸着她面颊的阳光里,在她的每一声叹息、每一个微笑、每一滴眼泪和每一场悲欢喜乐里。这个故事所想要传递的信息就是“爱是这个世界上比任何东西都重要的存在”。这大概是世界上最浅显又最艰深的道理。所以,在不知时日尽头的余生里,也要和爱的人们在一起,无论做什么,无论往哪里去。深深地感谢上帝让我们感受到爱,也深深地感谢有个人能让我们付出爱。

也许只是一首歌的时间,很多事情便斗转星移,幻若尘沙。
白鹭第一次与上帝见面时,秦臻正脚蹬一双鞋跟超过七厘米的小羊皮高跟鞋穿行在刚打过蜡的大理石地板上,手里托着一盘纸杯蛋糕走得摇曳生姿。大厅里的水晶吊灯刺得人有些睁不开眼,不过经常出入这些场合的人们对此也习以为常,或许只觉得这样光鲜亮丽,看起来纤尘不染的地方才真正适合他们打拼数年的身份。
其中也包括她自己。
大概是因为甜点吃得太多,体内过度活跃的糖分让她一双手有些细微的颤抖。不过,总得有人勇于献身去尝尝那些纸杯蛋糕。秦臻倒不担心滑上一跤摔了托盘,但这一盘里的蛋糕可是不便宜的,全是精心烤制,每个蛋糕上都点缀着写有名字的可食金叶,绝非普普通通的“贝蒂妙厨”速成品。
宴会厅的四周摆放着一张张圆桌,桌上的纸杯蛋糕替代了席次牌——作为一个创意策划人,正是这些花样让秦臻的生意蒸蒸日上。今晚他们将为公司筹集新运营项目的资金,如果服务生听话又懂事地不停给宾客们满上价格不菲的香槟王,说不定他们将要收到的金额会超出原本的预算。
“秦臻!”
听到自己的名字,她小心翼翼地放下托盘,转身就看见了花艺师的一张苦瓜脸。
“餐饮公司想把摆在桌子中央的花饰弄矮一些。”他哭丧着脸发出了求救的哀号。倒也不怪他吓成这样,他的上司是个举止有些狂躁的小个子女人,名字似乎是叫Christina还是Prina,总之生硬得给人一种很不好对付的感觉。而且常年戴着一副金边眼镜,两片薄薄的嘴唇上露出一抹隐隐成形的小胡子,还专门喜欢涂些金属色泽的珠光唇膏,私下里,连秦臻都有点儿怕她。“谁,都,不许,碰这些摆饰。”秦臻尽力摆出一副不容违抗的口吻。
这时她的手机铃声响了,秦臻伸出纤长的手指拿过来,心不在焉地瞥了瞥来电显示:是她的丈夫白鹭。早前他已经发过一条短信,告诉秦臻他要出趟差,因此无法出席闺密马上要为她操办的生日晚宴。她毫不意外地歪了歪头,心里默默地飘过这么几句:要是与我争宠的对手是白鹭的小下属,那倒还容易分个高下,但白鹭公司的生意显然更加让他魂牵梦萦,谁也别想勾走专心工作的他。
很早以前,秦臻就已经接受了现实:白鹭的最爱已经成了工作,甚至超过爱她。
她没有理睬那个电话,很自如地又把手机放回了口袋里。
后面的事情其实很简单,秦臻后来才得知,当时来电的人并非白鹭,而是他的助理Sui。
就在打那个电话之前,她的丈夫从公司董事会会议室的桌前站起身来,正当他想要开口准备说上几句话时,却一头栽倒在地毯上;与此同时,秦臻正在十公里外的某个酒店宴会厅中优雅穿行。
花艺师如今可算找到了脱身的好机会,于是一溜烟跑开了。一个棕色头发、一脸谦和的男人出现在秦臻的眼前,这是来自“Jewry”公司的雇员。
“秦小姐您好。”他的口吻颇为礼貌。
秦臻颇有些满意地笑了起来。
听,这位给出的称呼是“小姐”而不是“女士”——秦臻不由得暗自感激自己那些有氧面部护理和挑染成焦糖色的发丝。她马上要迎来自己三十五岁生日了,换句话说,抬头纹、颈纹、鱼尾纹这些在一般女性看来很恐怖的东西生长出来是迟早的事情。不过,一向精力旺盛,又乐于挑战的她已经顽强地躲过了它们的魔爪,并且打算能撑多久算多久。
“请问,这些东西要放在哪里?”工作人员问的是他手里托着的一盘方盒子。托盘上罩着一层黑色天鹅绒,上面有十多个银色包装的盒子,颜色正好跟贴在她那翘臀上的一个小腰带扣十分般配。
“放到正门旁边的展示桌上,麻烦你了。”秦臻告诉他,“要让人们一进门就能马上注意到。”
秦臻慢条斯理地摆完最后一个名牌,才拿出手机查了查短信和未接来电。当她气定神闲地读到那堆狂乱的未读信息时,一切已经落下了帷幕。
医院的急诊VIP病房里,一群身着名牌西服的高管簇拥在她的丈夫身旁。
办公室的Ricky对着那幕有些难言的场景看了一眼,立即大步流星地冲出了走廊,一片片白色信封好似被风吹起的纸屑一般在他的身后飞舞。他飞奔到前台,喊来两个护理员找出公司六个月前刚买的便携式心脏除颤器疾步跑了回来。
他们撕开白鹭的衬衫,然后把耳朵贴到白鹭的胸口,确认他已经停止了心跳,接着将电极板贴在他的胸部。
“分析中……”除颤器里传来了电子语音,“建议进行电击。”

意大利歌剧《奥菲欧与尤丽迪茜》是一则爱情故事,故事中的尤丽迪茜不幸香消玉殒,她那悲痛欲绝的丈夫进入冥界想让她重回人间,女高音梅兰妮即将演唱尤丽迪茜命悬一线时那一段令人心碎的咏叹调。
当时护理员正俯身在白鹭的身前一次次电击他的心脏,直到白鹭的心脏再次跳动起来;与此同时,秦臻的心中却响起了尤丽迪茜的经典唱段——也许她自己不该为此感到惊讶,有时她还会有这样的感觉:自己生命中所有的重大时刻都和歌剧中一段段迷人而古老的故事有莫名的联系。
五分钟,她的丈夫白鹭在这段时间里去鬼门关转了一圈。
五分钟,把她的丈夫变成了一个彻头彻尾的陌生人,似乎再也不是秦臻所熟悉的样子。

空荡荡的医院走廊显得有些过于安静,秦臻感到自己的胃不由得一阵抽搐:消毒剂的气味灌满了鼻腔、口腔和肺,令人呼吸困难——也许是“84”消毒剂,也可能是一些过氧乙酸之类的。Ricky刚刚欲言又止……门后等待着她的会是什么,她已经无暇考虑。
这时,秦臻听见身后传来Ricky的脚步声,他急匆匆地进了门,差点迎头撞上一位黑发的美貌护士——她正一边低头对着一块写字板皱眉,一边向房间的矩形工作台走去。
“我是白鹭的妻子。”秦臻淡淡地开口道。
“喔!”护士差点儿没有拿稳手里的写字板。她飞快地把秦臻从头到脚打量了一番,这种情形她倒是已经见怪不怪了。许多女人会仔仔细细地端详她,好瞧一瞧像白鹭这样的男人会娶一个什么样的女人,毕竟像白鹭这样事业有成的出色男人大可以娶到一位十分出色的太太。秦臻立刻自觉地吸了一口气,挺直了腰,耳边回荡起了形象顾问的声音:“亲爱的,一根粉色的丝带正扯着你的头顶往天花板上拉!你感觉到了吗?那是一种伸展的感觉!伸直身体,伸直!”形象顾问是一个皮肤白皙、身材纤瘦的俊秀男子,只是偶尔出现的兰花指让人有些着急,他经常逼得秦臻以前所未有的速度急匆匆地奔向冰箱里秘藏的零食。自从去年以来,她已经成功地穿上了小一号的衣服,原来有点苍白的肤色也看起来健康了几分,不过秦臻绝非金玉其外的“花瓶”或者“金丝雀”。绝对不是。在秦臻看来,在自己最美好的时光里,白鹭娶了她这样的太太,实在是一件非常光鲜的事情。

“白鹭在那个VIP病房里,但如果你想先跟心脏科主任谈一谈,我可以给他打个电话。”这间屋子周围环绕着一个个小房间,护士说着指向其中一间。
透过一堵玻璃墙,秦臻看见白鹭躺在一张厚厚的医疗床上,身上盖着一条白床单,四周环绕着几台笨重的灰白色机器。
她罕见地有些无措又尴尬地杵在门外,总觉得有哪里不对,秦臻的心中顿时涌起一阵慌乱,随后她便得出了原因:她只是不习惯见到躺在那里,毫无生气的白鹭。
秦臻站在那里定了定神,她觉得自己需要镇定一下。
“我想先跟医生谈一谈。”秦臻说道。
护士在电话机上按下一个钮,轻声说了几句话。
“秦臻女士吗?”过了片刻,一位身穿白衣、矮小瘦削的男子快步穿过了转门,“我是心脏科主任医师,我姓金,你丈夫的治疗由我负责。”
“他到底是怎么了?”秦臻有些不确定地问,“他们只告诉我他病倒了……”
金医生摇了摇头,说:“白总可能是出现了类似心梗的症状,他们不清楚原因。不过有时健康的年轻人也会突然出现这种情况,心脏就是莫名其妙罢工了。”
“但是他现在没事了,”她说,“他已经安全了,对吧?”
金医生有点儿犹豫:“他们正在密切监控他的病情,肯定得在这里观察一段时间。不过您没有说错,白总算得上是比较幸运的了。他的心脏停跳超过三分钟,但我还见过心脏停跳长达六七分钟的病例,那些人也挺过来了;另外一些病人心脏停跳不到两分钟,最后却导致了终身脑损伤。遇上这种事情,结果因人而异,基本上无法人为进行预测。”
秦臻怔怔地站在原地看着一片苍白的病房,忽然想起来,很多年前,白鹭曾经拉着她的手说,要一起走到时光的尽头。“老公。”秦臻整理了一下情绪,边说边走到白鹭的身边,换上了一种活泼自信的口吻——在这个雪白的房间里,她的声音听上去十分洪亮,吓得她自己都缩了一缩。
秦臻握住白鹭的手,那只手摸上去颇为温暖。说起来也真是有些奇怪:这间屋子冷得很。白鹭的鼻子里接着一条氧气管,罩衣下面伸出几根弯弯曲曲的电线,一直连到床边的一台大型心脏监护仪上。

打赏

子午书简 丨所有电子书均来自网络!如涉及版权问题,请发送邮件到[email protected],站长会第一时间移除,谢谢
本文链接:《普罗旺斯的另一生》周星余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贴图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签到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