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使用快捷键Ctrl+D收藏本站,下次访问更方便哟!
  • 最近百度网盘删资源太厉害,补链补到没脾气....

《爱着爱着就永远》夕阳断桥

好书推荐 夕阳断桥 0个评论

《爱着爱着就永远》夕阳断桥

基本信息

书名:《爱着爱着就永远》
作者:夕阳断桥
(作者)
出版社:重庆出版社,重庆出版集团
出版时间:第1版(2015年7月1日)
页数:330页
语种:简体中文
开本:16
ISBN:9787229100957,722910095X
ASIN:B0126LHSZA
版权:重庆出版集团

编辑推荐

这是一个有血有泪的故事,也是两个女子共生共存的青春,更是一段经历风霜雨打的情义。
新派言情女作家夕阳断桥温暖治愈之作,《每当变幻时》姐妹篇,向爱情致敬,向友情致敬!

作者简介

夕阳断桥,本名屠克隽,A型巨蟹座女子,专职作家。已出版公益小说《还有一只狗》,杂文《一书一世界》,爱情绘本《我们的爱》,小说《谁是房主》,《先发昏,后结婚》,《那些男人教会我们的事》,《剩女笔记不爱情圣爱情剩》,《最给力的恋爱心理学》,《你不是我的卡萨布兰卡》等。

目录

代序:我们这十年/1
自序:时光不老,我们不散/1

第一章求不得,爱别离/1
第二章你走吧,我不哭/29
第三章爱若变难堪就要放/63
第四章除了青春,我还有你/91
第五章我永远不会不找你/119
第六章爱是女人坚守的信仰/151
第七章生活爱跟人捉迷藏/179
第八章人心易碎,恩宠难回/205
第九章请你一定要幸福/233
第十章突然好想你,突然锋利的回忆/259
尾声微光中前进,摸索幸福的道理/297

经典语录及文摘

代序:我们这十年
浅草

闺蜜十年,我自认为是这个世界上最了解这本书作者的人。所以我面临的问题是,如何在几天几夜通宵达旦也说不完的话里,抉择出要说哪些话。于是,这篇序让我删删减减,推倒重来,又纠结再三,完全没有她笔下“颜笑”的果断和爽气。
2005年之前,在我仅活了约二十年所建立的稚嫩价值观里,认为只有原本毫无关系但却要走过一生的爱人,才需要制定经营策略。然而家人却并不如此,即便把最坏的情绪留给他们,也血肉相连。
朋友之间也并非如此,因为彼此拥有安全距离,不用因为牙膏有没有从尾端开始挤而产生分歧。再者,彼此还存在安全时间,三天或一周一见,很是愉快。
后来我才知道友情需要经营,亲人之间更需要。
这些新的认知,是在2005年秋天认识夕阳断桥以后,在这十年之间,她教会我的。
我们在一个外地杂志社编辑来深见作者及老友所组的饭桌上认识,我属于凑热闹出现在席间。我的斜对面那个戴着民族风大耳环,抽着男士浓烟,在聊天时间或观察每一个人的那个人,就是夕阳断桥。
几天后,她给我送来一对中国结的耳环,说是因为席间我们探讨饰品时我提了一句“不知道哪里买得到中国结的耳环”,她又刚好知道哪里有得卖,就买来送给我了。后来,我们就约着一起吃柳州螺蛳粉,接着成为了好朋友。再后来,我逐渐了解了她。她的朋友屈指可数,也并不善于社交,但是如果碰到她认为值得交的朋友,她会默默把你放在心上,一直存放在她心里。
我很感谢她十年前来找我,才有了后来“夏汐”和“颜笑”的故事。
我们俩就是那种会因为挤牙膏问题而产生分歧的人。她讲究秩序和原则,必须从尾端开始挤牙膏,我大大咧咧很随性,想怎么挤就怎么挤,因此她经常被我弄得很抓狂。我倒是想得开,反正她从尾端开始挤我又不难受。
她的家中齐净到瓶瓶罐罐的朝向角度都必须保持一致,客厅厨房洗手间的拖鞋都必须是各有专属。有一次我故意将一个塑料袋蹂躏成团塞在她的抽屉里,第二天她打电话给我很严肃地说:“你说我是不是年纪大了,我一点都不记得我家抽屉为什么会有一个乱七八糟让我抓心挠肺的塑料袋。”
我们俩还经常去她小时候居住的大院里吃侗族菜,每次去她都会指着她住过的那栋楼,跟同去的朋友说:“你看!我的小时候就是在那里度过的。”每次她说完,我就会摆出一个手势,示意她加这一次已经说了共九次了。有一回,她因为去洗手间走在后面,我则和朋友已经快走出大院了,“深受其害”的我跟朋友介绍说:“这是她童年生活的大院,而且每次她都会介绍,我都听八百遍了,这次居然没说”,话音未落,只见她气喘吁吁地追上来,一手叉腰一手举高说:“你看!我的小时候……”
这些有趣的事数不胜数,比如这本书中出现的“两毛钱买药吃”“这个字念推”“被疯子抢鸭脖子”“电梯礼仪”等事,都真实地发生过。她就是这样一个刚正不阿的二货,跟她做朋友,要有一颗强大的心脏随时准备迎接吐槽和挑战。跟她一起出门,我总是提心吊胆,但她自己出门,我更胆战心惊。我怕我不在她身边,万一她闯了祸,没有人可以保护她。
她是一个能活出很多标签的人:细腻、深爱、丰富、计划性、规律性、还是绝对的情感动物,心事重重。而我则恰恰相反:粗心、火爆、直接、突发性、应变性、绝对地理性导向动物,没心没肺。
也是。她是巨蟹座。我是狮子座。从星盘上说,是“水火不容”的两类人。偏偏这样两个截然相反的人,风风雨雨地走过了十年,而且将永远并肩走下去。
她的心上,的确装了太多的东西。
她记得每一个重要的日子,除了你能想到的那些重要时刻,她还记得和恋人第一次看电影、第一次吃冰淇淋、第一次对方说了一番令她感动的话语是哪一天,也记得我们一起旅行去云南、有一回冒着大台风穿越整座城市去吃小龙虾是哪一天,当然也记得我的浅草吧在哪一天转让,我是在哪一天被曾经的恋人劈腿,甚至记得我在哪一天突然不再介意别人不礼貌地评论这段感情,她说:“那一刻于你好像别人是在说陌生人的事,就代表你已经康愈了,这样的日子值得我记住”。
这记性,简直不能忍!
不能忍的还有她的纠结,她这一个特质主要表现在爱情上。
我们曾经一起看《梅兰芳》,我翻版了台词送给她,“谁毁了你的纠结,谁就毁了夕阳断桥”。她纠结,并不是因为缺失勇气,而是害怕给别人造成伤害。她跟初恋分手时哭着问我:“如果你和他在一起那么多年了,始终得不到一个圆满的结果,你会怎么办?”
我生气低吼:“没有如果!不可能发生!最多半年!不同意拉倒!”可是,她居然令人发指地等了又等,盼了又盼。
她草率而结的婚姻,过得并不幸福。好几次,因为她毫无底线的忍让,气得我恨不得打她一顿。可她却说:“好不容易有个家,能忍就忍了吧。”
她结婚,什么都不要,连婚戒都是自己掏钱买的。然后花9块钱领个证,见证人只有我,在民政局替他们拍了几张照片,就把自己嫁掉了。她离婚,也不声张,从民政局出来拍下离婚证发了条彩信,就算是给关心她的朋友一个交代了。
所以,我常常咬牙切齿地骂她:“你能不能对自己好一点啊!”
2012年,她爱上一个男人。起初她也很纠结,因为她在深圳,他在长春。是我鼓励她勇敢地追求这份爱情,要胁说要买两张机票押送她过去。后来她勇敢地去了,一年来回飞了五趟,一共飞了三万公里。再后来他为她辞职来到深圳。我们在一个烧烤大排档大口喝酒大口吃肉时,他猝不及防地出现了。我曾经对她说过,“勇敢一点。这可能是你人生最后一次爱情了。”她听了我的话,结果痛彻心扉。可是她说,她不后悔,甚至感谢我当初的怂恿。他们在一起的两年,两个人吵吵闹闹、分分合合,每次分手都痛得惊天动地,每次和好又欢喜得像两个孩子。他们为这段感情各自做了最大的牺牲,最终在纠结中越爱越深,也越伤越深。
在提笔写这本书之时,她并不能像提及陌生人一样提及他,甚至是与他相关的字眼,但写完之后她似乎轻松了很多。只是这过程中,我无法确定她流的眼泪累计起来是3公斤还是13公斤。但我很希望收回当初那句话,我希望她还有勇气再去爱,去相信,去追求。我希望她能和幸福修好。
相信我,如果你是她的朋友,你会很幸福。因为她会十年如一日地记得你的生日,你的喜好,你忌口什么,你热爱什么,你想收到什么礼物。但是你也会很辛苦,因为你会因为她是爱情信徒而担心她的安危,也会因为她的纠结、专注、宁愿伤害自己不伤害他人而急得跺脚,她还会因为你钱包里人民币没有从大到小排列而唠叨你半年。
我就是这样被她爱和虐的。
因为她是一个写作的人,热爱古典文学、诗词歌赋,虽不通棋书画,但谈得一手好钢琴,还说得一口好外语,加之她多愁善感,所以她经常说出许许多多感人的话,我已习以为常了,认为这不过是她表达情感的九牛一毛。
去年有一天,我们俩在常去的咖啡馆里,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天,她突然淡淡地数着,说她跟初恋长跑最终分手,接着又跟前夫闪婚速离,前不久那一次人生最为炙热的爱情也告终了,最好的青春年华陆陆续续被几个或痴情或无赖的过客霸占了。而我也是几经荆棘,人生几度秋凉。十年中,曾经一起吃饭的两对人,她对面是我,我对面还是她,只是我们俩旁边的人都换过几个面孔。
“只有你,从未离开,我要写本书送给我们的十年。”她说完,我便感动得一塌糊涂了。当然,我没有哭,因为那个叫夕阳断桥的闺蜜依旧坐在我对面,而那些跟着时光一同消失在我们心里的人我也并不觉遗憾,所以我心里头是高兴的,庆幸的。
高兴的是她终于迎来了一段自由的、潇洒的、宁静的、安逸的、不用因为他们而哭而笑的空窗期,高兴的是那只陪伴了她十一年的大眼京巴胖胖还健在。高兴的是在她的鼓励和支持下,我已经找到了我的“吴广彬”,和他开始研究相守一辈子的经营术。
庆幸的是,不管生活如何摔打,我和她还始终相伴彼此的左右。
夏汐和颜笑,仍然肝胆相照。
第二天,她兴奋地跟我说:“我想用那首歌名作为书名,就叫《爱着爱着就永远》。你觉得怎么样?”
我觉得很妙。妙在:不管你信和不信,爱,是无时无刻存在的,是永远不会消逝的,也是会永恒的。
这本书,是夕阳断桥在向我们的十年致敬,我在里面看见我们的往昔,也看见她极力掩藏的内心世界。这本书,是小说,也是一个我所不熟知的背后的故事。零碎的生活片段,与真假掺杂的情节,是她构想中的世界。但字里行间,传递的真诚和纯善,无比真实。与十年前坐在我斜对面的她给我的感觉,如初一辙。
十年如一,不忘初心。
似水流年,惺惺相惜。
我想说的还是那句:我永远不会不找你。

自序:时光不老,我们不散

香港著名主播查小欣曾说过,“女人要有几个死党。当你孤独一人的时候,还有死党为你端茶送水,而不是声嘶力竭地问:为什么那个最爱你的人不能来陪你。”
我喜欢“死党”一词,甚于“闺蜜”。
因为死党,意味着一生一世,相依相伴,至死不弃。
很庆幸生命中有这样几个死党,她们不仅是我无话不谈的闺中蜜友,也是与我肝胆相照、顺逆与共的朋党。风霜刀剑,还有她们伴我闯、帮我挡。
12年前我去南京疗伤,南京的死党正积极备战考研,但仍抽出时间陪我K歌,带我去吃辣出眼泪的水煮鱼。深夜里我们坐在她家的沙发上看刘若英的演唱会,我不声不响地落泪,她默默地抽出纸巾递予我。后来我回到深圳,她托人给我带来爱尔兰的可儿家族合唱团的LIVE演唱会DVD,盒子里夹了一张便签,她清秀的笔迹写着“禁止悲伤”。她去灵隐寺为我祈愿,如愿听到我的好消息时她开心得泪流满面。幸福戛然而止时,她在长途电话里对我说:“夕阳,不要怕,我一直在。”
11年前我去青岛,青岛的死党陪着我穿街走巷,教我做可口的姜母鸭,带我吃遍青岛的美食。漫步在石老人的浅滩上,她拾起一枚牡蛎,扒开递给我说:“夕阳,你那么好,你必须幸福。”后来她给我寄海参补身体,她悉心辅导我“这段话如果加一些生动的行为描写会更感人。”她给我寄作者亲笔签名的诗集,她在网络那端将辜负我青春的男子教训一通后拉黑了他,然后给我介绍在深圳工作的山东男人。她说:“怕什么,三条腿的蛤蟆不好找,两条腿的好男人遍地都是。夕阳,你那么好,你必须幸福。”
10年前广州的死党来看我,带着精美的饰品和蛋糕香气的薰香蜡烛,还有给我的爱犬买的狗窝、水壶。走的时候,她对我说:“亲爱的夕阳,你值得更好的人。”那些年我们经常厮混在一起,后来她怀了宝宝,行动不方便,却仍旧一针一线地为我绣了副新婚图,一钉一钻地为我做手机壳。她刚怀孕时来新家探望我,离开后发来一条短信,“亲爱的,坐在回广州的火车上,想到你,眼泪怎么也止不住。你一定要幸福啊。”前几年她带着儿子回老家,我去沈阳看望他们。正值秋冬交替的时节,天空飘着鹅毛大雪,我们在冷风中紧紧相拥,微笑的脸庞冻得通红。去年她带着儿子来深圳探望我,正巧爱犬患病,我强忍着鼻酸,回脸看她,早已泪盈于睫。
9年前一个在博客上关注我多时的女孩从湖南来到深圳,我们成为了死党。元旦的时候,我们在海边放烟花吃烧烤;休渔期到来之前,我们驱车去惠东享用“最后的”海鲜。失业了,我们在一起;失恋了,我们在一起;流离失所了,我们仍然抱团在一起。她舍不得给自己买超过五百块的衣服,我生日她一掷千金,买了条施华洛世奇的项链送我。后来她去了纽约,卖掉攒了许多年的钱买的一套小公寓,手里只剩下5万块钱。知道我生活发生了变动,她一个越洋电话打过来说:“缺钱就吱声,多的没有,5万全给你。”
4年前,在微博上发起为留守儿童捐鞋的活动。她发私信问我要银行账号说:“我没有支付宝,也不会网购,我把钱转给你,你替我买鞋子捐了吧。”我担心透明度不够而引起误会,她却说:“我看过你的书,我相信爱动物的人心眼都不会太坏。”后来我们相约一起探望流浪动物,渐渐成为死党。那年七夕我救下一条流浪狗,放在宠物医院治疗,她每天傍晚都会赶来陪我一同溜狗喂狗,直到我们一起给小狗找了户好人家领养。同时,她又收养了宠物医院里另一条无人问津的土狗。深秋的清晨,我走投无路时给她打电话,她跳下床换好衣裳,飞驰而至。抱着我的狗狗,拖着我和我的衣物,东奔西走地为我们寻找落脚的地方。
走笔至此,不得不提这些年始终在我身边最为亲近的一个死党。从初恋到失婚,这些年陪我庆生的异性面孔换过几个,而她,是唯一一个每年生日都陪在我身边的人。她曾背着我偷偷教训伤害我的人,也曾瞒着我在婚恋网注册替我征婚。我生活捉襟见肘又赶上电脑报废时,也是她人生中最幽暗的一段时期,她身无分文却对我说:“等我这月发了工资,你把钱都拿去买台好点的笔记本。”我成年后的第一个单身情人节,也是她与现在的丈夫的第一个情人节,她为了给我买一束紫桔梗,生生教人蹭花了车。加完班已是夜里11点,她打来电话问我在做什么,我随口说了句“在看美剧,突然好想吃鸭脖子。”她一转方向盘,绕道找了间“煌上煌”,提着两袋鸭件兴冲冲地给我送来。十年浮沉,住所换了六七处,身边的人也聚聚散散,唯有她,一直在。始终在。无论贫穷还是富贵,健康或是疾病,顺遂或困苦,她都陪伴着我,支撑着我。去年的一个晚上,她突然来电说:“我找到一家中医馆,听说这里的医生很牛X,他马上要下班了,你赶紧打车过来。”我去到,医生号脉后说出一堆毛病,并开出3万元的高价诊疗费。在我看来,多少有些危言耸听了,她却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忧心忡忡地叨咕,“那怎么办呀?你必须得治,多少钱都要治好。嫌贵我借钱给你看病。你必须好好的。我们说好要一起慢慢变老的,万一你出什么意外,我怎么办?”这些年,每次去KTV,我们必定合唱一曲《一个像夏天一个像秋天》,“你拖我离开一场爱的风雪,我背你逃出一次梦的断裂。如果不是你我不会相信,朋友比情人还死心塌地。如果不是你我不会确定,朋友比情人更懂得倾听。遇见一个人然后生命全改变,原来不是恋爱才有的情节…”不过如此。一场接一场的恋爱风雪,一次又一次梦的断裂,这个坚韧的女战士,披荆斩棘,驮着遍体鳞伤的我杀出重围。一路走来,我以为自己早已刀枪不入。被驱逐出家门时我没有哭,潦倒得要贱卖首饰时我没有哭,一个人住在破旧的出租屋里时我也没有哭。但当她俯下身温柔地对跟随我11年的爱犬说:“胖胖,谢谢你一直陪着你妈妈”时,我泪如雨倾。
相遇,相悦,相吸,相欢并不难,难的时持之以恒的相守相护相扶相伴。
她们,是我的“夏汐”。她们,是我的“颜笑”。她们,是我跌倒后的拐杖,她们,是我浴血重生的力量。
之所以絮叨这些陈年往事,不过是想说,生活并非一路花团锦簇,人生总有度日如年的沉潜期。所幸,还有几个死党不离不弃。她们是黑暗中的光亮,是寒世里的火焰,是绝望时的希望。因了她们,事隔经年,回首来时路,我方能豁然开朗。也只有在回忆里,我才能客观地评断与感知,哪怕是炽热烈阳下徒步穿过狭窄的穷巷,在昏暗逼仄的小店里买一把奄奄一息的非洲菊,因了她们相伴左右,也为我织就了一副又一副的良辰美景。
小说终归是小说。有太多的虚构与杜撰。但投射其中的情感,是千真万确的。
陈小春在一次微访谈中谈到自己与郑伊健20年的友情时说,“20年的友情,对我们来说,意味着人生。”
感谢陪我走过人生中高低浮沉的每一位“颜笑”与“夏汐”。
我喜欢现在的自己。我感恩一路守护的你。
时光不老,我们不散。
直到死亡,将我们分开。

夹起一筷羊肉送进口中,欧阳昊挑眉逼视着夏汐,理直气壮地回答:“我爸妈去旅游了。我不想一个人吃饭。”
来的路上,夏汐已在心中设问:假想出他的回答并准备了多种应对方案。然而,她怎么也没想到,“对手”竟强硬至此。如果说欧阳昊此前的沉寂在夏汐心中投出阵阵涟漪,那么他此刻的回答便是涨潮时防不胜防的惊涛骇浪,让她连日的愤懑在他的理所当然面前,竟成了无处发射的哑炮。
接触一年以后,夏汐才渐渐懂得,在欧阳昊的词典里,“我不想一个人吃饭”就等同于“我想见你。”看上去五官端正身材挺拔思维敏捷的欧阳昊,在情感世界里患有严重的表达障碍。两人一起看《如果·爱》时,夏汐奔腾的眼泪令欧阳昊措手不及,他分明心中怜惜,话到嘴边却成了:“哭成这样,至于吗?”还有一次,周末两人逛民润超市,有个男人推车过猛,车框撞到了夏汐的腰上。欧阳昊不问她伤着没有,反倒追上那男人,揪住对方的衣领不依不饶地要他道歉。末了,夏汐哭笑不得问他:“人家又不是故意的。撞都撞了,讨个不痛不痒的道歉有那么重要吗?”欧阳昊一甩头,义正辞严地表示:“不小心才让他道歉的。如果他是故意的,我就揍他了。”
那时候,他们的关系还处于似是而非的暧昧期。在长达一年的接触、试探、深入了解过后,夏汐逐渐理解了欧阳昊含蓄节制的表达方式。正因为太在乎,所以害怕输,于是假装不在意。如同北方寒冬时节的暖气片,欧阳昊口是心非的关爱总是以蜿蜒曲折的方式输送着温暖。莫衷一是的言语,像极了南方盛夏的榴莲,外表难以亲近,内容难以下咽,但若真生吞活剥后,那团不易觉察的内火会孜孜不倦地滋养着食用者。初中那会,夏汐的内分泌严重失调,女同学都戏称她为“三月经”。母亲听人说榴莲滋阴调经,托人挑了个硕大的金枕榴莲带回家,连诱劝带央求,盯着女儿将榴莲吞下。夏汐捏紧鼻翼,眉心皱成“川”字,眼睛闭成两条黑线,挣扎着咬下一口榴莲肉,怪异的味道直冲脑门心,呛得她连声干呕。夏汐以为自己永远不会爱上那股臭哄的榴莲味,可那糯软甘香的臭榴莲渐渐征服了她的味蕾。半年后,夏汐和所有女孩一样每个月都有“大姨妈”来探视,她再也戒不掉榴莲的飘“香”。
看上去彪悍的动物往往色厉内荏,比如浑身是“剑”的刺猬。看上去坚硬的食物往往金玉其中,比如芒刺在背的榴莲。欧阳昊就如这刺猬与榴莲,冷硬的外表下藏着柔软的内核,冷不丁穿透坚硬的管道:幽幽地捂暖了夏汐的心,她便再难戒掉对他的依赖。
欧阳昊不善于表达,夏汐不甘于主动,二人就这么僵持着,比朋友多一点比情人少一点地交往一年。终于在一个秋蝉鸣落叶黄的夜晚,两人找了个免费的公园,坐在清凉的石椅上,有一搭没一搭地闲聊着。夏汐歪靠在椅背上,微微含胸,稍倾着身子,侧脸端详欧阳昊,朱雀似的眼睛清亮而灵动。欧阳昊沉默片刻,突然逼近夏汐,眼波流转如星火般闪耀,语焉不详道:“喂,你再这样,我就要吻你了。”
“我怎么啦?我哪儿~~”夏汐茫然地微张着两片玫粉色嘴唇,依旧目不斜视地凝神望向欧阳昊。没等“样了?”问出口,鹅肝一样湿润厚实的舌根,已长驱直入地闯入……
五年时光倏忽而过,如今二人鲜有那样炽烈绵长的热吻。如洗脸刷牙一般规律的蜻蜓点水的浅吻中,再难重拾“鹅肝”的鲜嫩。离开南京前夜,昊子在电话里告知夏汐晚上有饭局,夏汐嘴上应承着:“没关系,你忙你的。”转过头,夏汐又追发一条短信:“明天就要走了,今晚想去秦淮河转转。不用担心我,你少喝点酒。”只扫了一眼信息,正在备份硬盘的昊子脸上瞬息风云突变。作为团队主管,陪甲方吃饭是一个项目功德圆满的句点。可一想到夏汐为自己请长假滞留南京,除了接机那天二人在总统府前的法国梧桐树下留过影,半个月来他只陪她傍晚去雨花台散过一次步,只给她买了几块石头作为纪念,欧阳昊心底还是隐约有些歉意。他到底亏欠了她。尽管这份因她不请自来的歉意使他不悦,但比起让她那个路痴独自在夫子庙游荡的不安,欧阳昊更愿意接受前者。
今时的夫子庙早已不是文人墨客的专利。日以继夜的,夫子庙门庭若市,全国各地慕名而来的游客,不分白昼黑夜地涌入朱雀桥的两头,挤进乌衣巷的巷口。欧阳昊自罚三杯酒向客户赔罪告假后,在川流不息的人群中找到了夏汐。黄包车夫为二人讲解秦淮八艳正说得起劲,另一家旅游公司的观光车司机因争抢地盘而与他们的黄包车夫起了口角。
“奶奶个呆皮,信不信我弄死你!”
“不信!有种你过来弄死我!”
“你再说一个字试试!”
“一!我说了!你来呀!”
两位司机兼导游,各为其主吵得不可开交。夏汐双手把着椅棚两侧,双脚腾空,脖梗后仰,神色凝重,屏住呼息死死盯着身旁的欧阳昊。倘若二人真动起手来,首先受伤的必定是此刻被黄包车夫抬离地面半尺高的夏汐!命悬一线时,夏汐楚楚可怜地张望她唯 一的依仗,而他却始终冷静甚而冷漠地旁观着。
保安闻讯赶来调解,直到围观游客散去,长达十分钟的争执中欧阳昊始终不发一言。事态平息后,欧阳昊跳下车,双目如鹰地刎了黄包车夫一眼,扔下20元钱,牵过夏汐离开是非之地。
走了很远一段路,夏汐惊飞的魂魄这才缓过神来,指腹轻捻欧阳昊手心嗔怪:“你真够淡定的。你就不怕他们真打起来伤着我啊?”
“南方人,指鼻子骂一个小时也不会动手的。”陡然收住脚步,借着路灯正色打量惊弓之鸟似的夏汐,昊子顿了顿,轻叹一声,和颜悦色说:“你不是爱吃小龙虾吗?走吧,带你去吃十三香龙虾,定定惊。”
“哦耶!爱死你了!”小龙虾三个字犹如一剂定心丸,顷刻间将夏汐悬空的心稳稳地搁置进肚子里。夏汐飞身跃起,双臂环绕,将自己像件衣裳一样勾在欧阳昊身前,照着欧阳昊的脑门欢喜地啄了一口,孩子似的没心没肺地嬉笑起来。
欧阳昊含蓄地牵动两下嘴角,轻拍夏汐后背,尴尬地示意:“稳重点。大庭广众的,赶紧下来。”
秦淮河畔,灯火阑珊。树熊般依依不舍地离开自己的“桉树”,夏汐死死挽住昊子,伸展五指与他的手指恋恋地交缠在一起,深情地阖上眼说:“宝贝,我好爱你。你爱我吗。”
欧阳昊心头一颤,目不转睛地咕哝道:“嗯。爱。”
那一刻,夏汐对这简短直接的爱意深信不疑。在女人有限的感知世界里,男人心中必然充盈着爱,才会为她舍下工作。而作为一个有理性有担当的雄性动物,责任感强的男人从不置女人的安危于不顾,无论,他是否爱她。

打赏

子午书简 丨所有电子书均来自网络!如涉及版权问题,请发送邮件到[email protected],站长会第一时间移除,谢谢
本文链接:《爱着爱着就永远》夕阳断桥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贴图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签到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