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使用快捷键Ctrl+D收藏本站,下次访问更方便哟!
  • 最近百度网盘删资源太厉害,补链补到没脾气....

《执手看江山》暗香

好书推荐 暗香 0个评论

《执手看江山》暗香

基本信息

书名:《执手看江山》
作者:暗香
(作者)
出版社:重庆出版社,重庆出版集团
出版时间:第1版(2015年7月1日)
页数:544页
语种:简体中文
开本:16
ISBN:9787229088552
ASIN:B012965H78
版权:重庆出版集团

编辑推荐

几次死里逃生,几番临危相助,一场阴谋与智慧的较量、正义与邪恶的对峙。爱情再美抵不过流年,当爱情已经逝去,该如何挽回曾经遗失的美好?
江山与美人,孰轻孰重?谁才是他心头的那一点朱砂?
百万读者翘首期盼,资深古言作者暗香最新古言力作《执手看江山》构思独特,不落俗套。
一道废后旨意背后扑朔迷离的布局,一场爱情的追逐花落谁家?
置死地而后生的脱胎换骨,背后到底是谁在推动?
是命运还是劫难?
是屈服还是改变?
迷雾层层揭开······

名人评书

相国寺洛霞峰初相遇;宝银楼共喜孔雀步摇,澈欲要晚怒使计摔毁;金羽卫选举宁马失控,舍命保护熙羽小国舅;上元灯会偶遇赠灯笼,晚祝澈有情人成眷属,二楼突降灯笼晚救澈,火苗溅澈衣包裹晚身;碧亭湖会甘晚初交锋,晚澈甜蜜拌嘴众人妒;初进宫闱晚招来杀机,锦鲤池澈救晚勾往事;殿试前夕再起风波,晚膝伤抱澈失声痛哭,澈纵晚哭遭来众人羡;众妃齐聚晚险胜澈心;甘宫外澈晚蜜羡煞人;弄玉小筑聚听戏,一曲“黄粱梦”惊人心,以命赌惠丁协后宫;巧助澈分国事忧,讨赏重组雪舞班;国舅代镜相传话,晚字勾澈忆往事;酷暑夏日澈疼晚,拨冰打扇为晚做;美人计欲勾澈心,晚醉酒再跳雪舞,澈抱晚离宴羡旁人;晚步步进把澈勾,红宵帐底鸳鸯卧,晋升容华与甘斗……..某香总是环环相扣,步步衔接的将晚晚和澈之间的故事惟妙惟肖的展现给我们。此生的夜晚平凡,没有天姿国色,没有饱腹经纶的才情,没有富可敌国的家世,便是这般平凡的夜晚,用自己真实的性格虏获着慕元澈的心。慕元澈一直都爱着郦香雪,却免不了被夜晚吸引,他是犹豫彷徨的,害怕自己爱上夜晚对不起香雪。在这场斗争中,夜晚是否能够完胜?慕元澈是否能够挽回香雪的心?夜晚是否能够发现当年的一切都是甘夫人设计的呢?啊澈对夜晚说渴望如平凡夫妻般相互扶持,照顾,疼惜,就是最美的语言,轻轻温暖着冰冷的心。
网友:999朵玫瑰花

斗破苍穹,轻舞飞扬。后宫神作,妙笔文章。铺陈叠叙,暗藏锋芒。大气磅礴,天下无双。俊秀元澈,心怀宽广。慧质夜晚,巾帼红妆。邪魅千千,独霸南凉。妖媚百里,迷情痴郎。人物丰满,角色多样。不胜枚举,倾心收藏。香粉钟爱,争相扮仿。红花绿叶,各具芬芳。言吧热议,荣登金榜。愉悦滋味,不亚蜜糖。今日大图,欣喜若狂。推荐留言,袖卷暗香。
网友:荔枝小圆子

作者简介

暗香,言情小说吧作者,鲁迅文学院网络班成员,第一届华策杯编剧班成员,擅长古言小说,其作品多以古代架空为背景,文笔成熟,感情细腻,构架庞大,气势磅礴,情节跌宕起伏,擅长用幽默的语言诉说伤感的故事,感动许多年轻读者,已出版《锦绣盈门》等作品。

目录

上册
楔 子 1
第一章 不做贤良妇,且看凤飞舞3
第二章 纵谋算深深,可谁主乾坤25
第三章 良辰美景在,奈何天意难47
第四章 风后入江云,长江送流水70
第五章 灯会现杀机,夜晚露风华93
第六章 飞絮飘无定,同心结未成116
第七章 风起入宫闱,杀机隐隐现141
第八章 晚来起争执,夫人心不甘165
第九章 入宫深似海,步步藏玄机188
第十章 鸾凤将初鸣,帝心难猜疑210
第十一章 寻春去较迟,惆怅怨芳时231
第十二章 帝心难猜度,百花竞相妍253
下册
第十三章鲜花着锦时,烈火烹油日1
第十四章巧计除敌手,火中取栗忙24
第十五章连环计中计,夜晚心愿成47
第十六章巧计得帝心,宫闱起波澜70
第十七章尚宫暗出手,雪舞疑帝心94
第十八章生辰藏玄机,美人巧争宠118
第十九章夜晚识破计,一舞冠群芳140
第二十章风云迭涌时,花落碾成泥162
第二十一章莫与花争发,相思寸寸灰185
第二十二章汉王心不轨,夜晚献良计208
第二十三章杀机迫眉至,夜晚斗芳菲231
番外篇 我若盛开,清风自来248

经典语录及文摘

楔 子

郦雪是一名梦境分析师,沉迷于各种关于梦境的案例中,试图透过梦境能还原寻找出人性格的缺陷,进而加以治疗。
这日接到一桩奇怪的案子,博物馆忽然请郦雪前去,这让她很是意外,不知道自己有什么地方能帮到博物馆的。怀着好奇之心,她就踏上了这次旅程。
下了飞机之后,博物馆的工作人员早已经在出口等着,热情地帮她拿行李,然后送她上车。
接机的工作人员,很显然也不太知道内情,但是却知道郦雪是国内颇有盛名的梦境分析师兼心理专家,因此也不敢怠慢。
“郦小姐,您是先去酒店还是直接去博物馆?”
郦雪微微一犹豫,就说道:“先去博物馆吧,我对这次的事情还是比较好奇的。”
那工作人员笑了笑:“您真是敬业。”
车子一路到了博物馆,郦雪没想到馆长居然在等着她,不由庆幸自己没有先去酒店。
“欢迎,欢迎,这次真是辛苦郦小姐了,这么老远地让你专门跑一趟。本来应该由我们这边亲自带人过去,但是事情实在是有些复杂,还请见谅。”馆长有些歉意地说道。
因为事情关系到出土文物的安全性,所以才不能直接带着东西去找郦雪。这一点在电话中已经说明过,她笑了笑:“没关系,都是为了工作,能理解。”
一路寒暄到了会议室,分开坐下后,馆长把事情简单地讲了一遍。
“这次出土的文物,有件比较罕见的东西,据说是皇室继后留下的手札。但是其中有很多地方已有破损,而且艰涩难懂,知道郦小姐是有名的心理学家,而且还能通过梦境还原真实情景,这才特意邀请您走这一趟。”
郦雪有些意外,看着馆长说道:“我是需要对着人才能进行梦境分析,您让我对着一本手札,这……实在是有些困难。”有点太不可思议了。
“我们知道这有些困难,但还是希望郦小姐能帮帮忙,尽力一试,即便不成功,我们也做了最后的努力了,总比什么都不做的好。”馆长也知道这件事情有点强人所难,不过为了解开手札中的秘密,自然还是要努力劝说的。
不得不说,郦雪自己也十分有兴趣,略一考虑就应了下来:“不过咱们提前说好,我只是尽力一试,您知道您让我透过一本手札做这种事情,其实是有些困难的。”
“当然,郦小姐能答应我们博物馆已经是很惊喜了。”馆长站起身来,看着郦雪又道,“还请郦小姐跟我来。东西放置在特殊的环境中保存,因为年代久远,所以不得不放在特制的箱中加以保存。”
郦雪自然是能理解,就起身跟了上去。
走到一个小屋中,玻璃箱中放着一本泛着黄色的书本,她垂目细看,只见上面角落里手书几个小字,郦氏贵女,香雪手书。
郦香雪……
郦雪……
竟跟她的名字有些相同,难怪博物馆能第一时间想到她,真是巧得很。
不知道是不是这本书主人跟她的名字有些相同,还是这本手札有异常的吸引力,郦雪简单读了几页之后,就对馆长说:“我想先看会儿,然后咱们再讨论行吗?”
馆长大喜,看着郦雪十分有兴趣这才松了口气,立刻让人将手札小心翼翼地取出来,又叮嘱郦雪翻页之时一定要小心、爱惜,这才带着人走了,给了她一片寂静的空间。
郦雪捧着手札,在一旁的沙发上坐下,慢慢沉入其中,随着手札讲述的故事深入,吸引了她全部的心神,整个人不由沉入到那书中的梦境之中。

第一章
不做贤良妇,
且看凤飞舞

郦香雪的人生很悲哀,宠冠后宫的皇后只是一个挡箭牌。
郦香雪到死都忘记不了甘夫人那张得意张狂的脸,她怎么都想不通,明明是自己跟成睿帝两情相悦,为什么到了最后甘夫人反而成了他的真爱。
她不明白在自己面前一直是温柔笑意的甘夫人,为什么对自己会有那么强烈的仇恨,以至于陷害谋杀自己。
郦香雪想不通,有太多的想不通以至于她坠入地府,都不肯踏上奈何桥,喝下孟婆汤,转世投胎。她不服,凭什么自己恪尽职守做一个好妻子,好皇后,最后却落得一尸两命的下场,是的,被人悬挂上房梁,她的肚子里已经有了一个才刚刚一个半月的孩子。
她的夫君还不知道,在她第一次小产这么多年后,他们终于又有了一个孩子。
她还没告诉他,就已经一尸两命。
这个世上有很多可笑的事情,最可笑的事情,莫过于在她被亲手打入冷宫,废了皇后之位,被他的宠妃甘夫人逼死之后,他居然给了她最大的死后哀荣。
“圣谕,皇后郦氏怀执怨怼,数违教令,心性狭隘,谋害皇嗣,缴其皇后玺绶,迁居沉栖宫,无诏不得外出,钦此!”
“圣谕,废后郦氏于冷宫自缢,朕闻之大恸,数日难眠。思及往昔,与朕识于微时几多辛苦,也曾患难与共性命交付。虽后犯下大错,然功不可没,故复其后位尊称,谥号孝元,葬于帝陵,待朕百年后同椁而葬,钦此!”
当看到这里的时候,郦雪只觉得这个皇帝简直就是人渣中的人渣,郦香雪怎么会爱上这样的男人,真是可悲可叹,又令人觉得不甘跟愤怒。
第一道废后诏书,冰冷无情,让人心寒,十载夫妻一朝纷飞,哪里还有往昔的情义可言,这样残忍的事情,是郦香雪的好夫君亲自下的诏书,当初她听到这诏书时,不知道有多么的无限的绝望跟不敢置信。
第二道追封诏书,多么虚伪,为了在天下臣民的面前树立一个深情无限,又宽容大度的君王形象,居然给郦香雪追封谥号为孝元,而且还在天下人前许诺,百年后与之合葬,她只想呸一声。
甘夫人知道后,只怕要撕碎了帕子,砸碎了茶盏,恨不得将郦香雪鞭尸烧骨才能解心头之恨吧。最想跟成睿帝合葬的是她,最想得到元后这个封号的也是她,哈哈哈,只可惜即使郦香雪死了,她也一辈子得不到。夏吟月你算计了这么多,可唯独没有算计到你心心念念的成睿帝,为了自己的帝王威仪,为了天下臣民的归心,为了安抚清平郦家,为了安慰郦香雪的父亲丞相郦茂林,会把这样无限风光的哀荣给了她这个已死的人。
只有原配夫妻,才能用这个“元”字作封号,皇帝以孝治天下,孝元这个谥号,的确是好得不能再好了。可是再好有什么用呢?再好,郦香雪也已经死了。再好,也不能抵消她的仇恨。
郦香雪已经香消玉殒,可郦香雪带着她的记忆,觉得不能这么便宜了这个皇帝,她要在梦境中继续那段历史,寄生于因重病垂危的夜将军的庶女夜晚身上,为郦香雪讨个公道。
而三个月后,便是孝元皇后薨逝三年后第一次选秀。本来孝元皇后死后第二年就是三年一次的选秀,但是成睿帝却因为皇后新丧取消了选秀,又博得天下臣民的无限敬仰跟赞誉。
能把死人也利用得这般彻底,成睿帝果然是一如既往的精明。
郦香雪叹息,只可惜郦香雪以前没看穿他的真面目。所以,三个月后的选秀,她一定要进宫,郦香雪的仇她要为她一点点地讨回来。
夜晚凝神望着漆黑的夜色中,那姜黄色的帐子顶模糊的影子,嘴角露出一个冰冷无情的微笑,慕元澈,你欠郦香雪的我都会替她一一地讨回来,十倍百倍!
当今成睿帝继位已有八年,说起选秀之事却不过只有一回,在历代帝王中实属罕见。
安庆八年,文宪帝驾崩,清陵王慕元澈登基。文宪帝儿子众多,慕元澈并不是其中最受宠的一个,皇子之间党争厉害,到了后期更是凶险异常。郦家乃是清平世家大族,根深叶茂,门生众多,自从郦香雪被指婚给慕元澈,郦家就全力支持慕元澈。
据说清陵王跟王妃感情甚是融洽,除了一个正妃,一个侧妃都没有,便是有几个侍妾也基本上是摆设无宠。到了元丰初年清陵王登基,更是直接封郦香雪为皇后,连登基当年的选秀都给推拒了,只有潜邸的几个老人进宫封了嫔妃,然则居高位者不多,对皇后没有一丝威胁。
皇后盛宠,家族荣耀,繁花似锦的表象,郦香雪成为天下女子崇慕的对象。
待到皇帝登基第二年,才有了第一次选秀。再后来,便是到了皇后被废,第二次选秀又被延期,如今数来,这次选秀居然是成睿帝登基八年之久的第二次选秀。
如今后位悬空,后宫之中居高位者又不多,这次选秀整个大夏国都是异常的热闹。京中各世家大族,高官贵胄,更是铆足了全力,盯准了后宫那个悬空的高位。
虽然如今后宫有圣宠不衰的甘夫人,但是甘夫人跟郦皇后一样,已经跟随成睿帝足足有十年了。十年,什么样的新鲜感也没有了,更何况甘夫人膝下也只有一个才四岁的公主,没有儿子的女人想要坐上后位还真不容易。
后位,最后落于谁手,谁又能预料呢?
正是因为这样,这一场还未开始的选秀,就已经在京都暗潮叠涌,不时地听说哪家的姑娘大冬天的落水了,哪家的姑娘参加宴会回去后便高烧不止,又有哪家的姑娘不是碰了这里,就是伤了那里,这样的消息几乎日日不绝。
因为这几日这样的消息比较多,尤其是刚传出来国子监祭酒家的女儿阮明玉参加内阁学士杜家的宴会时,居然伤了脚踝的消息之后,夜家就推辞了京都中好几家的帖子,让待选的几位姑娘专心在家备选,竟是连门都不能出了。
夜晚披散着头发,嘴角勾起一抹冷笑,阮明玉的老爹虽然只是一个从四品的官,但是人家的女儿出色啊,生得那叫一个国色天香,号称京都第一美人。这样的美人自然是所有人的公敌,只是没想到最沉不住气的居然是杜家。
厚厚的绣着鲤鱼戏莲图案的棉帘子被拉了起来,穿着粉色出锋比甲的冬晴,鼻尖冻得红红地快步走了进来。看着神态悠闲的夜晚,焦急地低声说道:“我的好姑娘,你怎么还在这里看书,那边都准备出发了,您这是要生生急死奴婢吗?”
夜晚看着冬晴,知道这是一个忠心的,难得露出一个笑脸,道:“急什么,这样冷的天出门上香,能晚出去一会儿就晚出去一会儿,这不还没到出发的时辰吗?”
冬晴看着自家姑娘不急不忙的,显然还不知道这个最新的消息,于是弯下身子,在夜晚的耳边低声说道:“姑娘,奴婢可是听说今儿个去相国寺烧香是不错,我听大姑娘屋子里的醉柳不小心说漏了嘴,听说好像今儿个皇上要微服到相国寺上香,奴婢能不着急吗?”
夜晚心里咯噔一声,她几乎都忘记了,对啊,每一年的冬至,成睿帝都要去相国寺,而且是微服出巡,这件事情很少人知道,不晓得夜箫怎么得到了消息,居然让她们今儿个去相国寺,看来是想安排一场偶遇了。
夜箫最钟爱的女儿,嫡长女夜晨可是铆足了劲要进宫的。只是他们千算万算,算漏了一点,那就是在大将军府毫不起眼的庶长女夜晚,却是这个世上最了解成睿帝的人。
夜家精心安排的这一场邂逅,只怕是要便宜了她夜晚了。
也好,她本就是要非进宫不可的,夜晨几次算计她,今儿个她也算回敬一回。
“更衣,梳妆。”夜晚站起身来,重生后,没想到这么快就要与慕元澈见面,她忽然很期待,慕元澈在那个地方见到她会有什么样的反应。
夜箫,从一品大将军衔。近年来边关无战事,武将在朝中的地位就越发的式微。因此夜箫才想着送女儿进宫,以保住荣华富贵。
夜家的情况不算是很复杂,但是也绝对不简单。
大姑娘夜晨、四姑娘夜曦,二少爷夜震跟三少爷夜威都是将军夫人黎氏所出,因此声壮腰直,在将军府的地位稳如磐石。除此之外,二姑娘夜晚跟大少爷夜宁都是萍姨娘所出,三姑娘夜萱是梅姨娘所出。
这其中萍姨娘是夜箫在外任职时纳的妾室,夜晚跟哥哥夜宁也是在外出生。梅姨娘是将军夫人身边的丫头,后来生了三姑娘才被抬升的姨娘。除此之外,将军府诸多的姨娘侍妾居然一无所出,由此可见黎氏的手段多厉害。而且后来夜箫回京任职,萍姨娘随着回来,没过几年就过世了,要说萍姨娘的死跟黎氏一点关系没有,夜晚是不会相信的。
萍姨娘生得极为貌美,只可惜夜晚的容貌并没有随她,但是夜宁生得相貌堂堂,眉眼之间比夜晚还要精致几分。每次夜宁看着妹妹,都要说一句,两人的容貌换一换就好了。每每此时,夜晚就挽着哥哥的臂膀,低声轻喃,若真如此你我兄妹怕也不在人世了。
一个长得极为美貌的庶女,进宫选秀可不是嫡女的绊脚石吗?一个眉眼过于精致的男子,总会给人一种过于衰弱不堪大用的印象,正因为如此,黎氏才能容得下这两兄妹。
只是,黎氏终究是心狠一些,看着夜晚的性子很是沉稳,就怕是个有心计的,这才设计了马车失事,只是黎氏再怎么也想不到,原来的夜晚是真的死了,只是现在活过来的夜晚更为可怕。
夜晚看着镜中的女子,这张脸如今她算是已经瞧着习惯了。初初醒来的时候,好几日都不愿照镜子的。郦香雪很美,便是现如今号称京都第一美人的阮明玉,那也是不及她一半艳色。因此镜中女子的容貌即便是并不庸俗,但是跟郦香雪的容貌比起来,实在是差得太多。
不过现在想想,以色事人,色衰而爱弛。夜晚的容貌虽不是明艳照人的,但是也别有一番柔美温润,见惯了倾国倾城花,这样的温润如玉也许能走出另一条与众不同的路来。
嗯,那盛宠的甘夫人其实也并不多美,至少远不及郦香雪的十分之一。
由此可见,成睿帝慕元澈的口味,其实是有些奇怪的。
看着冬晴拿着的玫紫色遍地洒金出锋袄子欲给自己换上,夜晚摇摇头,神色十分平静地说道:“我记得箱子底有件天蓝色白狐毛小出锋的袄子,就穿那件吧。”
“会不会太素淡了?”冬晴有些犹豫,抬眼看向自家姑娘。
夜晚浅笑,郦香雪第一次见到慕元澈,穿的就是一件天蓝色狐裘。地点也是在相国寺,没想到兜兜转转,两人的初见居然还是相国寺。夜晚的心理是极为复杂的,有种说不明白的感觉,对于相国寺她是极熟悉的,因为以前慕元澈每次微服,她这个皇后都是要伴驾的。
郦香雪曾经以为,在慕元澈的心里,原配发妻终究是不一样的,他们也有过花前月下的牵手,也有过如胶似漆的甜蜜,可最后却落得那样的境地。
收敛心神,嘴上却说道:“我们今儿个不过是陪客,若是穿得太打眼,只怕又招了夫人忌讳,平白的自己吃苦头,倒不如素淡些。”
同样的地点,同样的衣衫,慕元澈乍见这样的自己,会是怎样的反应,夜晚很是期待。
冬晴看着自家姑娘嘴角的笑容十分古怪,不过姑娘说得有道理,当下也不敢再劝,忙替夜晚装扮起来,然后夜晚才起身往黎氏的院子走去。夜老太太年岁已高,寻常也不爱让夜府众人前去请安,也就是每月的初一十五才见一见人。这次相国寺之行,夜老太太自然也是不去的。
一踏进黎氏的院子,就听到正房里有欢声笑语传来,格外的刺耳。又往前走了两步,就听到一句话轻飘飘地传了出来:“娘,做什么还要让夜晚那小蹄子去,每次看到她我都难受得紧。”
夜晚的脚步一顿,面上带了丝丝尴尬,做胆怯状就有些不敢抬脚往前的样子。此时正房帘子后面黎氏的大丫头惜香,正盯着夜晚的脸看,瞧着露出这样的神情,这才掀起帘子带着大大的笑容走了出来,开口说道:“二姑娘来了,夫人正念叨您呢,就怕天冷您的身子骨受不住,让奴婢出来接您。”
夜晚看着惜香露出一个感激的笑容,用帕子掩了嘴轻咳一声,这才道:“让夫人担忧是夜晚的不是了,夫人昨儿个睡得可好,这天一冷腿还酸痛吗?我正给夫人做软垫,只是手笨人拙,做了这许久还未完成,实在是羞愧得很。”
惜香一听这话,脸上的笑容更盛了,一边引着夜晚往里走,一边说道:“夫人知道二姑娘身子骨弱,寻常也不让您费神,就怕伤了身子,咱们府里有针线房呢。您有这份心,夫人就很开心了,二姑娘晚上可不要熬夜,夫人知道了定是心疼得很呢。”
“不过是我的一片孝心,我别的并不出色,唯有针线还能见人,只盼着夫人别嫌弃。”夜晚又咳一声,抬脚进了内室便不再说这话。
惜香也停住了话头,放下了帘子,这才笑着转过了屏风对坐在上首的黎氏说道:“夫人,二姑娘来给您请安了。”
黎氏穿着枣红色泥金刻丝团花纹长袖褙子,青色马面裙,头梳反绾髻,插着赤金嵌宝的大金簪。一双眼睛看向夜晚,神色淡淡的,开口说道:“让她进来吧。”
夜晚这才转过屏风,走了进来,先给黎氏行礼:“见过夫人,今儿个来晚了,还请夫人责罚。”
黎氏一向不喜欢庶子女称呼她为母亲,因此夜晚一直叫她夫人,所幸她也不愿意对着这个女人喊母亲,这是侮辱了这个词汇。
黎氏瞪了想要说话的夜曦一眼,脸上带了些笑意,看着夜晚说道:“听说昨儿个就有些咳嗽,大夫给你开的方子可还用着?本来今儿个免了你请安,让你好生歇着。不过咱们要去相国寺上香祈福,想着这几年你身子骨一直比较孱弱,索性跟着一起去拜拜菩萨,沾沾佛家的香火说不定回来就能好得多了,只好辛苦你了。”
夜晚心里冷笑一声,黎氏最会做表面功夫,从不让人捉到把柄,这话说得真是让人一点错处都找不出来。若是不了解黎氏为人的,只怕真是要被这慈母心肠感动呢。这次去相国寺本就是为了夜晨,只是单单带夜晨一个去,难免会引起慕元澈的怀疑,所以这才兴师动众嫡庶四人一起出门,这才不惹人生疑。夜晚心里嗤笑一声,黎氏还是一如既往的精明,做每件事情都要尽力谋取最大的利益,这不就做了一个体贴善良担忧庶女身体的好主母吗?
“都是老毛病了,劳夫人挂怀,这几日倒是轻快了些。能去相国寺祈福,也是女儿的福分。”母慈女孝什么的,夜晚也会演。
黎氏很是满意夜晚的上道,这才站起身来说道:“那就出发吧,天冷路上走不快,早些出门也好早些回来。”
“是。”夜晚低声应道,眼角瞥到夜晨打量自己的目光淡淡的,就像在看一只无足轻重的小老鼠。夜曦的眼神就凶狠得多,这倒是个藏不住的,最下首的夜萱盯着自己的目光十分阴郁,让人很是不舒服,说起来夜家三位待选姑娘中,夜萱中选的可能性最低,难怪瞧着自己不顺眼。
今年选秀,只是夜家就有三个年龄相当的,却只能有一个进宫,不要说夜晚势在必得,便是夜萱,只怕也不是真的无动于衷的。只是梅姨娘毕竟是黎氏的陪嫁丫头,卖身契都在黎氏的手里捏着,因此夜萱做事也是多有顾忌,但是对自己她可没什么顾忌。
“装什么病西施,也不看看自己的德行。”夜曦经过夜晚的身边时,还是忍不住开口讥讽了一句,挑衅的眼神直直对上夜晚的眸子。
夜晚是带着郦香雪记忆的人,以前就是母仪天下的皇后,虽然最后落得那样的下场,但不管是智谋还是眼界,又岂是眼前的小姑娘能比得上的。
夜晚不屑于跟夜曦犯口舌,没必要因此惹得黎氏对自己不满,因此只是轻轻地,淡淡地,用眼角扫了一下夜曦,嘴角带着浅浅的、怯怯的笑容,抬脚缓缓跟了出去。
便是这样的一个眼神,这样的神色,却让夜曦更加愤恨,不敢这个时候惹事,只能狠狠地瞪了夜晚一眼,又推了一把夜萱泄愤,瞧着夜萱踉踉跄跄往后跌了几步,这才出了口气,昂着头大步走了出去。
夜萱站直身子,半垂的头让人瞧不见她的神情的变化,不过是一眨眼的工夫,再抬起头来还是以前那个娇柔的夜三姑娘,委委屈屈地跟在夜曦的身后往外走去。
这一切周围的丫头婆子早已经见惯,丝毫不为夜萱觉得委屈难受,嫡庶从来都是分水岭,天与地的差别。
马车颠簸无比,冬天的路因为下过了雪又上了冻,格外的冷硬,马车行走其上,摇摇晃晃的越发不平。
                                                               

打赏

子午书简 丨所有电子书均来自网络!如涉及版权问题,请发送邮件到[email protected],站长会第一时间移除,谢谢
本文链接:《执手看江山》暗香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贴图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签到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