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使用快捷键Ctrl+D收藏本站,下次访问更方便哟!
  • 最近百度网盘删资源太厉害,补链补到没脾气....

《吉时医到:完结篇》云霓

好书推荐 云霓 0个评论

《吉时医到:完结篇》云霓

基本信息

书名:《吉时医到:完结篇》
丛书名:吉时医到
作者:云霓
(作者)
出版社:重庆出版社,重庆出版集团
出版时间:第1版(2015年8月1日)
页数:608页
语种:简体中文
开本:16
ISBN:722909562X,9787229095628
ASIN:B013OT8WR6
版权:重庆出版集团

编辑推荐

教主云霓“医药风”最佳代表作!小编强力推荐,不看你一定会后悔!
柳暗花溟&吱吱联袂推荐,进入高潮大结局!
让人热血沸腾的医术,逐渐逼近两人的阴谋,内心难以割舍的爱恋。是感动、怨恨,或是别离,都将迎来最终的结果。
她是让人永远无法掌控的女子,他是天底下最有权力的男人。
“你看到的是天下,而我看到的是天地。”
壮丽河山下,一段感人肺腑的爱恋。
“我不能放手,因为我要爱你一辈子。”
不曾死别,何知心痛。

作者简介

云霓,最擅长幻想,有爱物癖,喜欢写微带悬疑、细致柔美让人感动的文字,笔下是都是深情的男主,出版畅销小说《满朝文武爱上我》、《金宫》、《奉旨休夫》、《查无此人》、《庶难从命》、《复贵盈门》、《掌家娘子》等。

目录

上册:
第一章真心/001
第二章拥护/022
第三章报应/068
第四章御前/103
第五章复生/148
第六章心意/170
第七章提亲/193
第八章旧疾/218
第九章相依/242
第十章诺言/261
第十一章聘礼/283
下册:
第十二章出嫁/001
第十三章新婚/016
第十四章战事/036
第十五章夫唱妇随/065
第十六章胜仗/083
第十七章胜负/112
第十八章成就/132
第十九章一败涂地/154
第二十章父亲/175
第二十一章团聚/185
第二十二章真相/207
第二十三章得失/235
第二十四章大业/251
第二十五章永远/267
长相依/279 番外
放下/284 番外
周而复始/293 番外

经典语录及文摘

好久都没有这样哭过,即便是面对杨茉兰的人生,她也像是一个旁观者,冷眼看着,规划自己的路途,一步步走出常家。
可是现在,明明已经理顺了许多事,已经做了自己想做的事,甚至在关键时刻救下亲人和朋友,是该庆祝一场的时候,她却失声痛哭,哽咽得直不起腰来。
周成陵走到跟前,杨茉向他摇手:“我不想跟你说话。”
他却还是关切地走上前,她想后退,可是她忘了她一直是坐在那里哭泣。
长大之后,谁也不想让旁人知晓自己的伤悲,即便是经历再大的苦痛,也想要在人前一笑而过。
杨茉眼泪不停地流,她只要看着周成陵的眼睛,就哭得更起劲,她不愿意看着他,可他就是那样看着她。
她那些压制在心底的烦恼和伤感,一下子宣泄出来,她不需要去倾诉,只需要等着眼泪将那些不好的带走。
杨茉哽咽着:“我已经下定决心不再理你。”可他就是挡在那里,让她越不过去。
每次这样驱赶他,他都不肯挪动脚步,这一次反而蹲下来,拿出东西擦她的眼泪,还施施然地在她的鼻尖上抹了一把。
这是在抹鼻涕吗?
杨茉忍不住想笑,她不想做一个又哭又笑的疯子,可是就像控制不住刚才的哭,她也控制不住现在的笑:“这是什么?”他用的东西比她的绢子还要软。
像是棉布,上面织着八卦图,还有许多的小篆字和条纹像是北斗七星。
“我出城去了,皇帝以为我要耍花样,我带着他们转了一圈,假意是去接《上清大洞真经》原本,方才已经呈给了皇帝,皇帝赐了我这张北斗七星图。”
“御赐的?”杨茉哽咽声慢慢平复下来。
周成陵说得轻巧:“御赐的。”
用御赐的东西擦鼻涕,现在她不知道是该哭还是该笑:“应治你大不敬之罪。”
周成陵脸上有了些笑容,很是肯定:“他不会治我大不敬之罪。”
“你这个人,”杨茉喘口气,“最 大的问题就是太狂妄,让人不喜欢,让人愤恨。”
周成陵也看着杨茉:“下次遇到这样的事,什么也别管,转身就逃。”
明知道这是不可能的,她不可能跑,譬如他现在,还不是也回到京中面对,没有想过要一直逃下去。
周成陵伸出手将杨茉揽过来。
杨茉靠在他宽阔的肩膀上,不知怎么的心里顿时一阵平静。
她的抽噎声依然继续着,可是她不觉得丢人了,她好像都已经忘记了,只是觉得轻松,心里、身上都有说不出的轻松,尽管他肩膀上的暗绣似是印在她脸上,让她觉得有些扎人。杨茉想起一件事,抬起头来看向周成陵:“上次在程家藏书阁里,你拿了一本书,书里面夹了一张字条,那字条上写的东西,你看到过没有?”
周成陵点头:“看到过,那张字条是我带进去的。”
杨茉想过好多种可能,没想到周成陵身上,否则早就去问他了,怎么会绕了一大圈将这次招徒的书函看了一遍又一遍,希望若是有知道的人,能通过这个给她些暗示,可是却一无所获。
杨茉道:“你知道……这上面写的是什么意思……”
“所以我才去程家查医书典籍,想知道那字条上写的意思,”周成陵说着低声道,“我从京里出来的时候,身边跟着一个从前家中常用的大夫,一直都是他照看我的病情,他是张风子的弟子,医术十分了得,那些日子为了逃出冯国昌的视线,只有他在身边照顾我,我醒来的时候,整理他的东西,在医书里发现这张字条,上面是他的笔迹。”
杨茉仔细地听着:“这个人呢?”
“死了,”周成陵道,“照顾我时已经病重,我醒来之前就已经走了。”
好不容易听到些线索,没想到一下子就断了。
“他平日里,医术有什么特别之处?”
周成陵摇摇头:“没有,”说着顿了顿看向杨茉,“没有你懂得多,没有你惊世骇俗。”
这话是在夸她,还是在打趣她。
惊世骇俗没什么,只要能得到自己心里想要的,今天她会收徒,将来她还会为此做更多的努力。
说到底,她还是一个固执的呆子,别人一定会觉得她很傻很可笑。
杨茉自己都觉得好笑,人生中这样的大事就被她这样随随便便地毁了,她本来要读的是白老先生帮她准备的训诫词,却没想到她临时改了主意,没有经过精心准备,完全表露的是她的真性情。
“我今天收徒了,”杨茉看着周成陵,“我还想着要给保合堂加块牌匾。”
周成陵站起身坐在杨茉身边:“想加什么牌匾?”
杨茉道:“格物致知。”用格物致知来代表科学,在哪里都是正确的。
杨茉故意不去看周成陵:“看看京里谁能写一手好字,写下来我好让人去做匾。”
杨茉话才说完,手就被拉住,杨茉抬起头看周成陵。
他的眉眼舒展,安静地看着她,她的眼睛里还有一层水雾,脖颈上还有被刀割伤的鲜红印子,下颌瘦得尖尖的:“难得你想到这个法子。”
杨茉不明白周成陵的意思。
“好不容易走到这一步,字当然要自己写,牌匾当然要自己挂上去,不管好看难看,都是你杨茉兰的字,格物致知是你杨茉兰的,你一手操办起来,治病救人的手艺都能给人看,一把字而已。”
杨茉被拖到书案前,叫了一声秋桐,秋桐忙过来收拾笔纸。
她拿着笔,耳朵上戴着的珊瑚耳饰显得她脸颊格外的白皙,垂着眼睛,所有精神都放在笔上,开始向纸上写,少了治病救人时笃定的模样,多了几分温婉。杨茉仔细地写下去,刚写完第一个字,周成陵的笑容就从嘴角扩开。
她就知道,他一定会觉得好笑。
如果知道会有今天,那她从小就会好好练毛笔字了。
一口气将字写完,杨茉端详着看,这几天一定要将这几个字练好,她的保合堂,她的格物致知,她要自己将牌匾挂上去。
杨茉想着将笔递给周成陵:“帮我添把墨吧!”

乔文景到现在还不敢相信上清院发生的一幕。
周成陵从城外回来,竟然捧着一套《上清大洞真经》,周成陵出城竟然是为了拿经书奉给皇上。
他眼前总是闪现出那一幕:皇上露出笑容,一下子从莲花座上站起身,长长的袖子一甩,仿佛真要飞升成仙,看到那真经更是眼睛冒光,亲切地看着周成陵,伸出手来拍了拍周成陵,还将准备要赐给冯阁老的北斗七星图赐给了周成陵。
那图是皇帝亲自督促上清院的道士织出来的,不管是赐给了谁,那都是无上的荣耀。
他一早知晓此事,都已经悄悄备好了酒席,就等着为阁老庆贺。
皇帝高兴,他们却惊骇,在皇上面前弹劾周成陵,现在周成陵立了功,他们在皇上心中就成了奸臣。
乔文景好不容易熬到从上清院出来,正想着要去找几个同僚一起商议接下来要怎么应对,刚站起身来就有吏员来禀告:“侍郎大人,上面有旨意下来,要您去陪审王振廷。”
什么叫陪审王振廷,怎么会让他去陪审,就算三法司会审也轮不到他这个户部侍郎陪审。
乔文景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侍郎大人,都察院的人在外面等着。”
乔文景皱起眉头来:“这都什么时辰了,难不成要连夜提审?”
吏员为难地顿了顿:“大人,都察院说,这是圣上的旨意,要这案子越快审结越好,大人,您还是出去看看。”
乔文景不得已站起身走出衙门,都察院已经有人等在那里。
“乔侍郎,人犯在顺天府衙,您还是快过去看看,皇上说每日都要将提审的结果上报都察院,”官员说着也是一脸为难,“我们也没有法子。”
乔文景只觉得现在仿佛被人牵着走,两个人上了轿子一路到了顺天府衙,顺天府衙差将乔文景请进大牢。
一股腐臭的味道迎面扑来,乔文景忙遮掩鼻子:“王振廷在哪里?”
乔文景询问衙差。
衙差赔笑地指指前面的牢房:“在那里。”
乔文景低着头向前看去,还没有看出究竟,就听到惨烈的嚎叫声,乔文景的脸色瞬时变了。
“这是怎么回事?你们动用私刑了?”乔文景看向旁边的衙差。旁边的狱卒忙上来道:“我们哪里敢,是王大人生了病,我们大人还请了郎中来看,也是束手无策啊。”
王振廷之前人还好好的,怎么能一眨眼功夫就恶病缠身,这是什么病才能如此。
乔文景不禁拿出帕子遮掩口鼻然后走上前去。
阴暗的牢房里,王振廷正靠在墙上不停地蹭着,边蹭边发出模模糊糊的吼叫:“请郎中,快给我请郎中来。”发髻散乱,整个人如同厉鬼一般。
乔文景吓了一跳,狱卒将牢门打开,让乔文景进去:“乔大人,不进去怎么审案啊。”
乔文景不得已弯腰走进牢室,走得近了,乔文景将王振廷看得更清楚,王振廷的衣服已经破烂,看到乔文景,立即扑过来:“乔大人……乔大人救我……我可是听乔大人的话……我都是听乔大人的……乔大人让我去要挟杨氏……是乔大人教我,乔大人忘记了?”
“胡说。”乔文景慌忙看看周围,早知道王振廷已经这样,他说什么也不来牢室。
“乔大人叫郎中来,快叫郎中来,我要痒死了,我要痒死了。”王振廷说着一下子摔在地上,露出血肉模糊的后背,一块块肉都翻起,一条条的伤口,有的干涸了有的还在淌着血。
乔文景有一种欲夺门而逃的感觉,他浑身的汗毛都竖立起来,后背也是又疼又痒,想要像王振廷一样伸手去抓。
太恐怖了,好端端的人怎么会得这样的病?
“有没有再去请郎中?”
“请了,”旁边的狱卒来回话,“请了好几个都不会治,咱们这里是牢房又不能请太医院的御医来看。”
乔文景紧紧地捂住嘴:“谁说不能,现在案子还没有审结,就要让人犯死了不成?他这样疯疯癫癫如何说话。”这人不死不活的样子,谁知道会说出些什么话来。
“大人说请,小的就去请,怎么治都是大人说了算。”
乔文景正和狱卒说话,突然感觉到腿上一沉,王振廷整个人扑在他的腿上:“乔文景,你要救我,救我,听到没有,你要救我。”
王振廷鲜血淋漓的手,紧紧地抱着乔文景的腿,不停地哀嚎着。
“大人,郎中请来了。”
乔文景正急于脱身,听到这话转过头来看,却未承想看到了杨氏。
狱卒请来的是杨氏。
杨茉将药箱交给了魏卯,魏卯就要进去诊症。
听说来了郎中,王振廷抬起了头,却没想到对上杨茉的眼睛,杨氏,来给他诊病的是杨氏,何其可笑,他费尽心思要挟杨氏为他妻儿治病,现在他没有求,来的却是杨氏。
杨氏是来嘲笑他的吗?王振廷咬着牙,他如果有半分骨气都不会让杨氏来给他诊治,他好歹也是顶天立地的一个男儿,他死也不能输在一个妇人手里。
狱卒低声道:“杨大小姐上次给童应甫诊治,硬是将童应甫的疯病治好了,不管什么病症只要经了杨大小姐的手,必然都是能好的。”能治好,狱卒说能治好。
这几个字说起来多轻松,光是听听就让人有一种浑身舒坦的感觉,王振廷克制不住内心的渴望,只要能将他的病治好,只要不让他这样痒得难受,他什么都愿意,不过就是没有骨气而已,他已经尝到了生不如死的滋味。
王振廷顿时跪下来,瘫在地上,说不出拒绝的话。
魏卯上前去看了王振廷的伤又仔细诊脉将脉象和杨茉说了,杨茉听着点头。
狱卒忙凑上来:“怎么样?杨大小姐可能治这病?”
旁边的乔文景也竖起了耳朵,杨氏一双眼睛十分清亮,仿佛略微斟酌就已经将这病症看了清楚,就算现在杨氏没说话,在场的人也都看了出来,这病杨氏会治。
乔文景松了口气,只要能将王振廷治好,后面的事都还好说。
王振廷屏住呼吸,睁大眼睛,自从被董昭在杨家抓了之后,他还没有这样满怀期待安静地等待。
杨茉在王振廷和乔文景的注视下摇头:“我不能治。”
乔文景顿时诧异,王振廷期盼的神情也僵在脸上,杨氏说不能治,说到这几个字时,她脸上带着些讽刺。
仿佛讽刺他落得如今的境地却要求着她来治病。
“杨氏……你看也没看一眼就说不能治。”乔文景有一种被人愚弄的感觉。
他们以为她是一个孤女就随便摆弄,要挟的时候用刀架在她脖子上,现在又想要她全心全意地治病。
当她是傻瓜还是软弱无能。
杨茉将话重复了一遍:“我看了脉象,这病我不能治。”
王振廷忽然大笑起来,哈哈,太可笑了,他就这样被一个女子戏弄了,让他满怀期待却又狠狠地作践,这女人……
乔文景想要说句狠话来治杨氏的罪,却发现这本来就没有任何罪名,现在的情形,他拿杨氏束手无策。
“再请别的郎中,请别人来。”
狱卒听了这话忙出去问郎中,不一会儿工夫狱卒折返:“京里几个坐堂医听说杨大小姐都不会治,他们也……也都……小人不能去请太医,您……还是乔大人您要走一趟。”
望着浑身血淋淋,跪在那里瑟瑟发抖的王振廷,乔文景一刻也不想待在这里,尤其是脚边上还有王振廷呕吐的秽物。
乔文景再也忍不住转身走出牢室:“我去让人请御医,我就不信,太医院治不了这病。”
乔文景远远的走开,杨茉看向魏卯:“收拾好东西,我们走。”
“等等,”地上的王振廷忽然开口,他再也不能忍耐这样的折磨,“杨氏你不是医者仁心,你不是称自己是医生,怎么能……”
杨茉微笑:“王大人害了我父亲和母亲,又用姨娘和族妹的性命相要挟,甚至差点杀了我,您这样心狠手辣的人,还盼着别人以德报怨不成?”
“你,”王振廷变得狰狞可怕,眼看着杨氏就要离开,“治好我的病,我就告诉你一件事。”
王振廷幽幽地开口,昨晚那些人折磨他,不就是想从他口中掏出当年杨秉正的案子。
杨茉停下脚步,转身走到牢门外。
王振廷艰难地爬过来,昨天他听说旁边的牢室里有个人咬断了舌头却还活着,还有人用裤带将自己勒了半死,却还是被杨氏救过来,这些人……让他断了寻死的念头:“你先治我的病。”
杨茉听得这话故意向左右看看:“大人这次以谁为质?”
似是提醒王振廷,如今身陷囹圄、恶疾缠身,哪还有提要求的资本。
王振廷喉头一甜几乎要吐血出来,这个杨氏,可是眼前最 后一线希望,他又不能放过。
“杨秉正没死。”
杨茉兀然抬起头来看向王振廷:“你……知道我父亲的事……”
杨茉话音刚落,王振廷脸上露出奇怪的笑容。
杨茉立即就冷静下来,王振廷不知道,他就算是知道一些皮毛也不能肯定,否则他不是这个模样,早就信心满满地向冯党禀告。
看着杨氏的好奇一下子平淡下来,王振廷涌起的热情如同被浇了凉水,于是口不择言:“你以为韩季能知道那么多?”
王振廷的口气越来越急切起来,杨茉左右看看,王振廷将要失控,她不能在这里和他纠缠,免得他说不定真的会说出什么,要问也是私下里问。
杨茉故意摆出不十分相信的神情,转身离开牢房。
身后传来王振廷疯癫的声音。
杨茉快走几步上了马车,马车还没有向前走,就听车厢外传来一个陌生的声音:“杨大小姐,我是卫禹,文正公世子托我照应王振廷。”
照应王振廷,这句话说得很精准。
杨茉还没有出声,卫禹道:“刚才牢里的事我都知晓了,杨大小姐放心,文正公世子一早就有交代,有消息他来查。”刚才他真害怕杨大小姐听到杨秉正的消息就一直追问下去,要知道今天是乔文景来提审,事先没有将人散净,若是有人听到什么话说出去,就糟糕了。没想到杨大小姐问了几句转身就走了。
卫禹开始有些明白,为何董昭会这样帮杨大小姐。
虽说不过是一个女子,可这个女子并不是普通内宅中的女人。
杨茉低声道:“多谢卫大人。”
看着杨家的马车慢慢离开,卫禹傻站了半天,董昭对杨家的事这样上心,该不是动了心思要求娶杨大小姐吧!可是杨大小姐是个女医,董家是实实在在的勋贵,文正公也不可能会同意啊,董昭别给自己系了个死结。
卫禹想了想又回过神来,快去审王振廷是真的。
                                                               

打赏

子午书简 丨所有电子书均来自网络!如涉及版权问题,请发送邮件到[email protected],站长会第一时间移除,谢谢
本文链接:《吉时医到:完结篇》云霓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贴图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签到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