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使用快捷键Ctrl+D收藏本站,下次访问更方便哟!
  • 最近百度网盘删资源太厉害,补链补到没脾气....

《医生与我,恋君已是第七年》未卜

好书推荐 未卜 0个评论

《医生与我,恋君已是第七年》未卜

基本信息

书名:《医生与我,恋君已是第七年》
外文书名:TheSevenYearsofOurLoveStory
作者:未卜
(作者)
出版社:江苏凤凰文艺出版社
出版时间:第1版(2015年10月1日)
页数:256页
语种:简体中文
开本:32
ISBN:9787539986074,7539986077
ASIN:B015YZT2TA
版权:北京阅读纪

编辑推荐

1.这本书的删节版,观看人数已超过100000000人次,查遍网络,人气之高,。
2.作者目前为止只写了一本书,在连载期间,便有十几家影视公司高价购买影视版权。
3.这本书的删节版部分,红遍豆瓣、新浪微博、微信、天涯论坛、百度贴吧、人人网等网络社区和自媒体平台。
4.这是《医生与我,恋君已经第七年》完整版首次呈现,作者数次修订,在删节版基础上新增了5万余字。

讲述一个十八岁少女与帅气男医生大叔的暗恋故事,让幸福从心田缓缓流过,超级温暖治愈,看完内心一片柔软。
感动了一亿人的纯美爱情故事,就发生在你身边。
影视剧同步制作中…………

名人评书

我也是双鱼!我也希望遇到一个成熟的美大叔!我也一直相信着美好和真正爱情的存在!我也相信我可以遇到!感动!飙泪!泪目!
豆瓣网友——天堂蜻蜓

看完帖子真心被治愈了。脑中只有那句话:不爱的理由很多,爱的理由只有一个,就是想在一起。医生很成熟,在反对面前妥妥的胜利了。
豆瓣网友——月浅灯深

当时半夜看完哭了,后来还试着找了医生家[作者不是说在简牍博物馆附近么?还有在天桥上能看到三四层什么的]大概确定了是那一栋但是不知道人还是木有办法的……
豆瓣网友——sataharu

看完后,觉得又相信爱情了,这个小姑娘超级强大超级有爱,看完后内心一片柔软。
天涯论坛网友——落椛缤纷

是个很暖心的故事,鼓起勇气让自己变得更好~跨越年龄的隔阂~平等的走在他身边,幸福才好!感动的一塌糊涂!尤其是最后一句,看哭了。
百度贴吧网友——奈特洛德

只能表示羡慕嫉妒恨!同时,表示祝福!一个人能在对的时间里,遇到对的人,还能以后生活在一起,一辈子,这得要多大的福祉才能有这样的幸福呢!
人人网网友——刘小艳

作者简介

未卜,豆瓣红人,因创作《医生与我,恋君已是第七年》蹿红豆瓣,并迅速席卷各大自媒体平台和网络社区,成为网络红帖。至今为止,《医生与我,恋君已是第七年》已突破一亿人次观看。作者自言:只要努力,就有好运,坚定的女权守护者,让我用梦来保护你们。

代表作:《医生与我,恋君已是第七年》
豆瓣ID:未卜

目录

楔子
第一章为君倾心不倾城
第二章做一个残忍的人
第三章知君本无邪
第四章你持琴弓,割我若弦
第五章我未成名君未嫁,可能俱是不如人
第六章扫榻不倦迎君归
第七章唯有你的明光,像薄雾流过山峰
第八章寸心谁语
番外1花枝春满,天心月圆
番外2世界上最会讲情话的人
番外3有你的未来
后记

经典语录及文摘

小时候,我看过一本很奇怪的科幻小说,叫作《银河铁道999》,情节有点类似《倩女幽魂》,讲的是机械帝国的女王普罗美修姆把她的女儿梅蒂儿派出去,引诱各个星球上的人,让她把他们带回来,变成自己机械帝国中的零件,来维持星球的运转。然而梅蒂儿却爱上了地球上的少年铁郎,他们最后分别的时候,书上是这么写的——
“梅蒂儿!”铁郎大喊着,赶到她的身边说,“总有一天,我会再和你相见吧?”
梅蒂儿低头亲一下铁郎说:“我只是你少年时代心中存在的青春幻影。再见,我的铁郎!”
当时年纪小,看过之后,我并不能找到合适的词语来形容心中的感受,只是一个人闷在被子里,偷偷地痛哭了一场。
那是来自青春最初时,对于美与遗憾的感知。
而现在想想,我们中有多少人,把自己曾经心爱的人变成了“少年时代心中存在的青春幻影”呢?
在当当网上买了简姨的全集,从以前在一个朋友那里看过她的《以箭为翅》之后,我就非常喜欢她,这位才华横溢的女作家也有过一个相恋七年的恋人,从她的《四月裂帛》里看得出来,那位先生好像也是一名医生,可是他们最终还是没有在一起。
在生活中,有人选择平淡的日子,有人选择更有体面地活着,然而我始终相信,信仰热烈,也无法把爱阻绝。
也许这就是人与人的不同之处吧。
世事无常,高贵的人,无论做出怎样的选择,也不妨碍我尊敬并理解他们。
而只愿我自己,初心不改,为你,千千万万遍。

第一章 为君倾心不倾城
那么,别奇怪吧,每当你讲到痴心人的时候,我最为心跳。
──雪莱《给索菲亚·之三》

1
医生比我大了整整十二岁,总之以前在所有人眼里我们在一起都显得不太靠谱,他有时候也会摸着我的头说,我怎么就栽在你手上了呢?
这个时候,我有点得意,也觉得悲伤。
很小的时候,外婆就去世了,所以我对她也没有什么印象,可是据妈妈说,我刚刚生下来抱给她看的时候,外婆摸了摸我的脸,说了一句:“哎哟,是个娇娇(‘女孩子’的方言)。”
爸爸觉得很好听,因此给我取名小乔,全名易小乔。
2004年,我念高一,是C市的一个普通女生,正是唇红齿白的十六岁好年纪,家中父母俱在,生活无忧无虑,少女情怀总是诗,年少轻狂不知愁。
十六岁那年春天,爸爸因患突发性脑血管瘤破裂住进了XY医院,他是家里唯一的男人,乍一倒下,被宠了好多年的妈妈瞬间手足无措,作为他们唯一的女儿,我休了学,开始天天往医院跑。
那个时候真是急,我爸一共昏迷了11天,住了3天抢救室,在ICU(重症监护室)待了一个多礼拜,所有人都在小心翼翼地一边观察他的生命体征,一边到处奔走求早点手术。老妈和老爸的婚姻一直都非常幸福,爸爸是个绝世好男人,以前妈妈在家里,饭都没有做过一顿。
妈妈的身体本来就不太好,这一下完全垮了下来,爸爸昏迷的短短11天里,她的体重一下子掉了十多斤,饭也吃不下。最开始我每天揣着一大堆钱在医院里跑上跑下,跟医院那破烂的电梯较劲,根本没有注意到她的状况。有一天,有个莽莽撞撞的小护士突然大叫“谁是易××(我爸爸)的家属”,我妈妈下意识地应了一声以后,小护士猛地把一张病危通知单塞进妈妈的手里,那一瞬间,妈妈整个人都呆住了,眼泪无声地从眼眶里流出来,我觉得有点不对劲,伸手一扶,她居然就腿一软,直接摔进了我怀里。
直到那个时候,我才突然发现,原来我的妈妈,已经变得那么瘦了。
从那时候,我就开始了一边在医院奔波,一边学着照顾妈妈的日子,也是那个时候,我才发现,原来只有真正的爱情,才会让一个原本坚强的人变得那么脆弱,也会让一个脆弱的人突然变得无比强大。爸爸的病危通知单下了无数次,但妈妈自从那一次受到打击之后,就再也没有露出脆弱的样子,无论我什么时候去医院,都能看到她单薄的背影,茕茕孑立在爸爸的病床边,不离不弃。
说起来,当时医生并不是我爸爸的主治医师,只是同属于心脑血管科的某个年轻医生,平时走廊上偶尔会打个照面,但是除了对这张斯文清秀的脸有点印象之外,我和他根本没有说过一句话。
朋友们都很担心我,我最要好的闺蜜吴欢,甚至自从我休学后就整天幻想着我会以泪洗面,体重猛降,以至于她每天都会打电话来叮嘱我好好吃饭。
事实证明,爸爸生病的那段时间里,我不但一两没瘦,反倒因为每天运动量变大,饭量随之增加,还胖了好几公斤!
有一天欢仔放学后来找我,她大概在脑海中已经想象出了我憔悴枯槁的样子,所以一脸紧张担忧,没想到一转头,却看到了红光满面的小胖妹……
我带着欢仔来到医院的休息区,正好那天没有什么人,她直接掐住我的脖子,崩溃地摇着:“你怎么可以变胖!而且还胖成这样!”
我:“你冷……冷静一下……”
她歇斯底里地大吼:“亏我还那么担心,特地省下早饭钱给你买了牛奶!”
我(委屈地):“我有什么办法,我要让我妈妈吃饭啊!”
她:“你妈要吃饭,和你有什么关系!”
我理直气壮地说:“那有什么办法,东西太好吃,我忍不住每样都试吃了啊!”
她:“给我吐出来!”
就在这个时候,身后突然传来了哈哈的爆笑声,我和欢仔齐刷刷地回头,却连半个人影都没看见,隔着休息区值班医生办公室的窗户,只依稀看见了一个穿着白大褂的身影。
欢仔和我:“……”
小小的窗口上贴着磨砂玻璃纸,窗户里的一切都像是隔着厚厚的雾气,氤氲不清,我并没有看到他的样子,不过当时却忍不住心虚地红了脸,对于一个十六岁少女来说,吃得多并不是什么值得炫耀的事。
厚脸皮的家伙,我默默地想。
居然偷听我们讲话。
还笑那么大声。
爸爸在ICU度过了让所有人心惊胆战的几天,他一直昏迷不醒,靠吊营养液维持生命,妈妈整晚整晚睡不着,偶尔好不容易入梦,又会毫无征兆地猛然惊醒。
爸爸手术前夜,妈妈被我们逼着回家睡觉,傍晚的天空静谧而美丽,院子里的小孩子嬉笑吵闹着楼上楼下疯跑,妈妈神经质地把房间打扫了八遍,最后躺在床上却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
“快过年了。”突然,她没头没脑地说了这么一句,“要是以往,你爸……”
妈妈猛地住了口,沉默半晌,长长地叹了口气。
爸爸早该乐呵呵地一趟趟往超市跑,准备搬年货、贴对联、剪窗花了,我在心里默默地补充完她没有说出口的话。
小时候每次老爸带着老妈出门采办年货前都会一本正经地对我说,待在家里千万不要开门,外面楼梯间里住着拐小孩的怪人,还养着老虎。当然,我早早就已经拆穿了他拙劣的谎言。记得有一年,我一个人在家无聊地看着《新白娘子传奇》,突然听到外面热闹聒噪的锣鼓声,心里好奇得要死……于是爸妈回来后,看到我坐在一群小朋友中间哈哈哈哈蠢笑着,旁边还有一支无精打采的舞龙队。见到家里大人回来,领头人赶紧锣鼓敲起来在逼仄的客厅里舞了一会儿,然后问已经癫狂的我妈要五十块钱。
我第一次知道,美好的回忆并不总是美好,特别是当它在你最脆弱的时候突然涌入脑海。抱着妈妈单薄的身躯,这才发觉和邻居家肚子上堆着七八个“游泳圈”的王家阿姨比,我只有四十公斤的妈妈真是太瘦弱了,仿佛一阵轻轻的风就能把她吹跑一般。
妈妈好不容易入睡后,我掀起窗帘,对着天空中的繁星拼命祈祷……
世界上到底有没有真正的神明呢?
如果真的有,那么,他有什么理由,要保佑我这样一个并不虔诚的信徒?
2
第二天到了,欢仔早早来医院陪我和妈妈,不过,和她比起来,当杨邺这个剑眉星目的美少年出现在我面前的时候,我简直诧异得不行。
“阿姨好。”和妈妈打完招呼以后,杨邺将脸转向我,威胁地龇了龇牙,“矮子,我来帮忙。”
“……”
这小子虽然从小和我一起长大,但却调皮得要命,而且性格随他那个当警察局局长的老爸,暴躁得不行。我们相处的模式很奇怪,他总是叫我矮子,而我也针锋相对地嘲讽他头脑简单。不过,欢仔有一天神神秘秘地告诉我,说看见隔壁班的左婷给他递情书,这时我才发现,原来这家伙竟然也算是一个标致的美少年。
揣着暗暗的感激,我点点头,让出长椅边一点位置,他沉默着走到我身边坐下。
“矮子,有事怎么不叫我?”
我没有力气跟他抬杠:“对不起。”
杨邺倒是很诧异地抬起头看了我一眼,终于收起了小痞子似的神色:“胖子,我逗你的。”
“……”得了,以前是矮子,现在是胖子。
我暗暗地在心底翻了个白眼。
“以后有要帮忙的,记得叫我。”
简单地聊了几句后,大家都再没什么心思说话,手术室外的长廊上人头攒动,我们四人被挤到墙边一把长椅上,忐忑不安地等待着。
等了好几个小时,夜幕渐渐地降临下来,可手术室里依然没有动静,我那原本焦躁不安的心慢慢地一点点沉下去,身边的妈妈更是神不守舍。欢仔体贴地买来热奶茶,在我们身边竭尽所能地说着冷笑话活跃气氛。
咣!
一声巨响打破勉强维持的平静,杨邺站起身来朝墙边的消防柜狠踹一脚:“怎么还没到我们!”
“杨邺你发什么疯!”欢仔站起身来。
“不要吵架,”妈妈突然开口,“手术室外面,闹什么闹。”
大家又统统闭上嘴,气氛却更僵硬了,仿佛周围的空气都变成了冰蓝色的旋涡,一圈又一圈地凝固着,令人窒息。
“易××!易××!”
正在这个时候,穿白大褂的医生从几道隔离门里走出来,大声叫着我爸爸的名字。
“是我们!我们!”欢仔这时第一个反应过来,她像小学时抢答问题一样激动地举起手。
医生摘下口罩,是一个相貌严肃的中年男人:“快!准备手术了!”
如果说,仅凭着一种气味就能让人心生畏惧,那一定是医院的消毒水气味,我坐在原地,脑子里嗡嗡地响,忽然觉得自己丧失了全部的勇气。
“快!快!”妈妈一把将我从长椅上拽起来,她冰冷的手把我攥得紧紧的,抓得我直发疼。
“啊?”我慌乱地抬起头,“可……可爸爸还在麻醉室啊?!”
从麻醉室到手术室,有一段长长的距离,我们谁也没有被提醒过关于这段距离的事,只顾着焦虑地坐在长椅上,傻乎乎地以为到时候会有医生或者护士帮忙搞定这一切。
“愣着干什么?!”医生狠狠地推了我一把,眼神像鹰隼般凶狠锐利,“快去推过来!我们今天已经做了好几台手术了,这是在加班你知不知道!”
“好!好!”我只能不断地点头。
真是“兵荒马乱”啊!
已经七点多了,傍晚的夕阳洒在每一个疲惫的人身上,我们四个人狂奔着冲到麻醉室,手忙脚乱而又小心翼翼地把昏迷不醒的爸爸从里面推出来,个子最高的杨邺手扶着吊瓶,一路拉着爸爸的移动病床在前面开路。
“让一让!让一让!”
还记得小时候体检,医生给我做色盲测试,一个小小的书本上,布满了由彩色圆圈组成的图案,有的是粉红点大象,有的是绿色条纹小猫。
扶着爸爸的病床穿过灰色的走廊,一路上,不时有人朝我们投来同情而又好奇的目光,不知道为什么,我突然想起了很久以前的那场色盲测试。
让我一直都搞不明白的是,为什么明明是那么简单的测试,可当所有人都等着你说出“这是大象”,或者“这是小猫”的时候,自己却突然发现眼前的一切都迅速褪色,全都变成了一片苍凉的灰,什么都分辨不出来了呢?
“啊!”正胡思乱想间,我撞上了一个人。
“看路啊!”妈妈大声责备。
那种感觉再一次袭来,焦虑无法控制,也无法排遣,周围的一切仿佛隔上了薄膜,朦朦胧胧的,人群吵吵嚷嚷的声音也模糊不清。
“怎么搞的,这么久!”
等在走廊里的医生不满地嘟哝了一句,接着抬高了嗓门:“愣着干什么!还不快推进去?!”
“啊?噢!”这次,我马上就反应了过来,按照他的指示把移动病床推进了那扇灰白色的门。
傍晚七点多的手术,所有医生都在加班加点地做,就算暴躁一些也无可厚非,谁知道他们家里有没有一个小女儿望眼欲穿地等着爸爸妈妈回家呢!
“阿姨你坐一会儿吧!”欢仔拉着妈妈的手,把她按到长椅上坐着。
杨邺默默走了过来,扶了我一把:“喂,你还好吧?”
我怎么会有事呢?爸爸生病后,我还胖了好几公斤呢!
好想这么回答他,或者装作无心地开句玩笑,可是一时之间,脑海中竟然空白得连个简单的笑话都想不起来,我只是摇摇头。
“没,我没事。”
杨邺看了我一眼,抬起手做了个涂抹的动作:“没事就把脸擦一擦吧。”
我一惊,这才发现自己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泪流满面,冰冷的泪水覆盖在脸颊上,又难受又痒,伸手去擦,却怎么也擦不干净。
还没来得及喘口气,那个医生又从门里走了出来:“你到底有没有带耳朵来!都说过了要家属自己抬上手术台!”
我顿时蒙在原地。
“医生们都已经站了十几个小时,现在需要抓紧时间休息你知不知道!”他愤怒地冲我喊。
“小乔!”妈妈惊骇地从长椅上站起来,欢仔赶紧扶住她。
“我去找人帮忙!”我强忍想要大哭的冲动,扭头就往人最多的电梯口跑。
现在不是崩溃的时候,杨邺虽然是个男生,但却也只是个十六岁的少年,他那单薄修长的身形虽然可以吸引少女们的目光,但要用那副身板把一百五十斤重的老爸抱上手术台,实在是太吃力了。
不可以,我不可以在关键时刻软弱。
医院的消毒水气味令人头晕目眩,面色焦灼的人群从电梯里走出来,犹如熙熙攘攘的洪流,这条通道每天有数以千计的人经过,而此刻,却没有一个人愿意为了我稍作停留。
我拉住每个路过的成年男性的衣袖,乞求:“求求你,求求你帮个忙!”
每个人,总会经历那么几次自己无能为力的时刻,这一秒,我痛恨极了自己的渺小无力,紧张的情绪占据了我的心,手心的温度骤然升高,就连话都快要说不清楚。
正在绝望之时,有一双手,轻轻地拉住了我。
“不要急。”


子午书简 丨所有电子书均来自网络!如涉及版权问题,请发送邮件到[email protected],站长会第一时间移除,谢谢
本文链接:《医生与我,恋君已是第七年》未卜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贴图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签到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