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使用快捷键Ctrl+D收藏本站,下次访问更方便哟!
  • 最近百度网盘删资源太厉害,补链补到没脾气....

《嫡女风华》一溪明月

好书推荐 一溪明月 0个评论

《嫡女风华》一溪明月

基本信息

书名:《嫡女风华》
作者:一溪明月
(作者)
出版社:重庆出版社,重庆出版集团
出版时间:第1版(2015年8月1日)
页数:652页
语种:简体中文
开本:16
ISBN:9787229096069
ASIN:B014CUKTLI
版权:重庆出版集团

编辑推荐

红袖添香一品红文!一溪明月笔下嫡女强势来袭!
一溪明月编织浪漫梦想,让你一看到底!

蘅芜香犹在,宸醒影萧萧。是了断情劫,还是重续姻缘?纠缠的桃花劫是否能成就绵延的一世情?

彼时,他辜负了她,却为她舍弃江山,换她性命。此时,他情深如斯,愿为她负尽天下,博她倾心。纠缠的桃花劫是否能成就绵延的一世情?
蘅芜香犹在,宸醒影萧萧。是了断情劫,还是重续姻缘?

名人评书

不清具体什么时候开始追这个文的,感觉已经很久很久。明月写这个文可以说是三起三落,俺这个“花心”读者却做到了“不离不弃”,难得啊!
人生不过百十年,很欣慰自己人生的某一年看过这篇文。很高兴因为这文认识了大家,也感激你们带给我的那些喜怒哀乐。

——菱丝
此书让我惊喜的一个人物便是萧绝,上天入地无所不能目空一切的小霸王,他的追妻之路太精彩了!这份独一无二的爱让人动容,希望萧绝和杜蘅小俩口最终一定要子孙满堂和和美美。
很久没有读到这么对味的小说了,支持明月,加油!

媒体书评

记不清具体什么时候开始追这个文的,感觉已经很久很久。明月写这个文可以说是三起三落,俺这个“花心”读者却做到了“不离不弃”,难得啊!
人生不过百十年,很欣慰自己人生的某一年看过这篇文。很高兴因为这文认识了大家,也感激你们带给我的那些喜怒哀乐。
——菱丝
此书让我惊喜的一个人物便是萧绝,上天入地无所不能目空一切的小霸王,他的追妻之路太精彩了!这份独一无二的爱让人动容,希望萧绝和杜蘅小两口最终一定耍子孙满堂和和美美。
很久没有读到这么对味的小说了,支持明月,加油!
——爱慕79

作者简介

一溪明月,一个用文字表达情绪,编织梦想的人。红袖添香网站签约作家。自2009年开始在红袖添香上发表文章,目前已经发表作品九部,共计六百多万字。代表作品有都市言情《失宠:检察官皇后》以及古代言情《官家庶女》。

目录

上册:
01芳魂归来 /1
02巧拔钉子 /13
03一石五鸟 /30
04京都扬名 /44
05垩室蛇踪 /60
06奉召入宫 /77
07夜探闺房 /93
08群蝎乱舞 /110
09双目失明 /127
10慧智大师 /144
11家破人亡 /161
12宴无好宴 /180
13恶灵附体 /195
14金陵香扇 /212
15以退为进 /228
16顺藤摸瓜 /245
17与虎谋皮 /263
18七夕相逢 /281
下册:
19七夕河灯 /1
20二爷回府 /20
21剖腹取子 /38
22阴沟翻船 /56
23金蕊盛宴 /77
24未婚有孕 /94
25好戏连台 /111
26计设连环 /130
27情难自禁 /150
28美人心计 /170
29五彩凤玦 /188
30杖打杜荭 /207
31倾家荡产 /226
32蝗虫来袭 /243
33共同灭蝗 /262
34胭脂名马 /279
35殿前退婚 /294
起 /310
承 /314
转 /321

经典语录及文摘

1芳魂归来
南宫宸,夏雪,紫苏,杜荭,张妈……无数张脸孔在面前闪现,狰狞的,阴森的,悲愤的……最后定格的画面却是在漫天雪花中,初生的婴儿皱巴巴、哭得青紫的小脸。
“孩子,我的孩子!”杜衡伸出手,泪水顺着脸颊缓缓流下来,填满了口腔。
一只手蓦地伸出来,将婴儿高高举起:“交出钥匙,饶你母子不死!”
“不!”杜蘅尖叫一声,蓦地睁开双眼。
从灵魂深处爆发的呐喊,凄厉之极,紫荆惊得跳起来:“小姐,出什么事了?”
“紫荆?”杜蘅瞪着她,像见了鬼似的。
她不是在十年前嫁人,并且死于难产么?
她,怎么会在这里?
她明明记得产后生生痛死冻死在清秋苑中,怎会见到十年前的故人?莫非,竟是到了阴司地府?
紫荆小心地察看她的脸色:“小姐是不是渴了?还是,想去禅房休息?”
“禅房?”杜蘅一个激灵,转过头四处看了看。
一丈多高的观音像和空气里弥漫着的浓郁的檀香味,显示这是间佛堂。
佛堂正中,摆放着一副上好的楠木棺材。棺木前的灵牌上,赫然写着:爱妻顾烟萝之灵位!
她一下子明白身在何处,同时越发蒙了。
这是碧云庵,母亲死后停灵于此,亦是她此生所有悲剧的起源地!
可母亲葬了已有十年,为何棺木重现佛堂,且完好如新?
张妈推门而入,劈头就是训斥:“傻愣着做什么,赶紧扶小姐到禅房里休息!”
说着,伸手去搀杜蘅,嘴里柔声劝道:“人死不能复生,小姐也该节哀顺变……”
杜蘅像被火烫了一般,猛地往后一缩:“别碰我!”
张妈眼底闪过一丝愠怒,忙低了头撩起衣裳下摆,拭了拭眼角:“小姐跪了两天两夜,便是铁打的也该累垮了。夫人在天有灵,定然舍不得小姐如此不顾惜身体。”
她冲紫荆使了个眼色,两个人一左一右扶着杜蘅,急急忙忙朝佛堂后的禅院走去。
杜蘅神色木然地任由两人搀扶着。
一脚踏进那间禅房,她不禁呆住了,全身的血液止不住地往上冲!
眼前的一床一桌一椅竟然是那么熟悉!化做灰都认得!
过去的十年中,曾千万次出现在噩梦中,于夜深人静时,一遍遍地折磨着她!杜蘅狠狠地咬着唇,嘴里尝到甜腥的味道。
桌上菱形铜镜里,映出一个素衣白裙,容颜憔悴的少女。
不是梦,这竟不是梦啊!
她重生了,回到十年前,未嫁失身,清白被毁的那一夜!
老天爷终于开眼了,赐给了她一次重生的机会!
杜蘅抿紧了唇,目光冰冷。
这一次,她绝对不会再任命运摆布!
对所有践踏她,凌辱她,折磨她的人,必将以牙还牙,以眼还眼!将前世所受诸般痛苦,百倍千倍奉还!
“小姐,喝,喝茶……”被她冰冷的目光一瞧,紫荆不自禁地颤抖了起来,杯子“啪”地掉落地面,摔成数瓣。
“没用的东西,斟杯茶都不会!”张妈低叱一声,推开紫荆,重新倒了杯茶,殷勤地递了过来:“小姐,喝茶。”
看着她过分热切的目光,杜蘅心中一动:“我不渴。”
“跪了大半天,哪能不渴呢?”张妈说着,又撩起了衣角拭着根本不存在的眼泪,“都怪我,忙晕了头,本该熬碗粥给小姐备着的。”
杜蘅不动声色,接过杯子,慢慢饮下,掏出手帕假意擦拭嘴角,偷偷把茶吐入手帕,再重新纳入袖里。
“不早了,伺候小姐歇息后,你也赶紧睡吧,明儿还有得折腾呢。”张妈眼中透出欣喜,吩咐紫荆一句,步履轻快地转身离去。
杜蘅默默地握紧了拳,先前只是怀疑,现在已百分百确定茶水绝对有问题!
怪不得那一晚,她睡得跟死猪一样,连房里进来人都不知道!
她还以为,是因为自己嫁入王府后失势,张妈逼不得已才投靠杜荭。
原来,早在十年前,张妈就已经背叛了她!
不,也许比这还早!
也难为张妈装了这么久,十几年来对她呵护备至!
母亲长年卧病,几乎是张妈一手带大了她。
杜蘅对她不仅仅是感激,更是把她当成自己的另一个母亲。
可是,就是这个张妈,竟然在背后捅了她一刀,亲手送她们母子上黄泉!
若不是亲眼见识过她的狠辣绝情,谁能想到那浓浓的疼惜背后,包藏着的竟是一颗如此歹毒狠绝的心?
紫荆默默地摊开被褥,轻声道:“小姐,可以安歇了。”
紫荆一直垂着头,不敢与杜蘅对视。显然,她对即将要发生的事情,心知肚明。
回想起来,紫荆就是在那件事之后不久,嫁给了柳姨娘的侄子。
杜蘅暗自冷笑,也不吭声,和衣躺下,很快呼吸平稳。
“小姐?”紫荆略等了片刻,确定她已熟睡,这才轻手轻脚地出去,反手带上房门。
杜蘅立刻坐起来,掀起被子,几步便到了门边。
隔着薄薄的门板,张妈刻意压低了的声音清晰入耳:“睡了?”
“嗯。”紫荆轻应。
“我去叫人。”张妈看她一眼,“你去里面守着,别让她跑了。”
紫荆叹了口气,推门进来。
一瞧,床上空空如也,不禁惊出一身冷汗。猛地转头,仓皇四顾。
“是在找我吗?”沉而冷的女声,如即将出鞘的刀锋。
杜蘅身姿笔挺,双手搁在膝上,端坐在桌子旁。
紫荆毕竟年轻,没经过什么阵仗,立刻便吓得腿都软了:“小,小,小姐……”
“睡不着,”杜蘅含着笑,眼里却没有一丝笑意,“你再斟杯茶给我。”
紫荆眼里闪过疑惑,莫不是药下得少了?她也不敢多问,依言倒了一杯茶过去。
“坐。”杜蘅接过茶,却不急着喝,示意她坐下,不疾不徐地道,“你伺候我,多
少年了?”
紫荆垂着头挨着她坐了,局促地捏着衣角,期期艾艾地答:“五,五年?”
“这五年,我可曾把你当下人看?”杜蘅问。
紫荆略感诧异,抬起头飞快地看她一眼,触到她灼人的目光,吃了一惊,立刻又垂下头去。
一颗心在胸腔里怦怦乱跳。
小姐性子温和,待下极宽,莫说训斥打骂,连大声呵斥都少。
有什么好吃的,好玩的,从不藏私,很大方地分给身边的丫头。
甚至连自己的月例银子、绸缎、首饰都任这些丫头随意取用。
“可曾,亏欠过你?”杜蘅再问。
紫荆沉默了。
小姐待她再好,也只能得些小恩小惠,如今夫人又殁了,更是连自身都难保了。比不得柳姨娘当家,手里掌着她的生杀大权!
“我待你不薄,为何要伙同张妈设计害我?”杜蘅满怀怨愤,冷不丁出言质问。
紫荆霍地抬起头,惊惶失措地望着她,张着嘴,一声惊呼正要出口,忽觉腰间一麻,身子便软软地趴在了桌上。
杜蘅缓缓收回手,白嫩的掌心上躺着一支银簪,簪尖上还滴着血。她镇定地把簪子插回发间,伸手把茶取过来,在鼻端闻了闻,缓缓灌进了紫荆的嘴里,笑道:“曼陀罗不易得,可别浪费。”
紫荆拼命地挣扎,无奈竟使不出半点力气。
被她捏住了下巴,将整杯茶涓滴不剩尽数咽了下去。
杜蘅伸手到她腋下,将她拖回床上,俯身望着她,柔声道:“你放心,既是张妈亲自挑的,想必人品是不错的。”
说罢,便径自爬上了床,推开窗户。
眼前横着一道丈许高的砖墙,窗下是条排水沟,中间是条数尺宽的窄巷,黑漆漆直通到佛堂。
她骑在窗框上,忽地回过头,笑道:“啊,突然想起,你今年二十了,也该要放出去了吧?明儿好好求求柳姨娘,说不定就成全了你。”
紫荆惊恐地瞪大了眸子,嘴里不断发出咕噜咕噜的声音。
杜蘅却不再理她,纵身跳了下去。
这等轻浮孟浪之事,在前世,莫说是做,连想都不敢想!
如今,她却再没了任何顾忌。
只要能生存,莫说只是爬窗,便是荆棘遍地,她也只能向前!
强忍着不适,猫着腰,借着廊下灯笼的一点点微光,摸索着在窄巷里缓缓前行。
“娘,”杜荇尖细的声音穿过窗纸飘过来,“你说,她会不会突然醒来?”
“不可能!”张妈信誓旦旦,“我亲眼看着她喝下去,决不可能就醒。再说了,还有紫荆那丫头在房里守着呢!”
“那怎么还没动静?”杜荇忍不住质问。
柳姨娘狠狠剜她一眼:“你以后是要当侯夫人的,这么沉不住气怎么行?”
杜荇面上一红:“娘……”
“从庵堂外到这禅院,有好几道门。石南那憨小子盯得又紧,半刻钟便巡一回。”
张妈赶紧解释,“老奴方才去送信,就正好给他碰到,很费了些口舌才糊弄过来呢。”
“娘,”杜荇撒娇,“何不乘这个机会把事情闹大,让那贱人身败名裂,一辈子抬不起头做人?”
“你懂什么?”柳姨娘斥道,“把那丫头搞臭虽可出一时之气,但夏家肯定也会退婚,你还有什么机会嫁进去?她的名声毁了不要紧,连带的,松儿、荭儿的婚事都要受影响!”
说到这里,她顿了顿,道:“再者,顾家的家产娘还没全部掌握,还得着落在这丫头身上。只要我替她掩盖了丑事,等于把这丫头捏在手心,顾家的财产,还不是手到擒来!”
“娘当了十几年的家,”杜荇奇道,“杜家的财产不是早就全都捏在娘的手里吗?”
柳姨娘眸光微冷:“都说狡兔三窟,顾老爷子起码有九窟!明面上拿老爷当儿子,暗地里防得比贼还紧!交到杜家的财产,最多只有九牛一毛!老爷子一准留了后手,要等到那丫头出嫁时,才肯拿出来给她当嫁妆!”
“娘就是爱疑神疑鬼!”杜荇不以为然,“顾老爷子都死了好几年了,难道还能从棺材里爬出来帮贱人争家产不成?”
柳姨娘恨铁不成钢,一指戳上她的额:“说你是棒槌还不信!顾老爷子若没有两把刷子,怎么可能跟平昌侯府结亲家?”
杜荇委屈地抱着头,却不敢吭声了。
杜蘅气得全身发抖,狠狠地握着拳,指尖深深地掐进肉里。
前世东窗事发后,柳姨娘施以雷霆手段,当夜所有在禅院伺候的下人被她卖的卖,逐的逐,剩下的也都下了封口令,不许任何人议论此事。事情才得以掩盖过去,从而保住了她的名声。
她失魂落魄,痛不欲生,好几次欲轻生。
亦是柳姨娘,亲侍汤水,百般疼惜,千般开导,让她重新生出了活下去的希望。
那件事之后,不只她对柳姨娘感激涕零,言听计从。柳姨娘更是赢得了父亲的信任,连老太太都夸她识大体,懂进退!不到半年,便扶了柳姨娘做继室。
杜荇,杜松,杜荭三人摇身一变,成了嫡子嫡女,身价水涨船高。
正因为当时事情没有闹大,才有了后来的圣上指婚,她风光嫁入燕王府。
新婚夜,南宫宸发现她非完璧之身,大怒而去。
她新婚便失宠,丑闻也再遮不住,各种流言四起,她亦沦为城中笑柄。
柳姨娘乘机劝说,她在燕王府势单力孤,才会遭人排挤。
不如让杜荭进府,两姐妹效仿娥皇女英,在一起互相也好有个帮衬。
可笑她听信谗言,竟真的帮她,让杜荭嫁进了王府,却因此更成了南宫宸的眼中钉,肉中刺!
她真是瞎了眼,错把仇人当恩人,引狼入室,糊里糊涂送了性命!
                                                               

打赏

子午书简 丨所有电子书均来自网络!如涉及版权问题,请发送邮件到[email protected],站长会第一时间移除,谢谢
本文链接:《嫡女风华》一溪明月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贴图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签到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