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使用快捷键Ctrl+D收藏本站,下次访问更方便哟!
  • 最近百度网盘删资源太厉害,补链补到没脾气....

《我就喜欢这样的你》盛世爱

好书推荐 盛世爱 0个评论

《我就喜欢这样的你》盛世爱

基本信息

书名:《我就喜欢这样的你》
作者:盛世爱
(作者)
出版社:青岛出版社
出版时间:第1版(2016年8月1日)
页数:304页
语种:简体中文
开本:16
ISBN:7555239914,9787555239918
ASIN:B01KTP7MH4
版权:北京阅读纪

编辑推荐

本年度尤不可错过的纸上电影温柔而惨烈的青春。晋江文学城言情作家盛世爱出道六年ZUI动人巅峰之作,微博各大推书账号争相推荐。
随书赠送精美水彩明信片。

鲸鱼的尸体烂在深海里,需要分解十五年。忘掉一个人,需要多久?
如果不能让你自在任性,我这些年的苦就白吃了。
我总是做错的事,但我从没爱错过人。

青春言情作家盛世爱出道六年倾泪巨献
本年度尤不可错过的纸上电影温柔而惨烈的青春
随书赠送精美明信片

这世上ZUI温暖却也ZUI无能为力的事,是每当听别人谈起爱情,我独一能想到的就是你的名字。

他是没有学历的温州小镇裁缝,杂乱的裁缝铺孕育了他和她全部的青春。后来她闯出小镇漂泊于大都市,而他,成了一个传奇。

————
悦读纪重磅推荐:
《只要你也想念我》:「都市暖爱畅销书作家沐清雨继《时光若有张不老的脸》《若你爱我如初》后超暖心力作」用时间淬炼过的爱情,除了你,没有人能打败。
《总有人治得了你》:「萱草妖花超人气之作」问世间情为何物,不过一物降一物。
《以宠为名》:「淡樱爆笑都市言情」我怕自己做的不够好,让你以为爱情不过如此。
《后来我们会怎样》:「晋江言情黑马作家浩瀚成名作品」我怎敢倒下,我身后空无一人。你不必逞强,从此我是你的千军万马。
《独爱你一味》:「晋江大神是今跨越种族的虐恋」写出深埋在每个人心底的那场名叫执着的爱情。
《美人娇》:「晋江古言大神笑佳人ZUI得意的作品」她就当他死了,从今往后再无瓜葛。
《余生太长,你太难忘》:「福禄丸子都市言情口碑之作」这世上有两种人避无可避,纠缠不休的那个他与他念念不忘的那个你。
《我曾这样深切爱过你》:「长宇宙回归婚恋题材催泪力作」这场势均力敌的较量中,她不曾认输,他亦没有投降。
即将震撼上市:
《以ZUI好的样子与你相遇》:「无影有踪带你看一场ZUI意想不到的久别重逢和ZUI艰难的破镜重圆」
《半城烟沙》:「晋江大神级言情作家狂上加狂ZUI撩人心痒的宠文之作」

名人评书

有多少爱情被时间吞噬,又有多少人在时光的流逝中失去所爱。沈木星却向时间、向严熙光证明,一旦她爱了,即便被磨掉身上所有的棱角也不后悔和退缩。她说:她没有爱错人。她求:求他一份,与她携手未来的勇气。如果你也曾像她一样甘愿倾其所有去爱一个人,请一定不要错过这个与爱、与一辈子有关的故事。
——沐清雨

这本书画面感很强,仿佛看到了小镇上的那段青涩的岁月,女主是复读的学霸,男主是没有学历的小裁缝,两个人的感情平淡真实,却又刻骨铭心,强烈推荐这个故事,读完温暖却又怅然。大草脱衣推荐!
——作家萱草妖花

破镜重圆的故事看多了,对于这样的情节多多少少有些腻烦,但是这个故事不同,前半段真的很甜,初恋犹在眼前,后半段很温暖又有些淡淡的伤感,很现实,很真实,却让人回味无穷。推荐。
——作家小醋

和小爱认识很久了,小裁缝的故事很好看,推荐。——作家蛋蛋1113

可以说,这是一个治愈系故事,读完后的感动久久不能忘却。——作家梧桐私语

这文不虐,可以说特别暖。年少的感情总是情不自禁,但ZUI难得的就是相念相守。
——作家耳东兔子

故事发生在小镇,男主是手艺极高的小裁缝,镇上的姑娘都喜欢他做的衣服。女主是成绩好不矫情的学霸,ZUI好看的就是文章前部分男女主从暧昧到谈恋爱的过程,写得特别好,让人觉得好像是自己在谈恋爱,人物形象丰满,看了就停不下来。大爱严熙光。
——作家惜禾

作者简介

盛世爱
青春言情作家,已出版《陈,你心可有我姓名》《风油精小姐和香奈儿先生》《我们在一起等于全世界》等多部作品。
笔下ZUI爱角色是沉稳内敛的严熙光,希望你能读到这段小镇上平淡温情的故事。

目录

楔子
第一章你不在我预料
第二章扰乱我平静的步调
第三章怕爱了找苦恼
第四章怕不爱睡不着
第五章他来时躲不掉
第六章就一次,痛快燃烧
第七章他走得静悄悄
第八章风停了云知道
第九章爱多一秒,恨不会少
第十章若不计较
第十一章承诺是煎熬
第十二章梦醒了,天晴了
尾声飘摇
番外一爱是你给我的力量
番外二一息尚存,无冬无夏
番外三鲸落

经典语录及文摘

楔子
01
当沈木星犹豫到第三次的时候,还是决定把P家的那件风衣买下来,可是拿着钱去商场的时候,那件两千块的风衣已经缺货了。
该死的假洋品牌。
沈木星恨恨地想。
从专卖店出来,一个拿着小本子的女孩子亦步亦趋地跟上了她好像在做问卷调查。
“小姐您好,我是Y&S服装定制的工作人员,我想做个问卷调查,请问可以耽误您一分钟的时间吗?可以送您一个‘大白’哦!”
女孩的笑容很阳光,透着一股新员工积极向上的朝气,一贯反感做调查问卷的沈木星停了下来,看向女孩手里的大白挂件,手插进旧风衣口袋,微微笑答:
“可以。”
“好的。刚才看您进了P家,没有买衣服出来,是因为没有货了吗?”
沈木星和气地笑笑,中分的刘海挡在她的颧骨处,显得有些惆怅:
“有时候就是这样,当你割肉一样决定买下那件价格不菲的衣服时,可惜已经没货了。”
女孩玩笑道:“就像一段追悔莫及的感情呀!”
沈木星没言语,目光无意识地望向四周。
女孩怕她走掉,赶紧收起玩笑一本正经地说:“那请问,如果现在有一家女装定制品牌门店可以专门为您这样的都市女白领量身定做风衣,价格是P家的一半,您会尝试吗?”
沈木星点头:“可以尝试。”
女孩把笔递给她,调皮地眨眨眼:“那可不可以拜托您给我留个姓名和电话?我们老板就在那儿,他说如果我们实习生今天能留够100个客户电话,就会请我们吃晚饭。”
沈木星仿佛看到了刚毕业时的自己,接过纸笔随口问:“你是哪个大学的?”
“中山大学。”女孩答。
沈木星的笔一顿,抬头看她,笑了:“校友。”
“姐姐也是中山大学的?哇!哪个校区?在深圳工作应该是东校的吧?”
“嗯,‘中东’。”
女孩噗嗤一声笑了。
既是校友,心底也多了几分亲切,沈木星一边填表格,一边随口问:“你在哪里实习?你们老板?谁?”
女孩立刻一脸崇拜,指了指同一楼层的咖啡店,沈木星下意识地朝那边的落地窗看去,只见茶色的玻璃后面坐着两个男人,一个背对着她的方向,穿着GUCCI的休闲装,LOGO大得夸张,正转过身朝这边的女孩子笑着做“加油”的手势,那笑容里带着精明和市侩,有些俗气,让这些做问卷调查的小女生更加卖力地推销自己的品牌。
“我们老板叫史磊,学姐大概听说过吧,很有名气的。”
沈木星并不感兴趣,目光刚要收回来,却被坐在史磊对面的那个人吸去了目光……

那人刚好坐在正对着她的方向,低着头,漫不经心地搅着一杯咖啡,也不喝,不时地点点头,听着对面的人滔滔不绝。
沈木星本就是下意识地一瞥,却霎时愣住了,她的目光锁定在那个人的脸上,就再也移不开。
是他……
沈木星觉得,再也没有人会像他一样对西服如此热衷,也从没见过一个人,能够将西服穿得如此精致挺括,仿佛是一尊形状优美的花瓶,披上了最一流的釉。
此时已是深秋,他穿着一件意大利面料的深蓝色双排扣西服,外面罩着开司米大衣,暗扣,兜斜斜的,很有设计感。他的头发并没有刻意造型过,然而他黑硬的发丝与这一身考究的服装相得益彰,平添了几分国际范儿。
严熙光……
若不是他做了一个熟悉的摸袖扣的动作,沈木星几乎不敢认。她对他所有的印象和记忆,都还停留在那间十几平方米的狭小裁缝铺里。
那段记忆是暗黄色的,就像印在发黄的牛皮纸上的影像。
他的手掌按在裁尺上画出的线条……
缝纫机回荡在裁缝铺里的规律声响……
架子上的新鲜布匹散发出来染料的味道……
“这就是开司米?天啊,好滑!好像二嬷家小婴儿的屁股蛋儿,严熙光,这料子一定很贵吧?”
镇上的人从不叫他的大名,总是习惯叫他父亲为“大裁”,称呼他为“小裁”,只有在县里念书的沈木星这么叫他,并且她觉得这名字很好听,严熙光,熙光,“熙光紫闼,青璅是凭。毖挹清露,沐浴凯风。”
熙光,光辉灿烂的意思。
而他也从来都不直接回答她的问题,总是习惯用一副见怪不怪的表情,说出一串让沈木星这个“大学苗子”瞠目结舌的道理来。
他说——
“西藏高原的一只羊,一年的出绒量只有100克,一件开司米大衣需要30只羊。”
沈木星听着新鲜:“啊?这么奢侈?那得是什么样的人物才能穿这样的大衣啊?”
他不再看她,低下头去,将那件开司米大衣罩上衣罩,精心挂好。
“是个大老板。”他回头说。
02
“我们老板帅吧?”做问卷调查的女孩见她有些出神,颇为得意地说。
“谁?”沈木星有些恍惚,接过她的小本子在第一栏上规规矩矩地写下了自己的名字和电话,手微颤。
女孩说:“就是穿GUCCI的那个……哦,谢谢您的配合!给,这个‘大白’送给您。”
沈木星接过那个大白挂件,“大白”的肚皮上印着Y&S定制服饰的LOGO字样。
当沈木星再次转身朝咖啡厅里看去,却突然看见那两个本来坐在里面的人已经从门口走了出来,系着闪闪发亮的GUCCI腰带的史磊走在前面,将严熙光的身子挡住了一半。
也不知为什么,可能是她今天穿的这件风衣实在太旧,可能是商场玻璃棚顶照进来的阳光太刺眼,沈木星有一瞬间的目眩,几乎是想都没想,立刻便转过身去,往反方向走!
……
站在商场的扶梯上,身体仿佛变成了一个托运的旅行箱,随着电梯慢慢下沉,在没被最后一节电梯边缘卡住脚之前,沈木星恢复了意识。
她刚才在电梯上的那段空白思绪,是在想什么?
想……

想堆满布料的狭窄铺子里,一缕被栅板攥碎的光亮透进来,在他敞开衬衫的锁骨上照出一块柔亮,他按住皮尺的一头,指尖的温度仿佛将她浑身的血脉都定格住,“唰”,那皮尺掠过她隆起的线条,到达她的肚脐处。
那是他第一次离她这样近,他本来颇为专业地在她的身体上量着尺寸,可能是因为她白皙的脖颈动了一下,那紧张的吞咽声太过清晰而感染了他,他抬起头,动作终于停了下来,定定地看着她的脸,仿佛在看一只刚刚破壳的蛋,目光由浅入深……
停下来的那一瞬间,空气仿佛凝固了一般,老旧的石英钟嘀嘀嗒嗒的声音越飘越远,代替它的是两颗年轻的心脏的跳动声。
他忽然上前一步,那栅板缝隙透过来的光亮停在他的唇上,她不由自主地后退,目光也探寻在他的唇上,他的左手撑在她背靠的墙壁上,气息慢慢靠近……
她就这样背着手,穿着碎花布料的裙子,仰头看着他,想要躲避,却又期待,而他单手撑着墙,气息屏凝,目光中所有的迷雾悉数散开,赤裸裸地将那纯粹剥开给她看,冥冥中有什么在牵引,牵引着他的唇快要挨上了她的。
然而他和她并没有亲吻,但这却比那,还要惊心动魄。
唇是仅次于耳垂的轻薄敏感处,两个温度趋于接近,气息像是喷出的火焰,一把火烧穿了心房的禁地……
那悬而未决的僵持和挣扎,仿佛两个孤独的生物彼此发出的奇异交流。直至多年以后,沈木星还能够清晰地记得,当年的那个已经成了形却没有诞生的吻,孕育了她全部的青春悸动,却又仿佛早已死在那个梅雨时节的温州小镇。

第一章 你不在我预料
03
沈木星的家乡在温州的水头镇,这个地方小到只有被洪水包围的时候,才会在《新闻联播》里被提上那么一嘴。
那一年,台风海棠将整个水头镇笼罩在瓢泼大雨之中。
平阳县的九注大溪汇成山洪,如同一条巨大的猛龙,气势汹汹地直奔下游的水头镇。
镇上八百多人被围困在洪水之中,等待解放军的救援。
雨小了,可洪水还在楼下奔腾,仿佛镇上所有的小楼都在水中漂浮,让人看了头晕目眩。被困的人多,武警支队的冲锋舟也快到了,人们并没有在灾难面前放任恐惧,而是努力搬运着东西,将损失降到最低。
家里条件好一点的,都把东西搬到了三楼、四楼,沈木星家是今年新盖的四层小楼,家具还没有来得及置办。
父亲是个极其擅长自我安慰的男人,一边搬东西,一边笑呵呵地念叨着幸亏没有买家具,否则买了也要被水淹,母亲永远是那个站在父亲对立面的人,不停地撇着嘴损他是“贼头”。
也有一些条件差一些的,家里的旧楼只有两层,面对越涨越高的洪水,不得不把东西都搬上了房顶。
沈木星透过窗子向下看,看见老裁缝和儿子小裁缝就被迫爬上了屋顶,父子俩披着黑色的雨衣,在楼顶上忙碌着,正在往缝纫器材和布料上盖塑料布。
他们刚从苍南搬到这里,买了一幢旧楼,虽没什么家具,但毕竟是开裁缝铺的,布料、扣子、成衣,等等,都是怕水的东西。
沈木星指着窗外,对母亲佘金凤说:“妈,这水越涨越高,他们会不会被淹到啊?”
自从她高考落榜之后,母亲说话就没有过好气,搬着水盆往楼上走,说:“别人家的事你咋管得那么宽?快把我梳妆台搬到四楼去!”
“哦。”沈木星应了一声,没有动。
母亲走后,父亲沈南平路过,顺着她担心的目光看下去,然后去楼上拿了几张巨大的塑料布,打开窗子对楼下的裁缝父子喊道:
“老裁!你们家的塑料布够用吗?我们家用不完,给你扔下去!”
“哦,谢谢啊!”老裁缝一口浓重的口音。
沈木星站在父亲身边,静静地拽了拽他的袖子,说了句什么,沈南平笑着对老裁缝喊道:“你等等喔!我女儿让我把塑料布打好捆,绑上石头给你丢过去!不然会被大风刮跑的!”
老裁缝在细雨中勉强睁开眼,露出一个和善的笑,仰头说:“谢谢喔!丫头不愧是远近闻名的状元苗子!考虑问题都是那么周全!”
沈木星听见老裁缝在夸她,就把头伸出窗外去笑,以示礼貌,却突然撞上了一双深邃的眼睛。

严熙光停下动作,转过身来,仰头看向她家的窗子,他黑色的雨衣上不停地流淌着雨水,眼睛因为雨雾的入侵而微微眯起一个自我保护的弧度,他长得一点也不像温州人,五官立体,鼻梁挺直,下颌比起温州男人,更加瘦削尖细,他的半张脸都被遮挡在雨衣之中,有种说不出的神秘,然而沈木星很快就发现,他在看她。
毫不避讳地看着她。
不知为什么,身体的某一处忽然涌起一丝异样的感觉,像是被人用精致的小锤轻轻地敲了一下,不知是脸蛋,还是喉间,又或者……是心脏的位置。
母亲的冷笑声在身后响起:“哼,状元苗子不照样没被重点大学录取,还要再复读一年?”
父亲责怪地说:“你少说两句,孩子已经够上火了。昨天我还看新闻说有个女孩子因为高考落榜跳楼了。”
母亲似乎被父亲的话吓着了,语气立刻温柔了许多:“不许瞎说!跳什么楼!我们木星可是老妈的命!”
沈木星撇撇嘴,不高兴地低下头,最后看了一眼那个小裁缝,扭头离开了,离去之前给老妈丢下了这样一句话:
“我就是跳楼也要等到洪水走了再跳,要不然就成跳海了!”
母亲一怔,看向父亲,父亲责怪地提醒道:“孩子要复读本来就够难过的了,你还总是冷嘲热讽,催命呢!”
04
十九岁的沈木星,不知道为什么人们总是要给这些可恶的台风取那么好听的名字——台风海棠。
夏成说:“你也很可恶,名字不是也一样好听?”
夏成是个脸庞清秀的少年,大眼睛双眼皮,是典型的南方男孩。那时的他才一米七的个子,还没迷上魔兽世界,更不知道苍井空。
沈木星和夏成一起长大,算是公认的青梅竹马,这样亲如手足的关系让一向以三好学生自居的沈木星,和夏成说起话来总是像个男孩,尤其是在她刚刚高考落榜、心情最差的时候,总爱拿夏成出气。
“滚蛋,你才可恶!没事别总在我面前晃悠!我活了快二十年,没有一天不看见你的!我怎么这么倒霉啊!”
挨骂的夏成总是嘿嘿一笑。
“我就要去上大学了,杭州可是人间天堂,听说啊,杭州的女孩子就像是西湖里现捞上来的一样水灵,聪明灵秀,脉脉温情……你就留在这个小地方继续复读你的数理化吧!到时候,想见我一次可就要等到寒暑假了,你可别想我想到念不进去书,整天哭鼻子。”
一提到复读一年,沈木星的小脸就耷拉下来了,嘴巴一歪,咬牙切齿。
“从西湖里捞上来的那是水鬼!考个破二本嘚瑟什么!等一年后我沈木星凤凰涅槃!你来我们清华还要买门票呢!”
夏成还是饶有兴致地看着她。

连续几天的暴雨不能出门,可着实憋坏了夏成,沈木星家虽住对面,但也不如当面跟她斗嘴来得过瘾。
沈木星帮着爸妈将家里怕淹的家具往四楼搬,气喘吁吁地放下妈妈的梳妆台,靠在床边歇了一会儿,对面四楼的窗子被推开,寂寞的夏成正朝她招手,沈木星却没看见。
由于下雨,屋子里又潮又闷,沈木星文弱惯了,哪里干过这么重的体力活,此刻汗水已经浸透了T恤。
楼上是仓库,没人,沈木星便双手交叉拉住T恤的下摆,往头上一拉,脱了下来,身上只剩一件白色吊带,顿时,汗水蒸发,周身凉快多了。
试图引起沈木星注意的夏成突然僵住了动作。
他在对面看得一清二楚,惊讶地瞪大了眼睛。
他清澈的瞳孔里映着她的身影。
她圆润的肩膀,葱段一样的手臂,以及她抖动衣服时随着她的动作而跳跃的、已经可以和成熟女人相媲美的胸部曲线,都让夏成的心脏瞬间变成了一个灌满热水的气球,仿佛轻轻一戳就会爆裂开来。
沈木星一抬头,看向窗外肆虐的洪水。
夏成头皮一紧!惊得一下子坐在了地上!一瞬间,“哗啦啦”的声响回荡在四楼的房间中,纸箱上的圣斗士星矢手办和变形金刚的模型全部被他碰翻在地,他背靠着墙壁大口大口地呼吸,连最爱的大黄蜂手臂掉了一个零件都无动于衷。

那天晚上,夏成梦见了沈木星。
第二天早起,夏成妈发现儿子一大早就把自己关在洗手间里洗洗涮涮,便敲了敲门。
“夏成啊,床单不用你洗,妈给你洗就好了。”
夏成的声音显得有些慌张:“不用了……妈……我去上大学了,总要学会自己洗衣服的。”
夏成妈妈欣慰地说:“我儿子长大了。”
05
沈木星没有想到,六年后再次见到严熙光,依旧是在一个下雨天,与水头镇那样的地方相比,深圳这座城市不似她家的小县城,已经高调到连气温高了低了都要上《新闻联播》露露脸。
这里的人们经常充满江湖气地说:“我们北上广不相信眼泪。”每到这个时候,沈木星也会自豪地带上自己的家乡吹嘘道:“我们江浙沪不相信邮费。”
从商场里出来,沈木星的精神有些恍惚,恍惚到细雨落在头上都没有察觉,头脑如同一台失控的放映机,不断地回放着那些早已被她尘封起来的过往。
在红绿灯路口,她买了一包槟榔,在嘴里嚼了一颗,才觉得精神了许多,绿灯亮了,她正要迈步,就听见身旁有争吵的声音。
“放开我!放开我!”一个衣着凌乱的女人被一个穿着土气的男人拉扯着,不得脱身。
“臭女人!居然跑到深圳来了!背着我偷男人!还敢跑路!快点跟我回家!”
“不回!回家你们会打死我的!”女人倔强地往地上坐,也不顾路人的眼光,说什么也不肯走。
附近路过的大部分都是白领,午休难得有空闲出来吃个饭,大都行色匆匆,没人愿意多管闲事,沈木星也是午休结束要回去打卡了,也没想看热闹。
何况,像这种夫妻打架的事多了去了,只要插手就是多管闲事。
绿灯亮起,沈木星欲迈步,就听见女人号哭一声,尖锐的嗓门不得不使她回过头去。
原来是男人拉不动女人,气急之下踹了她一脚!
“你肚子里怀了野种,还敢撒泼!今天我不打死你,我就不是个男人!”
沈木星看不下去了,放弃了过马路的念头,喝止住男人!
“喂!你干什么呢!”
男人十分猖狂地说:“我管教老婆,你没看见吗?你瞎啊!”
沈木星看他就来气,抡起包朝他身上砸过去!
“你骂谁瞎呢!骂谁呢!”
“你算男人吗!老婆怀孕了还动手!难怪人家会出轨!跟畜生过也不跟你过!”
“你再瞪我试试!”
男人被她的PU包打得连连倒退!
那怀孕的女人一见男人被牵制住了,起身就跑!
“别跑!你跟我回家!”男人急了,推开沈木星,两个人就这样跑远了。

沈木星望着他们渐行渐远的背影,气得直喘气,把包往胳膊上一挎正要走,身后突然传来脚步靠近的声音。
“你的东西掉了。”
本以为是目睹这场闹剧的路人,沈木星回过头去,却不想一下子撞进了一双熟悉的眼眸里。

打赏

子午书简 丨所有电子书均来自网络!如涉及版权问题,请发送邮件到[email protected],站长会第一时间移除,谢谢
本文链接:《我就喜欢这样的你》盛世爱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贴图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签到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