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使用快捷键Ctrl+D收藏本站,下次访问更方便哟!
  • 最近百度网盘删资源太厉害,补链补到没脾气....

《玉堂金阙》看泉听风

好书推荐 看泉听风 0个评论

《玉堂金阙》看泉听风

基本信息

书名:《玉堂金阙》
作者:看泉听风
(作者)
出版社:重庆出版社,重庆出版集团
出版时间:第1版(2015年11月1日)
页数:534页
语种:简体中文
开本:16
ISBN:7229095956,9787229095956
ASIN:B017X9CHDI
版权:重庆出版集团

编辑推荐

她是备受宠爱的天之骄女,他是受尽冷落的豪门弃子。
两人相识于幼时,青梅竹马、情深意重。
他冷酷无情,却只对她情有独钟,以江山为聘,一生一世一双人。
温柔甜宠派古风代表作家看泉听风继《九重韶华》之后最新古言力作!
最新古言《玉堂金阙》不但对历史的考据比较严谨,写法上也很有中国古代刻画人物的特点,就是通过细节语言刻画人物。

媒体书评

《玉堂金阙》最出彩的地方就是在于对配角的塑造,陆琉、郑启、高囧、陆言等等,甚至小角色如高回、高岿之类,都是有血有肉,没有绝对的正面或反面,虽然未必让人喜爱,却显得真实,就连未出场的人物,如袁夫人、萧令仪、郑裕等,也可以从字里行间看出其性格特征。
——aileen
很喜欢看泉听风的文,她擅长埋伏笔,她文中没有大恶之人,再恶的人心中都有善的一面;也很少会写上大段的心理描写,来解释她文中所表达的各种意思;也没有宫斗、宅斗。可从那些人的对话和字里行间,就能表现出,那些人之间激烈的争斗。同时往往寥寥几笔,就能将一个人容貌、个性、风华完整地体现。真是看得欲罢不能啊!
——深度霸王

作者简介

看泉听风,毕业于南京艺术学院,温柔甜宠派古风代表作家,擅长写温暖甜宠文,文笔细腻、轻快,善于从细节描绘人物个性、驾驭故事场景。

目录

楔子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八章
第九章
第十章
第十一章
第十二章
第十三章
第十四章
第十五章
第十六章
第十七章
第十八章
第十九章
第二十章
后记

经典语录及文摘

大兴开元六年,倭国与高句丽、百济联合入侵新罗,新罗遣使求助,中护军高团领军五十万打败联军,建白骨京观。
大兴开元十年,云南王岫收大光、暹罗、寮等地区并入云南郡,云南郡改为滇郡,帝册封子岫册封为滇王。
大兴开元十八年三月,后病笃,遗愿火葬、不建陵墓。太子高岳、滇王高岫、安悦长公主长跪榻前苦求无果。
大兴开元十八年端午清晨,后薨逝,谥号昭。午时,帝抱后自焚于太极宫内,驾崩。谥号庄,庙号高祖。
大兴开元十九年,太子岳登基,改元永光。
永光三年,帝迁都长安,定建康为副都。
永光三年,滇王携家眷离京,常驻滇郡,终此一生不入中原。
永光三十五年,帝驾崩,太子即位,改元征和。
征和五年,滇王屾薨逝,子坦继任滇王。
征和二十年,滇王坦反,于滇郡登基为帝,以文山为界,与大兴分治,国号夏,立王妃陆氏为后。后为安悦长公主与齐国公女。
此后二百三十年,大兴末帝昏庸,逆臣周斌弑君,天下大乱。夏皇领军入中原,登基为帝,定都洛阳,国号兴,史称东兴,又称后兴,后兴存世三百六十四年亡。

楔子
建始五年冬,天色阴沉沉的。
“呸!这鬼天气!冻死人了!”建康城郊一处简陋的农庄里,一名穿着薄皮袄、满脸络腮胡子的大汉从外面冲了进来,身上、头上还带着积雪。
屋内一名老妪正蹲在炭盆旁烤火,一见大汉回来了,忙起身给大汉拍着身上的雪:“回来了,快进来暖暖。”
“阿娘有东西吃吗?饿死了。”大汉从怀里解下一个钱袋递给老妪。
“有麦饭,你在炭盆上热热就能吃了。”老妪解开钱袋数着里面的铜板,“这次比前几次多了些?”
“天气冷,也没人能打到野味,野味的价钱涨了不少。”大汉回头见里屋黑乎乎的没点灯。“二少君又出门了?”
“又出去抓野兔子了吧。”老妪叹气,“八九岁的孩子哪里能不馋肉?”
“阿娘你没给二少君吃肉吧?”大汉警觉地问。
“没有,你都说了那么多次了,我哪敢给。”老妪说。
大汉松了一口气:“将军是再三说了不能给二少君吃肉的,说少君火气大,要吃点素压性子。”不过他也不忍心让_二个八岁的孩子天天吃素,所以对二少君自己出去打猎找肉吃睁只眼闭只眼,横竖不是他们给的就好了。
“哪有一压就是三年的。”老妪嘟哝,“真是同人不同命,都是一个娘生的,大少君听说上个月立了功,还得了皇帝的夸奖。我还听人说,将军在大少君五岁时就给他请先生教他读书认字习武了,可二少君这都八岁了,大字还不认识几个。难得来看二少君一次,还把二少君丢河里去了,大冬天的将军怎么狠得下这个心!”一样都是嫡子,将军的心真是偏得没边了,就算是夫人为了生二少君难产死了,也不能这么对自己的孩子啊,要是夫人在天有灵,还不知道有多伤心。
“阿娘,你少说几句,将军的决定我们不可以讨论的,”大汉劝着自己阿娘,“我们做下人的只要照顾好二少君就够了。”大汉不好说她照顾的这个孩子五岁就把自己继母的兄弟给杀了,这件事是高家的秘密,知道的人不多。
这家农庄的主人是当今中护军高威,高威有嫡出子女三人,长女高丽华为当今太子妃,长子高囧、次子高严,这两个孩子待遇可谓天差地别,高囿是备受高威喜爱的嫡长子,而高严因其出生导致母亲难产而亡备受高威冷落。
老妪叹气:“我不也就跟你说几旬嘛,说起来也多亏了二少君,不然我们家日子就难过了,我也没儿媳孙子了。”
“可不是。”大汉咧嘴一笑,他不是军户但在大宋跟魏国开战之时他应召入伍,打了五年仗,好歹保住了一条命下来,但是腿瘸了,还是将军心善收留了他,后来又把二少君交给他照顾,家里托着二少君的福才渐渐宽裕了起来。
“呼——”紧闭的大门再次被推开,西北风呼啸而入,好不容易才暖和起来的两人不由都打了一个寒噤:“二少君你回来了。”老妪起身絮絮叨叨地说,“这几天天冷,你别天天往外跑了。”
进来的男孩子看起来不过七八岁,一张脸仿佛美玉琢成,若不是他一身劲皮装,神色冷漠地一手握着一张弓,一手提着一只血淋淋的剥皮兔子,真会让人觉得是个小女娃。对于老妪的唠叨,男孩恍若未闻。
“笃、笃、笃……”细细的敲门声响起。
老妪和大汉困惑地对视,这时辰怎么还有人来?
冷——陆希现在只有这么一个感觉,她的四肢已经僵硬了,意识也开始迷糊了,她举起手送到嘴里狠狠地一咬,刺痛让她清醒了下,她再次奋力在雪地里爬走着,不能停下,停下就死了……她不停地告诉自己,她上辈子死得迷迷糊糊的,连自己为什么会穿越都不知道,这辈子她不能再这样了……
她不认为自己再有一次好运。但是三岁幼儿的身体实在太虚弱了,尤其是她已经连续在雪地里走了小半天了,陆希感觉自己身体已经接近极限了,“啊!”她低低地叫了一声,脚一软,整个人就跌坐在雪地上,冻得坚硬的泥土没有划伤她,但是把她摔得半天都爬不起来。
寒风一下下地刮在她身上,陆希缓慢地从地上爬了起来,一步步地继续往前走,她不能死!她不要冻死!她脑海里只有这么一个念头,陆希也不知道自己走了多久,突然她看到了一户人家,她精神一振,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居然快步冲到了那户人家家门口,抬起手拍着,但是那声音连她自己几乎都听不见。陆希四处望了望,捡起了一块小石头,举着石头一下下地敲着那扇大门。
高严听到敲门声,心中微动,难道是阿姊来了?他转身去开门,但大门口空无一人,高严垂目,也是,阿姊都成太子妃了,怎么能随便出宫。咦?这是什么东西?高严低头看到一团黑黑白白的东西,他再定睛一看,居然是个小娃娃,白的是衣服、黑的是头发,手里还拿着一块石头。
“救我——”陆希丢开了砖头,吃力地伸手搭在了高严的脚上,人再也撑不住地失去了意识。
高严黑黝黝的凤眸盯着小娃娃冻得已经发白的小脸一会,弯腰抱起了她。
“二少君,是谁?”老妪在里面等了半天没听见什么动静,不放心地跟儿子一起出来看二少君。
大汉错愕地看着高严手中的一团:“这是什么?”
“哎呀,是个孩子呢!”老妪倒是一眼就认出高严手里抱了一个孩子,看着这孩子穿得单薄,不由心疼地说:“谁家这么狠心,居然让孩子穿这么少。”说着她连忙将孩子抱了过来,捞起一旁的棉被紧紧地裹住,连忙喊媳妇烧水。
“二少君,这孩子你从哪里弄来的?”大汉困惑地问。
“门口捡来的。”高严道,阴沉沉的样子一点都不像是个孩子。
大汉无语地望着高严,他还挺能体谅将军的,二少君这脾气一般大人都不会太喜欢,阴沉得实在不像孩子。
老妪忙喊来了媳妇给孩子泡了热水,洗千净了孩子后,两人惊呼道:“好漂亮的孩子啊!”两人还是第一次见比高严更漂亮的孩子呢。
老妪注意到怀里的小女娃浑身雪白粉嫩,除了脚上、胳膊上有几处瘀青外身上连个小红疙瘩都没有,不由奇匿道:“这孩子瞧着也不像是附近农户的孩子,难道是哪家富户走失的小娘子?”
“富户会走失小娘子?”媳妇问,“奠不是被拐子拐出来的吧?”
“那些该死的杀千刀的!”老妪恨恨道,“这么漂亮的小娘子,家里也不知道有多喜欢呢,要是走丢了人家该有多伤心?”
媳妇暗忖,孩子漂亮就能受宠?那二少君怎么说?莫说大少君了,就是大娘子都没二少君漂亮,也不见将军有多喜欢二少君。
高严自把孩子交给老妪后,也没多上心,他平时基本一年到头都泡在山上,老鲁一家只负责他每天三顿吃喝,他既没有功课也没有人陪他,救那个小孩子只不过是他一时兴起,他压根没有想过这个孩子会给他的生活带来多少惊天动地的变化……
“走开!”高严警戒地瞪着又朝自己靠过来的小玉娃娃。
P1-3

打赏

子午书简 丨所有电子书均来自网络!如涉及版权问题,请发送邮件到[email protected],站长会第一时间移除,谢谢
本文链接:《玉堂金阙》看泉听风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贴图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签到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