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使用快捷键Ctrl+D收藏本站,下次访问更方便哟!
  • 最近百度网盘删资源太厉害,补链补到没脾气....

《活着,就要热气腾腾》陈九

好书推荐 陈九 0个评论

《活着,就要热气腾腾》陈九

基本信息

书名:《活着,就要热气腾腾》
作者:陈九
(作者)
出版社:江苏凤凰文艺出版社
出版时间:第1版(2018年9月1日)
页数:0页
语种:简体中文
开本:16
ISBN:9787559400970
ASIN:B07GW3QSCG
版权:时代华语国际

编辑推荐

生活,就像一个姑娘,你必须主动走近她,热情追求她,然后享受她

那些把日子过得风生水起的人,大多天赋异禀

你若平日里潦草地敷衍生活,就别怪生活在关键时刻难为你

你若崇拜生活万种风情,生活便会把你宠得热气腾腾、颠倒众生;你若整日活得无聊透顶,生活便会把你一拳击倒、再踩两脚

这个世界从不曾亏欠那些用心对自己、用力去生活的人

比这个万种风情的世界更值得一看的,是你热气腾腾生活的样子

太平盛世,谈不上什么人生绝境。浮世的每个角落,有自暴自弃,也有鲜活的生命力。别把生活看得太重,别把自己看得太轻。活着,就要热气腾腾。

作者简介

陈九

人到中年却不油腻的迷人的大叔,有一颗放荡不羁爱自由的心。旅居海外多年,一路披荆斩棘,潇洒走过半生。每天都活得热气腾腾,期待着能和这个万种风情的世界擦出精彩绝伦的火花。
代表作《漂泊有时很美》。

目录

01
生活
就像一个姑娘
你必须主动走近她
热情追求她
然后享受她

002十七岁,给我一个姑娘
009生活有时很可爱,仿佛初恋的模样
015女人脸上的妆有多厚,情就有多重
018用“我老公”抵挡这个世界的明枪暗箭
021所谓青春,就是一场恰到好处的盛宴
024好看的皮囊是用心经营出来的
027女神范儿是一种气场,归根结底在脖子上
031美成一把火,燃烧掉整个冬天
034叫我如何不想她

02
那些
把日子过得风生水起的人
大多天赋异禀

040我那些“不是人”的朋友
051和毛发粗犷的老鼠和平共处
054有一种较劲儿叫“撕书”
057总有一个名字,每每想到就会泛起微笑
063不畏独自一人,不惧人潮汹涌
066人生不是戏,请你少点套路多点诚意
069对生活,要有点讨价还价的本事
072这个世界总在以某种方式表达善意
082假如生活道高一尺,你定可以魔高一丈
085对生活挥汗如雨的人,在哪里都活得有底气
089把日子过得风生水起的人,大多天赋异禀
093有些决定,3个月以后再下

03
你若
平日里潦草地敷衍生活
就别怪生活在关键时刻难为你

098学会让步是一种本事
101生活不止眼前的苟且,还有无处安放的垃圾
104有些人丢掉称谓,就什么也不会
107只要敢想,睡觉也可以玩出新花样
110你这一辈子,有没有为谁拼过命
119男人要“装”
122读书误我
125笼子里长大的小鸟,会以为飞翔是一种病
128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管住其嘴
131小城故事多,塑像别乱摸
134择一个排水通畅的城市终老
136江湖上的事,气魄往往比知识更重要
140养狗可以,变态不行
143胜利者大摇大摆,失败者才谈反思
146人与人之间差距之大,仿佛跨越了物种
149傲慢与偏见

04
这个世界
从不曾亏欠那些
用心对自己、用力去生活的人

154野孩子的纯真年代
158有的人虽然离开了,却留下了色彩
161舌尖上的新年
164别跟女人拼酒
166征婚广告里的小风情
169酒杯里的男女关系
172搂抱式服务算不算色情?
175催人老的不是岁月,是女人
178没有头汤面的日子,寂寞、干瘪
182好色而不淫,离人性最近的地方
185女人的“诱惑”,男人的成长
188胸大的茁壮、胸小的跌宕,各有各的美
191怀揣着七千块钱,漫步北京街头

05
这个世界有时候很迷人
有时候也很无奈
无论此刻已经历什么
都请你在这个万种风情的世界里
热气腾腾地活着

196会玩,是一种本事
203有些事经不起琢磨,越琢磨越有趣
207人活着,总要有点信仰和仪式感
211肉体需要思想,思想需要歌唱
214酒干杯尽,满地江湖
217如果天堂有形状,那应该是被窝儿的模样
220一起扛过枪,就会不一样
……
226一辈子很长,要活成一个有趣的人
231你若崇拜生活像个英雄,生活便会把你宠成孩子
235梦想,终会成为踏五彩祥云而来的盖世英雄

经典语录及文摘

前言
漂泊隐喻孤独,几成文化定式,我们的古诗词里充斥着这种情调。“春风又绿江南岸,明月何时照我还。”一个“还”字托出孤独感。还有“聚散苦匆匆,此恨无穷。今年花胜去年红。可惜明年花更好,知与谁同?”朋友走着走着就散了,明年情景再好又与何人为伴?还是孤独。然而,这些诗酒文人只是孤独吗?他们的漂泊总有佳人相伴,在小船摇曳的江面上,“小红低唱我吹箫”,有个叫小红的女子陪他弹唱。“墙里秋千墙外道。墙外行人,墙里佳人笑。”秋风逆旅,仍不忘为女人的欢笑心动。每读到这里我都疑惑,多少美妙只有孤独才能享有,比如小红低唱,如果有个三青子在侧,小红一曲歌罢,你尚沉醉于红颜缱绻,他却击掌喝彩,岂不大煞风景,恨不得将他一把推到湖里算数。生活中遇到此种情形千万躲远点,君子成人之美不光为别人的幸福,更为自身安全。

后来漂泊,发现了孤独的魅力。

那个青春荡漾的年华哟,放着好好的工作不干,好好的日子不过,相信命中注定,只身跑到美国留学,一去卅载,生生错过发财的黄金时段。我遗憾过,你看人家又买房又买车,还夜夜笙歌,喝茅台、喝拿铁,歌唱得也越来越专业。上学时我是合唱团指挥,那年北京高校在中央乐团举办培训班,著名合唱指挥边宝驹授课,我是学员。别的同学模仿戴玉强,“百灵鸟,从蓝天飞过,我爱你啊中国……”这个“爱”字高音,我唱不上去,可人家行,“爱爱爱”,坚挺不动、浑厚嘹亮,真不得不服。……

然而,一旦孤独成真,能够拯救孤独的只有孤独本身。每天,我必须与坚硬的漂泊共舞,在一个三亿人口没一个我认识的国度里,开始苍狼般的独行。尽管我做过充分的心理准备。“悲凉千里道,凄断百年身。心事同漂泊,生涯共苦辛。无论去与往,俱是梦中人。”这样的句子背过很多,本想能聊以自慰,实际却没什么用,根本使不上。感觉完全相反,当你真孤独时——真的不是假的,很多假孤独哟——也许是本能使然,视野便一下打开了,心灵雷达般的搜索范围顷刻扩展,很多过去被忽略的存在呼地涌入心怀,生动柔软。过去我从不钓鱼,那天路过俄亥俄河,突发奇想下车和一个钓鱼者攀谈起来,他告诉我钓鱼是要执照的,我当时想不通,钓鱼还要执照,吃鱼要不?他哈哈大笑说:“好问题,是个好问题!”那一瞬我感到前所未有的满足,吃鱼也要?身份证就是做人的执照,包括吃鱼的权力。

久而久之豁然开朗,孤独是真正的自由,或自由是真正的孤独,都一样,说白了就是可以惯着自己的真性情,随心所欲想干吗干吗。古人有“慎独”之戒,要独善其身,担心真性情坏了纲常,头发不能剃要扎起来,天足不能放要裹起来,欲望也不能乱来,要慎独。记得有一回同学聚会有个女生要结婚,取出准备好的红盖头给大家看。我抢过来盖在她头上再一把扯掉。我只是好奇,体验一下掀盖头的滋味。哎哟,人家新娘都没说话,可周边人那通骂哟,说什么的都有,把我弄得非常狼狈。

于是生活便简单起来,漂泊者失去的只是束缚,获得的却是整个世界。漂泊让我有机会、有心情,用放松的心态领略世界,世界这么大我想去看看,那种丰富和满足是不可名状的。事情都有两方面,当你失去什么时,也会获得些什么,有些成功未必比“不成功”有意义,真性情是价值的灵魂,由此产生的无论什么,比如爱情,比如诗歌,比如真知灼见,都能给人带来真正的满足。

既然如此,逃都逃出来了,那就疯吧。“春天里来百花香,啷哩个啷哩个啷哩个啷……”孤独赋予你真诚生活的权力,那就以此去拥抱男人女人,穿越大街小巷、田野山川、贫困和富有、宗教与文明,想说你就说,想唱你就唱,想逃避时不妨躲起来不接电话,想热闹时可以宿醉不归,发举目河山之叹。

生命的每一分钟都能动一次深情,同样,也可以面对最终的归结。我的酒柜里有的是酒,我的冰箱里有的是香肠,哈哈,生活从未像今天这样简单明了,充满激情。

那年因为任性,我放逐了自己,当时没想过会有戏剧性的结果,只想长舒一口气继续活下去,然而生活却颇有戏剧性。随心所欲的生活都是戏剧性的,生命一旦独立,心底的良知便会苏醒。双脚落地回归真实的自己和坦荡的心胸,充沛的欲望和潜在的冲动会让人欢愉得像酒徒一样。世界顷刻变成舞台,生活不再仅为温饱,更为参与自然、社会。人,用个性风采演示自身的存在,摄像机仿佛就架在街角,你用风情万种迎面走过,既然世俗不喜欢你,就干脆让它滚一边去,人随心动,恣情洋溢,做个小疯子咋样,真诚的配角也比假装的男一号带劲儿。

岁月的镜头在蓝天下缓缓摇动,让漂泊的脚步无法停留。与其左右茫顾,不如演到最后一刻。也许,这正是我的宿命,刚好,也是我的选择,两清了。

十七岁,给我一个姑娘
刘翠花是我们连的民工,不知算不算我的初恋。那是1972年,我刚过十七岁生日。我十五岁时加入铁道兵,当兵前虽然对邻居家姐姐有过依恋,但不是你情我愿,人家没那个意思。翠花是第一个与我彼此爱慕的女子,却因农村城市的问题未能发展下去。此后虽然与其他女人有过交往,有 过明确的感情倾吐甚至拦腰抱住,但我始终没忘记的是这个美丽的农村女孩儿。情感跟时光一样,又像流水,叫“初”字太沉重。
还是从头儿说。
谁都知道铁道兵是个又苦又累的生计,施工时难免有人手不够的情况发生,特别是搞突击时总要雇当地的民工帮忙。他们往往做一些粗活,挑土,抬石头,所以民工历来都是男的。可不知咋回事,这次副连长弄来不少女民工,大老远就见一群红红绿绿的姑娘媳妇扛着扁担走来,边走边笑,搅得人心咚咚乱跳。
红红绿绿们真的走近了,大家反倒静下来。副连长站在连部门口儿的高台阶上,特别嘱咐我们要牢记“三大纪律八项注意”,搞好军民关系。其实就是提醒大伙儿千万别胡来,谁不知道八项注意第七条是不许调戏妇女呀,说完他还给我们使个眼色,我就纳闷儿了,既然你怕胡来,干吗非弄一帮女的呢?
打那天起啊,工地可就热闹了!这帮当兵的哪儿见过这么多女的呀?韩班副就甭说了,跟谁都抬杠,总显他能,愣说他肚子里的温度大概有一千度,上次不小心吞了个铁珠子,再没出来,化了。八班平时的“哑巴”邵立纪也开始说话了,先说他们凤阳县出过皇帝朱元璋,又说他们老家靠淮河,淮河里的鱼打上来就扔在地上,随便捡不要钱。老喜立刻打断他,吹牛也不怕闪着舌头。大家你一言我一语,搞得工地跟庙会一样。还别说,连中间叫歇儿的都没了,一猛子干到吃晌午饭。照这速度,三个月的活儿一个月就能完。
干活的时候吧,老有个姑娘在我眼前晃来晃去,她十七八岁左右的样子,跟我年纪相仿,穿一件军装上衣,头上戴着一条红围巾,非常醒目。她的头发亮得像缎子似的,脸蛋白里透红,那双眼睛黑是黑白是白的,像星星一样闪着光泽。你们看过电影《英雄儿女》吗?里面有个叫王芳的女主角非常漂亮,这姑娘就是王芳那种类型的,有时感觉比王芳还美。
不知咋回事,我总管不住自己,一会儿看她一眼,一会儿看她一眼,看她挑担子的身段,看她全身绷紧的曲线,还有丰满的胸口随脚步起伏不定,都让我身不由己。我听见有人喊她:“翠——花——儿,走了,回家了!”
“哎——来了。”翠花的声音拖得很长,像泉水一样。 我愣住了,心想小姑奶奶呀,你就别喊了,喊得我心里一团 乱,站在那里发呆。韩班副一下温柔起来,他把粗壮的手往我肩膀上一搭,边点头边嘟囔:“别说,这丫头跟你小子真挺配。”我连忙否认:“想哪儿去了,流氓不流氓啊你?”
路基真的一个多月就横空出世了,新鲜的泥土在早春的凉风里散发着醉人的芳香。翠花她们娘子军早和大伙儿混熟 了。韩班副一见谁在洗衣服就说:“洗啥了,让她们洗去。”
听听,都她们她们的,连名字都省了。可不知怎么回事,这个翠花就是不跟我说话,迎面撞见时,她把头一低就躲过去了,弄得我更加七上八下忐忑不安。我琢磨着,是衣衫不整、军帽戴歪了,还是让她觉出我有点“好色”、老瞧她?对对,肯定是这个,我一下心虚起来,马上克制自己不再看她,就装着根本没这个人还不行吗。可过了些日子,翠花跟原先一样,还是不理我。
日子这么过着,花快开了。
这天,通讯员突然叫我到连部去,说副连长有事找我。我边走边想,预感要发生什么,心里很不踏实。一到连部, 只见副连长笑呵呵地给我倒水让我坐下,说:“小陈啊,你 别紧张,是这么回事,民工刘翠花,就那个最好看的丫头,人家看上你了!”“看上我,啥意思?”“她家托人问问你怎么想?人家条件很不错,父亲是抗美援朝的老团长,后来 回乡务农了,家里有七间大瓦房呢。翠花排行最小,是全家 的心尖子。你要同意呢,我就回人家一声。”我一听差点儿 跳起来。“什么?这哪儿行啊,我这么年轻怎么就谈婚论嫁? 再说我才刚当兵,根本不想复员呢。”
最后他无奈点点头说:“小陈啊,你们这些城市娃就是心太高,这么好的丫头,我要是你,唉,算了不说了,我这就回人家说你不乐意。”
“不是不乐意,是……”
“是啥,乐意就跟人家谈嘛。”
“我不了解她,她也不了解我呀。”
“少来,我跟你嫂子刚开始也不了解,不还是进了洞房啦。”
“你你,你说的什么呀?”
“咋了,小资产阶级就这副德行,虚。”
……
我惶惶然走回工地,既像背叛,又像失去了什么。只见韩班副远远望着我笑。好啊,肯定是他鼓捣的这门“亲事”。我狠狠瞪他一眼,心乱如麻。
从那天起,翠花就消失了,再没到工地来过。又过了些日子,还是不见她的身影。又过了好多好多日子,天又下雪了,花又快开了,翠花的影子一直在我心头盘绕着不肯离去。
我甚至有种想去找副连长告诉他我愿意的冲动,我要娶这个比王芳还美的姑娘,我渴望翠花突然再次出现,不再是梦境而是真的。可一想到我将永远留在这里,与群山大川为伴,这双腿啊,最终还是停了下来。
那是个下雪的黄昏,山里的雪说来就来,纷纷扬扬在我头上飘舞。这时只见西庄那边匆匆跑来一个小伙子,说他们有位产妇急着要去公社医院,请我们派车送一下。副连长连忙叫我和韩班副:“老韩,小陈,赶紧着赶紧着,救人如救火,懂不懂啊,快快快!”我们的车子开进西庄村,远远看到一排红瓦房,十分醒目。直到我们开始抬产妇,突然发现竟是翠花!她挺个大肚子在床上辗转反侧,我与她四目相对,她看着我我看着她,都愣住了,直到我实在忍不住,泪水哗 地涌出来洒在她脸上,沿着她的眼角缓缓而下,打湿了耳垂和鬓丝,落在枕头上。
当晚,翠花生了个女孩儿。雪一直下着,玻璃窗上飞舞的雪花,像一群好奇的孩子在悄悄往屋里窥望。翠花已疲惫地睡去。她的丈夫,那位淳朴的小伙子,还有韩班副,都在走廊的长椅上睡着了。病房里很静很暖和。我望着翠花安详的面孔,突然发现自己从未这么近地守着她看着她,连她的呼吸都听得到。
真美,她真美。
后来,我再没回过西庄村。直到十几年前的夏天,我随战友们旧地重游,他们特意陪我绕进村子,寻找那排红色瓦房。找啊找啊,我觉得是这个地方,因为山还在嘛,可房子全变了,整个西庄村已变得认不出了,这里现在是度假胜地,层层叠叠盖起许多家庭旅馆,什么农家饭,原生态食品,行走的人影,匆匆的面孔,哪容得下我这片情怀呢。我没有说话,战友们看着我,也没说话。

打赏

子午书简 丨所有电子书均来自网络!如涉及版权问题,请发送邮件到[email protected],站长会第一时间移除,谢谢
本文链接:《活着,就要热气腾腾》陈九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贴图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签到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