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使用快捷键Ctrl+D收藏本站,下次访问更方便哟!
  • 最近百度网盘删资源太厉害,补链补到没脾气....

《遗落在时光里的爱》十诫

好书推荐 十诫 0个评论

《遗落在时光里的爱》十诫

基本信息

书名:《遗落在时光里的爱》
外文书名:LostintheTimeofLove
作者:十诫
(作者)
出版社:北方妇女儿童出版社
出版时间:第1版(2013年3月1日)
页数:250页
语种:简体中文
开本:16
ISBN:9787538570304
ASIN:B00AF1Q0F8
版权:北京磨铁图书

编辑推荐

《遗落在时光里的爱》编辑推荐:我不愿用记忆证明,我们曾经爱过。穿行四季,居筱亦,布衣祺,容九,香蒲圆叶联名推荐。世界再大,还是遇见你;世界再小,还是丢了你。那些爱与被爱,喜怒与哀乐,每一个场景都不舍遗落在时光深处。时光流逝,一晃,真的是一晃,再见面已是惘然。

作者简介

十诫,磨铁中文网签约作者,笔名取自仓央嘉措那首古老缠绵的情诗,“第一最好不相见,如此便可不相恋……”。土生土长东北人,性格火热外放,却总有着百转千回的小女儿心绪,喜欢在虐恋中寻找甜蜜元素。最幸福的事是将心中万千思绪描绘成千百种故事,再诉与他人听。

目录

一离开你,我怎么会不好
二将往昔隔断
三尘封的记忆
四心头的刺
五你是我再也不要的过去
六只怪曾经已惘然
七天已黑,夜已深
八陌生人,再见
九过去,寂寞的爱
十透着悲伤的了然
十一我恨你,难道你不知道吗?
十二剪不断,理还乱
十三你的心里,还有他吗?
十四沈子嘉的追求
十五要如何在一起
十六最后的旅途
十七岁月静好
十八番外

经典语录及文摘


离开你,我怎么会不好
良宵和周锦宸的重逢是在一个晴朗的午后。
浩海酒店门前,黑色的路虎和白色的广本在相邻的停车位上同时停了下来。
然后,车门同时拉开。再然后,无意间对上视线的两人同时愣住。隔车伫立,两两相望。
一贯古井无波的眸子在看见她的那一刹那出现一丝波动,随即恢复如常。周锦宸绕过车头,走到了良宵面前,轻扯起嘴角说:“良宵,好
久……不见了。”
男人迎光而立,良宵看着阳光笼罩下的面容,忽然之间竟在他那笑容里读出了一丝苦涩。但很快,便又在心里一个劲儿地说:“眼花
了……眼花了……”周锦宸从来都是意气风发的,怎么能苦涩。
良宵无所谓地耸了下肩:“是啊,好久不见了。差不多两年了吧。”
“还有一个月零12天正好两年。”
良宵怔住。之后,便是相对无言。
沉默了一会儿,良宵掏出手机看了眼,冲着眼前的人笑了笑:“我两点要见客户的。”
“是吗?我也是约的两点。有一个工程装饰的项目要谈。”
两点,工程装饰……
久不出现的老总今天忽然到公司,并且再三嘱咐她:对方对此项工程极为重视,今天来选定最终方案的是终极BOSS(老板),要小心伺候。
良宵猛然间产生了一个想法:她今天要见的终极BOSS,该不会就是周锦宸吧!但愿……没那么倒霉!
她笑着甩上了车门:“那你忙吧!”
“好,时间不早了,我先上去了。”
5分钟之后,当良宵在顶楼西餐厅再次见到周锦宸的时候,瞬间有种天旋地转的感觉。
良宵不禁叹息,难怪啊,难怪……
难怪组里那帮平时自视甚高的设计师们听说她今天下午愿意来见大客户,都一副如释重负的表情。难怪她要求合同谈成后大休一个月时,老板会那么痛快批准。敢情今天这尊大神是周锦宸!
周锦宸出手大方是尽人皆知的事情,当然挑剔也是出了名的。不但求最贵,同时也要求最好,一向是他的风格。良宵甚至还记得他那句常说的话:不要想着给我省钱,也不要想着糊弄我,我要的是高品质!嚣张的男人!
约定的16号桌靠着落地窗,周锦宸此刻正坐在那里,单手支着下巴,扭头看着窗外,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良宵看着周锦宸英俊的侧脸,幽幽叹息了一声,踩着高跟鞋认命地走了过去。她其实多少有些奇怪:周锦宸难道要破产了?一座办公大楼的装修而已,竟然闲到要亲自过问。
细细的鞋跟踩在地板上,发出“咔哒咔哒”的响声。周锦宸闻声扭头,看着走过来的人倒是没什么惊讶,只是微微一笑,说道:“你现在在‘创意’?”
“是啊。”良宵微笑着坐到了他对面,“不过没想到这么小的鱼,竟能劳驾您这尊大神亲自出马。”
“蓝山还是卡布奇诺?”
“不用了,我喝不下去。”良宵摇头,然后奇怪道,“宏达……你什么时候把公司名字改了?”
“‘宏达’是宸峰集团新成立的子公司。我最近几年的工作重心都会在B市这边,所以这座大楼的装修工程我才会亲自过问。毕竟办公环境舒心,效率也会高些。”
良宵笑了笑,从大大的手袋里掏出了一个黑色文件夹,摊开在桌上:“对于寰宇大厦的装修,我们一共准备了三套方案。周总……”
“良宵。”周锦宸忽然伸手合上了文件夹。他其实想说:“你可不可以不要这样,这样……客气得近乎做作”,可话到了嘴边却变成了另外一句:“不用看了,你的本事我是知道的。”
良宵“扑哧”乐了:“这话从你嘴里说出来,还真有点儿别扭。”
周锦宸本身就是建筑和经济的双学士。良宵至今还记得,那所精英云集的学校里,连续4年,建筑学院橱窗中所展示的最优设计作品,都出自他的手。
“周总还是看看吧,这三套方案我只是帮忙润色而已。况且,您总要亲自拍板定下一套,我们才能有的放矢啊。”
“那你觉得呢?”周锦宸十指交叉放在小腹前,往后靠在了椅背上。
“我?”
“嗯,你比较偏向于哪一套?”
良宵想了想,重新翻开文件夹抽出一叠纸递了过去:“这个,无论从哪个方面来讲都优于其他两套。”
周锦宸接过来,连眼皮都没抬一下就直接放回了桌上:“那就这份吧!”
“啊?”良宵惊讶,这也太雷厉风行了吧。
“由你负责,我没什么不放心的。”
良宵不置可否地笑了笑。这案子是绝对轮不到她来负责的。因为她来之前和Judy陈说好的,只要这次她能顺利拿下这单生意,立刻就放她一个月长假。那时候整个工程都已经结束了!
“这样……”周锦宸清了清嗓子,一只手搭上桌沿儿,指甲轻轻敲击着手边的瓷杯,“我的助理会拟好合同,这个周末之前给你传过去。你们先研究一下,如果对上面的条款有什么异议,尽可以提出来。如果没有,就来我办公室签订一下。至于具体的细节……”他顿了一下,
“实施过程中我们可以具体沟通!”
“好的。”良宵点头,“我们一定竭尽所能让周总满意。”说着收拾好桌上的文件站了起来,正准备说“再见”就听见他唤了一
声……
“良宵。”那声音低沉且充满磁性,似乎带了些暧昧不明的味道,亦如许多年前的某个晚上。良宵不禁恍惚,等再回过神来,周锦宸已经站在了她的面前。熟悉的气味萦绕鼻端,心下意识地颤了一下。她退后一步,然后微仰起头,扯出客气的微笑:“周总还有什么要求吗?尽管提!”
“一起去吃顿饭?”
良宵顿了一下:“周总客气了,哪能让您破费。”
周锦宸轻笑:“刚刚还不是说有什么尽管提吗?一起吃顿饭而已,也要拒绝?”
“可是您这要求不在我工作范围之内,我满足不了。”
“不是要求,是邀请。”
“多谢周总美意了,我下午还有别的事情。”说完,良宵客气地道了声“再见”,转身的时候周锦宸的声音却再度传来……
“良宵,你这两年,过得好吗?”
迈出的脚步顿住,良宵回过头,明媚地笑着,用一种极为笃定的语气回答他:“好,当然好!”说完,不再犹豫地离去。
周锦宸,这世界上再也不会有比和你在一起时更糟糕的日子了。离开了你……我怎么会不好?
PUB,音乐震天。
晚上,等周锦宸姗姗来迟赶到包厢的时候,一群人已经喝得乌烟瘴气。
张子杰眼尖得在周锦宸刚一进门的时候就看见了他,立刻放开怀里的妹妹,从眼前的桌子上端起两杯酒,邪笑着起身迎了上去。
“不是说不来吗?”
“想来就来了。”不等他递过去,周锦宸直接伸手拿了张子杰手里的酒杯,仰头就灌了一大口。然后径自穿过人群,走向了角落的沙发。
张子杰在他转身的时候撇了撇嘴,拔腿跟了上去。大大咧咧地挨着周锦宸坐下后,用手肘撞了撞他:“心情不好?”这么多年的关系,其实不用问,他也知道这厮现在肯定心情不咋地!
“没有。”周锦宸爱答不理地应了一声,再仰头直接把剩下的酒全部干掉。
“没有?那怎么没精打采的?”
“无聊!”周锦宸转过头,不耐烦地朝他挑了挑眉,“闲的!”
张子杰嗤笑了一声,抬手拍拍他肩膀:“看出来了,您老最近是挺闲的!”
周锦宸抿紧薄唇,看着他满脸深意的笑容皱起了眉。
张子杰“嘿嘿”贼笑了两声:“为了一个芝麻大点儿的装修工程,日理万机的周总亲自跑去酒店和一个小小的设计师面对面谈条件,是挺闲的啊!”
周锦宸直觉他话里有话,抿着唇没作声儿,沉默地用眼神逼视着他。
张子杰在他冰冷审视的眼神里终于败下阵来:“你见到良宵了吧!”
“见着了。”周锦宸挑了挑眉,冲着他冷冷一笑,“你也早就见着了吧。”
“嗯。”张子杰和他对视了一小会儿后终于败下阵来,颇有些烦躁地扒了扒头发,“我也是半年前无意中碰上她的。我在B市这边的那套别墅,就是良宵操刀设计的。”
周锦宸咬咬牙,声音里已经隐隐有了几分怒意:“半年前你就遇见了她?为什么不告诉我?”
“锦宸!”张子杰皱眉,满眼的不赞成。
“阿杰,关于这两年我是怎么找她的,别人不清楚,你还不清楚?”
“可两年前你是怎么伤她的,我也最清楚!”
周锦宸语塞,阴沉的面上似乎闪过一丝伤痛。他伸手从桌上拿了瓶酒,仰头灌了起来。
两年前……两年前的夏良宵是爱周锦宸的,可两年前的周锦宸却将她伤得体无完肤!
张子杰也不拦他:“那时候遇见良宵,我就替你探过口风了。可是……可是她的态度很坚决。她不想见你。”他顿了顿,再开口时已经有了规劝的意味,“锦宸,其实,我觉得良宵现在这样挺好的。你们两个……与其在一起互相伤害,不如‘相忘江湖’吧。”
周锦宸哂笑,白了他一眼。
忘?刚离婚的那段日子里,他也以为能忘。可若忘得了,谁还会在这里“为伊消得人憔悴”?
“阿杰,良宵是我老婆!”
张子杰用酒杯碰了碰他手里的酒瓶子,毫不留情地提醒道:“已经离婚了。”
“是吗?”周锦宸轻哼着转头看向他,黑如曜石的眸子里是狂妄的坚定和势在必得,“阿杰,她一天是我老婆,就一辈子都是!”说完把酒瓶扔回桌上,起身大步走出了包厢。
良宵假期伊始的第一个懒觉,就葬送在了某人的夺命连环Call之下。
早上6点刚刚过,床头柜上的电话就“丁零零”响了起来,并且大有不接电话就没完没了的架势。
含含糊糊地咒骂一声,她从枕头底下摸出了手机。刚刚“喂”了一声,那边便传来一个熟悉的男声,低沉浑厚,带着温柔的笑意:“是不是吵到你睡觉了?”
良宵立刻清醒了大半,一下子从床上坐起来,拿着话筒憋了半天才讷讷地开了口:“周……周锦宸?”
“是我。”那边的人轻笑着调侃她,“不叫周总了?”
良宵皱眉:“你怎么知道我电话的?”语气有些不好。
“问你公司的陈总监要的。”
良宵“哦”了一声,心里大骂Judy陈那个更年期的老女人嘴不严实。
“良宵,你今天……有时间吗?”
良宵顿了顿:“周总有事?”
不冷不热的语气叫电话那边的人暗自叹了口气:“想请你吃顿饭,
就是不知道肯不肯赏脸?”
“不好意思,我今天已经有约了。”
“一整天都有约?”
“一整天都有!”
“良宵……”周锦宸叹息着想要继续说什么,却忽然被打断了。
“抱歉,我忽然想起来有急事,先挂了!”良宵匆匆说了一句,然后竟然真的挂断了电话。
老旧公寓楼的对面,英俊挺拔的男人斜倚着车门站在马路边。他收起手机,抬头望向公寓楼7层的某一扇窗户,眼中的光线逐渐变得幽深起来……
夏良宵,你躲得了我一天,能躲得了我一辈子吗?
挂掉周锦宸的电话,良宵坐着发了一会儿呆,然后头一仰又躺回了床上。想要再睡个回笼觉,可翻来覆去却怎么也没了困意。于是叹了口气,起身去卫生间梳洗。她洗完澡出来,开了电脑,登录了QQ(即时通信网络工具),然后才开始拾掇自己。等换好干净的家居服,正坐在电脑前擦头发的工夫,安静的屋子里再一次响起了电话铃声。
良宵先是愣了愣,而后把手里的湿毛巾抖开,换个干燥的地方继续刚才的动作。她以为还是周锦宸打来的,所以丝毫没有起身要接电话的意思。
愿意打就打去吧,他不嫌烦,她就拿电话铃当音乐听好了!果然,响了几下之后,便安静了下来。可就在这个时候,电脑屏幕右下方,QQ上Judy陈的头像闪动了起来。随手点开,一大片消息立刻轰炸一样蹦了出来,密密麻麻的一大排,却都是同一句话复制的:为什么不接电话?
良宵当场被囧到了。回复了一行字:有何吩咐?
“下午5点,新港海鲜酒楼,胡吃海喝。有人请客。”后面又附送了一个“奸诈”表情。
良宵不禁疑惑,谁能请客,于是又问:“老板出血?”
Judy陈立刻跟过来一句:“那你是做梦!客户公司请客!老板还指明要你也来参加一下。”
良宵心里咯噔了一下。看着电脑屏幕上“客户公司”四个字,直觉就把这件事和周锦宸联系在了一起。
那个人向来说一不二,早上她毫不留情地拒绝他又随便挂他电话,他肯定心里不舒服,十有八九得出点儿什么幺蛾子。就在她满腹疑虑的时候,Judy陈的消息又过来了:“新华地产对上次小区的整体装修工程很满意,想要和我们建立长期合作关系。晚上这顿饭就是他们请的,应该算是提前拉近一下关系吧。”毕竟中国人的习俗——酒桌上好谈事儿!
良宵顿时松了口气,已经悬到嗓子眼儿的心也跟着落地。
新华地产是B市老牌儿的地产企业了,年初时候曾经和“创意”合作了一片小区的整体装修工程。从设计到动工,都是良宵挑的大梁。如今新华请客,少了她确实不好,老板点名叫她去自然是合情合理。
算了,不管谁请客。总之,只要和周锦宸没有关系,就一切都是OK的!良宵长叹一声,手指飞快地在键盘上敲击着:“那好,我先觅食去了。晚上新港见!”
新港酒楼在三环附近,从良宵住的地方开车过去十几分钟就能到。
下午四五点钟的时间,刚好是下班高峰,路上堵车堵了个昏天黑地。等她匆匆忙忙赶到地方,已经迟到了将近一个小时。2楼包厢里已经开了席,只是酒才敬了两轮,气氛还没进入佳境。
良宵推门而入的一瞬间,屋子里忽然静默了下来,所有人都向门口行注目礼,将目光定格在了她身上。短暂地注视后,一大桌子的人“哄……”的都笑了起来。她被莫名其妙的笑声弄得有些尴尬。站在门口愣了几秒后,咧开嘴苦笑着向两家公司的人一齐歉意道:“不好意思啊,我来晚了!路上堵车。”
“小夏啊,你是来得早不如来得巧!”说话的是“创意”这边的曹副总,不到40岁,心宽体胖,常被公司人笑称为曹胖子,“我这刚想念叨你,话还没出口呢,你就进来了,你这轻功比曹操都好啊!”说完,自己就“哈哈”两声笑了起来,中气十足,屋子里都带回音的。
新华是大客户,人家第一次请客自己就迟到,的确说不过去。良宵知道曹胖子这是给自己台阶下,便笑呵呵地接了下来:“曹哥,您要是减减肥,别说曹操,火箭炮都赶不上您的速度。”趁着屋子里众人哄笑的工夫往里走去,捡了Judy陈身边那唯一的空座儿坐了下来。可还没来得及喘口气,桌子底下的腿就挨了一脚。
“怎么了?”良宵侧过眼,发现Judy陈正用一种十分暧昧的眼神看着自己。尤其是那一脸的奸笑,叫她鸡皮疙瘩起了一身。
“你干吗用那种眼神看着我?”
“我什么眼神了?”Judy陈挑眉反问。
“很……含情脉脉!”良宵几乎感觉自己的牙快要酸掉了。
Judy陈眯眼冷哼了一声,八卦起来:“良宵,我这不叫含情脉脉。你看对面,有人的眼神才叫含情脉脉呢!”
良宵被噎到,抬起头看过去,不期然地和桌对面新华的副总沈子嘉四目相对。那一双眸子不若周锦宸的漆黑深邃,却真的如Judy陈所言,含情脉脉、满眼温柔。他见她看过来,便微笑着点了点头。
良宵不由得皱眉,僵硬地冲他笑了笑,迅速低下头错开了视线。
沈子嘉是新华地产现任老总的侄子。说是副总,其实新华这些年不少实权项目早已归他掌握。忙活那个小区装修工程的时候,良宵因为工作和他有过不少接触。工程结束后沈子嘉曾经私下里约过她几回。良宵是结过婚又离了婚的人,男女之间那点儿事情不会不懂,自己根本没有意思,也就没给过他任何回复。再后来,沈子嘉倒也没有再做过什么,只是逢年过节都会发条短信,或者打个电话慰问一下。走得不近,但也没断联系而已。所以这件事,甚至沈子嘉这么个人,良宵都压根儿没放在心上。可这人今天是喝多了还是怎么着,明目张胆地这么看着她,抽的什么风?
正想着,腿上又挨了Judy陈一下,紧接着就听见她用过来人的口吻下了定论:“沈副总对你有意思。”
“也许吧。”良宵语气淡淡的,只专注于盘子里的大闸蟹。
“什么也许,这事儿还能也许?!”Judy陈语气里颇有恨铁不成钢的意思,“良宵,你也老大不小了,应该找一个了。我看沈副总条件不错的……”
“陈姐,你吃菜。这小龙虾不错。”良宵皮笑肉不笑地打断她,将小龙虾夹进她的碟子里。
“你这丫头!”Judy陈讪笑,然后看着小龙虾身上红乎乎的辣椒,心想:这是嫌我啰唆,用辣椒堵我嘴呢!得了,她也别费力不讨好了!Judy陈摇头伸筷子,相当彪悍地解决掉了小龙虾。
几轮酒互相敬下来,两家公司的人也就没了那么多矜持,气氛逐渐热闹起来,不少好酒的人已经喝得满面通红。只有良宵还坐在那里安安静静地吃东西。
她今天就是本着“高调吃菜,低调做人”的原则来的。再加上刚才沈子嘉那暧昧的小眼神儿,这会儿她更不敢得瑟了。只盼着自己能真的变成透明人,早吃完早脱身。所以不管谁敬酒,良宵只是轻轻地抿一小口。也不管谁起哄,她都是“我自岿然不动”,微微一笑。她平时也不是爱闹的性子,几回下来,也就没人再劝她酒了,只是偶尔开上几句玩笑而已。可良宵天生就不是存在感低的人,而且沈子嘉火辣辣的小眼神儿时不时地就往她这里扫上一下,想不惹人注意都难。在场的差不多都是人精,嘴上不说,却早已经心领神会了。
等吃完饭已经8点多了,除了“创意”那位年过五十、指标三高的老总徐康华,剩下的人竟然都还嚷嚷着没尽兴,要找个给力的地方继续。
良宵是不想继续了,可今天还有“新华”的人在,两边的人第一次聚在一起,又是为了促进合作,她要是不跟着一起,实在是不好。于是出门的时候,她难得厚脸皮地献了一回殷勤,磨磨蹭蹭地靠到徐康华身边,笑着晃了晃车钥匙:“徐总,你喝得不少,别自己开车了,我送你回去吧!”
徐康华喝得不少,满脸通红,眼神也有点儿迷离。他扭头看着良宵,“扑哧”一下乐了出来:“要不怎么就说你们女同志心细呢!”可随后的一句话直接把良宵秒杀了:“我今天就没开车过来。一会儿你嫂子来接我,我俩也去找找浪漫去。小夏,你也别因为我这老骨头耽误找乐子,去和他们玩儿去吧!”说完便大步往马路边走去。良宵顿在原地,扭头看着和自己有一段距离的那一大群人叹了口气。为什么她这个休假人士还要出来应酬啊?!那要不要趁着这个时候开溜呢?正想到这里,忽然一辆黑色宝马驶过来停在她的身边。车窗缓缓摇了下来,沈子嘉伸出半个头到车窗外面,温柔地冲良宵笑道:“夏小姐,要搭车吗?”

将往昔隔断
众人经几番商量,最后终于决定去市中心一家叫“零点”的PUB。
零点,既是一天的结束,也是一天的开始。所以,“零点”向来以最HIGH的氛围在B市闻名。任你再矜持内向的人,进去都会被感染,忍不住奔放起来。这倒是叫良宵想起了很久以前,大学时期某位好友说的一句话——都是些激素过剩却心灵空虚的人,才会在该睡觉的时间不睡觉,靠疯狂寻求慰藉。
可怜的是,她现在竟然也被强拉着成为“寻求慰藉”的一族。想到这里,良宵幽幽叹息,从车窗外飞速倒退的霓虹上收回了视线。
“怎么忽然间叹气?”驾驶位置上,正娴熟地控制着方向盘的沈子嘉忽然低低开了口。
“啊?”良宵下意识地应了一声,随后笑了笑,“没什么。”本一路安静,他这会儿忽然说话,倒叫她有些反应不及。其实,良宵反应不及的不只是这一句话。就像刚才,沈子嘉的车停在她的面前,问她要不要搭车,她还没来得及婉言拒绝,就见一大帮人不知道从哪里冒了出来,起着哄拉开车门把她推到了车上。她直到现在,还有一些搞不清楚状况的懵懂感。
“女孩子不应该叹气的,应该多笑笑。尤其是像你这么漂亮的!”沈子嘉扭头冲着良宵笑了笑。昏暗的光线里,英俊的侧脸上有着说不出的温柔。
良宵被他说得有些哭笑不得,最终只是摇摇头什么也没说。还女孩子呢,她都是结过婚又离了婚的老女人了。
“夏小姐其实不太愿意和我们一起吧?”
良宵扶额轻叹:“我其实是不愿意去那么闹腾的地方。”
“其实,我也不太喜欢的,不过人偶尔需要放松一下。”
“要放松也不是去那种地方啊。吵吵闹闹的,脑袋都疼!”
“看样子你是真不喜欢去。”沈子嘉撇了撇嘴,问她,“那你平时累的时候,都喜欢去什么样的地方?”
良宵以为他只是为了调节气氛闲聊,便也没怎么经过大脑就随口答了一句:“我累的时候一般喜欢直接把自己扔进床里。”
沈子嘉顿了两秒,然后轻轻笑了起来,半开玩笑半认真地说:“我倒是很想做那个把你抛起来的人,就是不知道你给不给我这样的机会?”
这时,正好一辆警车闪着灯从两人的车边开过,警笛声从开着的窗户传进车里,盖过了他的声音。
良宵皱着眉,仔细辨听沈子嘉的话,却还是没听清楚他说什么。等到警车开远,他话也说完了。良宵有些歉意地问他:“不好意思,沈总。你刚才和我说了什么?我没听清楚。”
“没什么。”沈子嘉耸了下肩膀,左右张望过路况后,再看向良宵时笑容中忽然带了恶作剧的调皮,“良宵,反正我俩都不喜欢那么吵的地方,也不想去什么PUB。现在这么好的机会,不如……我们一起私奔吧!”
良宵是打心眼里不愿意去“零点”那种乱糟糟、音乐震耳欲聋的地方,所以在沈子嘉改变路线的时候她并没有反对,只是耸了下肩膀,纵容地笑了笑。
沈子嘉没问她要去哪里,最后自作主张地把车开去了一家特色川味菜馆。
这家店的口味很正宗,用料也很考究,当然价格也不便宜,不过在B市仍然相当受青睐。晚上9点来钟了,竟然还是生意火爆到不行。沈子嘉开着车转悠了老半天,费了大劲儿才寻到个空车位。
倒车的时候,他长嘘了口气,一副如释重负的样子:“谢天谢地啊!幸亏你眼尖,不然我以为要跟这儿转悠到关门了。”
“我就说别这么麻烦,换个地方。这里还不是一样人多,进去还不知道能不能找到空位置。”
“这个你不用担心。‘新华’在这边有间长期包房。”沈子嘉踩了刹车,解了安全带,转头冲良宵露出个坏坏的笑容,“今天咱俩假公济私一次!”
“呵……那今天这顿饭,我就更不敢吃了。”良宵推开车门下了车,弯下腰对里面的人做了个害怕的表情,“别回头再让老总误会我拿客户公司好处,我还是赶紧打车回家吧!”说着,竟然“嘭”一声关了车门,把沈子嘉一个人留在了车里。
“良宵!”沈子嘉急忙推开车门,两大步绕过车头,终于在酒店大门和马路之间的空地上追上良宵,唉声叹气地抱怨道,“你这女人可够狠心的。就这么把我一个人撇在车里,也不怕我出事儿!”
“你一个大男人,能出什么事儿!”
“被喜欢的人丢下,为情所伤,算不算有事情?”
良宵表情一僵,而后嘴边的笑意也一点点消失。她抿着唇看了眼前的男人一眼,便缓缓垂下了眼眸,然后竟然一言不发地掉头就走。
“良宵……你等等!”沈子嘉快速地伸手抓住了她胳膊,用身子挡在她前面,拦住去路后便立刻松开手,“良宵,我没别的意思。我只是觉着我喜欢你,也想让你知道我喜欢你,仅此而已。”
良宵想说“你喜欢是你的事情,我没有义务知道”,可最后只是抬起头,看着他笑得礼貌而疏离:“沈总,有些事情,我以为很久以前我们就已经心照不宣了。”
沈子嘉叹息了一声,面上露出一丝难堪:“好吧,良宵,我承认,一开始我对你感兴趣的确是因为你长得漂亮,那时候我也确实没有太认真。可是你身上有种东西总是能吸引我,叫我看见你就觉得高兴,看不见你就觉得失落。所以……那时候我就和自己打了个赌,如果半年之内我对你还是这种感觉,我就认真追求你!”
“良宵,你知不知道,我看不见你的时候,整个心都会空落落的……”低沉的声音回荡在耳边,良宵神色恍惚地看着眼前的人,心中蓦地升起一丝酸楚。相似的话,许多年前,曾经也有一个男人对她说过。可现在呢,言犹在耳,却已经物是人非了。然后,胃里面忽然拧着劲儿地疼了一下。
沈子嘉一番话说完却没得到回应,多少有些懊恼,眼瞅着良宵细眉紧拧、一脸沉重的样子更是让他觉得伤自尊。可随即他便发现良宵一只手捂着腹部,脸色苍白中隐隐透出一丝虚弱,似乎不太对劲。
“良宵,你怎么了,哪里不舒服?”他担忧地皱眉,一只手扶住她,另一只手探向她的额头。
“我没什么事。”良宵虚弱地扯出一个笑容,“可能晚上辣的东西吃多了,胃受不了了!”
“你有胃病?”沈子嘉惊讶道,关切的语气中透出一丝责备,“有胃病还敢吃那么多辣的!”说着苦笑了一声,“亏我饭桌儿上看你吃辣的吃得那么欢实,还把你领这里来了。早知道应该带你去喝些养胃的热粥。”
“没什么,你又不知道我有胃病。”良宵皱眉摇头,“我都好长时间没胃疼过了,平时冷点儿、辣点儿也都没事,今天不知道怎么了。”
“要去医院吗?”
“不用,我家里有药,回去吃点儿就没事了。”良宵吁口气,缓缓站直了身子,然后不着痕迹地挣开了扶着自己的手,“能麻烦你送我回去吗?”
沈子嘉去停车位取车,良宵等在了原地没有跟过去。就这会儿工夫,身后有高高低低的寒暄声传到了耳朵里。视线往那边瞟了一下,便看见一大堆人从酒店大门走了出来。她感觉自己站的位置多少有些碍事,就往边上挪了两步。这时候两束灯光闪过眼前,沈子嘉的车已经从停车位里倒了出来。良宵这会儿胃里没那么不舒服了,想了想便拔腿迎了过去。可没走几步,忽然听见有人叫自己的名字。听声音应该不算太远,却在这种嘈杂的环境里有些微弱分散,但的的确确是叫她没错。
到底哪个熟人会在这里碰见?良宵顿住脚步,转过身,发现刚才走出来的那一群人,这会儿停在了她面前十几步远的地方。而她的目光,则在第一时间被那个众星捧月般站在前头的高大男人给吸引住……是周锦宸。
周锦宸其实走到饭店大堂的时候,就透过玻璃注意到了外面那个单薄的背影。然后,几乎只是一眼,便认出了那是良宵。毕竟空荡荡的地上只有她一个人,太明显。毕竟……两个人彼此是那么的熟悉。
周锦宸觉着在良宵对他避之不及的情况下,能在这里遇见她实在是件再好不过的事情。他知道自己周围人多,良宵肯定不愿意面对这一群人的目光,于是准备和那一群人寒暄告别之后再过去找她。不管怎么样,能单独和她说说话也是好的。本以为她会在原地逗留一会儿,可没想到等自己出了门,却看见良宵向一辆黑色的轿车迎了过去,明显要走的架势。情急之下也顾不了许多,便喊了出来。

打赏

子午书简 丨所有电子书均来自网络!如涉及版权问题,请发送邮件到[email protected],站长会第一时间移除,谢谢
本文链接:《遗落在时光里的爱》十诫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贴图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签到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