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使用快捷键Ctrl+D收藏本站,下次访问更方便哟!
  • 最近百度网盘删资源太厉害,补链补到没脾气....

《香寒》匪我思存

好书推荐 匪我思存 0个评论

《香寒》匪我思存

基本信息

书名:《香寒》
外文书名:Carrierofsecret
作者:匪我思存
(作者)
出版社:江苏凤凰文艺出版社
出版时间:第1版(2018年7月1日)
页数:224页
语种:简体中文
开本:32
ISBN:9787559414618,7559414613
ASIN:B07F411WGT
版权:新世界青春

编辑推荐

一颗泪珠般晶莹剔透的印信,一张年代久远的洒金笺
见证一场难分对错的爱恨纠葛,诉说一段不为人知的悲欢离合

官洛美
她怎么能不哭呢?实际上,她忍了十年。十年的泪,怎么再忍得住?
这世上再没有一种苦楚,令人如此绝望而悲恸。

容海正
我从来没有真正拥有过什么——这世上一切我希望拥有的,总是注定会失去,所以请你别给我希望,我怕到时我会失望,那样太残忍了,我受不了——你明不明白?

言少梓
不管你信不信——我珍视的是你。我从前不知道,后来知道已经迟了,再也没有机会,不管你怎么想,不管你怎么样对我,不管你信不信,我没有骗你,真的是你。

名人评书

每次看匪的新书,总不自觉地会和《裂锦》相比。《裂锦》说的是爱情再深,身家利益总要放在前头。可是,这里,《香寒》那么努力地想要证明爱情,证明爱情可以战胜一切,任何东西,都阻挡不了爱情的光芒。这样的故事难免有些虚幻:哪里有这么好的男人?哪里有这样的情深似海?可是,我们还是会不自觉地被感动,不自觉地沉溺其中。不得不说,匪是成功的,哪怕只是当年这样一篇文字尚未成熟的旧稿,依旧让我们不可自拔。
总是很喜欢的,这样的故事,这样的爱情,还有,这样的书。
——Tournesol

这是我第三遍看《香寒》,不同于他的其他文,里面的那个纯粹的故事着实感人。重到旧时明月路,袖口香寒,心比秋莲苦。看到末尾的那封绝笔后,更是痛哭不已,一封迟到了十年的解释,不过很好的解释便是女儿悔之了吧。在这个相互利用的婚姻中,二人都深陷在了爱情的牢笼,一个不愿解释,一个不听解释,言少梓布下了这样的一个局给他夫妻二人,是否太过狠毒了,可是,有用么?到头来,你到底得到了什么?只是为了那块梦寐的“香寒”么?
——♣_亓亓。

作者简介

匪我思存
热销书作家,
21世纪国内原创女性情感小说领军人物。
自2005年出版头一部作品至今,
已有作品二十余部,热销中国及东南亚。
《东宫》《来不及说我爱你》《佳期如梦》等
在内的多部作品已被改编为热播影视剧。
目前创立了双羯影业,
致力于深度孵化类型化IP,打造精品影视剧。

爱情的味道,匪我思存的故事
01阴谋·【裂锦】
02别离·【寂寞空庭春欲晚】
03执着·【来不及说我爱你】(原名【碧甃沉】)
04原谅·【如果这一秒,我没遇见你】
05孤勇·【佳期如梦】
06错过·【冷月如霜】
07希望·【香寒】
08时光·【当时明月在】
09懂得·【佳期如梦之今生今世】
10等待·【佳期如梦之海上繁花】
11温暖·【桃花依旧笑春风】
12珍惜·【景年知几时】
13注定·【千山暮雪】
14传奇·【东宫】(全二册)
15岁月·【花颜】
16静好·【明媚】
17完美·【星光璀璨】
18邂逅·【迷雾围城】(全二册)
……
21铭记·【爱情的开关】
22寻觅·【寻找爱情的邹小姐】(全二册)
23新生·【爱如繁星】

目录

楔子
Chapter01昨夜星辰昨夜风
Chapter02踏破千堆雪
Chapter03重到旧时明月路
尾声

经典语录及文摘

钻戒缓缓地落下指节,随着牧师“礼成”的宣布,教堂里彩屑、纸带、鲜花满天地飞扬起来,像是一场彩色的雨。新娘扔出手中的花束,欢呼声随着花束的弧迹飞扬,拍照的镁光灯此起彼伏。
新人刚刚走出教堂,一群记者就围上来,七嘴八舌地提出五花八门的问题:
“官小姐,你觉得今天你是世上最幸福的人吗?”
“官小姐,成为言夫人后,你是否会进入常欣企业工作?”
“官小姐,传说你与言少梓从相识相恋到决定结婚,一共只有三个月时间,你不觉得仓促吗?”
……
正吵得沸反盈天的时候,旁边有人落落大方地招呼:“各位记者,有任何问题请不要围住新人,我可以为大家解答。”话音刚落,记者们一下子就转移目标,围了上去。
而两位新人则赶紧上车离开。车子驶动后,官洛衣才松了口气:“幸好有姐姐在。”
言少梓本来有些出神,听到她说话才问:“你累不累?等会儿酒店里还有大阵仗,晚上又有酒会。”
官洛衣俏皮地答:“累也不能中场逃走呀。”
言少梓笑了一笑,怜惜地说:“你若累了可以靠着我歇一歇。”
官洛衣摇摇头:“不了,免得弄坏发型和化妆。”她回头看了一看,“怎么还没看到姐姐的车子跟上来?”
言少梓答:“不用担心,她很擅长处理那种场面。那帮记者拿她没有法子的。”
官洛衣想到姐姐那舌灿莲花的本事,也禁不住灿然一笑:“是了,姐姐对付记者绰绰有余。”
到了酒店,官洛衣换上礼服,出来宴客厅里,果然看到自己的姐姐洛美已经到了,正和言少梓的叔叔言正英在那里谈话。官洛衣走过去,正听到言正英在问:“记者那边处理得怎么样了?”
官洛美答:“已经有专人招待,应该不会再有问题。”一转身,看到了官洛衣,问道,“累不累,你怎么不待在休息室呢?今天你结婚,还这样随意走动。”
洛衣说:“我不累,倒是害你一直忙到现在。”
官洛美笑了一笑:“于公于私,今天我都应该忙的。倒是你,嫁了个工作狂,以后有得你受。”
官洛衣问:“真的吗?”脸上不免显出担心的表情来。
洛美见了,不由笑着说:“当然是骗你……”
洛衣笑起来,见离开席的时间已近,便回休息室去补妆了。
洛美在去酒店操作间查看后出来,遇上同事陈西兰,她也是负责婚礼事宜的人员之一。陈西兰对洛美说:“老板在找你。”
“找我?”洛美有些诧异,“他找我有什么事情?”
“不知道。他在私用休息室里,大概是临时有什么状况吧。”
洛美走到休息室,室中静悄悄的,言少梓独自在窗前吸烟,休息室里没有开吊灯,只有壁灯幽幽的光线,暗黄泛起橙红的光晕,朦胧里勾勒出他颀长的身影。她突然觉得有些微的乏力,或许是太累了的缘故。这样的场面,稍稍的懈怠她都不敢有,人一直如绷紧的弦,到了此刻,早已经疲惫。
她强打精神问:“出了什么事?”他只有心烦时才会吸烟。
他转过身来,眉头微微蹙着,眉宇间微有一丝倦怠,语气里也满是低落:“没什么事!”他说,“我只是突然想见见你。”
“你怎么了?今天可是你结婚的日子。”
“我知道。”他轻轻叹了口气,脸隐在灯影暗处,声音也是低低的,“我只是突然想见见你。”
“你到底怎么了?”她走过去,下意识伸手去试他额头的温度。筹备婚礼这阵子以来,他总是忙,莫不是累病了?
他伸手抓住那只手:“洛美。”
洛美像触电一样极快地抽回了手:“你到底是怎么了,大喜的日子,颠三倒四的。是不是这几天准备婚礼累着了?”
言少梓摇了摇头,他的脸是侧着的,光的影在他脸上划出一半明暗来,她看不清他的眼睛,只听他说:“我很爱洛衣。”
洛美说:“我知道,你告诉过我,所以我才答应让洛衣嫁给你。”
他似乎是笑了:“你实在是很疼你妹妹。”
洛美也笑了:“所以你要当心一点,不要像以前那样放浪形骸,否则我会告诉洛衣。”
言少梓的心情似乎轻松了些,笑着答:“我早知道,让你这种人做妻姐是个错误。”
洛美也笑了:“让你成为我的妹夫,也是个错误。”
他转过脸来,那灯光正照在他脸上,唇边含着笑意:“那你什么时候结婚?”
洛美想了一想,说:“不知道。本来我不打算嫁人,但今天看到洛衣这么幸福,我也有点动心了。”
言少梓问:“那你有合适的对象吗?”
洛美摇头:“不知道。”她看了看表,“还有五分钟开席,你得出去了。”
言少梓拿起外衣穿上,走到门边突然想起了什么,立住脚说:“永平南路的公寓我转到你名下去了。”
洛美怔了一怔,并未答话,言少梓已走出去了。外间的伴郎、亲戚、负责婚礼事项的员工一齐拥围上来,将她隔在了一边。她就静静站在那里,看着众人众星捧月般簇拥着他,渐渐走得远了。

第二日,各大报刊都登出了花絮——灰姑娘嫁入豪门。最瞩目的自然是豪华的婚礼。媒体这种轰动的盛况并没有影响到一对新人,他们一大早就搭飞机去欧洲度蜜月了。
洛美是言少梓的首席秘书,又是洛衣的姐姐,所以这场婚礼中她是事必躬亲。而当日晚间,她又负责在室外安排送走来宾,春风临夜冷于秋,只穿了件薄晚礼服的她,让夜风吹了几个钟头,第二天自然发起烧来。她平时身体不错,这次是病来如山倒,连着打了几日的点滴,才渐渐复原。病过的人自然有些恹恹的,她只得在家休养了好几天。
原本是在公室里忙碌惯了的,一下子松懈下来她倒有些闷。吃过了午饭,外头又淅淅沥沥下起雨来了,她在家里翻了翻几部旧书,觉得更无聊了,终于忍不住拿了手袋走出家门。
站在大街上让带着雨气的寒风一吹,她突然发觉自己无处可去。平日言少梓是常欣企业里有名的工作狂,她的二十四小时似乎永远都不够用,永远都有突发的状况,以及处理不完的杂事。现在她才发现自己除了工作再没有其他爱好,除了同事就没有朋友。站在灰蒙蒙的街头,她茫然不知何去何从,呆呆地看了半天车流,不知为何想起来,可以去永平南路的公寓里看看,于是伸手拦了计程车。
永平南路的那套公寓在七楼,大厦里是华美的仿古电梯。本来吃了感冒药,人就有些精神恍惚。进了电梯,拉上镂花的仿古铁栅,电梯里就她一个人,她就靠在那铁栅上怔怔出着神。电梯缓缓升着,电梯内幽幽一盏淡蓝色的灯,照着那铁栅的影子映在雪白的墙上,一格一格缓慢地向上爬升着,她的太阳穴也缓缓牵起疼痛。这种感冒的后遗症纠缠她几天了,她按着额头,只想着过会儿记得要去买一瓶外用的药油。
电梯铃响了一声,七楼到了。她一个人站在走廊上,走廊里空荡荡的,墙壁上的壁纸花纹泛着幽暗的银光,不知为何孤独感涌上来,周围的空气都是冷的,走廊的尽头是扇窗子,一缕风回旋吹进来,扑在身上令人发寒。
她走到B座前,用钥匙打开门。因为阴天,光线很暗,窗子忘记关上,一室的潇潇雨气,夹着微微呛人的灰尘泥土气,突然叫她想起尘土飞扬的工地。
过去她常常陪言少梓去看营建中的工地,二十层或是三十层的高楼上,正在建筑,四处都是混乱的钢筋水泥,烈日当空,晒得人一身汗,安全盔扣在头上,闷得额上的汗顺着帽扣往下濡湿。身旁刚浇筑的新鲜混凝土,便发出那种微微呛人的灰尘泥土湿气。
她缓缓回过神来,先开了灯,换上玄关处的拖鞋,客厅一侧的鱼池里,几尾锦鲤仍自由自在地游着,池沿的暗灯映得水幽幽如碧。她走进厨房去取了鱼食来,一扔下去,鱼抢食溅起水花来。好几天没有人来,这鱼可真饿坏了。
喂好了鱼,随手将鱼食搁在了茶几上,茶几上另一样亮晶晶的东西吸引了她的视线。是言少梓那只S.T.Dupont的打火机,泛着幽暗的金属银光,烟灰缸上还架着半支未燃尽的烟,仿佛犹有余烬。
她蓦地想起来那天晚上,言少梓就坐在茶几前的沙发上,按燃打火机,看着那簇幽蓝的小火苗,又让它熄掉,再按燃,又熄掉……
最后,他抬起头来说:“我要和洛衣结婚。”
当时自己在想什么呢?她恍恍惚惚地努力回想,却实在有些记不起来了,只记得当时自己只问了一句:“你爱她吗?”
“我想,是爱的吧。”言少梓慢吞吞地说,让她没来由地,有突然微微的眩晕感,她知道这只是一些不悦罢了,她与他有极亲密的公私关系,在这两个方面,她都是他不可少的拍档。但,仅止于拍档。拍档与情人是完全不同的,她与他都心知肚明这一点。
她说了些什么,印象里并不记得有什么重要的话。只记得长久的缄默之后,他和往常一样问她:“今天是在这里过夜,还是回家去?”
她神色如常地对他说:“我还是回去,有份报告明天开会要用。”
然后,她就离开了这里。
一直到今天。
                                                               

打赏

子午书简 丨所有电子书均来自网络!如涉及版权问题,请发送邮件到[email protected],站长会第一时间移除,谢谢
本文链接:《香寒》匪我思存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贴图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签到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