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使用快捷键Ctrl+D收藏本站,下次访问更方便哟!
  • 最近百度网盘删资源太厉害,补链补到没脾气....

《彼时雨如霖(民国版)》奈良辰

好书推荐 奈良辰 0个评论

《彼时雨如霖(民国版)》奈良辰

基本信息

书名:《彼时雨如霖(民国版)》
作者:奈良辰
(作者)
出版社:江苏凤凰文艺出版社
出版时间:第1版(2014年12月1日)
页数:249页
语种:简体中文
开本:32
ISBN:9787539978017,7539978015
ASIN:B00QHYZJ5E
版权:魅丽文化

编辑推荐

众多作者联袂推荐,唯美系言情作家奈良辰全新力作
唯美系言情作家奈良辰演绎最动情的先婚后爱。
民国版《过客,匆匆》
一见钟情的宿命,一生一世的纠缠。
惟愿有生之年,倾其所有,用错过的时光换一场此生不渝。

作者亲笔题写书名,具有一定的收藏价值

随书附赠精美书签

名人评书

他们的爱情从男主的设计开始。邱霖江多年的爱慕,终于他得以娶到佳人,只是结婚容易,相爱却很难。良辰用她温婉的文字将这个从一厢情愿到相濡以沫、并肩而立的故事写得美妙动人,让人仿佛回到那个年代,看到了那些人,经历了那些事。(作者云上)

喜欢这篇精致的文,读来让我爱不释手。文字很美,恬淡如水,却回味无穷而又打动人心。书中邱霖江的付出、赵如蕴的成长,都让我的心还没从那个故事里跳出来,仿佛书中的人物还能与我对话。在那个风雨飘零又一切皆可能的年代,这样一个至真至纯的爱情传奇,相信只要看过的读者一定会喜欢。(作者红枣)

在我的印象中,那个动乱的年代,那时的大上海,那样环境下的爱情,都会是让人刻骨铭心的。良辰的文笔很优美,遣词造句很精致,情节婉转而波折,但最打动人的还是那份深情。推荐给大家,好好享受一场过目不忘的文字盛宴吧!(作者清闲丫头)

大辰的文,总有着超乎寻常的细致,走的好像是段平常无奇的路,却总在某个转角给你一个意外却又合乎情理的惊喜。《彼时雨如霖》,始于桂花飘香的季节,一段耐人寻味的民国旧事。(作者梧桐私语)

初看这文,我是先被良辰的文字给吸引了,当时很是感叹她居然能将一景一物都描写得这般优美,每一个细节都处理得细致精彩,这点非常让我惊叹和艳羡。随后一点点看下去,很快就被男女主的爱情所牵动。邱霖江在霸道中有他特有的深情和体贴,他给的爱情并不盲目,而是将她变成了最好的模样,不得不说这样的男人真的让人毫无抵抗力,不止如蕴,我也深深爱上这样自律又优秀的男人。(作者疯子三三)

作者简介

奈良辰,曾用笔名夏云锦,本名望越。闲暇时舞文弄墨,喜欢自由,喜欢遇到一个又一个的陌生人,然后再微笑地挥手告别。从南京辗转到香港,如今再回到上海,期盼着某一天能万水千山走遍,在文字中勾勒出我的温暖世界。
已出版作品:《陌上繁花绽》、《江月照君来》、《你若安好,便是晴天》、《温暖留在左心房》。

目录

第一章桂花镇南枝
第二章月底修箫谱
第三章桃园忆故人
第四章西湖明月引
第五章新雁过妆楼
第六章阑干万里心
第七章转调踏莎行
第八章江城梅花引
第九章花发沁园春
第十章细雨鸣春沼
第十一章喝马一枝花
第十二章骤雨打新荷
第十三章明月棹孤舟
第十四章明月逐人来
第十五章春从天上来
第十六章摊破丑奴儿
第十七章飞雪满群山
第十八章愁倚阑干令
第十九章梅子黄时雨
第二十章缺月挂疏桐
第二十一章徵招调中腔
第二十二章后庭花破子
第二十三章绿孟舞风轻
尾声
后记

经典语录及文摘

作为一个龟速的作者,这大概是我写得最快的一本小说了。
从二月份写到七月初,中间因为身体原因间断过一个半月,终于完结了。
这本,是我的第五个“书宝宝”。每一篇文我都会很用心地去创作,努力地让自己能够身临其境地去讲述。
所以,也许我的故事写得并不是很好,但是我的心是真诚的。
真诚地想与你在文中来一次交会。
这是第三本民国文了,之后,也许会写现代文,也许会写古代文,不管怎样我都会继续加油。
希望这本书没有让你们失望,下次见。
奈良辰
2014年7月14日

《彼时雨如霖》精彩摘录
如蕴,你是我的妻子,这一生我定护你周全。可我邱霖江的女人怎可永远躲在身后?她不需要独当一面,但她必须和我比肩而立。
你善良,单纯,被人欺负时总不晓得反击,骨子里却又带着倔强,我娶的便是这样的你。现在,我只是想助你能更好地生活于这乱世,只是希望假若有一日我身陷险境时你能也拉我一把——如蕴,我并不是要你变成另外一个人,我要的只是你自己。
谢谢你今日为母亲说话。你晓得的,在我心中,至亲的家人永远是排第一位的,谁若是动了她们一丝一毫,我定要他十倍奉还。
他说:“知我,陪我,伴我……爱我。”
当最后那两个字从他舌尖滚落的时候,她睁大双眼霍地望着他。她的指尖微凉,而他的掌心有力而滚烫。
他目光温暖如水,再次开口说:“如蕴,我是认真的,我喜欢你。”
她跋涉而来,破浪而来,幸好,他还在原地。她从来都不知道,自己竟可以这般勇敢。原来,让一个女人成长的最好礼物,是一个男人与她相伴不渝的爱。

《彼时雨如霖》精彩试读
第一章 桂花镇南枝
桂花的香气渐次过去之后,天气便真的开始凉了。这几日,接连的雨一直淅淅沥沥落个不停,在白墙黑瓦上惊惊悸悸地弹跳着,冲刷得大都会门口人烟稀少。
后台的化妆间里,白茉莉一边细细地描着眉一边止不住地嘟囔:“瞧着吧,就这劳什子天气,今儿要是能来十个人就已经得叩谢神明了!”
杜鹃抹完胭脂,仔细端详了一番镜子里头的自己,眼皮子不抬便道:“茉莉,就算整个大都会都坐满的时候,也没见你有多少个客人哪!”
白茉莉狠狠地盯着杜鹃纤细如水蛇般的腰肢,那目光真真是恨不得将她给剜了。杜鹃气定神闲地从绒里镶钻的手袋里取出一支口红,轻轻地抹了几下,瞬间那朱唇便红艳得让人忍不住欲一亲芳泽。
白茉莉不禁倒吸一口气,“呀”地一声惊呼道:“这、这可是洋人用的滚筒式口红!”
杜鹃这才懒懒地抬眼扫了她一眼,尽管极力掩饰,语气里头还是遮不住的炫耀与得意:“朱家大少从法兰西带回来的舶来品,可不是人人都用得起!”说完,她站起身,动作极慢地掸了掸旗袍的褶子,施施然走了出去。
再一次被杜鹃抢白,白茉莉盯着她婀娜的身姿嘴里啐道:“呸!玩意儿!人家不过是图个一时新鲜而已,还真把自个儿当大小姐了!”大抵是心里实在太过于愤恨郁结,茉莉一扭头瞧见坐在角落里的那道单薄身影,嘴皮子一掀,尖锐道:“你,过来,给我倒杯水!”
然而,等了约莫有半分多钟,角落里那人却纹丝不动。先前受的气还未平,这下子白茉莉是彻底火了,硕臀一扭就走到了那人跟前,长而尖利的指甲用力地戳上来:“反了天了啊这是,新来的毛丫头都敢顶撞我了,讨打呀你!”
她说着便扇了那人的脑瓜子一下,左手捏住那人的下巴使劲一抬,一张强掩无措的脸就这么突地露了出来。
这是一张极年轻而又涉世未深的脸。黛眉,秀鼻,粉颊,香腮,朱唇,还有一双仿佛会说话的水汪乌瞳,算不上精致艳丽,却可说是清秀佳人。只是在这样一张脸上浓妆涂抹后,反而有种不合时宜的违和感。她穿着一件绛红色的斜纹提花缎面旗袍,外头罩了件假狐皮披肩,生生增添了几分成熟。
望着这比自己年轻许多的脸,白茉莉越发地气不打一处来,用力地拧住女子的耳朵,连那耳环上的珍珠吊坠都惊得颤晃不已。
“金百合,别以为你艺名里头有个‘金’字就真的金贵了!”拧着金百合耳朵的手丝毫不减力道,白茉莉咬牙切齿地继续道,“给我老实点!想出头,先问我允不允!”说罢,她冷哼一声,终于一手叉着腰扭身而去。
耳朵早就红得厉害,金百合轻轻地捂上去,看着白茉莉离去的背影,眼眶里已是一片红。噙着水泽,她紧紧地咬住下唇,倔强得不让眼泪淌下来。来到大都会已经一个月又七天,她却怎么都无法融入进去,或许是因为,她天生不属于这里。
若不是因为沈清赐,她根本不会来到大都会,也根本不会来到上海。
正这么想着,螓首一抬,她猛地睁大眼睛怔住了——门口忽然出现的那人,不正是沈清赐!
“如蕴……”他慢慢走上前,眼底满是疼惜,“如蕴,若不是今天我来后台,根本不会晓得你在这里过的竟是这样的日子!”沈清赐轻轻地执起她的手,又抚上她的耳朵,问,“还疼不疼?”
金百合——抑或是赵如蕴,毫不犹豫地猛摇头,终于启唇说道:“清赐表哥,没事的,是我自己不生性,慢慢就好了。”
沈清赐能感觉到掌下柔荑的轻微颤抖,闭上眼,他深吸了一口气后复而睁开双目,坚定道:“如蕴,这回是怎么都不能依你了。
听清赐表哥的话,回家,回双梅,别再跟着我后头受苦了。你这般,我如何舍得?”
尽管抹了口红,然而这一刹那赵如蕴的双唇颜色尽失。心跳得极快,她惨白着脸拒绝:“不可能!你在哪里我就留在哪里,我不会就这么回去的!”
只是这一次,沈清赐的话语里竟是那般不容置喙:“明天我就去给你买车票,这次你必须回家。”
“清赐表哥!”赵如蕴还欲再说话,沈清赐却已放开她的手,就这般言尽于此的模样。深深地再看了如蕴一眼,沈清赐便转身举步。走了两步他忽然又顿住,没有转头,只是低低说了句:“如蕴,我明日定会将车票送过来。”言罢,便毫不停留地大步而去。
赵如蕴怔了几秒钟,待她反应过来打算追上去的时候,琴姐儿已然横在了她面前,抓住她的手边拖着往舞池子跑边啰唆:“这都什么时候了啊姑奶奶,磨磨蹭蹭,你磨洋工也看个时候呀!”
尽管心早就飞奔去了沈清赐那头,然而终究力不敌琴姐儿。不住地回头望向渐渐走远的沈清赐的背影,赵如蕴心下暗定,等会儿待放工了便即刻去找沈清赐说个明白。
她就是为他而来,又怎愿离开。
待整座大都会的灯火都渐次熄去的时候,已是夜阑人静。圆舞曲和喧嚣从舞台中央消失,伫立在初秋蒙雨中的大都会竟仿佛变作失了光彩的建筑。
撑着一把油纸伞,换上一条稍厚的马海毛浅色披肩,赵如蕴趁着所有人都在梳洗的当儿悄悄地推开了后门,独自离开。外头仍旧在下雨,整个地面都是湿漉漉的一片,街灯的晕黄光亮倒映下来,在小水塘里零碎成涂涂抹抹的西洋油画。
沈清赐的住处距离大都会并不近,约莫需要半个多钟头的路程。小跑在人影已越发稀少的巷道里,赵如蕴不由得加快步伐。她想不到是否会有危险,也想不到不曾同琴姐儿说一声就这样跑出来会有什么后果,她心里唯一想的,只有沈清赐。
从马路拐进一条小巷,低洼不平的路面上,水洼深深浅浅的一个接一个。一不小心没注意,赵如蕴踩得水都没过了脚踝。没法子,她终于只得停了下来。
慢慢地挪到地势微高一些的墙角边,低头瞧了瞧湿透的栗色小皮鞋,赵如蕴刚准备继续往前走,一抬头,她顿时就顿住了,一口气屏住甚至都忘了呼出来。
距离她不到两米开外的地方,立着一道挺拔的身影。他的个子很高,她要微微仰脖才能看到他的脸。灯光太暗,她看不清他的表情,只能看清他披着一件深色风衣的大致轮廓。他穿着一双中筒的黑色皮靴,束住的裤口让他的腿看起来更瘦削也更颀长。
赵如蕴的心猛地一咯噔——印象中,有一个人,很爱穿黑色的中筒皮靴。
僵在原地一动也不动,赵如蕴看见那身影朝自己一步一步地迈过来,不紧不慢,脚步在这空旷的小巷里听来却格外沉稳。
他终于走到了她跟前,而她也终于看清了他的脸。
他梳着一个大背头,露出宽阔的额头。剑眉之下是一双仿佛深不见底的眼睛,此刻目光灼灼,正紧紧地攫住她。他的鼻子很挺,嘴唇也有些薄,略微下沉的嘴角将整个的脸部线条都拉得极紧。
就这么静默了好几秒钟,他终于开口,嗓音很低沉,一字一字说得极慢:“赵大小姐,好久不见。”
望着眼前这张似乎面无表情的脸,赵如蕴心里忐忑:果然是他,邱霖江。咬了咬唇,她努力让声音听起来平稳:“你怎么在这里?”
似乎连眉角都没有丝毫变化,邱霖江仍旧低沉着声音道:“赵大小姐,难道不应该是我来问你吗?”
心里慌得直跳,赵如蕴抿抿唇,索性先发制人,扬声清晰道:“邱先生,不管我为什么会在这里,一切都与你无关。”说罢她就欲从侧边走开。
然而他的动作很快,在她挪动脚步的那一瞬间他已然一个大跨步挡在了她跟前,迅速得令她压根来不及反应。
赵如蕴一惊,下意识地捏住旗袍的襟口,拢住披肩,戒备地问他:“你要做什么?”
起初,他并没有说话,只是拦在她的跟前定定地注视着她。他距离她这样近,赵如蕴几乎可以数得清邱霖江根根分明的眼睫毛。
感觉到赵如蕴的惊慌,他却突然笑了。
左侧嘴角轻轻勾起,邱霖江居然微微俯下身靠得她更近。那双眼清冷依旧,却不再似刚才那般拒人于千里之外。他说:“如果我是你的未婚夫,那么你的逃家还与我无关吗?”
赵如蕴先是一怔,复而惊住:“你说什么?未婚夫?”她完全不敢置信,“邱霖江,你把话解释清楚!”
偏偏这时,他却直起身退后了。先前的笑容仿佛是她的错觉一般,邱霖江早已恢复成最初那不苟言笑的模样,硬冷的气息充盈周身。不理会赵如蕴,略微提高声音,他唤道:“不言,带赵大小姐上车!”
不言是邱霖江的贴身随从,人如其名,亦如其主,从来都是面无表情、寡言少语。听到邱霖江的喝令,他从巷子口的阴影中现出身来,干脆利落地一声:“是!”
三两步走到赵如蕴身后,不言做了一个“请”的手势,道:“赵大小姐,请跟不言先上车。”
赵如蕴怎会肯依,她往不言的反向大退几步,对着邱霖江不闪不避地急声道:“你们这样是绑架!”
“绑架?”他的眉头起初一拧,眉心纠结成一个旋儿,随后却又舒展开来,“赵大小姐,我想你是误会了,这可是令尊令堂的委托。”
说完,邱霖江似是刚想起来一般,“哦”了一声后道:“对了,我想你也许还不知道吧?你父亲想同我们邱家合作,打开在上海的生意之门。所以,令尊携着令堂和令妹也从双梅来到了上海,怕是已住了几近一个礼拜。”
赵如蕴先是一愣,而后眼看着自己终究无处可避,她心下一顿,片刻后张口,声音里带着一丝不易觉察的颤抖:“好,我跟你们走,但在这之前可不可以……”
“不可以。”未等她说完,邱霖江已然不容置喙地打断她。他的目光如同鹰隼一般,就这么望着她,低沉的嗓音在空旷的小巷子里显得那么清晰,“如果你想先去找沈清赐,很抱歉,不可以。”
说罢,他侧过头,目光不再看她,只道:“不言,你带赵大小姐先上车。”
至于他,还有事情未处理完。

打赏

子午书简 丨所有电子书均来自网络!如涉及版权问题,请发送邮件到[email protected],站长会第一时间移除,谢谢
本文链接:《彼时雨如霖(民国版)》奈良辰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贴图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签到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