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使用快捷键Ctrl+D收藏本站,下次访问更方便哟!
  • 最近百度网盘删资源太厉害,补链补到没脾气....

《东宫》匪我思存

好书推荐 匪我思存 0个评论

《东宫》匪我思存

基本信息

书名:《东宫》
作者:匪我思存
(作者)
出版社:江苏凤凰文艺出版社
出版时间:第1版(2017年11月1日)
页数:472页
语种:简体中文
开本:32
ISBN:9787559402554
ASIN:B076MMKYJH
版权:新世界青春

编辑推荐

《东宫(套装共2册)》包含《东宫上》《东宫下》共两册。《东宫(套装共2册)》由江苏凤凰文艺出版社出版。

作者简介

匪我思存,畅销书作家,素有“悲情天后”“虐心教主”“电视剧女王”之称,21世纪国内原创女性情感小说领军人物。出道十余载,出版二十余部作品,多部作品被引进为繁体及海外版,十数部作品已授出电影及电视剧改编权,横跨出版、影视、动漫、游戏等产业。

目录

《东宫上》目录:
平直
春容
变化
渊水
番外
01太液芙蓉未央柳
02不信人间有白头
03鸳鸯瓦冷霜华重
04月照离亭花似雪
05满架蔷薇一院香
后记银烛秋光冷画屏
……
《东宫下》

经典语录及文摘

眼看着,七月又过了一半。农历六月,入伏,最是暑热难耐的时候。
这个夏天,不开心的事情很多,虽说人生不如意十居八九,但可与人说者,并无一二。
经常打开歌单,听无数歌曲。一首又一首,循环往复。
那些少年热血,带着桀骜的眼神,于千万人应声相和,最后,不过是风流云散,月高于天,而夜深处,萤火渐远渐淡。
就像这个故事一样。
故事到底是假的。
可故事里的情意,却是真的。
连我也没想到,竟然一口气给东宫写了好几个番外。
除了从前写的《太液芙蓉未央柳》《满架蔷薇一院香》之外,又写了《不信人间有白头》《鸳鸯瓦冷霜华重》和《月照离亭花似雪》。
每一个番外都是我自己觉得的必不可少。
银烛秋光冷画屏。
给后记起了这个名字,是小时候背过的诗,大抵是因为想到那句“轻罗小扇扑流萤”。
固然有天街月色凉如水,但拿着轻罗小扇的那个人,早已经不在了。
写到伤心处,眼泪一颗颗掉落在键盘上。
其实还是很意外,都已经铁石心肠了,为什么还会哭。
隔了好几年,这才从正面角度讲这一段故事,仿佛原来的整部《东宫》才应该是一个漫长的番外。
缺失的那些往事,那场初遇,那次心动,那一回痴许,都渐渐描摹出来。
写完了回头看,比想象的要短许多许多,就像李承鄞一般,他和我一样,原本以为属于顾小五的,会是好长好长一段时光。
殊不知命运这般吝啬,哪里会给我们这么多。
觉得,这样也好。
天若有情天亦老。
李承鄞明明应该是个无情的人啊。
小枫是至情至性,这种开辟鸿蒙的小儿女情态,最是纯粹。
连最最无情的人,也免不了被吸引。
不能说,谁比谁爱得更多,也无法比较,谁比谁到底做出了最好的选择。
是宿命,那么再次相遇,仍旧会心动。
我忘了与你有关的一切,甚至,我忘记了你这个人本身,但我唯一忘不掉的,是爱着你的那种感觉。
正文里,李承鄞将小枫搁在东宫三年,不闻不问,但两人自从有一次私下独处之后,他便对这位太子妃态度有了微妙的不同。
甚至在最危险的时候,他本能地推开了她。
这是爱的惯性。哪怕忘记了一切,他有无数困惑,但下意识里,有爱的惯性和本能。
生生世世,我都要忘记你。
小枫原本也是这样说的。
她只是,也克服不了爱的本能。
在时隔几年之后,重新给这个故事,补上最重要的一些段落。甚至写到赵良娣,写到裴照眼中的种种往事,虽然这些存在于我脑海千千万万遍,虽然有千千万万种写法,难以取舍,甚至,一度怀疑自己是选取了最糟糕的一种写法,但总是要将这些段落写出来,才好与大家分享。
仍旧心里很凌乱,大约是这个故事,开始的时候挥洒自若,收尾的时候,也利索得如执慧剑斩,只有时光的痕迹渐渐久远,回望的时候,才会有隐隐的心伤和痛楚。
每个人心底,大约都有个执着的少年,带着一腔真挚的无畏,爱一个人,做许多许多事,奋不顾身,等到心伤透了,淡淡地厌倦一切,藏好所有的伤,若无其事,活在这红尘。
夜半无人,看窗外月色,或风来雨声,才会想起从前的自己。
又傻又单纯。
但还是爱那个傻乎乎的自己啊,哪怕蠢到一无所知,就如同飞蛾扑火一般。
起码,见过那团光,知道那种热,会灼烧翅膀,亦无畏惧。
还是不忍心再写李承鄞,所以就停在了那里,梦醒之前,天犹未明。
不信人间有白头。
信的人,也不见得能有到白头。
何况不信的人呢。
这一段旧事,便如晴池波光,蔷薇满院而燕子来去,炉中沉香袅袅,是枝头花落春尽,帘底人睡还稳。
轻红浅馥。
多谢你,共我一梦长。

版权页:

《东宫》匪我思存

自从离了西凉,我还没确这样肆意地大笑过。米罗的动作轻灵柔软,仿佛一条丝带,绕在我的周身,又仿佛一只蝴蝶,翩翩围着我飞来飞去。我学着她的样子,伴着乐声做出种种手势,只是浑没有她的半分轻灵。米罗舞过几旋,阿渡却从怀中摸出一只筚篥塞给我,我心中顿时一喜,和着乐声吹奏起来。
那波斯胡人见我吹起筚篥,尽皆击拍相和。我吹了一阵子,闻到那盘中牛肉的香气阵阵飘来,便将筚篥塞到裴照手里:“你吹!你吹!”然后拿起筷子,大快朵颐吃起来。
没想到裴照还真的会吹筚篥,并且吹得好极了。筚篥乐声本就哀婉,那铁笛乐声却是激越,两样乐器配合得竟然十分合拍。起先是裴照的筚篥和着铁笛,后来渐渐却是那波斯胡人的铁笛和着裴照的筚篥。曲调由婉转转向激昂,如同玉门关外,但见大漠荒烟,远处隐隐传来驼铃声声,一队驼队出现在沙丘之上。驼铃声渐摇渐近,渐渐密集大作,突然之间雄关洞开,千军万马摇旌列阵,呐喊声、马蹄声、铁甲撞击声、风声、呼喝声……无数声音和成乐章,铺天盖地般席卷而至,随着乐声节拍越来越快,米罗亦越舞越快,飞旋似一只金色的蛾子,绕得我眼花缭乱。
那乐声更加苍凉劲越,便如一只雄鹰盘旋直上九天,俯瞰着大漠中的千军万马,越飞越高,越飞越高,大风卷起的尘沙滚滚而来……等我吃得肚儿圆的时候,那只鹰似乎已经飞上了最高的雪山,雪山里雪莲绽放,大鹰展着硕大的翅膀掠过,一根羽毛从鹰翅上坠下,慢慢飘,被风吹着慢慢飘,一直飘落到雪莲之前。那根鹰羽落在雪中,风卷着散雪打在鹰羽之上,雪莲柔嫩的花瓣在风中微微颤抖,万里风沙,终静止于这雪山之巅……

打赏

子午书简 丨所有电子书均来自网络!如涉及版权问题,请发送邮件到[email protected],站长会第一时间移除,谢谢
本文链接:《东宫》匪我思存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贴图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签到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