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使用快捷键Ctrl+D收藏本站,下次访问更方便哟!
  • 最近百度网盘删资源太厉害,补链补到没脾气....

《当时明月在》匪我思存

好书推荐 匪我思存 0个评论

《当时明月在》匪我思存

基本信息

书名:《当时明月在》
作者:匪我思存
(作者)
出版社:新世界出版社
出版时间:第2版(2010年6月1日)
页数:246页
语种:简体中文
开本:16
ISBN:9787802285408
ASIN:B003SQGOL2
版权:新世界青春

编辑推荐

《当时明月在》:那时候年轻,什么都没有,可是有勇气,年少的时光,如青春已阙酸甜的歌谣,放任我们倚坐在天台的栏杆上,幸福有这么一点点,捧在手心,舍不得遗忘。

作者简介

匪我思存,13部小说的作者,3部电视连续发聋振聩原著者,300万册图书销量的缔造者,2010年1月,陈乔恩,,邱泽主演《佳期如梦》杭州杀青,2010年2月,李小冉、钟汉良主演《来不及说我爱你》铁岭杀青,2010年5月,《千山暮雪》杭州敌拍中,谁将问鼎各大卫视收视之冠,敬请期待2010电视剧“匪我思存年”。

目录

序良辰美景奈何
明月篇
曾是惊鸿照影来
萧二的故事
凌波不过横塘路
殊途
彩云篇
杨不悔
纪晓芙
老麦的故事
容博
花好月圆人长久
错姻缘

经典语录及文摘

其实这本书,我一直觉得很奢侈。
好比这句词:当时明月在,曾照彩云归。
那样奢侈的良辰美景。正因为举世无双,所以觉得满心欢喜,只恨流年似箭,岁月轻浅,怅然地站在长河的这头……而明月,已经照了千年。
收在这部集子里的,大多是中短篇,其实我写短篇是弱项。经常跟杂志编辑们开玩笑:只要四千字啊。那我都还没结束写景耶……
大部分长篇写手可能都有这样的毛病——一开头就是江河万里,娓娓道来。待故事的轮廓浮现,已经是几万字以后的事情了。不过我还是陆续写了一些篇幅不长的稿子,有些是杂志约稿,有些是某天半夜突然浮上心头的一个小故事,有些文字更是私家,只曾放在自己的官网与博客上。
比如《杨不悔》,它只是某篇纯粹恶搞的文字,我写的时候一气呵成,结果它被许多人称赞,说本是笑着笑着的,却会突然愣住,仿佛那场新雪,落絮无声。再比如《错姻缘》,据说在我的笔下,大团圆的结局是百年难遇……话说我真的喜欢大团圆结局啊,起码《花好月圆人长久》就是大团圆结局……
结果有看官大人怒吼:你在你自己写的长篇里找个大团圆结局出来给我们看看!
我很心虚,所以,非常小心翼翼地希望大家看到这本《当时明月在》的时候。能够对里面这些大团圆结局感到满意。这样的话,我才有信心写长篇的大团圆结局啊……这句真的不是威胁只是承诺!只是承诺呀……
其实这些文字我写的时候很随意,收到集子里来的时候,也很随意。因为问的人太多,许多相熟的看官大人一直说,什么时候出部短篇集就好了。我也私心思忖过,只没想到这么快。所以觉得非常快乐,喜不自胜地与所有的朋友分享。
写《香寒》自序的时候,我自嘲它为我的“七本之痒”。到这本,我开玩笑说,要不就叫“八年抗战”好了。闺蜜一脸鄙夷吐气如兰地问:“那第九本呢?”
很好办,到时就叫“九九归一”。
第十本?第十一本?第十二本……
她不屈不挠地问下去,其实我心里是很乐的,因为她给我描绘了一幅大好蓝图——第十本、第十一本、第十二本……我可以快快乐乐地写下去,无知无畏地写下去。奋不顾身地写下去……投身到轰轰烈烈的图书大潮,投身到轰轰烈烈的文字大海……写序写到手抽筋,睡觉睡到自然醒!
人生的至高理想啊……
多好!
以前有人问过我,你的远大理想是什么?
我想了半响,才答了一句:让自己更愉悦。
多自私,一点也不崇高。
但是,一个人如果不立志让自己愉悦。又如何能够顾及到其他人和事?不自爱的人,如何去尊重及爱护旁人?而文字如此令我愉悦。如果它还能够愉悦到你,那么,将是我最大的荣幸。
——又以此书。给我最爱的颢。

黄昏时分,落日照在海面上,碎成粼粼的金浪,半天里的云霞,玫瑰紫渐渐单薄成拱璧蓝,徐徐渗入胭脂红……宝蓝底的天幕上,这里一抹,那里一缕,流动的华光冷凝下来,像是泼溅的水彩,渐渐干涸。晚风吹来,仿佛能吹起一层细粉,风里夹着海的咸腥,热哄哄像小孩子的嘴,又潮又湿胡乱印在人身上。
天气这样热,天花板上的电扇虽然转着,吹出来的风也并不叫人觉得凉爽,那嗡嗡的低沉声音,反倒叫人觉得像蚊子一样在耳畔滋扰,令人只是心浮气燥。碎发腻在额前,衣服汗湿了,粘在身上格外难受。面前小小的一盏通讯灯又亮了,她重复着重复了无数遍的说辞:“你好,这里是总机,请问你要哪里?”
对方只答:“枫港。”
她反问:“请问要枫港哪里?”见鬼——她总不能将线直接接到枫港总机那里去吧,听那漫不经心的腔调,就知道不怀好意。果然不出所料,对方反问她:“小姐,你是新来的?”
这样的搭讪,三天来她已经遇上十余次了。唇角不知不觉牵出一个讥讽的笑容,千篇一律的开头,接下来就要问她贵姓贵庚是否可以到海滩上散步等等等……这样热的天气,实在没心情应付这群无聊的登徒子。她重复了一遍问话:“请问要枫港哪里?”
“枫港官邸。”
恬不知耻,三天来他们什么招都用上了,最好笑的一次甚至有人要她接总部。这一个更绝,难为他们想得出来,枫港官邸?她用毫无感情的声音回答他:“先生,你没有权限要求接往枫港官邸。”
他哧哧的笑起来,她就知道,他们不过是无所事事,才以骚扰新来的她为乐。这帮家伙,用家宜的话说,见到新人就像苍蝇见了臭鸡蛋。呸!她又不是臭鸡蛋。身清玉洁不露破绽,看他们如何下得手去。
只听他一本正经的问:“我是5579也不行吗?”
听那口气,简直像是5579有什么特权似的。条例规章她背得滚瓜烂熟,一张口就答他:“5字打头的话线无权接往二级以上安全级别。5579先生,请您挂线。”不由分说伸手就将话线收掉,可惜他们脸皮都比城墙厚,碰钉子也不会自觉没趣。
第二天是她轮休,她出去买了东西回来,已经过了午饭时间了。偌大的饭堂里只有她一个人,真是难得的清净。可惜天公不作美,偏偏有只苍蝇比她还要晚,端着饭菜从她身边过去,又晃了回来。她虽然埋头苦吃,但傻瓜也知道他要说什么。果然,他一开口就问:“你就是新来的叶钦薇?”她听出来他的声音来,就是昨天那个5579,想不到不肯死心。拜托,能不能用新鲜点的桥段?虽然打听出了她的名字,还是用这没创意的陈词滥调来纠缠不清?
叹了口气,她敢打赌,这几日她叶钦薇三个字,是全基地上下的头号热门话题。这种礼遇,叫人“受宠若惊”到一触即发。她闲闲的放低筷子,打量了面前的苍蝇一眼。还算是一表人材,做登徒子真是浪费。她问:“接下来你是不是要问,你可不可以坐这里?我现在就告诉你,不可以。”
他笑起来,偏偏就大喇喇的坐下来:“你说不可以我就不能坐?这是饭堂又不是你家客厅。”
她连翻白眼的气力都省下了,恬不知耻,不用和他一般见识。反正不理他,看他能怎么样。谁知一餐饭吃完,他也没再说一句话,倒叫人微微意外。她走到水池前洗碗,他也走过来洗碗。只见他将碗中接满了水,左摇摇右晃晃,哗一声倒掉,然后就将碗放回架上。看得她终于忍不住一时嘴快:“你洗好了?”
他说:“当然啦,不然还要怎么洗?”

打赏

子午书简 丨所有电子书均来自网络!如涉及版权问题,请发送邮件到[email protected],站长会第一时间移除,谢谢
本文链接:《当时明月在》匪我思存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贴图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签到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