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使用快捷键Ctrl+D收藏本站,下次访问更方便哟!
  • 最近百度网盘删资源太厉害,补链补到没脾气....

《苏东坡全集》苏轼

好书推荐 电子书 0个评论

《苏东坡全集》苏轼

基本信息

书名:《苏东坡全集》
作者: 苏轼
出版社: 北京燕山出版社
出版时间:第1版(2009年12月1日)
页数:3438页
语种:简体中文
开本:16
ISBN:9787540221539
ASIN:B00DDMNVZ8
版权:北京三读典藏图书发行有限公司

编辑推荐

苏轼一生宦海浮沉,奔走四方,生活阅历极为丰富。他善于从人生遭遇中总结经验,也善于从客观事物中见出规律,这在苏诗中有充分的体现。以“元祐”诗坛为代表的北宋后期是宋诗的鼎盛时期,王安石、苏轼、黄庭坚、陈师道等人的创作将宋诗艺术推向了高峰。就风格个性的突出、鲜明而言,王、黄、陈三家也许比苏轼诗更引人注目。然而论创作成就,则苏轼无疑是北宋诗坛上 大家。在题材的广泛、形式的多样和情思内蕴的深厚这几个维度上,苏诗都是出类拔萃的。更重要的是,苏轼具有较强的艺术兼容性,他在理论上和创作中都不把某一种风格推到定于一尊的地位。这样,苏轼虽然在创造宋诗生新面貌的过程中作出了巨大的贡献,但他基本上避免了宋诗尖新生硬和枯躁乏味这两个主要缺点。所以苏轼在总体成就上实现了对同时代诗人的超越,成为最受后代广大读者欢迎的宋代诗人。

作者简介

苏轼,1036~1101,字子瞻,自号东坡居士,四川眉山人,有《东坡集》、《后集》、《续集》。他一向被推为宋代最伟大的文人,在散文、诗、词各方面都有极高的成就。他批评吴道子的画,曾经说过:“出新意于法度之中,寄妙理于豪放之外”。从分散在他著作里的诗文评看来,这两句话也许可以现成地应用在他自己身上,概括他在诗歌里的理论和实践。后面一句说“豪放”要耐人寻味,并非发酒疯似的胡闹乱嚷。前面一句算得“豪放”的定义,用苏轼所能了解的话来说,就是:“从心所欲不逾矩”;用近代术语来说,就是:自由是以规律性的认识为基础,在艺术规律的容许之下,创造力有充分的自由活动空间。这正是苏轼所一再声明的,作文该像“行云流水”或“泉源涌地”那样地自在活泼,但同时又要“行于所当行,止于所不可不止”。李白以后,古代大约没有人赶得上苏轼这种“豪放”。

目录

卷一诗集
郭纶
初发嘉州
犍为王氏书楼
过宜宾见夷中乱山
夜泊牛口
牛口见月
戎州
舟中听大人弹琴
泊南井口期任遵圣长官,到晚
不及见,复来
过安乐山,闻山上木叶有文,如
道士篆符,云此山乃张道陵
所寓二首
渝州寄王道矩
江上看山
涪州得山胡次子由韵
留题仙都观
仙都山鹿
江上值雪,效欧阳体,限不以盐
玉鹤鹭絮蝶飞舞之类为比,
仍不使皓白洁素等字,次子
由韵
屈原塔
望夫台
竹枝歌并引
过木枥观
八阵碛
诸葛盐井
白帝庙
人峡
巫山
巫山庙上下数十里,有乌鸢无数,
取食于行舟之上,舟人以人
以神之故,亦不敢害
神女庙
过巴东县不泊闻颇有莱公
遗迹
昭君村
新滩
新滩阻风
黄牛庙
虾蟆背
出峡
游三游洞
游洞之日,有亭吏乞诗,既为留
三绝句于洞之石壁,明日至
峡州,吏又至,意若未足,
乃复以此诗授之
寄题清溪寺
留题峡州甘泉寺
夷陵县欧阳永叔至喜堂
卷二诗集
息壤诗并叙
渚宫
荆州十首
荆门惠泉
次韵答荆门张都官维见和惠
泉诗
浰阳早发
夜行观星
汉水
襄阳古乐府三首野鹰来 上堵吟
襄阳乐
岘山
万山
隆中
竹叶酒
鳊鱼
食雉
新渠诗并叙
许州西湖
双凫观
颍大夫庙
阮藉啸台
大雪独留尉氏,有客人驿,呼
与饮,至醉,诘旦客南去,
竞不知其谁
朱亥墓
次韵水官诗并引
卷三诗集
辛丑十一月十九日,既与子由别
于郑州西门之外,马上赋诗
一篇寄之
和子由渑池怀旧
次韵刘京兆石林亭之作,石本唐
苑中物,散流民间,刘购得

风翔八观并叙石鼓歌诅楚文王
维吴道子画、维摩像,唐杨惠之塑,
在天柱寺东湖真兴寺阁李氏
园秦穆公墓
次韵子由除日见寄
新葺小园二首
壬寅二月,有诏令郡吏分往属县
减决囚禁。自十三日受命出
府,至宝鸡、虢、郿、盩屋
四县。既毕事,因朝谒太平
宫,而宿于南溪溪堂,遂并
南山而西,至楼观、大秦寺、
延生观、仙游潭。十九日乃
归,作诗五百言,以记凡所
经历者寄子由
太白山下早行,至横渠镇,书崇
寿院壁
留题延生观后山上小堂
留题仙游潭中兴寺,寺东有玉女
洞,洞南有马融读书石室,
过潭而南,山石益奇,潭上
有桥,畏其险,不敢渡
楼观
郿坞
磻溪石
石鼻城
次韵子由岐下诗并引北亭横池
短桥轩窗曲槛双池荷叶
鱼牡丹桃花李杏梨枣
樱桃石榴樗槐桧松

真兴寺阁祷雨
攓云篇并引
读开元天宝遗事三首
卷四诗集
壬寅重九,不预会,独游普门寺
僧阁,有怀子由
太白词并叙
九月二十日微雪,怀子由弟
二首
与李彭年同送崔岐归二曲,马上
口占
病中闻子由得告不赴商州
三首
病中,大雪数日,未尝起,观虢
令赵荐以诗相属,戏用其韵
答之
岁晚,相与馈问,为馈岁;酒食
相邀呼,为别岁;至除夜达
旦不眠,为守岁。蜀之风俗
如是。余官于岐下,岁暮思
归而不可得,故为此三诗以
寄子由馈岁别岁守岁
和子由踏青
和子由蚕市
客位假寐
和刘长安题薛周逸老亭,周善饮
酒,未七十而致仕
中隐堂诗并叙
题宝鸡县斯飞阁
重游终南,子由以诗见寄,
次韵
和子由寒食
记所见开元寺吴道子画佛灭度,
以答子由题画文殊、普贤
妒佳月
次韵子由以诗见报编礼公,借雷
琴,记旧曲
七月二十四日,以久不雨,出祷
磻溪。是日宿虢县。二十五
日晚,自虢县渡渭,宿于僧
舍曾阁。阁故曾氏所建也。
夜久不寐,见壁间有前县
令赵荐留名,有怀其人
二十六日五更起行,至磻溪,天
未明
是日自磻溪,将往阳平,憩于麻田
青峰寺之下院翠麓亭
二十七日,自阳平至斜谷,宿于南
山中蟠龙寺
是日至下马碛,憩于北山僧舍。
有阁日怀贤,南直斜谷,西
临五丈原,诸葛孔明所从出
师也
和子由闻子瞻将如终南太平宫溪
堂读书
将往终南和子由见寄
读道藏
南溪有会景亭,处众亭之间,无
所见,甚不称其名。予欲迁
之少西,临断岸,西向可以
远望,而力未暇,特为制名
日招隐。仍为诗以告来者,
庶几迁之
扶风天和寺
十二月十四日,夜,微雪,明日
早,往南溪小酌,至晚
九月中曾题二小诗于南溪竹上,
既而忘之,昨日再游,见而
录之
南溪之南竹林中,新构一茅堂,予
以其所处最为深邃,故名之日
避世堂
溪堂留题
……
卷五诗集
卷六诗集
卷七诗集
卷八诗集
卷九诗集
卷十诗集
卷十一诗集
卷九诗集
卷十诗集
卷十一诗集
卷十二诗集
卷十三诗集
卷十四诗
集卷十五诗集
卷十六诗集
卷十七诗集
卷十八诗集
卷十九诗集
卷二十诗集
卷二十一诗集
卷二十二诗集
卷二十三诗集
卷二十四诗集
卷二十五诗集
卷二十六诗集
卷二十七诗集
卷二十八诗集
卷二十九诗集
卷三十诗集
卷三十一诗集
卷三十二诗集
卷三十三诗集
卷三十四诗集
卷三十五诗集
卷三十六诗集
卷三十七诗集
卷三十八诗集
卷三十九诗集
卷四十诗集
卷四十一诗集
卷四十二诗集
卷四十三诗集
卷四十四诗集
卷四十五诗集
卷四十六诗集
卷四十七诗集
卷四十八诗集
卷四十九诗集
卷五十诗集
卷五十一诗集
卷五十二十诗集
卷五十三诗集
卷五十四诗集
卷五十五诗集
卷五十六诗集
卷五十七诗集
卷五十八诗集
卷五十九诗集
卷六十诗集
卷六十一诗集
卷六十二诗集
卷六十三诗集
卷六十四诗集
卷六十五诗集
卷六十六诗集
卷六十七诗集
卷六十八诗集
卷六十九诗集
卷七十诗集
卷七十一诗集
卷七十二诗集
卷七十三诗集
卷七十四诗集
卷七十五诗集
卷七十六诗集
卷七十七诗集
卷七十八诗集
卷七十九诗集
卷八十诗集
卷八十一诗集
卷八十二诗集
卷八十三诗集
卷八十四诗集
卷八十五诗集
卷八十六诗集
卷八十七诗集
卷八十八诗集
卷八十九诗集
卷九十诗集
卷九十一诗集
卷九十二诗集
卷九十三诗集
卷九十四诗集
卷九十五诗集
卷九十六诗集
卷九十七诗集
卷九十八诗集
卷九十九诗集
卷一百诗集
卷一百零一诗集
卷一百零二诗集
卷一百零三诗集
卷一百零四诗集
卷一百零五诗集
卷一百零六诗集
卷一百零七诗集
卷一百零八诗集
卷一百零九诗集
卷一百一十诗集
卷一百一十一诗集
卷一百一十二诗集
卷一百一十三诗集
卷一百一十四诗集
卷一百一十五诗集
卷一百一十六诗集
卷一百一十七诗集
卷一百一十八诗集
卷一百一十九诗集
卷一百二十诗集
卷一百二十一诗集
附录一 铭传
附录二 序跋
……
《蘇东坡全集2》
《蘇东坡全集3》
《蘇东坡全集4》
《蘇东坡全集5》
《蘇东坡全集6》

经典语录及文摘

古今体诗四十首
(诰案)起仁宗嘉祐占四年己亥十月,公还朝,侍宫师自眉山,发嘉陵,下夔、巫,十二月至荆州作。(查慎行注)《南行集叙》云:“己亥之岁,侍行适楚。舟中无事,几与耳目所接者,杂然有触于中,而发于咏叹。盖家君之作,与弟辙之文皆在,凡一百篇,谓之《南行集》。十二月十八日,江陵驿书。”按子由《辛丑除日寄》诗云:“初来寄荆渚,鱼雁贱宜客。楚人重岁时,爆竹声磔磔。新春始涉五。田冻未生麦。相携历唐、许,花柳渐芽坼。”盖己亥十月,先生自眉州人嘉陵江,经戎、沪、渝、涪、忠、夔诸州,下峡,抵荆州度岁。明年庚子正月,自荆门出陆,由襄、邓、唐、许至开封,道里岁月,历历可考。故《栾城前集》以《郭纶》一首压卷,《初发嘉州》以下诸诗次之。明万历朝焦弱侯叙《东坡外集》,自言得秘阁善本,其编次一如《栾城集》,今从之。施氏原本以《辛丑十一月初赴凤翔》诗为冠,己亥、庚子所作弗录。(冯应榴合注)子由所撰先生《墓志铭》云:有《东坡前集》四十卷、《后集》二十卷。明成化间,海虞程氏得宋时曹训所刻旧本及仁庙所刻未完新本,重加校阅,仍依旧本卷帙。旧本无而新本有者,则为《续集》,并刻之,见于李绍《序》中。即今所称《东坡七集》也。其《前集》卷首以《辛丑十一月初赴凤翔》诗为冠;而《南行集》中诗,皆在《续集》内。则《前、后二集》之诗必系先生及子由所编定;其《续集》诸诗,皆经删削。是以宋刊施、顾注本,亦照《前、后集》次序,而《续集》所载,除《遗诗》一卷外,皆不采也。今仍从查氏。
(诰案)赵次公注“江上同舟诗满箧”句云:“即今所谓《南行集》。”次公及见此集,可见《南行集》当日自为一集,不在正集之内。此即起《辛丑十一月初赴凤翔》之证。合注专苛查注,而首立驳案,引前明作据,知其无能为矣。其《前、后集》名之可考者:停杭为《钱塘集》,见《乌台诗案》;守密为《超然集》,守徐为《黄楼集》,见本集《与陈师仲书》;归常为《毗陵集》,入翰林为《兰台集》,见傅□《纪年录》;谪儋耳为《海外集》,北宋士大夫编次者,见惠洪题跋。今行世者,乃琼、儋人传本,诰有数册,皆彼中守牧所遗也。以上诸集诗,分见王、施本中,而其《续集》诗之有无得失,不可知矣。《墓志》所载《前集》四十卷、《后集》二十卷,惟奏议、内制、外制、和陶集不在内,余如策论、叙传、碑、铭、词赋,并在其中,而其诗之分合,今本多不同。查注谓施编起辛丑赴凤翔,开卷便错,固非;合注举七集本之《前、后集》,指为即《墓志》《前、后集》之所自,以公与子由编定驳之,亦误。公固自言世之蓄轼诗文者率真伪相半,傅□亦言全集诗文颠倒错乱,不可胜计。盖公盛时,其流传本已淆矣。注则赵次公编年,赵夔分类,至王本始汇为集注。施本虽与王异,其排纂实类次公,均有参错。今施本误编实繁,查注以《客位假寐》诗讹陈公弼为陈襄,指为施编口舌,此其误之小者,何足自矜。若《神宗挽词》,乃公迫切呼号之甚者,而夹杂起知文登诗后,以是知此集必非公与子由编定者也。然编年本流传已久,其诸注於题不了了者,诰以本集所见事实正之,往往与施编符合。

打赏

子午书简 丨所有电子书均来自网络!如涉及版权问题,请发送邮件到[email protected],站长会第一时间移除,谢谢
本文链接:《苏东坡全集》苏轼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贴图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签到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