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使用快捷键Ctrl+D收藏本站,下次访问更方便哟!
  • 最近百度网盘删资源太厉害,补链补到没脾气....

《重返狼群(第二部)》李微漪

好书推荐 电子书 0个评论

《重返狼群(第二部)》李微漪

基本信息

书名:《重返狼群(第二部)》
作者: 李微漪
出版社: 长江文艺出版社
出版时间:第1版(2015年11月1日)
页数:341页
语种:简体中文
开本:16
ISBN:7535479456,9787535479457
ASIN:B015PU3B2I
版权:北京长江新世纪

编辑推荐

《重返狼群》部于2012年出版,讲述的是80后女画家李微漪收养了一只刚出生的草原狼,为他取名格林,在城市生活了几个月后又带格林回到草原,历经生死磨难找到狼群并放归小狼的真实经历。《重返狼群》获《狼图腾》作者姜戎激赏,高度评价为《狼图腾》的神奇延续,并倾情推荐,含泪作序。
众多读者心系格林命运,期待能从作者李微漪那里获知格林返回狼群后的近况。李微漪离别草原两年后,为了格林再返狼山,经过九死一生,几次遭遇盗猎者,险些亡命,终于找到格林。然而狼群、野生动物群,乃至整个草原,都已“人是物非”。
《重返狼群》(第二部)比部作品更加惊心动魄,令人为人与狼的未尽之缘抚膺长叹,数度流泪。

名人评书

“我已精读了四遍《重返狼群》,仍想再读。这部狼书经常让我或冷汗淋漓,或热血沸腾,抑或潸然泪下。最让我情感冲动和意想不到的是小狼最后成功融入狼群,以及狼女和小狼格林为此目标所表现出的大胆进取,不惜冒生命危险的狼性格。这种胆大妄为、成功概率几乎等于零的冒险,居然圆满完成,给予了我精神上空前的震撼。”
——《狼图腾》作者姜戎

媒体书评

这部狼书经常让我或冷汗淋漓,或热血沸腾,抑或潸然泪下。最让我情感冲动和意想不到的是小狼最后成功融入狼群,以及狼女和小狼格林为此目标所表现出的大胆进取,不惜冒生命危险的狼性格。这种胆大妄为、成功概率几乎等于零的冒险,居然圆满完成,给予了我精神上空前的震撼。”
——《狼图腾》作者姜戎
《重返狼群》充满了女性的温情,巨大的母爱笼罩着这部作品。人爱自己的孩子不稀奇,天经地义,但人与狼的母子情深让人更为感动。这与非常刚性的《狼图腾》恰好形成鲜明对比。
——作家张抗抗
我想,作者写狼是为了写人吧。当你更了解狼的时候,你会发现,所谓的“白眼狼”实在是对狼的一种侮辱。在作者生病卧床的时候,狼把自己埋在地下仅存的野兔刨出来给她当食物,人与人之间却往往做不到。以后我们是不是把“白眼狼”换成“白眼人”更准确一些?
——主持人白岩松
李微漪的《重返狼群》和《狼图腾》一样有一种功能,告诉我们,说得太多了,还是应该做一点什么吧。文学首先要有一种人文精神,要我们爱自然,爱万物生灵,最终要爱我们自己,自尊、自重、自强。李微漪做了一个很好的开端,我真的很希望她继续跟狼走下去。
——主持人赵忠祥

作者简介

李微漪,女,汉族,四川人。画家、作家,曾在草原与狼同生共死长达八个月。历时两年半,根据当时日记和珍贵的影像资料,整理成四十万字的《重返狼群》。
这是一人一狼以命成就的书,她说:其实我只是一个记录者,真正的作家是小狼,他是我书中所有故事的创造者,我在他的故事里笑着哭,哭着笑……他要透过我的文字告诉人们有关自由、竞争、生存、梦想、尊严、情谊、草原和狼……

目录

第一章格林被抓了!
第二章狼的剩宴
第三章救狼
第四章狼山之巅
第五章动物园里的新狼
第六章对面山上的影子
第七章天赐良驹
第八章一张羊皮引发的“血案”
第九章平原狼窝
第十章必须赶在盗猎者前面
第十一章奇怪的压痕
第十二章山神狼与鹿
第十三章将计就计
第十四章谁干的!
第十五章大山的精灵
第十六章盗猎者来了,你得离开这儿……
第十七章劫难
第十八章福仔和小不点
第十九章小邦客和小萝卜
第二十章护崽的母狼——辣妈
第二十一章辣妈教子
第二十二章与狼为邻
第二十三章人祸天灾
第二十四章老阿爸的担忧
第二十五章狼,调皮得很
第二十六章追踪打鱼狼
第二十七章口蹄疫席卷整个草原
第二十八章又发现一只小狼
第二十九章深夜来了一匹大狼!
第三十章十月,鹤之殇
第三十一章坏人好人
第三十二章“邦客图腾!狼来了!”
第三十三章四狼探母?
第三十四章我们来得太晚太晚了
第三十五章“狼群吃了一个人!”
第三十六章谁动了我们的狼雕?
第三十七章狼子归来
第三十八章格林,我想抱抱你

经典语录及文摘

“格林!格林……是你吗?”我用电筒照着前方雪地上隆起的一团黑影,轻喊了两声。
狼影应声站起来,抖了抖身上的积雪,脖子上的铁链哗啦作响。夜色中,这匹狼被拴在特警部队靠近路边的铁栏杆围墙外,一双绿眼睛怯怯地盯着我们的电筒光。他埋头竖耳,努力收缩瞳孔,想看清楚灯光背后的人。他旁边相隔四五米的地方还拴着两只大藏獒,冲着我们的电筒光狂吠,挣着铁链扑咬。
亦风沉声道:“格林还在就行,先别惊动部队里面的人,咱们天亮再来。”
我深知夜晚藏獒的厉害,关掉电筒,悄悄离开。
现在是2013年1月25日深夜,还有十四天就过年了。若尔盖草原下着大雪,街边行道树上的雪越积越沉,压得一些枝条几乎垂到地面上。县城里很冷清,只有一家宾馆还挂着营业的牌子,我们成了这家宾馆仅有的房客。
我捧着一杯热水坐在窗前,隙开一条窗缝,吹着雪风,尽量让自己焦虑的情绪冷静下来,我得想办法救回格林。
这让人放心不下的狼儿子,自从2011年2月2日回归狼群到现在,他离开我们有七百多天了,这七百多个日夜,我没有一天不想他。
格林小时候的照片、我们在一起的影像、留着牙痕的电视遥控板、踩着小爪印的画……我珍藏着每一件我所能记住的东西,仿佛只有这样才不会被时间带走。
我们和格林散步的郊外空地上修起了一座座高楼,绿化带变成了停车场,楼顶天台立满了广告牌……我也常常像这样呆坐在城市的窗边,用格林的视角看着外面的变化。回忆慢慢旧了,只有这城市新得越来越陌生。
我将格林的故事写成《重返狼群》,让更多的人记住这只小狼,让更多的眼睛关注中国狼的生存。人们最牵挂的就是格林现在怎么样了,他还活着吗?每当人们问起,我的心就紧缩在一起,我很怕,怕突然有一天传来格林被捕杀的消息,甚至夜里都会梦见格林饥寒交迫的哀嚎。多少次我想去找他,可是又怕好不容易放归的小狼有了“亲人”的召唤会遭到狼群的排斥。我更怕的是,再也找不到他了……
今天早上我和亦风还在成都。我照常打开电脑准备开始一天的工作,却突然看到微博中弹出一位读者的紧急留言:“微漪,我刚从若尔盖草原旅游回来,格林已经被抓住了,被人用铁链拴在特警部队门口卖呢!”
我脑袋里一阵轰鸣,有那么一瞬间根本看不清屏幕上的字。格林从小被人抚养长大,他对人没什么戒心,自从我们将他放归草原以后,我日夜悬心他会被人抓住,没想到长久以来的噩梦终究成真了。我心急火燎地叫上亦风,立刻开车赶回若尔盖!
赶到若尔盖草原时已经是深夜十二点多,我们摸黑找到了读者所说的特警部队。我们下车绕着部队铁栏杆围墙搜寻,在离部队大门不远处的墙根儿下,果然发现了被拴的狼。
虽然当时黑灯瞎火的看不清,但是我喊“格林”的时候,那狼确实站了起来,似乎他还记得自己的名字,他可能认出我们了吧。我越想越心寒——格林怎么又落单了?难道他熬不过这个冬天,到人类的地盘来找食被抓住了?又或许,那些人看见格林不怕人就把他给诱捕了?
“糟!”我心一紧,“特警部队是执法部门,难道格林闯祸了?他伤人了吗?”
“不会。这又不是人犯了法蹲大狱,况且格林的性格我们太了解了,他不可能伤人。狼如果真伤了人,肯定早就被打死了,怎么可能还拿来卖呢?”
我逐字咀嚼网友的留言,不对味儿:“执法部门肯定不会卖野生动物……网友是不是说错了?这到底是什么情况?”
“甭管什么情况,咱们最担心的是格林死了。现在他虽然被抓住,但总算还活着,只要活着就总有办法救他出来。有这么一次被抓的经历,下次他会学聪明点儿。”
天刚亮,我们就把车开到离特警部队围墙最近的路边,两只藏獒还在,格林却不见了,只有一截铁链拖在墙根前的雪地上。我们的心凉了半截,难道昨夜惊动了里面的人,这么快就把格林弄走了?
“格林!格林!”我们摇下车窗喊了几声,没动静。
我不死心,下车走近一点,双手拢着嘴:“嗷……欧……”
墙根前的雪堆拱动了两下,格林披着一身的积雪站了起来,盯着我看。他在!躲在雪窝子里了!我的心快蹦出胸腔了:“格林,别怕,妈妈来了。”我边说边死盯着狂吠的藏獒,小心翼翼地绕过去,余光瞄见格林紧张地踮了踮爪子,尾巴夹在肚子下面。
快要靠近了,我喉咙里呜呜呼唤着。这声音狼儿再熟悉不过了。格林绷直了铁链,使劲探过头来嗅闻。我急忙伸手过去,一把抱住雪娃娃般的格林,拨开他头顶的积雪……咦,额头上没有疤痕!再捧起狼脸一看,生疏的目光!他不是格林!我“哎呀”一声撒手后退,“心跳”霎时转为“心惊肉跳”!格林被捕的消息先入为主,我靠近这狼时光顾着提防藏獒,也没细看,竟然冒冒失失地抱住了一匹陌生狼!
再看那匹狼,他比我还紧张,抖抖身上的雪,夹紧尾巴,耳朵直贴到了脑袋后面。他脖子上勒着一个系着死扣的皮项圈,紧得几乎嵌进肉里,颈间一圈皮毛早已被磨得光秃秃的,喉部的毛团裹着暗红的瘀血粘结在项圈上,他显然被人拴了很久了。他试探着嗅闻我的味道,伸出舌头使劲舔我的手背,丝丝哑声伴随着铁链勒喉的咳喘。虽然是不同的眼睛,不同的狼,但那亲近人的表情,还有祈求抚触的呜呜声和格林小时候太像了。他怎么会被拴在这里?我揪着心本能地伸过手去,任他把手指叼含在嘴里轻轻咬着,只盼他别再挣扎,别再让那项圈更深地勒进喉头……
暖暖的狼吻是多么久违的感觉啊。我仔细看这匹狼:他牙口很轻,不到两岁,可能因为他长期被拴养营养不良,瘦得像一道闪电;虽然早已成年了,可是他的身形却只有格林八个月时的大小。抚摸狼背,长长的狼鬃掩盖之下,他的脊梁像斧片一样刺手。他那么干瘦,我甚至可以隔着皮毛把拳头伸进他的两片肩胛骨之间。我记起包里有读者送给格林的奶糖,摸出一把剥给他。
“女娃儿胆子够大嘛,他居然不咬你。”部队大院里,四五个穿特警制服的人被藏獒的吠叫引了出来,“这狼你要不要?卖给你。”
真的要卖啊?我惊诧地看了看那几个人,又下意识地望了一眼特警部队的门头。
“这狼哪儿来的,怎么会拿出来卖?你……是警……?!”我死盯着卖狼人胸前的警号。
有个人听出我语气不对,问道:“你们是干什么的?”
亦风连忙接话:“我们是来旅游的,听说这里有狼要卖,过来问问。”
感觉是买主,对方一乐,大大方方地说:“就是这只狼,你们给多少钱?”
亦风反问道:“你要多少钱?”
特警笑了。“前几天有人出价一万五,我还在考虑。你瞧这狼皮,少说也值七八千,齐脖子这点儿坏皮不要了就是。”他用手掌在狼脖根处做了个切割动作,又伸手捏起狼下巴,像展示牲畜一样掰开牙口,“你看这狼牙多完整,我们喂的全是剩饭剩水,没嚼过骨头,一点磨损都没有,四颗獠牙也得值两三千。这个狼舌头,没死以前把它挖出来,是最好的哮喘药。狼肉补气壮胆,狼骨狼髀石辟邪的……诚心价,两万!你拿走。”
狼挣脱嘴巴往我腿边躲,抖得狼鬃都竖了起来,他或许听不懂这些人说的话,但肯定明白他会发生什么事。
我忍不住说:“狼是保护动物,贩卖野生动物违法你知道吗?”
“你跟我们讲法?”特警笑了,“少扯这些闲话,要买就买,不买走人。”
一句话就把我呛了回去。亦风把我拉到身后,跟那几个特警递烟打着圆场,探听狼的来历。特警只说这狼是从小拴养大的,其余的便不再多说。亦风只得作罢:“这样吧,狼先别卖,我们商量商量明天再来。这个项圈能不能放松一点?”
“不能松!开玩笑,这是狼!他只要抓住一丁点机会都会挣脱逃跑!”
虽然这只狼不是格林,但是爱狼敬狼的人哪能看着狼任人宰割。当初我们送一只小狼回归狼群何其艰难,甚至连命都舍得豁出去,因为我们知道如今草原上的狼死一只就少一只。这只狼必须救!
我和亦风商量再三,我们不能买狼,一旦买了,卖狼有利可图的消息传开,就会有更多人去抓狼掏狼崽,更助长了盗猎贩卖之风。这事儿得找部队领导,毕竟这是特警在政府部门门口卖狼,知法犯法的事当领导的不可能不管。
第二天上午,我们又来到特警部队围墙外,确认藏獒已拴好,才小心地靠近狼。狼冲我们友好地摇着尾巴,鼻头微微耸动。我摸摸他的头,刚把奶糖和肉块掏出来,原本温驯的狼突然人立起来,獠牙毕露,一双前爪劈头盖脸朝我抓来!亦风“哎呀”惊叫,迅速把我拉开。“呼”的风声过去,狼爪从我脸前挥下,一爪子就把我手里的肉打落。狼猛扑上来抢肉,“哗啦”一声,铁链绷紧,狼眼看着肉掉在了地上。
“快让开!他闻到肉味儿了!”亦风急喊。
我踉跄退后,伸手摸脸,有点热辣辣的,还好没抓破,两人惊魂难定。
那狼不顾铁链勒喉,一遍一遍地飞身扑来,但离地上的肉块却总是差着那么一点儿,够不着。狼被勒得嘶声哑叫,狼牙咬得咔嚓爆响,眼珠子瞪出了眼窝,红得几乎炸出血来!
他没见过肉?!我哪敢再伸手,忙捡了一根木棍把肉挑过去。狼一口咬断木棍,像驱逐了一个竞争对手。他快速抢过肉叼到墙角,用爪子护住,龇牙环顾,低声咆哮着警告周围的竞争者。直到我们缓缓退到让他安心的距离,狼才收起了凶相,挪开狼爪,舔掉肉上的泥土,深深嗅闻着,像审视至宝。他平息气喘,迸出两声沙哑的咳嗽,埋头把脖子上的项圈略微抖松一点。他并没有立刻狼吞虎咽,反而看着眼前的肉发呆。好一会儿他虔诚地闭上了眼睛,侧头趴下上半身,用脖子在肉上摩挲着,打个滚,起身抖抖毛,换另一侧身子,再滚……
我不忍看下去,这动作我们再熟悉不过了。小格林第一次找到囫囵个儿的死羊羔时也是这样顶礼膜拜。格林算幸运的,而这只已然成年的狼却只能在铁链的束缚下,对这巴掌大的一小块肉举行那属于狼的古老的仪式。尽管他和格林一样从小远离了狼群,但他们的记忆深处都烙印了这份狼族的传统。
直到“食祭”进行完毕,他才嚼着肉块艰难地往紧勒项圈的喉咙里吞。看着狼喉咙里肉块的鼓包挤过皮项圈,我和亦风也不由自主地咬牙梗着脖子,似乎能帮他嚼帮他咽。吞完肉,狼又把散落一地的奶糖也找来吃得干干净净,这才凑过来用爪子搭在我的膝盖上,委屈地舔着我们的手。我蹲下时,他又用湿鼻子嗅嗅我脸颊上差点被他抓伤的地方。我和他碰了碰鼻子,狼见了肉本该如此,怎么会怪你呢。亦风托起狼爪,那本应锐利的爪尖已经在水泥地上磨秃了。狼啊,再忍一忍,我们等会儿就找人放你回家。

打赏

子午书简 丨所有电子书均来自网络!如涉及版权问题,请发送邮件到[email protected],站长会第一时间移除,谢谢
本文链接:《重返狼群(第二部)》李微漪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贴图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签到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