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使用快捷键Ctrl+D收藏本站,下次访问更方便哟!
  • 最近百度网盘删资源太厉害,补链补到没脾气....

《平凹六短篇》贾平凹

好书推荐 电子书 0个评论

《平凹六短篇》贾平凹

基本信息

书名:《平凹六短篇》
丛书名: 短篇经典文库
作者: 贾平凹
出版社: 海豚出版社
出版时间:第1版(2014年10月1日)
页数:385页
语种:简体中文
开本:32
ISBN:9787511020789
ASIN:B00R29I2ZM
版权:海豚出版社

编辑推荐

贾平凹的小说,历史感强,能够以细微的社会现象体现大的历史变迁;具有浓厚的西北地方风情,能够体现出西北地区(关中地区)语言、风俗、人群性格等特点;具有很强的批判性,对于国民性的披露、讽刺非常深刻,有很强的现实性;在结构布局上,擅长以点带面,不断扩大故事的脉络。

作者简介

贾平凹,陕西作协主席,中国书协会员,当代著名作家。贾平凹是我国当代文坛屈指可数的文学大家和文学奇才,是一位当代中国最具叛逆性、最富创造精神和广泛影响的具有世界意义的作家,也是当代中国可以进入中国和世界文学史册的为数不多的著名文学家之一。被誉为”鬼才”。代表作有长篇小说《商州》、《浮躁》、《废都》、《白夜》、《秦腔》、《古炉》等,曾多次获文学大奖。

目录

1黑氏
70猎人
98天狗
189美穴地
265艺术家韩起祥
336倒流河

经典语录及文摘

黑氏(节选)
黑氏的年龄比丈夫大,黑氏把什么都干了,喂猪,揽羊,上青崖头上砍柴火。一到晚上,小男人就缠她。男人是个小猴猴,看了许多书,学着许多新方法来折磨她。她又气又限,一肚子可以把他弹下炕去。"你是我的地!"小男人却说,他愿意怎么犁都可以。夜黑漆漆的,点点星辰,寒冷从窗根里透进来。小男人压迫着她,口里却叫着别人的名字,黑氏知道那是些村里鲜嫩的女子,泪水潜然满面。等丈夫滚在一边大病一场地睡着去了,她硬咽出声,磋嚷不已。这边厢房一动静,那边厢房就发恨声,公公骂道:"长声短叹地发什么贱气!好吃好喝得肚子鼓胀睡不着吗?"公公的脾气越来越暴躁,黑氏就不敢再出声,听得还在骂了一句:"在娘家吃什么了,穿什么了:跌到福窝里了还不顺心?!"僻里啪啦拨算盘。公公是镇上的信贷员,算盘上的功夫深,双手打得"狮子滚绣球"。这两年日胜一日富起来,家人就给她难看脸色,恶色败气,批点她的面粗,手脚肥胖,丑。黑氏是知足人,深山的娘家穷,茶饭是比以前好。哥哥的脸色黄蜡蜡的,十天半月来镇上赶集,拿些山货到这家,吃一顿饭就走了,总说:"我妹子有福!"她心里苦苦的。好哥哥,吃得好了就有福?这话却倒不到人面前去,只是越发伏低伏小。私下里盼着养个儿来,有个贴己,送子娘娘却偏不光顾。如此睁着大的眼睛在黑暗里思想,窗外就没了星星,渐渐沥沥落起雨来,倒熬煎这雨一下,坡上的红苔蔓子就要沿蔓生根,得去再一次翻锄了。
这当儿,院门很响地被人拍了一下,接着是门环"呕呕呕"三声摇动。那边厢房的公公立即应声:"来了,来了!"跟了鞋出去开门。是一个男人的声音,压声问:"又和谁喝酒?"公公说:"没外人,专等着你呢。"俩人就骂了一阵天雨,进屋到那边厢房了,叽叽咕咕,鬼念经般说话。
婆婆已经起来了,拿那杆竹管烟袋敲打她的厢房门框,叫:"黑,起来!你爹和客人要喝酒,你下厨炒几个菜去。你装什么呀,睡得这么沉!"
家里时常来人,黑氏已经习惯了,她不解的是客人常要半夜里来,有时扛来好多东西,用木箱和麻袋装着,公公不让任何人动,她也就装个猫儿狗儿,不言语。厨房里炒得一盘鸡蛋,一碟变蛋,一碟臭豆腐,一碗熏肉。一箕盘端了进公公房里,瞧见客人是个极风流的人,正将桌上一沓钱推给公公说:"这些是你的,怎么样?只要……"公公用脚在桌下踏了客人的脚,抹下头上的帽子,随便一放,钱票盖住了。黑氏乖觉,权装混沌,怯怯地看着客人说:"黑漆半夜的,没好菜的。"客人便大胆地看她,看得生怪,黑氏慌得用手抚扣子,害怕扣子扣错了,惹人耻笑。
公公便说:"睡去吧,你还待在这里干啥?"
黑氏放赦一般回来,坐在炕上了,小男人已经转醒,`哨声问:"谁来了,是马乡长吗?"黑氏说:"马乡长鼻子大,这个人气派呢。"小男人说:"这是东村姓王的,他跑运输发了大财了,有了钱讨了个县城女子,嫩面得能弹出水!"黑氏黯然无语。小男人又说:"他发了财了,敢不到咱家来?爹又落一笔钱了!"黑氏说:"人家跑运输,爹落的什么钱?"小男人说:"爹人股呀!"黑氏一直对这家人疑惑,就再问:
"爹哪有钱入股?"小男人黑暗里眼里放光,说:"你以为你嫁给我平凡吗?我爹虽不是什么领导,我爹却是和什么打交道的?你丑人倒有丑福!"黑氏说:"我不稀罕那么多钱,当初嫁你,你也是没钱的光棍!"小男人说:"我知道你害怕我家发财哩,怕你越来越不配我哩!"黑氏咬了嘴唇,听那边厢房公公劝客人酒,喝得已经晕头,有盘子翻跌桌下,发着破裂的声响。小男人说:
"怎的不说话?"黑氏说:"我不是为我想,我是为你想的,钱来路不明,多了会瞎人的。"小男人说:"哟,你那么清高,结婚时你娘怎的要我出个棺材钱?隔壁的钱来路明,你跟他过活去?!"
黑氏拉过被子连身子带头裹严睡倒了。
眼睛闭着,心却睡不着,一股黑血在肚里翻腾。限娘家人穷,不能门当户对,又恨小男人家有了钱,口大气粗……直挨到鸡叫三遍,容容率率又起来,得给猪熬食了。雨还在落着,院子里水汪汪一片白亮。忽见得隔壁那家院子上空红光一片,甚是吃惊,爬上院墙头的梯子看时,隔壁人家台阶上生着一堆簧火,一个人蹲在旁边,将一条新制的扁担一头支在门限下,一头伸过火上,双手趁趁地往下压。八尺余长的桑木扁担就两头翘,翘得一张弓。黑氏便叫:"木犊,起得早?难得落了雨,也不蒙头睡个懒觉!"

打赏

子午书简 丨所有电子书均来自网络!如涉及版权问题,请发送邮件到[email protected],站长会第一时间移除,谢谢
本文链接:《平凹六短篇》贾平凹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贴图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签到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