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使用快捷键Ctrl+D收藏本站,下次访问更方便哟!
  • 最近百度网盘删资源太厉害,补链补到没脾气....

《矫健中短篇小说集》矫健

好书推荐 电子书 0个评论

《矫健中短篇小说集》矫健

基本信息

书名:《矫健中短篇小说集》
作者: 矫健
出版社: 作家出版社
出版时间:第1版(2017年12月1日)
页数:290页
语种:简体中文
开本:16
ISBN:7506396327,9787506396325
ASIN:B07894WXQ9
版权:作家出版社

编辑推荐

胜天半子!《人民的名义》首席策划矫健《天局》热销三十万册之后新作。《矫健中短篇小说集》全面反映矫健中短篇小说创作全貌。

作者简介

矫健,男,出生于1954年,汉族。山东乳山人。中共党员。1980年毕业于烟台师范中文系。初中毕业后赴农村插队务农,后历任中学教师,烟台市文学创作室专业作家,《胶东文学》主编,烟台市市文联副主席。1981年开始发表作品。著有长篇小说《河魂》等。《河魂》获北京市庆祝建国35周年优秀作品奖,短篇小说《老霜的苦闷》获1982年全国优秀短篇小说奖,《老人仓》获1984年全国优秀中篇小说奖。电影剧本《阙里人家》获天马影视文学奖,电视剧本《飞越》获中央电视台优秀剧本奖。

目录

1/  圆环
9/  死谜
14/  无期徒刑
19/  预兆
25/  钟声
31/  轻轻一跳
36/  海猿
43/  古树
52/  天局
60/  女巫梅真
67/  紫花褂
71/  独臂村长
80/  雪夜
94/  曹牛鬼
105/ 快乐的画家
117/ 奋斗记
134/ 农民老子
149/ 老霜的苦闷
168/ 弄堂口
179/ 到巴金花园去
188/ 挡浪坝
201/ 怪哉“鱼干”
213/ 迷乱之夜
222/ 金手指
235/ 小虾找地

经典语录及文摘

在农村,还有一个怪人,也是我时时想起的。他叫泥禄,曾和我割了一夏天驴草。他给过我许多教训。后来,我一看见活物,比如蚂蚁、蜜蜂、蜻蜓之类的,就会记起他来。
那时,我的眼镜给我带来不少麻烦。村人随意摘去,尽情玩耍,在镜片上留下一些油腻腻的手印,累我擦而再擦。他们把拳头在我眼前一晃,威胁说:“要打架,一拳先砸碎你的玻璃窗!”我心中不服,却亦不敢尝试。
泥禄稍文明些。他只是划拉一堆干草,拿我眼镜对准草堆,使阳光透过镜片,企图燃起熊熊烈火。我戴近视镜,镜片并不聚光,试验自然失败。他不免悻悻然。
“你的眼睛是叫电灯烤坏的。”他沉思道,“电灯烤眼,城市人的眼都有毛病。”
泥禄这人总爱思考,万事万物都要找到一个原理。他的脑细胞格外活跃,远非一般庄稼人所能比。他的思考似乎很笨拙,却是形而上的。在后来的日子里,我对他的思想体系逐步理解,终于确认,他是我所认识的第一位哲人。
那时,我们一人要交二百斤青草喂驴,才能挣得一天的工分。我根本不行,镰刀老砍手,充其量一天能割百把斤。泥禄是好把式,运镰如神,砍草如飞。看见我的狼狈相,他淡淡地说:“咱们搭伙吧。”我不好意思,却也不吭声。这样,我总算能挣个满分。
我们经常上北岭杠子割草。那地方青草繁茂,溪水清澈,松林郁郁苍苍。又有一小水库,热时跳入畅游一阵,洗去草屑尘土,止住浑身刺痒,其乐无比。洗罢,我们坐在黑石板上,树荫遮掩,山风习习,神仙般的快活!这时,泥禄就要高谈阔论,脑子里泉水般地涌出许多光辉思想。
“城市人其实是很蠢的。”他说,“我在北京住过,住的地方隔火车站不远。我天天去看自动扶梯,发现这玩意儿是个大错误……”
他发现,旅客踏上扶梯的一刹,十个人总有七八个要晃一跟斗,即令不摔倒,模样也十分狼狈。为什么要造这东西呢?花费的钱买粮食,够多少人吃?而且关键在于:这么几步路怎么就不能走走?懒到这地步,人将变成废物!
“你等着瞧吧,总有一天,城市人的腿就会变得这么细,这么细——”他竖起两根食指,朝我摇摇。
如此理解问题,我实在难以辩驳。何况我要讲的道理,他胸中早已了然;我一张口,他脸上就露出不屑一顾的神情,使得我无颜把话讲完。好在我有一件法宝,亮出来便能将他制服:一架袖珍式半导体收音机。
“你聪明,能造这个吗?”
每当他接过收音机,总是那么惊愕,那么迷茫。他把长方形的小匣放在手中翻倒,听见里面哇哇唱戏,便陷入沉思。“古怪,古怪。”他喃喃道,“外面又没有线,声音怎么传进去?……要么造时就把声音藏进去了……”我不肯把电波原理告诉他,憋他一憋。他屡屡要将收音机拆开,我一把夺去。他便躺下,头枕双手,仰面朝天,久久凝视无垠的苍穹,冥想不已……
泥禄四十岁,仍是一条光棍。家中只有瞎眼的老母,极贫穷。我常去约他割草,发现院子东角有个草垛很奇怪。那是松柴,不知堆放了多少年,早已黑烂。要是有人上去跳几跳,草垛顷刻便会化作朽木。为何不烧呢?问泥禄,泥禄总是神秘地笑笑,含糊道:“山上不是有草吗?”
终于有一天,我解开了草垛之谜。那天,泥禄在屋里听瞎老妈吩咐抓咸盐、打灯油、买火柴,我站在院中等。忽然,东墙角传来细微的响动。我回头一看,只见一只黄鼠狼蹲在草垛上。好家伙!那一身皮毛在阳光下闪着油亮。纯黄,脊背一道黑杠,有猫一般大。这是何等珍贵的皮毛啊,送到采购站定能卖个好价钱!我悄悄捡起一块石头,趁那东西眯眼晒太阳,猛掷过去……
哪里打得中?黄鼠狼轻轻一跃,消失在屋脊后面。泥禄闻声跑来,大声责问:“干什么?干什么?”
“一只黄鼠狼!……快,快,去打死它!”我急急地说。
“黄鼠狼就要打死吗?你凭什么?”
“黄鼠狼还不打?”我惊讶地瞪大眼睛,“黄鼠狼偷鸡!”
泥禄涨红了脸嚷:“我告诉你,俺家和黄鼠狼处了二十多年邻居,它从没偷过我家的鸡!这草垛里有它的窝,俺才不舍得烧。”
我望望黑朽的松柴,望望悠闲的母鸡,瞠目结舌。真是太不可思议了!泥禄不仅是怪物,而且是天下最大的傻瓜。和黄鼠狼处邻居有什么好处?赔一垛松柴给它做窝有什么好处?
泥禄对我说,黄鼠狼通人性,比有些人强得多。他妈曾讲起一件事情:很久以前,她眼还没瞎,黄鼠狼刚刚在草垛里安下窝,发生了一场误会。有一天,她发现一只小鸡死了,脖子上有牙印,分明是黄鼠狼咬死的。她提着小鸡在草垛前骂:“你这没良心的东西!俺给你草垛做窝,你怎么咬死俺的小鸡?好意思的!呶,你吃了吧,你吃了吧!”泥禄妈气得把小鸡扔在草垛旁,回屋睡觉去了。第二天早晨,她上院子喂猪,发现小鸡仍躺在草堆旁。与小鸡并排着,还有一具小黄鼠狼的尸体,脖子上也有牙印。泥禄妈顿时哭起来:“啊呀呀,你怎么这样狠心?孩子还小,不懂事打几下就是了,你怎么把它咬死啦!……”她把小鸡和小黄鼠狼一起埋在梧桐树下。这棵树,长得特别快,特别粗壮。
“你们看见黄鼠狼就打,它怎么不咬你们的鸡呢?”泥禄沉思道。
这天,泥禄腰间别着一只葫芦。上了北岭杠子,他不歇憩,不洗澡,太阳还有几竿子高,就割够了驴草。他拍拍葫芦道:“我妈还要叫我买咸盐洋火,你等着,我去找几个钱来。”
找钱?上哪找?我怀着好奇心,悄悄跟在他后面。泥禄走进一条乱石沟,拣阴湿地方,一块一块翻石板。我喝一声:“是偷人家藏着的钱吧?”他指指石板道:“你过来看。”我蹦过几堆山石,上前一看,惊得倒抽一口气:“喔!”
石板上趴着一只大肚子母蝎,灰褐色,尾巴带毒针,向上勾勾着。泥禄伸出手,一捏,正捏在毒针根部!蝎子细足乱蹬,毒针在他指缝里上下翘动,却蜇不到他。他朝我嘿嘿一笑,把蝎子塞进葫芦里。
傍晚,我们交了青草,到供销社去卖蝎子。泥禄的葫芦成了宝葫芦,那么几个毒虫竟卖得两块多钱。他买了需要的东西往家走,我跟在后面像一条撒欢的小狗。
“啊呀泥禄哥!咱还割驴草干吗?一个工分才值两毛来钱,你抓一小会儿蝎子就挣两块多。抓蝎子!抓蝎子!咱哥儿俩发个大财……”
“发财干吗?”泥禄板着脸说,“够用就行。蝎子在沟里也跑不了,什么时候用钱去抓两个。这就好比银行,干吗非要把钱装在腰里?”
“你这人才怪哩。割驴草多累?轻轻快快地抓蝎子,又来钱又省力,你干吗非要割驴草?”
“人是活物,蝎子也是活物,同是土里生出来的,凭什么你靠抓蝎子过活?你生着双手,本该割驴草。没法过日子了,抓几只蝎子补贴补贴。过分不行,过分就是贪,违背天理。那样,人还不如蝎子。”
我不听他那套理论。我上合作医疗室借了一把镊子,一只酒精瓶,第二天上山偷偷带着。割草时,趁泥禄不注意,我扔下镰刀就跑。跑到昨日那条乱石沟,急急地翻动石板。奇怪,蝎子好像知道我的心思,全躲起来了。傍晌,我才发现一只蝎子。我慌里慌张地伸出镊子,却怎么也不能将它镊起。蝎子往石缝里钻,我急眼了,学泥禄样子用手一捏——“啊呀!”我惨叫一声,只觉得拇指一阵剧痛,痛得眼睛发黑。
泥禄在我身后道:“给你点教训——蝎子最毒,一会儿工夫你的指头就会变成一根胡萝卜。”
我疼得乱蹦乱跳,被蜇的右手直甩直甩。最后,我一路呼号着奔回村庄,一头跌进合作医疗室。赤脚医生给我抹酒精,抹碘酒,甚至擦红药水,可是疼痛一点儿也没减轻。果然如泥禄所说,我的拇指成了胡萝卜,只是颜色乌紫乌紫。
泥禄也跟来了。他倚在门框上,脸上挂着一丝嘲笑。他问:“好了吧?”
我骂:“好你妈的蛋!”
泥禄笑道:“指这些洋药,怎么治得住蝎子的毒?还是跟我走吧!”
赤脚医生满脸通红,看来确实使尽了浑身解数。我只好抱着拇指跟他走。他领我穿街走巷,钻进一条阴暗的夹道。他伸手一指,喊:“看,医生在那儿!”

打赏

子午书简 丨所有电子书均来自网络!如涉及版权问题,请发送邮件到[email protected],站长会第一时间移除,谢谢
本文链接:《矫健中短篇小说集》矫健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贴图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签到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