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使用快捷键Ctrl+D收藏本站,下次访问更方便哟!
  • 最近百度网盘删资源太厉害,补链补到没脾气....

《关于女人和男人》冰心

好书推荐 电子书 0个评论

《关于女人和男人》冰心

基本信息

书名:《关于女人和男人》
作者: 冰心
出版社: 商务印书馆有限公司
出版时间:第1版(2017年8月1日)
页数:316页
语种:简体中文
开本:32
ISBN:9787100129701
ASIN:B07515WLVS

编辑推荐

《关于女人》和《关于男人》原为冰心的两本书,可看作她的另一种传记。
《关于女人》中有谈母亲、教师、弟媳、奶娘、同班、同学、朋友之太太、学生、房东、张嫂、朋友的母亲、几乎包括了所有的女性。冰心用一个“男人”的视角来审视女人,而自己又是女人,这种“换位式”的叙述,比之用女人的眼光看女人要更有可看性。
《关于男人》则记述了她的祖父、父亲、舅舅、表兄、老师、老伴、校长,以及巴金、郭小川、金近、孙立人、沙汀等好友。她说:“我觉得我这一辈子接触过的可敬可爱的男人,远在可敬可爱的女人们之上。对于这些人物的回忆,往往引起我含泪的微笑。”
此番出版,拟将二种合而为一,起名《关于女人和男人》,作为《记事珠》的补充。

作者简介

冰心,原名谢婉莹。1900年生于福州市。作为“世纪同龄人”,她从1929年步入文坛,笔耕不辍,她那清新明丽的创作丰富了五四以来现代文学艺术的殿堂,温暖激动过一代又一代青少年的心。她也以丰饶的文学硕果,成为世界瞩目的知名人物。

目录

上卷
《关于女人》三版自序
再版自序
抄书代序
我最尊敬体贴她们
我的择偶条件
我的母亲
我的教师
叫我老头子的弟妇
请我自己想法子的弟妇
使我心疼头痛的弟妇
我的奶娘
我的同班
我的同学
我的朋友的太太
我的学生
我的房东
我的邻居
张嫂
我的朋友的母亲
《关于女人》后记
南归——贡献给母亲在天之灵
二老财
悼沈骊英女士
再寄小读者——通讯三
我的良友——悼王世瑛女士
给日本的女性
给日本青年女性
观舞记——献给印度舞蹈家卡拉玛姐妹
忆意娜
最可爱的姑娘
忆日本的女作家们
中野绿子和小慧
尼罗河上的春天
王忆慈
从八宝山归来
成功的花——给中国国家女排队员的一封信
悼念林巧稚大夫
使我感动和鼓舞的女排“三连冠”
写给民进女会友、女老师的一封信
悼丁玲
一代的崇高女性——纪念吴贻芳先生
人世才人粲若花
记富奶奶——一个高尚的人
我的母亲
一代伟大的女性——记邓颖超大姐
我记忆中的沈兹九大姐
痛悼邓颖超大姐
下卷
《关于男人》序
我的祖父
我的父亲
我的小舅舅
我的老师——管叶羽先生
我的表兄们
我的老伴——吴文藻
我的三个弟弟
追忆吴雷川校长
一位最可爱可佩的作家
怀念郭小川
悼念金近
悼念孙立人将军
我们全家人的好朋友——沙汀
记萨镇冰先生
《蜀道难》序
面人郎访问记
一个最高尚的人
悼靳以
“人难再得始为佳”
遥祝中岛健藏先生六十大庆
毛主席的光辉永远引导我前进
永远活在我们心中的周总理
悼郭老
老舍和孩子们
怀念老舍先生
追念振铎
腊八粥
追念闻一多先生
纪念印度伟大诗人泰戈尔
追念罗莘田先生
不应该早走的人
悼念茅公
我所钦佩的叶圣陶先生
《西域小说集》序
悼念廖公
他还在不停地写作
贺叶巴两位
纪念老舍八十五岁诞辰
悼念伯昕同志
回忆中的金岳老
忆天翼
悼念梁实秋先生
我的朋友阳翰笙
忆许地山先生
忆实秋
追念何其芳同志
哀悼叶老
又想起了老舍先生
海棠花下——和叶老的末一次相见
纪念老舍九十诞辰
记老友沙汀
痛悼胡耀邦同志
又走了一位不该走的人
一饭难忘
序台湾版《浪迹人生——萧乾传》
关于刘半农、刘天华兄弟
《高士其全集》序
愿他睡得香甜安稳——悼念井上靖先生
回忆中的胡适先生
追念许地山先生
再写萧乾
附录
谢冰心小传
送别妈妈冰心
落霞——忆外祖母冰心
重版后记

经典语录及文摘

序言

《关于女人》是冰心20世纪40年代在重庆时写作出版的,她以“男士”的笔名写了十多位“有感情有理性”的女人,销路极畅,再版多次。在八十高龄时,她又自觉应以“有限的光阴”写一本《关于男人》,于是1984年开始动笔,写了十多位“可敬可爱”的男人。人民文学出版社等曾将二者加上增补文章合编为《关于女人和男人》一书出版。今商务印书馆经过编辑校订,重新整理出版,除《关于女人》和《关于男人》按初版时的内容和主题完整呈现,其他增补部分基本按写作时间重新排序。谨以此书,纪念冰心老人与她笔下所有的女人和男人。
商务印书馆

后记

《关于女人和男人》首先是1993年由人民文学出版社用简体中文出版的。冰心先生在1992年为书写了序。1993年香港勤+缘出版社要在香港用繁体中文重版,冰心先生应约又作了一个短序:“……这书记载了几十年来我的人际关系上的许多事情,因为香港印刷纸厚、字大,因此把它分成《关于女人》和《关于男人》两卷,兹记之如上。”2002年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向我建议由他们重版这本书,我欣然同意。后来版权期已过,书店也基本销售得差不多了。最近商务印书馆提出,将这本书编辑校订后再版,除《关于女人》和《关于男人》按初版时的内容和主题完整呈现,其他增补部分基本按写作时间重新排序。我认为这是一件好事,在此对商务印书馆和责任编辑蔡长虹女士表示衷心的敬意和忱谢。冰心先生1999年2月逝世,至今已十八年,现在重版她的这本书,是我们对她最好的纪念。
陈恕
2017年1月

文摘

我的祖父
关于我的祖父,我在许多短文里,已经写过不少了。但还有许多小事、趣事,常常挂在我的心上。我和他真正熟悉起来,还是从我十一岁那年回到故乡福州那时起,我差不多整天在他身边转悠!我记得他闲时常到城外南台去访友,这条路要过一座大桥,一定很远,但他从来不坐轿子。他还说他一路走着,常常遇见坐轿子的晚辈,他们总是赶紧下轿,向他致敬。因此他远远看见迎面走来的轿子,总是转过头去,装作看街旁店里的东西,免得人家下轿。他说这些年来,他只坐过两次轿子:一次是他手里捧着一部曲阜圣迹图(他是福州尊孔兴文会的会长),他觉得把圣书夹在腋下太不恭敬了,就坐了轿子捧着回来;还有一次是他的老友送给他一只小狗,他不能抱着它走那么长的路,只好坐了轿子。祖父给这只小狗起名叫“金狮”。我看到它时,已是一只大狗了。我握着它的前爪让它立起来时,它已和我一般高了,周身是金灿灿的发亮的黄毛。它是一只看家的好狗,熟人来了,它过去闻闻就摇起尾来,有时还用后腿站起,抬起前爪扑到人家胸前。生人来了,它就狂吠不止,让一家人都警惕起来。祖父身体极好,但有时会头痛,头痛起来就静静地躺着,这时全家人都静悄悄起来了,连金狮都被关到后花园里。我记得母亲静悄悄地给祖父下了一碗挂面,放在厨房桌上,四叔母又静悄悄地端起来,放在祖父床前的小桌上,旁边还放着一小碟子“苏苏”熏鸭。这“苏苏”是人名,也是福州鼓楼一间很有名的熏鸭店名。这熏鸭一定很贵,因为我们平时很少买过。
祖父对待孙女们一般比孙子们宽厚,我们犯了错误,他常常“视而不见”地让它过去。我最记得我和我的三姐(她是四叔母的女儿,和我同岁),常常给祖父“装烟”,我们都觉得从他嘴里喷出来的水烟,非常好闻。于是在一次他去南台访友,走了以后(他总是扣上前房的门,从后房走的),我们仍在他房里折叠他换下的衣衫。料想这时断不会有人来,我们就从容地拿起水烟袋,吹起纸煤,轮流吸起烟来,正在我们呛得咳嗽的时候,祖父忽然又从后房进来了,吓得我们赶紧放下水烟袋,拿起他的衣衫来乱抖乱拂,想抖去屋里的烟雾。祖父却没有说话,也没有笑,拿起书桌上的眼镜盒子,又走了出去。我们的心怦怦地跳着,对面苦笑了半天,把祖父的衣衫叠好,把后房门带上出来。这事我们当然不敢对任何人说,而祖父也始终没有对任何人说我们这件越轨的举动。
祖父最恨赌博,即使是岁时节庆,我们家也从来听不见搓麻将、掷骰子的声音。他自己的生日,是我们一家最热闹的日子了,客人来了,拜过寿后,只吃碗寿面。至亲好友,就又坐着谈话,等着晚上的寿席,但是有麻将癖的客人,往往吃过寿面就走了,他们不愿意坐谈半天很拘束的客气话。
在我们大家庭里,并不是没有麻将牌的。四叔母屋里就有一副很讲究的象牙麻将牌。我记得在我回福州的第二年,我父亲奉召离家的时候,我因为要读完女子师范的第二个学期,便暂留了下来,母亲怕我们家里的人会娇惯我,便把我寄居在外婆家。但是祖父常常会让我的奶娘(那时她在祖父那里做短工)去叫我。她说,“莹官,你爷爷让你回去吃龙眼。他留给你吃的那一把龙眼,挂在电灯下面的,都烂掉得差不多了!”那时正好我的三堂兄良官,从小在我家长大的,从兵舰上回家探亲,我就和他还有二伯母屋里的四堂兄枢官,以及三姐,在夜里9点祖父睡下之后,由我出面向四叔母要出那副麻将牌来,在西院的后厅打了起来。打着打着,我忽然拼够了好几副对子,和了一副“对对和”!我高兴得拍案叫了起来。这时四叔母从她的后房急急地走了出来,低声地喝道:“你们胆子比天还大!四妹,别以为爷爷宠你,让他听见了,不但从此不疼你了,连我也有了不是,快快收起来吧!”我们吓得喏喏连声,赶紧把牌收到盒子里送了回去。这些事,现在一想起来就很内疚,我不是祖父想象里的那个乖孩子,离了他的眼,我就是一个既淘气又不守法的“小家伙”。
1984年11月5日清晨
(《中国作家》1985年第1期)
P317-320

打赏

子午书简 丨所有电子书均来自网络!如涉及版权问题,请发送邮件到[email protected],站长会第一时间移除,谢谢
本文链接:《关于女人和男人》冰心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贴图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签到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