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使用快捷键Ctrl+D收藏本站,下次访问更方便哟!
  • 最近百度网盘删资源太厉害,补链补到没脾气....

《壮丽余光中》李元洛

好书推荐 电子书 0个评论

《壮丽余光中》李元洛

基本信息

书名:《壮丽余光中》
丛书名: 大观丛书
作者: 李元洛
黄维樑(作者)
出版社: 九州出版社
出版时间:第1版(2018年7月1日)
页数:352页
语种:简体中文
开本:16
ISBN:9787510871511
ASIN:B07F83JT5K
版权:九州出版社

编辑推荐

走进余光中的心灵世界
当代文学的锵锵三人行
海峡两岸暨香港文坛的一段佳话
诗歌、散文、评论的文学盛宴

名人评书

本书由李元洛、黄维樑合著。两位作者,既是诗学理论家,又是散文家,也是余光中生前的好友。李元洛是很早将余光中诗歌介绍给大陆读者的评论家,黄维樑五十年来写了大量关于余光中的文章与著作,被誉为“余学家”。两位作者的文章既有深厚的学养,又具有较好的可读性。本书是全面介绍余光中的一部普及读本,分别介绍其生活、诗歌、散文、理论观点等,让读者深入了解余光中,分享其多方面的文学才华与成就。

作者简介

李元洛,湖南长沙人,1960年毕业于北京师范大学中文系。教授、研究员、诗评家、散文家、特殊津贴专家……。已在海峡两岸出版《诗美学》《诗国神游》等诗学著作十余种,《唐诗之旅》《宋词之旅》《元曲之旅》《清诗之旅》等诗文化散文集十余种。
黄维樑,1969年毕业于香港中文大学中文系,获一级荣誉学士学位;美国俄亥俄州立大学文学博士。在香港中文大学中文系教学二十多年,任讲师、高级讲师、教授。历任美国、我国海峡两岸多所大学的教授、客座教授或客席讲座教授。著有《中国古典文论新探》《香港文学初探》《壮丽:余光中论》《文心雕龙:体系与应用》等二十余种。

目录

序一:惟凭明月吊光中(李元洛)
序二:回到壮丽的光中(黄维樑)
生活篇
楚云湘雨说诗踪
花开时节又逢君
澄清湖一瞥
天涯观海
入此门者,莫存幸念
满天壮丽的霞光
安魂曲起自长江黄河
诗歌篇
海外游子的恋歌
盛唐的芬芳 现代的佳构
对人生的诗的哲思
回旋曲与应战书
一片柔情百首诗
大珠小珠落玉盘
一纸诗的控诉状
诗,不朽之盛事
星云呼应余光中《行路难》
安慰落选的大象
散文篇
最出色最具风格的散文家
听听看看那冷雨
眺不到长安
向山水和圣人致敬
博雅之人,吐纳英华
综合篇
植根东土 旁采西域
海阔天空夜论诗
隔海的缪斯
望远镜中的隔海诗魂
乡土诗人余光中
中诗西诗,诗是余家事
济慈:余光中的“家人”
余光中论中文西化

经典语录及文摘

黄维樑序

我编著出版过三本论余光中的书:编著的《火浴的凤凰》和《璀璨的五彩笔》于1979年和1994年先后在台北出版,撰著的《壮丽:余光中论》2014年在香港出版。另一本我著作的《文化英雄拜会记:钱锺书夏志清余光中的作品与生活》,其中有一半篇幅论余光中,于2004年由台北的九歌出版社出版,其同书名的大幅度修订版2018年由香港中文大学出版社推出。
目前这本将由北京九州出版社推出的《壮丽余光中:生活与作品》,是我第一“半本”在内地出版的论余光中的书,有此“第一”,意义自是非凡。说是半本,因为全书是与著名评论家、散文家李元洛合作而成的。元洛大兄和我都是余光中的知音,也因为这知音的关系,我们相识相交了三十多年。1985年夏天余光中先生离港返台前几天,元洛兄千里来到香港,两岸的“音”者与“知”者首次相聚;想不到时隔三十三年,“音”者与“知”者重逢,是以书的形式。我常常把李元洛幻想为李白的后裔,太白写诗,元洛评诗;我不姓杜,如姓杜,我幻想高攀杜甫,子美写诗,维樑评诗。李白年长杜甫十一岁,元洛年长维樑十岁。虽然远远不能比肩李杜(至少我如此),元洛兄和我都希望把诗评论写得跟诗创作一样俊雅。评论对象是余光中这样的文学大师,我们不能把文章写坏、写丑了。
去年9月在北京参加元洛兄“《诗美学》研讨会”,有了合作编著一书论余光中之议。合作编著之书才刚播种,不到三个月,耄耋老弱的诗翁,就溘然长逝。余光中创作新诗,同时非常敬爱古典;大师逝世,我们悲伤之余,都写了传统形式的挽联。元洛兄在自序中引录了他的联语,我写的如下:
五彩笔风五行无阻慕孺诗杰五十年不变
永春骄子永恒拔河普颂文豪永世代常青
(我阅读、研究余光中迄今五十年,说他手握璀璨的五彩笔;余先生是福建永春人,有诗集名为《五行无阻》和《与永恒拔河》。)诗翁的知音很多,另一位“资深”知音流沙河先生,有下面的挽联:
我未越海前来想泉下重逢二友还能续旧话
君已乘风远去知天上久等群仙也要读新诗
“群仙也要读新诗”,可见其对余氏之推崇。
本书由我们合力耕耘灌溉,花树从萌芽而茁壮而含苞,蓓蕾行将绽放,可望在诗翁逝世一周年纪念前呈现姿彩。本书中元洛大兄诸篇,自是情理辞采俱胜。我这“半本”,所收包括1968年写的《最出色最具风格的散文家》,当时我是二十一岁的大四学生,以及今年春天才写的《回到壮丽的光中》。整整半个世纪,这半本书对余光中的论述,我没有“长进”,只有不变的美评——一条龙式对余光中高度的评价。这不变的一条龙,包括从首篇到末篇都经常引用《文心雕龙》的理论。赞扬余光中的同时,我希望顺带发扬我国这部文论经典,让“雕龙”成为飞龙。
2018年5月杪

安魂曲起自长江黄河
——悼念余光中先生

12月13日早起,在网上看报纸的新闻,有一则的标题是《89岁余光中不敌降温住院疗养》。看完简短的内文,我马上致电高雄余府,余太太接听。她说余先生目前在医院的加护病房,意识不清,四个女儿中三个不在高雄的,都从外地回来照顾。余太太的语气如常平静,说当下有事处理,请我等她来电再告知情况。
今年6月我曾和家人专程到高雄探望先生和夫人,10月我个人赴高雄参加诗人的庆生会和“余光中书写香港时期”纪录片发布会;从前清瘦健朗的余先生,两次所见,变得瘦弱迟缓。去年7月跌跤受伤就医,事后诗人说是次意外重创,使自己生命“阴阳一线隔”。现在又住院了,且意识不清,我心绪忐忑。冬天日短,等到天黑还没接到余太太电话,只好自己打过去。余太太说先生脑中风、肺炎兼心脏出毛病,和他沟通,他最多用点头示意。我担心诗翁再一次处于“阴阳一线隔”,告诉余太太,我明天要飞到高雄看望。余太太起先不赞同,后来勉强同意了。我与内子商量后,随即由她在网上买了机票,跟着收拾行李,准备明天上午8时从深圳家里启程。
接下来是我生命里迄今最长的一夜。子夜上床,辗转不能入睡,起来看书。桌上余光中新近出版的《英美现代诗选》和《风筝怨》翻翻揭揭,经眼但不入脑,竟阅读另一本桌上的《夏志清夏济安书信集》起来。志清先生四年前辞世,时在寒冬。二夏手足间无限的互相关爱互相取暖,让我觉得他们人世虽了,而人生不尽。读累了,又上床,还是不能成眠。窗外没有下雨,然而好像有冷雨在敲我心扉——余先生不是有名篇《听听那冷雨》吗?想象中一声声一滴滴,如频繁的更漏,把我辗转反侧到天明。
内子见我神情不太安稳,而这个七旬老头正准备独自出门,从深圳过境到香港机场飞到高雄;这时内子微信的话语来了:余家三女儿佩珊“千叮万嘱”,请我切勿前往高雄,她们母女五人忙于照料余先生。14日这天上午,天色灰阴,我颓然茫然,独行之意打消。该补睡个觉了吧,上了床又下来,如是者两三次。一直念着余先生的诗句,《独白》、《苍茫来时》、《苍茫时刻》、《西子湾的黄昏》那些篇的,意识流般念着;心潮再起伏在五十年不变的结交往事中,以及《欢呼哈雷》、《让春天从高雄出发》、《湘逝》、《吊济慈故居》、《太阳点名》、《中国结》、《死亡,你不是一切》、《当我死时》诗篇的纠缠间,还有散文中《鬼雨》、《为梵谷招魂》的灰暗篇章。我早上应该不顾劝告启程赴高雄的。
心愈来愈杂乱,“当我死时,葬我,在长江与黄河/之间,枕我的头颅,白发盖着黑土……”这些句子微响着;我念着,绝不是电视节目《朗读者》那样朗声。书架上陈幸蕙的《悦读余光中(诗卷)》沐在朦胧的光中,书卷没有一点怡悦的亮色。整个上午只觉疲累,却毫无睡意,与内子忆述半年前高雄探望诗翁伉俪的事,和更早以前的种种。忽然,午间1点钟左右,内子手机有朋友传来噩耗,跟着佩珊的微信以至余太太的电话,都告诉我们,余先生在14日上午10时04分离开这个世界了。是驾鹤还是驾着他高速的轿车呢?西归的一天总要来的,我没想到来得这么快。远近诸友都邮电交加,通消息也通叹息。接下来是报刊记者编者的访问和约稿,要我谈诗翁——周全一点说是诗翁和文翁——的文学贡献和二人的交往。我无眠一直到14日的午夜已过。
四川的流沙河先生爱读余先生的诗文,指出余氏1974年从台湾到香港任教后,开始萌生“向晚意识”。触觉敏锐文笔精隽的流沙河,在1988年撰写的《诗人余光中的香港时期》中发现并申论这种意识,举出大量诗篇诗句为例。我2003年撰有《和独白的余光中对白》,呼应了流沙河的阐述,并拓展议论,由余氏“掉头一去是风吹黑发,回首再来已雪满白头”(见1995年的诗《浪子回头》)诗句申说其年华逝去头发变白的桑榆情怀。我更想从余先生的诗文中揭示并解释其死亡意识。然而,诗人健在时,对此我一直难以启齿、动笔,难以敲键。敲打这种意识并不快乐,只有哀伤——除非把人生看得彻底通透,但是,又有多少现代庄子看到,在生与死之间的那道墙是块玻璃呢?
余光中壮年写的散文号称“余体”,《鬼雨》是一名篇,为其哀伤而赞叹者遍及各地。辛磊编辑、何龙写代序、1989年出版的余氏散文集,就名为《鬼雨》(这可能是内地出版的第一本余光中散文集)。1963年12月,儿子出生后不久夭折,余光中把丧子之痛写成《鬼雨》,说他在上课时伤心之际,向年轻的学生讲述莎士比亚的作品,并咏叹道:“哪怕你是金童玉女,是Anthony Perkins或者Sandra Dee,到时候也不免像烟囱扫帚一样,去拥抱泥土。”余教授好像是在运用心理分析学说,来剖析作家的思维:“莎士比亚最怕死。一百五十多首十四行诗,没有一首不提到死,没有一首不是在自我安慰。”他推广其论断,继续说:“千古艰难死,满口永恒的人,最怕死。凡大天才,没有不怕死的。”为什么怕死呢?“愈是天才,便活得愈热烈,也愈怕丧失它。”死亡笼罩着人生:“在死亡的黑影里思想着死亡,莎士比亚如此……”跟着举出好几个中英作家的名字。
1964—1966年,余光中在美国的大学任客座教授,死亡又来袭了。异国游子常有“离散”(diaspora)情怀,思念故国之情可解,想象死亡之景则似乎太早了。1966年,三十八岁的诗人,竟然这时就想到如何为身后作地理定位:“当我死时,葬我,在长江与黄河/之间,枕我的头颅,白发盖着黑土/在中国,最美最母亲的国度……”这是余光中国家感情最深沉的诗篇,也是1972年所写《乡愁》一诗的先驱。为什么生年不满半百,就岌岌想到百年后的归宿?一年多之后,1967年,“死亡”再来挑战。余先生的响应是《死亡,它不是一切——兼答罗门》,诗内直面死亡这个“你”:“死亡,你不是一切,你不是/因为最重要的不是/交什么给坟墓,而是/交什么给历史。”诗人向死亡反击。
到了1991年他六十三岁的时候,所写的《五行无阻》中,身在高雄的雄健诗人宣称战胜了死亡:“任你,死亡啊,谪我到至荒至远/到……极暗极空”的任何地方,“也不能阻拦我/回到正午,回到太阳的光中”。凭什么可以如此?就凭他的文学。凭诗凭散文凭评论凭翻译凭编辑作业,凭为自己为中华的文学,他鞠躬尽瘁。八十八岁的夏天,跌跤重伤出院后,仍然写作和翻译。余光中“与永恒拔河”——他的诗篇他的诗集就用这样的题目。我这个读者仰慕者,以及千千万万世界各地用中文的读者仰慕者,都为他打气喝彩,希望他战胜死亡,赢得永恒。
余光中的武器是璀璨的五彩笔:他用紫色笔来写诗,用金色笔来写散文,用黑色笔来写评论,用红色笔来编辑文学作品,用蓝色笔来翻译。五色之中,金、紫最为辉煌。他上承中国文学传统,旁采西洋艺术,于新诗、散文的贡献,近于杜甫之博大与创新,有如韩潮苏海的集成与开拓。他的散文创新风格,尤其是青壮年时期的大品,如《逍遥游》等篇章,气魄雄奇,色彩灿丽,白话、文言、西化体交融,号称“余体”。
他的诗从《舟子的悲歌》开始的一千多篇,大体上融汇传统与现代、中国与西方,题材广阔,情思深邃,风格屡变,技巧多姿,章法严谨,明朗而耐读,他可戴中国现代诗的高贵桂冠而无愧。紫色有高贵尊崇的象征意涵,所以说他用紫色笔来写诗。我们最要注意的是举世晦涩难懂的现代后现代诗风横行,而他坚持明朗(明朗而耐读),为新诗保住尊严和荣誉。这一项贡献是必须大书特书的。
五彩笔劲挥,《五行无阻》的末二行是“你不能阻我,死亡啊,你岂能阻我/回到光中,回到壮丽的光中”。
梁实秋、颜元叔、夏志清、柯灵、宋淇、思果、流沙河、李元洛、古远清、郑愁予、张晓风、梁锡华、黄国彬、金圣华、陶杰、潘耀明、陈幸蕙、陈芳明、陈义芝、徐学、喻大翔、何龙等等(诚然人多不能尽录),甚至基本上不算是文学界的金耀基,对其诗文都有极高的赞誉。1968年我读大四时,不知天高地厚的文艺青年竟然称赞余光中是“最出色具有风格的散文家”,而此评价五十年不变。

打赏

子午书简 丨所有电子书均来自网络!如涉及版权问题,请发送邮件到[email protected],站长会第一时间移除,谢谢
本文链接:《壮丽余光中》李元洛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贴图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签到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