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使用快捷键Ctrl+D收藏本站,下次访问更方便哟!
  • 最近百度网盘删资源太厉害,补链补到没脾气....

《消失的地平线》 詹姆斯·希尔顿

好书推荐 电子书 0个评论

《消失的地平线》 詹姆斯·希尔顿

基本信息

书名:《消失的地平线》
外文书名:Lost horizon
作者: 詹姆斯·希尔顿
辛怡(译者)
出版社: 台海出版社
出版时间:第1版(2017年12月1日)
页数:251页
语种:简体中文
开本:32
ISBN:9787516816035
ASIN:B076MMKYJG
版权:天一图书

编辑推荐

★一个部小说创造了“香格里拉”这四个字,让所有旅行人魂牵梦萦。
★英国女王伊丽莎白二世和美国前总统罗斯福都对这本小说精彩情节念念不忘。
★西方版的桃花源,是一个神秘和谐的自然秘境,其实它更像是一条现代的诺亚方舟,承载着人类的梦想。
★它会指引你找到你心中的香格里拉,它安详、神秘,万物生灵,引得无数人踏路追寻。……
★《消失的地平线》出版后,在欧美引起了轰动,世外桃源为英语词汇创造了“Shangri-la”一词。
★1937年,小说《消失的地平线》被好莱坞拍成同名电影。影响力轰动全球,连续三年打破票房纪录。
★这一切都源于这本乌托邦式的小说《消失的地平线》,恰好满足了我们心中对爱与远方的神秘憧憬。
★打开《消失的地平线》,就像打开了心底一扇尘封的门,在人生的旅途中,请带上这本书与你同行。

名人评书

★《国家地理》上向西方介绍了神秘的木里王国,后来成为了希尔顿的小说《消失的地平线》所命名的隐秘乐土的香格里拉的原型,而香格里拉也从此成为了一个*有魅力的名字,代表世外桃源、神圣乐土、神秘、安详、纯净等等一切的想象。
——赵汀阳
★为何要让人们拥有不同宗教,不同文化,从而无法沟通?为何要让分歧滋生,战争席卷,为何香格里拉只能隐藏在那消失的地平线?为何大同世界,天下为公只能存在于思想家、哲学家的梦想之中?
——王石
★书中说的“香格里拉”这里的人们不在乎时间的流逝,他们似乎找到了长生不老的方法。而芸芸众生的忙碌,不都是为了能得到这样安宁的处所吗?想得到的得不到,不想得到的却走了进去,这些就是人生的无奈啊。
——安丽甘

作者简介

★詹姆斯·希尔顿1900年9月9日生于英格兰,曾就读于剑桥大学。
★英国著名作家,一生共创作二十余部作品。
★詹姆斯·希尔顿因创作以香格里拉为主题的小说《消失的地平线》闻名于世。
★1942年由他编剧的影片《忠勇之家》获得了奥斯卡剧本奖。
★代表作《消失的地平线》及《万世师表》被改编为电影,风靡全球!
★詹姆斯·希尔顿在《消失的地平线》一书中首次创造了词汇Shangri-La(香格里拉),香格里拉也成为了永恒、宁静和平的象征。
1954年12月20日因癌症在美国去世。

目录

引子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八章
第九章
第十章
第十一章
尾声

经典语录及文摘

雪茄将要燃烧殆尽时,我们才体会到备受折磨的破灭感:过去的同窗好友在长大成人后再度相遇,彼此早已失去共鸣。卢瑟福现在是一名小说家,怀兰担任大使馆的秘书。就在刚才,怀兰邀请我们在藤佩霍夫饭店用餐,在吃饭的时候,我发现他自始至终都很淡定,没有什么兴致,就像一个外交官在某些相似的场合那般从容不迫。我们三个英国人,似乎仅仅是因为独自居住在异国的首都而相聚。与此同时,我还能隐隐感觉到怀兰身上依然有以前那股自视甚高的感觉;相比之下,我更加喜欢卢瑟福。如今的他已不再是当年那个瘦骨嶙峋的男孩,而是成了一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回首当年,他整天被我欺负,同时又接受我对他的保护。现在看来,他是我们三人之中收入最多的,生活更是过得有滋有味,这使得我和怀兰十分忌妒。
那天晚上的经历一点也不沉闷,我们一起欣赏汉莎航空公司的大型客机从中欧各地飞来后降落在停机坪的景象。夜幕缓缓降临,机场开启了弧光灯,刹那间华灯闪烁,流光溢彩,仿若戏剧一般。在众多航班之中,有一趟航班是从英国而来,它的飞行员认识怀兰,因此他在经过我们饭桌的时候向怀兰问候了一声。起初怀兰没有看出他是谁,仔细回想之后便记得了,向我们做了简单的介绍,还邀请他加入我们。他叫桑德斯,是一个非常有趣、使人愉快的青年。怀兰向他表示歉意,因为他实在很难认出这个穿着飞行制服又戴着头盔的人就是桑德斯。桑德斯大笑着回答道:“哦,是的,我非常理解,请别忘记我曾经在巴斯库尔生活过。”怀兰也笑了,但是表现得很刻意,于是我们转移了话题。
我们的团体气氛因为桑德斯的加入而变得热烈起来,大家都喝了很多啤酒。大概到了10点钟,怀兰离开了我们一会儿,与邻近的一桌人聊天去了。卢瑟福继续刚刚被打断的谈话:“嘿,顺便说一下,你刚刚提及巴斯库尔,我大概知道这个地方,你刚才是不是想谈谈在此处发生过的一些事情?”
桑德斯羞涩地笑了:“噢,只是我在那个地方服兵役的时候发生的一件令人激动的小事而已。”可他终究是太年轻了,情不自禁地坦白:“事情是这样的,一个来自阿富汗的人还是其他不知来自什么地方的人把我们的一架飞机劫走了,接下来的事情谁都能猜想出来。这可是我听过的最流氓的行为。那些坏家伙阻拦飞行员,一拳将他打昏在地,他们把他的飞行服扒下来,换上后便偷偷地溜进驾驶舱。令人惊讶的是,他们给技师们发送了对的信号,一路畅通地滑行,启航,就这样顺利地飞离。他们再也没有飞回来,这才是最麻烦的事。”
卢瑟福饶有兴致地问:“这件事是什么时候发生的?”
“嗯,大概在一年前,就是1931年5月,当时革命刚刚爆发,我们急着把巴斯库尔的居民转移到白沙瓦,可能你还有些印象,那时候情势非常混乱,不然也不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但事实上它的确发生了——从某个角度来说,这套飞行服使肇事者的计划进行得十分顺利,你觉得呢?”
卢瑟福依然兴致勃勃:“在我看来,那时一架飞机应该至少有两名飞行员控制吧。”
……
“这也就是说这架飞机从来没有去过白沙瓦?”
“根据我的了解,是没有的,并且这架飞机没有降落在任何地方,这使人疑惑不解。当然了,假如劫机的人是那里的土著,飞机可能被他们开到山里去了,他们也许会威胁那些乘客,让他们缴纳赎金。我猜测他们被绑匪撕票了。飞机如果坠落在位于前线的边界地带,根本无人察觉。”
“确实如此,我对那些地方也有一些了解。飞机上有哪些乘客?”
“一共四个,三名男士和一名修女。”
“当中有一名男士,叫康维?”
桑德斯震惊极了:“噢,对,的确是这样。‘光荣的’康维——你和他认识吗?”
卢瑟福表情不太自然地说:“我曾经和他在同一所学校学习。”就算这是事实,他还是觉得这个答案难以使人信服。
“从他在巴斯库尔的一举一动来看,他真是一个不错的家伙,很讨人喜欢。”桑德斯继续说道。
卢瑟福点头表示同意:“是啊,这毋庸置疑……但这件事是如此稀奇……极其古怪……”他神志迷离了一会儿,继续谈道,“看来报纸从来没有报道过这件事,不然我怎么会不知道呢?这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巴斯库尔的局势到了5月中旬渐渐变得糟糕。直到5月20日,空军飞机才从白沙瓦来到巴斯库尔安排白人住户的疏散工作。这里大概有80个人需要疏散,大多数人都已经乘坐军队用运输机平安地离开了山地。几架不同机型的非正规飞机也加入到这次护送的工作中,当中包含一架印度禅达坡邦主暂时借给空军使用的小型客机。大概在上午10点的时候,4名乘客坐在这架飞机上,他们分别是:远东传教团的罗伯特·布林克罗小姐,来自美国的亨利·巴纳德,领事赫夫·康维以及副领事查尔斯·马林森上尉。
此后,印度和英国的报纸一度刊登过他们的名字。
那时候的康维37岁,已经在巴斯库尔工作了两年,从他的经历上看,他的工作发展就如误下赌注的赛马,因而人生也自此暂告一段落。
原本他在几周后,或是回到英国休息几个月以后就会被派遣到其他地方,比如东京、德黑兰、马尼拉或马斯喀特。凡是从事这份工作的人,永远不知道明天会发生什么事,如今他已经做了十几年领事馆的工作了,这十几年的经验足以让他思考自己的能力和预测未来的机遇。他明白那些美差不属于他,但是这也使他感到很安心,这不是以“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的说法来表达自己不热衷于肥美的差事。相比之下,他更喜欢从事一些不严肃并且有趣的工作,这样的工作没有高额薪水,也不是人们公认的肥差,所以别人会认为这是因为他办事不周全。事实上,他感觉自己的工作做得不错,因为他度过了快乐而精彩的十几年。
他身材魁梧,有着古铜色的肌肤、灰蓝的眼睛和棕色的短发。他不笑时会让人觉得他很忧郁但又不得不对他心生敬畏,但这种情况并不常见。他笑的时候显得孩子气十足,在高度紧张的工作或醉酒之后,他左眼周围会发生轻微的抽搐。准备撤离前,他不分日夜地在收拾和销毁文件,因此他登上飞机时,脸上的抽搐显而易见。他疲惫至极,但是他感到很高兴,因为他被分配到前去乘坐印度邦主的豪华客机,而并非拥挤的军队用运输机。飞机正在高空中飞行,康维尽可能地舒展身体。他一直都能很好地适应恶劣的环境,所以他极少通过惬意的生活来弥补自己。他又恢复到精神抖擞的状态,想着虽然去撒马尔罕的过程很艰辛,但是后来自伦敦飞往巴黎的旅途中,他可以在飞机上舒服且安静地休息。
大约过了一个小时,马林森认为飞机飞行的路径并非直线,接着他马上到前排坐着。这个小伙子现在20岁左右,脸颊是粉棕色的,模样看起来十分机智,虽然公立学校存在的弊端使他无法接受良好的教育,但是他依然有很多优点。他主要是因为没通过考试才被派往巴斯库尔。他在巴斯库尔的六个月里都是和康维一起度过的,康维如今挺喜欢他,但是不愿意浪费精力和他聊天,于是慵懒地张开眼睛说:“飞行员最清楚应该飞哪一条线路。”
半小时过去了,遭受疲惫和飞机马达发出的噪音侵袭的康维昏昏沉沉,正当他快要睡着时,马林森的声音吵醒了他:“我想说,康维,我认为驾驶飞机的不是费纳!”
“噢,驾驶飞机的不是他?”
“刚刚那个人回过头来,我可以发誓那绝对不是费纳。”
“很难说,毕竟有一块玻璃板隔着。”
“无论我在哪里都可以认清费纳的脸。”
“噢,那也许是别人,这不奇怪。”
“但是费纳之前笃定地对我说驾驶的人是他啊。”
“那肯定是他们的计划有所变化,他也许去驾驶另一架飞机了。”
“好吧,那这个人是谁?”
“小伙子,我怎么知道他是谁呢?你不会认为我可以把所有空军上尉的面容都记下来吧?”
“他们当中的大部分人我都记得,但是我不认识这个人。”
“他肯定是你不认识的那些人中的一个,”康维笑了,接着说道,“过不了多久,我们就要抵达白沙瓦了,到时候你可以去和他互相认识一下,问一问他就知道了。”
“照这样的飞行速度,恐怕我们无法到达白沙瓦,飞机既没有按照正常的航线飞行,又飞得太高,我们现在连飞到哪里都不知道。”
康维没有那么多顾虑,坐飞机旅行这件事他早就习以为常,所以他喜欢用顺其自然的态度来对待一切。况且他到达白沙瓦后也没有什么急着要去处理的事情,也没有想要约见的人,因此,无论是飞4小时还是6小时,他都不在乎。依旧单身的他就算到了白沙瓦,也没有人会盛情款待他。虽然他有一些朋友,其中几个或许会邀请他去夜总会饮酒聊天,这样的期待让他心里感到很舒服,但算不上渴望。
每当想起以往那让人欣喜但又不足以使他感到满足的10年光阴时,他不再发出一声念旧的叹息。世间的一切瞬息万变,短时间的安逸之后,动荡不安就会接踵而来,这不仅极好地总结了他的过去,还恰当地概括了世界的局势。他想到自己经常去的那几个地方,比如巴斯库尔、北平、澳门等。牛津是最远的,他曾经在战争过后回去任教几年,负责讲解东方历史;在明亮的图书馆中翻阅那些放置已久、布满灰尘的资料;在校园里推着自行车散步,这些生活很诱人,但是他不会因此振奋不已。他有一种奇怪的感受,他觉得自己还是和过去一样心绪平静。
习惯性的倾斜感提示他,飞机即将降落。原本他打算调侃马林森坐立不安的样子,哪知那个小伙子忽然起身,头“嘭”的一声撞上舱顶,声响吵醒了睡在过道另一边的美国人巴纳德。“天哪!”他惊讶地喊起来,“快看看下面。”
康维也凑上前去观看,眼前所见到的景象和他想象中的景象大相径庭。没有排列整齐如几何图形一般的军营,也没有巨大的长方形机库,视野中只有浓浓的云雾和红褐色的茫茫荒野。尽管飞机急速降落,但它的飞行高度依然超出了正常高度。沿着他的视线看,连绵起伏的山脉隐约可见,这些山脉和弥漫着云雾的山谷相距一英里左右,虽然康维从来没有在这样的高度观赏过风景,但他确定这些都是标志性的边疆风景,深刻而诡异地印在了人们的脑海里。这使他意识到,白沙瓦必然不在此处。他喃喃自语:“我看不出这是哪里。”他怕惊扰到其他人,便凑到马林森耳边小声地说:“看来你说得对,这个飞行员迷失了方向。”
伴随着飞机超常的降落速度,空气变得闷热无比,下方炙热的土地如火炉突然打开了炉门一般,蜿蜒起伏的山脉从地平线上拔地而起。飞机从山峰旁呼啸而过,顺着一道绵延曲折的山谷飞行,岩石覆盖着谷底枯竭的河道,乍一看就像散落一地的栗子壳;飞机在气流中强烈颠簸,如同海中的小船遇上滔天巨浪,使人无法忍受。四名乘客必须抓紧座位才能保持稳定。
“看来他就要着陆了!”美国人歇斯底里大喊道。
“他不会的!”马林森反驳,“如果他尝试着陆,那他一定是疯了,他想让飞机发生碰撞,然后……”

打赏

子午书简 丨所有电子书均来自网络!如涉及版权问题,请发送邮件到[email protected],站长会第一时间移除,谢谢
本文链接:《消失的地平线》 詹姆斯·希尔顿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贴图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签到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