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使用快捷键Ctrl+D收藏本站,下次访问更方便哟!
  • 最近百度网盘删资源太厉害,补链补到没脾气....

浮世澡堂 式亭三马

好书推荐 电子书 0个评论

浮世澡堂 式亭三马

基本信息

书名:《浮世澡堂 》
作者: 式亭三马
周作人(译者)
出版社: 中国致公出版社
出版时间:第1版(2018年6月1日)
页数:288页
语种:简体中文
开本:32
ISBN:7514511881,9787514511888
ASIN:B07CPLY3L6
版权:重庆出版集团

编辑推荐

★作者是江户时代的代表作家
式亭三马生性木讷,拙于言辞,然而一旦执笔,却尽显诙谐。十九世纪初式亭三马开始创作滑稽小说,代表作有《浮世澡堂》、《浮世理发馆》以及《四十八种怪癖》、《古今百愚》等多部,为世人所注意。他强调写实,反对在作品中说理和空谈,也不搜胜猎奇,而往往通过日常生活中常见的现象和普通小人物的描写,反映世态炎凉,揭露人们精神上的弱点,让读者看到封建社会濒临崩溃的趋势。他笔下的人物个性鲜明,心理描写逼真,语言富于特色。因此他也被公认为日本滑稽小说的代表作家之一。
★“滑稽本”的顶峰之作
成书于江户时代的《浮世澡堂》是“滑稽本”的顶峰之作。式亭三马笔下的澡堂内,有抱头呻吟的,也有拍臀高谈的,有举起一隻脚吟咏的,也有踏脚高唱的人。《浮世澡堂》全书共两编。前编描写的是澡堂男子部的情景,时间上是从清晨一直到午后,一片热闹喧嚣的气氛。浴客中有瘫子豚七、七十岁的隐居老太爷、带?孩子的金兵卫、胡吹乱奏的江湖医生、错把别人内裤当毛巾的外乡人、醉汉、瞎子等数十个人物,以及十九个小场景。二编则描写澡堂女子部,同样热闹非凡。浴池中有各种身份的女人,艺妓、使女、女儿、母亲、媳妇、婆婆、乳母等,年龄跨度大,总共十六个小场景。这些前来沐浴的男女老少,每个人的性格通过对话被塑造得鲜明异常,风趣无比。
★散文大家周作人经典传承译本
周作人先生译笔生动,竭力保留日本古典文学原有的意味,将《浮世澡堂》的诙谐气息全然带出。周作人先生又在书中作了许多註释,令全书的语言风格更为生动和易懂,比如书中列出了江户时代澡堂中所张贴的规则条文,大抵如下:一、官府所定法令须坚固遵守。二、火烛须要小心谨慎。三、男女不得再行混浴。四、风猛烈的时节不论何时均即关店。五、老年及病后各位不可独自前来。六、衣服各自留神。七、失物不管,一切均不寄存。

作者简介

作者:(日)式亭三马译者:周作人
式亭三马(1776—1822),本姓菊地,名泰辅,亦写作太助。他是日本江户时代古典文学中“滑稽本”的代表作家,所著颇丰,据记录约共有135部。
周作人(1885—1967),浙江绍兴人,中国现代著名散文家、翻译家、思想家。一生著译传世约1100万字,其中翻译作品居一半有余。

目录

引言
大意
前编卷上
一澡堂概况
早晨的光景
二瘫子豚七
三隐居老太爷与地震
四门前的行商和讨钱的
五金兵卫和两个小孩
六隐居和医生的谈话
七关于家私花光的浪荡的话
八将要化成鳗鱼的山芋的故事
九豚七中了热气
中午的光景
一〇浴池内的光景
一一西部人把别人的丁字带错当作手巾
前编卷下
午后的光景
一二小孩们的喧闹
一三醉汉的入浴
一四醉汉续前以及雨伞店六郎兵卫的出丧
一五澡堂楼上的象棋
一六母亲来叫太吉
一七瞎子唱仙台弹词
一八瞎子与醉汉与豪杰
一九义太夫的师傅
二〇老富与老金
二编卷上
女澡堂之卷自序
附言
早晨至午前的光景
一讨钱的百鸟叫与艺妓们的谈话
二艺妓们的对话
三母亲和两个女儿
四拿饭盒上学,梳头的变迁等
五老太婆们的对话
六在公馆里当差的女儿的事情
七上方话和江户话的争论
八女孩们的办家家和拍球
二编卷下
九多嘴的大娘和酒醉的丈夫吵架的事情
一〇小孩吵架引起大人们的吵架,婆婆和从公馆里出来的媳妇
一一选择女婿的事情,戏曲里的人物评
一二大娘和老太婆关于病人的对话
一三使女们的对话
一四乳母和看小孩的争论
一五关于旧衣服和簪的事情
一六关于祝贺的谈话
后记

经典语录及文摘

式亭三马的《浮世澡堂》,与十返舍一九的《东海道徒步旅行》(原名《东海道中膝栗毛》)是日本江户时代古典文学中“滑稽本”的代表著作。
日本文学自古代以至明治维新(一八六八年),照例分作三个大段落。其一是奈良平安时代。日本皇室政府初在奈良,至八世纪末迁都至平安,即现今西京,直至十二世纪末,这一段落以建都地方为名,这是王政时期,政治文化都在贵族阶级的手里,所以这一期又称为贵族文学时代。当时发生和发达的文学最初是传说历史,长短和歌,随后是散文日记传奇,最有名的《源氏物语》五十四帖便是这时期的产品。其二是镰仓室町时代。这时皇室仍在平安,可是经过平源两家争权内战,政权下移,源赖朝推倒平氏,在镰仓建立幕府,以将军身份代行天皇职权,至十四世纪上半,经过南北之战,足利尊氏立为将军,幕府设在室町,直至十六世纪末才又改革。这四百年间发达的文学除和歌外,有讲打仗的军记物语,戏曲方面是谣曲和狂言,因为主权在于武人,所以称为武士文学时代。其三照例以幕府所在地为名,即是江户时代。德川家康把幕府设在远离京都的关东,避开贵族文化的薰染,又利用儒教钳制思想,一般对于人民压得更紧了,可是他一面又有办法对付诸侯,制定“参觐交代”,分封在外的军阀须得隔年到江户来,给幕府办事,这样便免去了尾大不掉的弊害,在德川治下起不了内战,这给将军很大的安心,同时国内平静,工商业发达,一般商民也抬起头来了。民间富庶,固然也使幕府更有搜括的机会,可是经济文化的实权逐渐落入平民的手中,他们依据了自己文艺娱乐的需要,创造起来,所以这二百多年间政治最是反动专制,可是这却是平民文学时代了。
关于江户文学的内容,我们又得分开来说,因为这中间又要分作上方文学与江户文学这两节。平安是日本旧京,大阪也就在京都近旁,所以京阪方面与关东相对,称作上方,即是上边的意思。德川时期的商工业发展首先是在大阪,所以这上期的文艺差不多是由大阪的商民主持的。武士是统治阶级,在政治上无论是怎么的骑在平民头上,但是到了手头空乏,要想向商人通融,虽然表面还不见得肯低头,可是商民却要昂起头来,对武士不大看得起了。大阪人的诨号至今叫作赘六,一说便是那时商人的夸口的话,说武士的弓箭甲胄刀枪这六件物事,在他都是赘物,是一个例子。文艺上的改革是,由俳谐连歌发生了俳旬,谣曲变成了净琉璃,有近松门左卫门那么的巨匠来担任作剧,小说也由宫廷与战场的物语变为浮世草子,即是社会小说,井原西鹤的声名至今还独一无二。但是江户是幕府的所在地,虽然在京都人看来是东夷之类,却也不客气的繁盛起来,结果是接着上方兴起了它独自的文学艺术。戏剧于净琉璃外兴起了歌舞伎,绘画则脱离了汉画的派别,由浮世又平(即是口吃的又平)开创了浮世绘,自称是大和绘师,诗歌方面不但完成了俳句,还由杂俳蜕化出来讽刺诗川柳,到现在都还有生命。小说方面不去继承以前的系统,却从头搞起,从连环图画似的小册子起首,造成了各式各样的作品,总名叫作草双纸,滑稽本就是其中的一种。
……
一黄表纸及合卷,九十八种,
二洒落本,五种,
三中本(滑稽本在内),二十一种,
四读本,一种,
五杂书,十种。
这些著作中间还以滑稽本为佳,其中《浮世澡堂》四编九卷及《浮世理发馆》三编六卷称最,足为代表。
关于三马个人,后世有不少记载,但顶写得好,也该顶可信赖的,应推《浮世澡堂》四编末尾的一篇跋文,署名的金龙山人即是三马的门人之一,后来以“人情本”出名的为永春水。其文曰:
“式亭主人者,予鸠车竹马之友也。性素拙于言辞,平时茶话尤为迟钝。故人称为无趣的人,且是无话的人。贾客而是骚人,背晦而又在行,居在市中而自隐,身在俗间而自雅。语言不学江湖,妄吐之乎者也,形容不仿风流,丝毫都不讲究。豪杰的结交,敬而远之,时流的招待,辞而不到。既非阴物,亦非阳气,不偏不倚,盖是中通之好男子也。偶对笔砚,则滑稽溢于纸上,诙谐走于笔下。呜呼,洒落哉,洒落哉!茂叔胸中,式亭腹内,恰如光风霁月云尔。花川户的隐士,金龙山人书。”黄山谷云,周茂叔胸中洒落,如光风霁月。这里拿来应用得恰好,虽然在日本语里洒落这字还可以有俏皮和爱打扮等的意味。

我译这《浮世澡堂》两编四卷,是当作日本古典文学作品办理的,竭力想保留它原来的意味,有时觉得译文不够彻透,便只好加注说明。这四卷书里,一共有了注六百条,真是太多了,虽然我自己觉得有地方还有点不够。这里我想解说一句,读者中间有只要看故事的,走马看花的读一遍就好,这些注没有用处,就请跳过去好了。若是想要当作外国古典作品去了解它的读者,在译文中碰着不大明了的地方,查一下注解可以得到一点帮助。注已经不少了,可是现在还要来补充一点,说明两三件事。
其一是关于澡堂的。在本文与注中已零星说及,这里再来比较概括的一讲。据久松祜之著《近世事物考》云:
“天正十九年辛卯(一五九一)夏,在今钱瓶桥尚有商家时,有人设浴堂,纳永乐钱一文许人浴,是为江户汤屋之始。其后至宽永(一六二四至一六四三年)时,自镰仓河岸以至各处均有开设,称风吕屋。又有汤女者,为客去垢洗发,后乃渐成为妓女,庆安(一六四八至一六五一年)时有禁令,此事遂罢。”
讲澡堂里面的情形的,在寺门静轩著《江户繁昌记》二编中有“混堂”一篇,用俳谐体汉文所写,颇为详细。第一节总说云:
“混堂或谓汤屋,或呼风吕屋。堂之广狭盖无常格,分划一堂作两浴场,以别男女,户各一,当两户间作一坐处,形如床而高,左右可下,监此而收钱戒事者谓之番头。并户开牖,牖下作数衣阁,牖侧构数衣架,单席数筵,界筵施阑。自阑至室中溜之间尽作板地,为澡洗所,当半通沟,以受余汤。汤槽广方九尺,下有灶爨,槽侧穿穴,泻汤送水,近穴有井,辘轳上水。室前面涂以丹艧,半上牖之,半下空之,客从空所俯入,此谓柘榴口,牖户画以云物花鸟,常闭不启,盖蓄汤气也。别蓄净汤,谓之陆汤,爨奴秉勺,谓此处日呼出,以奴出入由此也。奴日若者,又曰三助,今皆僭呼番头,秉勺者曰上番,执爨者日爨番,间日更代。又蓄冷水,谓之水舟,浮斗任斟。陆汤水舟,男女隔板通用焉。小桶数十,以供客用,贵客别命大桶,且令奴摩澡其脊,及睹其至,番公柝报,客每届五节,投钱数缗酬其劳云。堂中科目大略如左,日官家通禁宜固守也,男女混浴之禁最宜严守,须切戒火烛,甚雨烈风收肆无定期,老人无子弟扶持者谢浴焉,病人恶疾并不许入,且禁赤裸入户,并手巾罩颊者。月,日,行事白。”
篇中又描写浴客情状,亦颇巧妙,大部分却与《浮世风吕》相似,盖三马著书四编成于文化九年(一八一二),静轩书则在天保五年(一八三四)出版,承袭情形显然可见。如云:
“外面浴客,位置占地,各自磨垢。一人拥大桶,令爨奴巾背。一人挟两儿,慰抚剃头,弟手弄陶龟与小桶,兄则已剃在侧,板面布巾,舒卷自娱。就水舟漱,因睨窥板隙,盖更代藩士(上京值班的武士),踞隅前盆,洗濯犊鼻,可知旷夫。男而女样,用糠精涤,人而鸦浴,一洗径去。醉客嘘气,熟柿送香,渔商带腥,干鱼曝臭。一环臂墨,若有所掩,满身花绣,似故示人。一拨振衣,不欲受汶汶也,赤裸左侧,恶能浼乎。浮石摩踵,两石敲毛,披衣剪爪,干身拾虱。”又云:
“水泼桶飞,山壑将颓,方此时也,汤滑如油,沸垢煎腻,衣带狼藉,脚莫容投。女汤亦翻江海,乳母与愚婆喋喋谈,大娘与小妇聒聒话。饱骂邻家富贵,细辨伍闾长短。讪我新妇,诉我旧主。金龙山观音,妙法寺高祖,并涉及其灵验,邻家放屁亦论无遗焉。”此系同时代文人所写,很足以供参考,补注文之不足,其有琐屑学三马的叙述,古文别扭,今且从略。
……
“有人得到一把新刀,招集朋友说,今天晚上去试这把刀,大家都来看吧。走到人迹稀少的地方,看见在桥上躺着的一个乞丐,映着月光看去,倒是个胖胖的家伙。喂,就试斩那个家伙吧。说着嗖的拔出刀来,拍的一下砍着,大家散开又聚到一起来。主人说,不用这么逃,是斩着了吧?回答说,的确斩着,而且砍着了桥板了。喂,那么去看一下吧!回转来到了桥边,站在乞丐的前后,那乞丐蠢蠢的爬起来喝道,又来打我了么?”
这里不但讥笑新刀之钝,武士之怯,一面也表示武人横暴的痕迹,即是“试斩”。晚上拿了新刀,在路上等独身人经过,把他杀了用以试刀,如遇着武士当然要抵抗,不免互有杀伤,所以这牺牲当然是落在平民身上了。这种笑话到底还是少数,而且它之所以被赏识,还是由于嘲笑钝刀与怯人,仍旧是当作自己以外的“他们”的事情去看的。
不过日本的讽刺文学到底也不曾放过了武士,这班老爷们在讽刺诗川柳上是一个好主顾,虽然大都限定于上京值班的乡下武士。他们土头土脑,穿着浅蓝布里子的衣服,到吉原去逛窑子,到上野浅草的茶摊去吊膀子,到处碰钉子,给予川柳作家许多好材料。可是这乃是属于别一个项目,现在可以略掉不说下去了。
一九五五年,十月

七 关于家私花光的浪荡的话
名叫八兵卫的男子,满头冒着热气,用手巾当作围裙,系在腰间,在抖擞衣服。
名叫松右卫门的男子,旧式地把丁字带的直条夹在下巴底下,在系带子,手巾却是团作一团,搁在头顶上。
松右卫门:“八兵卫,你看那个吧。戴着深沿的草笠,穿着碰一下就要撕开了的外褂,那里走着的讨人厌的那个人,那是原来有三十所的地产的地主的现形呀。”
八兵卫:“是那拐角的浪荡么?”
松右卫门:“正是呀。说可怜也是可怜。心术不好的话,便都是那个样子呀。”
八兵卫:“在那时候,可不是撒呀撒呀,天王老爷那副样子么?”
松右卫门:“那老头儿从伊势出来,在一代里成了功。可是,精明得很哩。总之是不请人吃喝的。今天市上鱼很多,想给店里用人们吃一顿,便在大盘子上边,若是醋煎大鳁鱼便是五条,头尾整齐地排着,像是依照小笠原流的仪式,规规矩矩地躺在那里。若是小鱼呢,今天买来烧好,明朝一早自己提了筐子,走到鱼市去。鱼市场团团地走上一转,出不起价钱,买了些泥萝卜的折断了的来,把那昨天烧的小鱼一条条地放进去,做成红烧圆片萝卜,这便是正菜。家里虽是有好些老妈子使女, 菜总是老太太出来, 很仔细地来盛好。老太爷把那小鱼拿来,嘎吱嘎吱地从头咬了吃,说道鱼的鲜味是在头里,所以四五十个伙计徒弟也没有办法,都只好从鱼头吃起。而且在那里什么都不会过时。一年到头,早上是茶粥,中午只是酱汤, 晚饭是黄萝卜, 而且咸得要命,只要两片,连吸白开水的菜也就有了。今日说是佛爷的日子,八杯豆腐在碗当中悠悠然地游泳着。搁了木鱼片的酱汤,只在财神节和生日那时候才有。三顿饭之外所吃的东西是,冷饭晒干的干粮的盐炒,中间加入从乡下送来的煮黄豆,可是你知道,那豆的数目是,要打锣敲鼓去找才好哩。这个炒米之外,便是自造的甜酒了。老太太是上总地方的出身,只是做叫作萨摩炒米这种点心。此外什么吃喝的东西, 全都没有。因为对于祖先尊重,往来的人也用心使唤,所以家私当然就长起来了。金银生利息,抵押的房产收进来,生意上又赚钱。在一时间就成了大财主了。”
八兵卫:“的确,我也听我们父亲讲过他的故事。总之酒是只在财神节才有,平常有客来的时候,叫两碗面来,放在鼻子前面,说道请请,不要客气地请吧!可是这里只有两碗,客人只好吃了一碗就走。这之后,主人便叫奶奶呀,那么我们分吃了吧,你也来吃一点,于是一人一半地吃了。那么样,钱自然就积下来了呀。”
松右卫门:“第一他是运气好。只在三十年间,就有地产三十二三处,土藏三十,地窖二十五六,加上往来的人数算来,那真是了不起的大家了。”
八兵卫:“这些就只有两三年,都花光了。”
松右卫门:“可不是吧。搞光是容易呀,可是一文钱也不是轻易赚得来的。你们是还年轻,别去花钱,这是要受到金罚的。——对不对,伙计?这伙计一声不响的,大概也已经买有股子了吧?”
伙计:“嗳,果子么,只有买了来吃早饭。钱这个物事怎么也积存不起来。”
松右卫门:“不,不,那是顶好积存的东西。因为心术不好,才积存不了。住在这江户好地方,哪里会有积存不了钱的事情呢?因为这里是钱和金子都聚在一起的好地方,所以各地的人都走了拢来,来发财的嘛。你伙计如果不想弄钱,那么住在乡下,吃了杂粮饭冻着,岂不好么。怎么,没有话说了吧?”
伙计:“啊,这是我错了。”
松右卫门:“可是这里也有指望。这伙计是有出息的。凡是讨厌厚棉衣服的人,总要倒楣。你要知道,你的衣服假如成了薄棉,那就完了。——八兵卫也是现在只有一个阿妈,要好好地孝顺。不要叫她多操心。唐国的叫作什么的唐人呀,在寒中想去掘笋,还掘出黄金的饭锅来了呢!”
八兵卫:“嗳,我们孝顺是掘不着黄金锅的,只是叫那挑着紫铜锅的来给点甜酒罢哩!”
松右卫门:“那么也就行了。——现在的那个浪荡,接受了那些家私,弄成这个模样,正是不孝的报应呀!在那老头子出丧的时候,要烧香了,却学那戏子的样儿,穿了披风礼服,趿着脚走路。立刻要同父母永别了,一点都看不出哀痛之情,这样的人是不成东西的,大家这样想着,果然不出所料。什么艺妓呀,帮闲呀, 啊,这样那样的,种种的人物都弄到家里面去,哗啦哗啦地闹一通,还有台基啦,窑子啦,滑倒了躺下了的,里里外外的用度加多了。朋友们中间的来往,就成了完啦大明神。老头子身里的油终于干了。虽然如此,还是傲慢的看不起人,什么文盲咧,俗物咧那么地说,把他的那茶磨子的本事高挂在鼻子上。单是茶室就不知道改造了几回。那真是所谓什么读丰后的不懂得丰后[吧。总而言之,一个人的身家要用心保守,用心保守。”

打赏

子午书简 丨所有电子书均来自网络!如涉及版权问题,请发送邮件到[email protected],站长会第一时间移除,谢谢
本文链接:浮世澡堂 式亭三马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贴图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签到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