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使用快捷键Ctrl+D收藏本站,下次访问更方便哟!
  • 最近百度网盘删资源太厉害,补链补到没脾气....

玫瑰的名字 翁贝托·埃科

好书推荐 电子书 0个评论

玫瑰的名字 翁贝托·埃科

基本信息

书名:《玫瑰的名字》
外文书名:Il nome della rosa
丛书名: 翁贝托·埃科系列精装版
作者: 翁贝托·埃科
沈萼梅(译者),刘锡荣(译者)
出版社: 上海译文出版社
出版时间:第1版(2015年1月1日)
页数:558页
语种:简体中文
开本:32
ISBN:9787532766277
ASIN:B00QTGJYLK
版权:上海译文

编辑推荐

当代符号学大师、小说家翁贝托·埃科轰动世界的成名作
入围美国推理作家协会评选的25部史上最经典推理小说
日本“这本推理小说了不起”大奖创设20年以来总评榜首

《玫瑰的名字》是埃科的首本小说,1980年甫一问世,迅速赢得各界一致好评,荣获意大利两个文学奖和法国的美第奇文学奖,并席卷了世界各地的畅销书排行榜,被译成35种语言,至今总销量超过1600万册。书中讲述了一个发生在意大利中世纪修道院的神秘故事。方济各会修士威廉与弟子阿德索前往该修道院,执行调解神圣罗马帝国皇帝与教皇纷争的任务。以精于推理驰名的威廉修士受修道院院长的委托,调查修道院中的一起命案,但随后死亡事件发展为一系列的连环杀人事件,并且牵涉到修道院中隐藏的一个大秘密。

本书是作为通俗小说来写的,但埃科在书中表达了丰富的主题,同时还涉及大量的历史知识,这些对于作为符号学家的埃科来说,正是他的专业优势。在欧洲,众多埃科迷和有教养的读者到了“人手必备一册”的程度。在推理文学大国日本,此书甚至被选为“这本推理小说了不起”大奖创设20年以来总评榜首名。书中细节成为无数后人进行小说研究和创作模仿的对象,小说还被大导演让-雅克·阿诺改编为同名电影,由首任“007”肖恩·康纳利扮演威廉。堪称前沿阅读风向标的香港知名媒体人梁文道认为,《玫瑰的名字》是密码型推理小说的始祖,这样真正了不起的著作,“好看的地方是在于它中间那个解谜的过程,而不在于最后这个秘密是什么。”

名人评书

(《玫瑰的名字》)是一个罕见的出版现象,它超越了语言界限,成为一本销量过百万的畅销书……(它有着)扣人心弦的神秘故事,生动鲜明的人物刻画,颇有气氛的场景设置,引人入胜的时代细节描写,心照不宣的幽默,戏剧性的冲突,匠心独具的写作模式和流畅而意味深长的散文式文字。它独特的语言涵盖了信任、怀疑、恐惧、性爱的狂喜和绝望等各种体验。——英国作家戴维·洛奇

《玫瑰的名字》没有《好莱坞妻妾》那样的美女、金钱和丑闻,而能置身于畅销书之列,是一个意外,却也实至而名归。为了追求“被禁制的知识”而遭杀身之祸的僧侣,并不是第一个面对“真理/信仰”难以两全僵局的人,当然也不会是最后一个。负责调查发生在神秘修道院之诡异谋杀案的圣方济格修士威廉就曾经这么说:“也许深爱人类的人所负有之任务,就是让人们嘲笑真理,使真理可笑;因为惟一的真理在于使我们自己由追求真理的狂热中解脱。”——张大春

媒体书评

《玫瑰的名字》仿佛书中描述的那座迷宫般的图书馆,密布精心设计的暗道和密室……引人入胜……匠心独具……让人目眩神迷。
——新闻周刊

无论你是福尔摩斯、孟泰尤、博尔赫斯的拥趸,还是新批评派、本笃会教规、形而上学、图书馆设计的爱好者,抑或是“地窖之物”唱片专辑的粉丝,都会爱不释手。谁又会错过呢?
——星期日泰晤士报

《玫瑰的名字》中隐藏了很多饶有趣味的文学游戏。它告诉我们二十世纪的任何书籍,都是来自于过去书籍的总和。就像修道院的迷宫一样,小说本身也是一座图书馆。
比如,小说开始马的故事可以看到伏尔泰《查第格》的痕迹,对于植物的描写,会让人想起于斯曼的《教堂》,而异教徒的游行则是《巴黎圣母院》的翻版。末尾威廉对阿德索说的:“必须扔掉让我们登上高处的梯子,”其实是哲学家维特根斯坦的原话。而小说主人公巴斯克维尔的威廉的名字必然会让读者嗅到柯南道尔的气息(《巴斯克维尔的猎犬》),而阿德索不折不扣是缩小版的华生。而谜中谜就是那么多交错的模仿却丝毫无损作品的完整性。
――法国《快报》

作者简介

作者:翁贝托·埃科(UmbertoEco,1932-),欧洲重要的公共知识分子,小说家、符号学家、美学家、史学家、哲学家。出生于意大利亚历山德里亚,博洛尼亚大学教授。著有大量小说和随笔作品,如《玫瑰的名字》《傅科摆》《昨日之岛》《波多里诺》《洛阿娜女王的神秘火焰》《布拉格公墓》和《密涅瓦火柴盒》等。

译者:沈萼梅,北京外国语大学意大利语教授,著名翻译家。曾编写《意大利文学史》,主要译作有《无辜者》,《罗马故事》,《玫瑰的名字》等。

目录

自然,这是一部手稿

第一天
晨祷
辰时经
午时经
午后经之前
午后经之后
夕祷
晚祷
第二天
申正经
晨祷
辰时经
午时经
午后经
夕祷
晚祷
夜晚
第三天
从赞美经到晨祷
辰时经
午时经
午后经
夕祷
晚祷之后
夜晚
第四天
赞美经
晨祷
辰时经
午时经
午后经
夕祷
晚祷
晚祷
夜晚
第五天
晨祷
辰时经
午时经
午后经
夕祷
晚祷
第六天
申正经
赞美经
晨祷
辰时经
辰时经
午时经
午后经
夕祷与晚祷之间
晚祷之后
第七天
夜晚
夜晚
尾声

经典语录及文摘

自然,这是一部手稿

一九六八年八月六日,我得到一本书,书名为《梅尔克的修士阿德索的手稿》。此书是一个名叫瓦莱的神父由拉丁文翻译成法文,由修士J.马比荣编注出版的(苏尔斯修道院出版社,巴黎,一八四二年)。书中附注的历史资料甚少,不过声称是忠实地脱胎于十四世纪的一份手稿,而手稿则是十七世纪一位知识渊博的大学者在梅尔克修道院发现的,这对于圣本笃会的历史研究卓有贡献。这一学术上的trouvaille(按时间顺序这是我的第三个发现)令我喜出望外。当时我正在布拉格等待我的一位密友。六天后,苏联军队入侵了那座不幸的城市。我好不容易抵达了奥地利的边境城市林茨,从那里我前往维也纳,跟我所等待的人会晤,并与他一起沿多瑙河溯流而上。
我读着梅尔克的阿德索讲述的骇人听闻的故事,如临其境,着迷而兴奋;我沉醉其中,几乎是一气呵成把它翻译成意大利文,用了好几本约索夫·吉尔贝Papeterie出品的大开本笔记本,那种笔记本用柔软的鹅毛笔书写特别惬意。就这样,在我翻译此书期间,我们来到梅尔克附近。那座数个世纪几经修缮的异常漂亮的斯蒂夫特修道院仍屹立在一处河湾的山冈上。也许读者已经猜到了,在修道院的藏书馆里,我没有找到阿德索手稿的任何踪迹。
那是一个悲剧性的夜晚。在抵达萨尔茨堡之前,在位于蒙德西河岸边的一个小旅馆里,与我结伴同行的人突然消失不见,并带走了瓦莱的那个译本,我与那人搭伴的旅行也就此中断。我并非觉得他有恶意,而是不明白他结束我们关系的方式为什么是那么蹊跷和abrupto。这样,我就仅剩下自己亲手翻译的那一套笔记本译稿,以及一颗无比惆怅的心。
几个月后,在巴黎,我决心把考证该书的研究进行到底。不过,从法译本摘下来的不多的信息中,有关故事出处的参考资料及书目倒特别详细而准确:

VeteraAnalecta,或称《古代著作和各类小册子汇编》,包括诗歌、书信、公文、碑文等;另外,有让·马比荣的一些旅德笔记,以及一些批注和学术论文(马比荣是圣本笃会和圣毛罗修士会的司祭和修士);还有介绍马比荣修士生平的书和某些小册子的新版本,其中有关于献给杰出的红衣主教博纳的圣餐使用的未发酵和发酵面包的论述。此外,还有西班牙主教埃尔德丰索有关同样论题的手册,以及罗马的埃乌塞比奥写给法国泰奥菲洛关于对不知名圣人的崇拜的书信(经国王特许,于一七二一年由巴黎雷维斯科出版社出版,该出版社位于米歇尔大桥附近)。

我很快在圣热纳维耶芙图书馆找到了《古书集锦》。不过,令我十分惊诧的是,我找到的这个版本有两处细节与资料所记载的不符:首先是出版社不符,应该是蒙塔朗出版社,adRipamP.P.Augustinianorum(PropePontemS.Michaelis);其次是日期不符,晚了两年。毋庸多说,这些轶事显然没有任何涉及阿德索、或者梅尔克的阿德索的手稿——相反,谁都可以验证,这只不过是一部中篇和短篇故事集,其中有数百页是瓦莱神父翻译的。我求教了几位研究中世纪的著名学者,如尊贵的令人难以忘怀的艾蒂安·吉尔松。显然我在圣热纳维耶芙藏书馆里见到的《古书集锦》是个孤本。在屹立于帕西近郊的苏尔斯修道院的一次短暂逗留,以及与朋友阿尼·莱尼斯特修士的一番谈话,使我深信从来没有什么瓦莱神父用修道院的印刷机(再说当时并不存在)印行过什么书籍。看来,法国学者在提供书目资料佐证的时候是疏忽大意了。不过,这件个案也太超乎常理,着实令人悲观,我开始怀疑所获得的书是一本赝品。如今,瓦莱的译本是难以寻觅了(因某种原因,至少我是不敢去找那个把我的书拿走的人,把书再要回来)。剩下的只有我的笔记,如今对那些笔记我也要打问号了。
人的体力疲惫不堪,或精神极度兴奋的时候,往往会出现魔幻般梦魇的时刻,会在幻觉中见到过去曾经相识的人(enmeretraçantcesdétails,j’ensuisàmedemanders’ilssontréels,oubiensijelesairêvés)。后来我从有关比夸神父的那本可爱的小书中得知,在幻觉中还可能会见到未写的书。
若不是后来发生了一些新情况,对于梅尔克的阿德索的故事究竟从何而来,我将会在这里提出疑问。后来,打消我疑问的是我的一个发现。一九七〇年的一天,在布宜诺斯艾利斯科里安特大街(离声名显赫的“探戈庭院”不远)的一家小旧书店里,我在书架上好奇地翻寻时,无意间看到了米洛·汤斯华所写的一本名为《观镜下棋》的小书,那是卡斯蒂利亚的版本。《观镜下棋》一书,我已经在我的《启示录及其附录》一书中列举过(是间接引用),同时还评论了作者最新的著作《启示录的兜售者》。这本《观镜下棋》是如今业已难寻原著的格鲁吉亚语的译本(第比利斯,一九三四),而就在书中我颇感意外地读到了有关阿德索手稿的丰富的引证,不过其原始资料并不是出自瓦莱翻译马比荣编注的版本,而是出自一位名叫阿塔纳斯·珂雪的神父的著作(然而是他的哪本著作呢)。后来有一位学者(不便提名)曾向我保证说(他对书的目录倒背如流),这位伟大的耶稣会教友从未提及过梅尔克的阿德索修士。可是米洛·汤斯华所写的《观镜下棋》就呈现在我眼前,并且它所涉及的情节与瓦莱所译书中所述绝对相同(尤其是对于迷宫的描述令人确信无疑)。不管后来贝尼亚尼诺·普拉齐多如何写到这事,瓦莱神父确实存在过。那么,梅尔克的阿德索当然也不例外。
我得出的结论是,阿德索的回忆似乎如实反映了他所经历事件的真相:那些事件隐含着许多奥秘,作者的身世来历神秘莫测;慎言的阿德索对于所留宿的那座修道院的方位,虽然执意缄默,但可以推测是庞普萨和康克泗之间的一个不确定的地带,按照合理的推测,修道院很可能是矗立在皮埃蒙特、利吉里亚和法国之间的亚平宁山脉的山脊上(似乎是在雷利奇和图尔比亚之间)。至于所描述的事件,应该是发生在一三二七年十一月末;可作者写此书的时间却不能肯定。我们可以推算一下,他说自己在一三二七年是个见习僧,当他提笔写回忆录时已临近死亡,那么手稿可能是在十四世纪最后十年到二十年完成的。
这位德国僧侣十四世纪末写成的拉丁文手稿于十七世纪为一位大学者发现后,由瓦莱神父译为新哥德风格的法文出版,我从法译本译成意大利语版本。几经思索,能说服我将这样一本原作难寻的译著付梓的理由甚少。
首先是采用什么文体定稿呢?我得摒弃参照当时的意大利文体的想法,那样是绝对不行的:不仅仅是因为阿德索是用拉丁文写的,而且从法译本的行文来看,很显然,他的文化(或者说是那种对他有影响的修道院的文化)可以追溯到相当久远的年代。很明显,这是好几百年的知识和习惯风格的积淀,它们与中世纪后期的拉丁语传统相关联。阿德索像是一位未曾受到通俗拉丁语冲击的僧侣。他接受的是基督教初期教会领袖的经典书籍所传授的思想,这与他所叙述的藏书馆珍藏的书籍密切相连。从他讲述中所使用的语言和书中的旁征博引来看,他所讲述的故事(除了十四世纪的参考资料,以及阿德索自己也无比困惑地记录下来的往往是道听途说的事情之外)很可能在十二或十三世纪就已经有了。
另外,瓦莱在把阿德索的拉丁文翻译成人们称之为新哥特风格的法语时,破例引进了许多自己的东西,而且不仅仅是在文体上。比如书中人物有时候谈论到药草的性能,明显是因袭了那本被认作献给大阿尔伯特的密书,那本密书在几世纪过程中曾经有过无数次的修改和重写。阿德索肯定知道这本书,事实上是,他从中引用的几段,无论是帕拉塞尔斯的药方,还是肯定是都德时代的阿尔伯特的一个版本的明显修改,几乎与原文一字不差。另一方面,后来我查证到,瓦莱在翻译阿德索的手稿时,巴黎当时正流传着《大阿尔伯特》和《小阿尔伯特》十八世纪的版本。
最后,我在翻译时保留了瓦莱神父本人认为不宜翻译的拉丁文片断。也许他是为了保留当时的语言氛围,但他又没有确切的理由,除非他是有表明手稿出处的意图,也许是我误解了。我删除了不必要的段落,不过还保留了一些。我担心自己会像拙劣的作家那样,在刻画一个法国人物时,竟然让他说出:“parbleu!”“lafemme,ah!Lafemme!”
总而言之,我疑虑重重。我真不知道为什么有勇气下决心翻译出版,好像梅尔克的阿德索的手稿是真实的资料。可以这么说吧:这是挚爱之举,或者可以说是使我自己摆脱诸多旧时顽念的一种方式吧。
我翻译时并没有考虑现实。在我发现瓦莱神父的译本的那个年代,人们都深信写作只需着眼于现实,是为了改变世界。相隔十年、二十年之后,如今写作是文人(回归到文人最高的尊严)的慰藉,他们可以纯粹因钟情于写作而写作。这样,现在我感到自己可以自由地讲述,可以单纯地出于对精妙绝伦的品味的追求而翻译梅尔克的阿德索的故事。当发现他的故事背景在时间上是那么遥不可及(如今我理性地苏醒过来,理智地发觉,沉睡中的所有梦魇已荡然无存)时,我更感到宽松和欣慰。这样,它与我们的时代毫无关联,也与我们的期望和我们的自信毫不相干。
因为它是有关书籍的故事,而不是日常生活的琐事,阅读它可以引导我们进入角色,像大模仿家坎普滕的托马斯那样扮演角色:“Inomnibusrequaesivi,etnusquaminveninisiinangulocumlibro.”
一九八〇年一月五日

晚餐的气氛沉闷而肃静。此时距发现韦南齐奥的尸体才十二个多小时。大家都悄声望着饭桌旁他的座位。晚祷时间一到,僧侣们像是一列送葬的仪仗队走向唱诗堂。我们在中殿参加祈祷仪式,而眼睛却盯着第三个祈祷室。光线幽暗,当我们看见马拉希亚从黑暗中冒出来,走到他座位上去的时候,弄不清他究竟是从哪里出来的。我们必须站在暗处,躲在大殿边上,以便在仪式结束后留在那里而不被人发现。晚餐时,我从厨房里拿来一盏灯,把它藏在僧袍里面。稍待一会儿,我将从通宵不灭的三足青铜鼎灯上点着它。我装上了新灯芯,还灌足了灯油。它会长时间里为我们照明的。
想到我们即将去做的事情,我兴奋极了,根本没有把心思放在祈祷上,甚至没有发现仪式结束。僧侣们把兜帽拉到脸上,他们排列成行,缓缓地朝他们的房间走去。三足鼎灯的光亮照耀着空无一人的教堂。
“现在开始吧,”威廉说道,“该工作了。”
我们走近了第三祈祷室。祭坛的底座的确像是一个骸骨堆,一批眼窝深凹的骷髅头骨令人毛骨悚然,它们排放在一堆胫骨上,显得十分醒目。威廉低声地重复着他从阿利纳多那里听来的话(从右边数过来第四个骷髅头骨,按一下双眼)。他把手指伸进那干枯脸上的眼窝里,立刻就听到了一种嘶哑的吱嘎声。祭坛动了,随着一个暗轴转动,显出了一个幽暗的洞口。我高举灯盏照亮洞口,发现了一些潮湿的台阶。我们下了十几个台阶,进入了一条走廊。那里存放了几个世纪以来僧侣们的遗骨,从土里挖出来,堆积在壁龛里,完全没有重新拼凑起来恢复原样的打算。那盏给我们照明的灯,忽明忽暗地摇曳不定,更让人感到毛骨悚然。我看到有一个壁龛里只藏有手骨,那么多手骨,相互交错地缠绕在一起,僵死的手指交织成团。突然,在那安放死人遗骸的地方,我感到有动静,仿佛有什么活的东西。一声尖叫,黑暗中一阵快速的运动,我不禁叫了一声。
“耗子。”威廉宽慰我说道。
“耗子在这里干什么?”
“它们路过这里,跟我们一样。圣骨堂是通向楼堡的,也就是通向厨房的。还通向藏书馆,那里有好吃的书。现在你该明白,为什么马拉希亚老是那么板着脸。他的职责迫使他每天得到这里来两次,的确没有能让他笑的事。”
感谢上帝,我们已到走廊的尽头,眼前出现了一些新的台阶。走完那些台阶,我们推开一扇用铁箍加固的木门,这样就来到厨房壁炉后面,正好就在通缮写室的螺旋形楼梯口。正当我们上楼梯的时候,好像听到楼上有响动。
我们静静地停了片刻,而后我说道:“不可能。我们前面没有人……”
“如果这是来楼堡的唯一通道的话。在以往的几个世纪里,这里一直是一座古堡,应该有许多我们所不知道的秘密通道。”
我们从南边的角楼出来,到达缮写室。韦南齐奥的书桌正好在我们面前。缮写室极为宽敞,随着我们的移动,用来照明的那盏灯只能照亮几尺宽的墙面。我们希望楼下的院子里没有人,不然能看到从窗户透出去的亮光。那书桌似乎很整齐,威廉立刻俯身去查看桌下架子上的书稿,他扫兴地叫了起来。
“少了什么东西吗?”我问道。
“今天我在这里见到过两本书,一本是希腊文的,这本书不见了。有人拿走了,取得很匆忙,有一页羊皮纸手稿掉在这儿地上了。”
“可这张桌子是有人看守的呀……”
“当然。也许有人就在刚才拿走的。也许那人还在这里。”他回头往黑暗处张望。“要是你在这里,你可得小心!” 他的声音在柱子间回荡。我觉得这是个好办法,正如威廉说过的,最好让令我们害怕的人害怕我们。
威廉把书桌底下找到的那页羊皮纸展开,把脸凑近那书页。他要我给他点亮儿,我把灯挪近它,发现那书页的上面一半是空白的,下面一半写满了密密麻麻的小字。我吃力地辨认是什么文字。
“是希腊文吗?”
“是的,但是我不太懂。”威廉从修士袍里取出他的眼镜,稳稳地戴在鼻梁上,脸更凑近那书页。
“是希腊文,字体细小,而且写得很乱,即使戴眼镜我看都费劲。光线再亮一点儿,你靠近些……”
他拿起书页,举到眼前,我本该绕到他身后,把灯举过他头顶,可我却傻乎乎地站在他的正前方。他让我靠边站,我即靠边,火苗触到了书页的后面。威廉用力推开了我,说我是否想把那手稿给烧了,而后,他又大声叫了起来。我清楚地看到那页手稿的上面一半呈现出一些模糊不清的黄褐色的符号。威廉让我把灯给他,他从稿纸后面照,让火苗靠近那页羊皮纸,用灯火烤热它,却又烧不着它。这时,好像有一只无形的手在描画似的,随着威廉晃动着的灯光,慢慢在空白的纸页正面出现了“Mane,Tekel,Fares” 字样,而火苗顶端冒出的油烟熏黑了那页手稿的背面,手稿正面显露出来一些符号,一个一个的不像是任何语言的字母笔划,倒像是巫术的符咒。
“妙极了!”威廉说道,“越来越有意思了!”他环顾了一下四周,“不过,这个发现最好别让我们神秘的不速之客偷看了去,如果他还在这里的话……” 他摘下眼镜儿,把它放在桌子上,然后小心翼翼地把羊皮纸卷起来,藏在长袍内。那一连串近乎奇迹般的事情惊呆了我,我正要问他究竟是怎么回事儿,猛然听见的一个响声转移了我们的注意力。那声音是从通向藏书馆的东边楼梯底下传来的。
“我们的不速之客在那里,去抓住他!”威廉大喊了一声,就朝那个方向冲了过去。他动作比我快,我动作比较慢,因为我掌着灯。我听到有人跌倒的声音,就跑了过去,看到威廉在楼梯下,他正注视着封面上带有金属球饰的一本厚书。就在这一瞬间,我们又听到了一阵响声,是从我们来的方向传来的。“我真笨!”威廉叫喊道,“快,回到韦南齐奥的桌位去!”
我明白了,我们身后有人在暗处把那本厚书扔出来,企图把我们引到远处。
威廉动作还是比我迅速,先跑到了桌旁。我紧跟他,瞥见一个逃窜的身影闪过庭院柱子间,迅急登上了西边角楼的楼梯。
我被一股战斗的激情所激励,把灯塞到威廉手中,盲目地朝那楼梯冲过去。顷刻间,我觉得自己就是一个基督的卫士,此时在与地狱里倾巢出动的魔鬼率领的军团激战。我急切地想马上抓住那个陌生人,交给我的导师处置。我几次被长袍的衣角绊倒,沿着螺旋形的楼梯连滚带爬地下去,(我发誓,有生以来那是唯一的一刻,我后悔入了修士会!)然而,那只是一瞬间,仅是一闪念,想到我的对手一定也遇到长袍带来的不便,心里颇觉宽慰。再说,要是他拿了那本书,手里得抱着东西。我几乎是冲到厨房,面包炉的后面。借着夜空惨淡的星光,只见在宽敞的过道里,一个人影正穿过餐厅的大门,那正是我追逐的人。那人随手拉上了身后的门。我冲过去,费了好大劲才打开门,进到餐厅。我环顾四周,那人早已不见踪影,朝外面开的门还紧锁着。我转过身,一片黑暗和寂静。我发现从厨房透出来一道光亮,我紧靠在墙上。在连接厨房和餐厅的过道门槛处,出现了一个掌着灯的人影。我叫了一声,是威廉。

缮写室里好冷,我的大拇指都冻疼了。我留下这份手稿,我不知道为谁而写,也不知主题是什么:昔日玫瑰以其名流芳,今人所持唯玫瑰之名。

打赏

子午书简 丨所有电子书均来自网络!如涉及版权问题,请发送邮件到[email protected],站长会第一时间移除,谢谢
本文链接:玫瑰的名字 翁贝托·埃科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贴图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签到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