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使用快捷键Ctrl+D收藏本站,下次访问更方便哟!
  • 最近百度网盘删资源太厉害,补链补到没脾气....

《南方高速》胡里奥·科塔萨尔

好书推荐 电子书 1个评论

《南方高速》胡里奥·科塔萨尔

基本信息

书名:《南方高速》
外文书名:CuentoscompletosⅡ
作者: 胡里奥·科塔萨尔
(作者),金灿林叶青陶玉平(译者)
出版社: 南海出版公司
出版时间:第1版(2017年10月1日)
页数:441页
语种:简体中文
开本:32
ISBN:9787544290678,7544290670
ASIN:B075N2CQML
版权:新经典文化

编辑推荐

【马尔克斯、聂鲁达、萨拉马戈、略萨、莫言5位诺贝尔文学奖得主齐声推崇】

【安东尼奥尼、王家卫2代新浪潮导演倾心爱重】

如果所有的事物都是独一无二的呢?如果万事万物到头来都指向一处呢?阅读科塔萨尔,就是轻快地掉进爱丽丝的兔子洞,是惊奇地通过衣橱走向纳尼亚,是缓慢但不失优雅地步入普通世界中更幽微的那片天地。现实与幻想交织,时空秩序犹如万花筒一样充满了颠覆的可能,日常生活和美丽幻想中的自我时而重合时而冲突,冥冥中存在奇异、神秘、荒诞的联系……本卷收录《秘密武器》《克罗诺皮奥和法玛的故事》《万火归一》三部短篇集,故事里包罗城市生活、爵士乐、拳击、友谊、爱情、亲情、政治、历史乃至虚构本身等等的世界万象,具有高度原创性的幽默、风格和视角。

名人评书

阅读《南方高速》时,我的心情激动不安,头一次感觉到叙述的激情和语言的惯性,接下来我就模拟着它的腔调写了《售棉大路》。这次摹仿,在我的创作道路上意义重大,它使我明白了,找到叙述的腔调,就像乐师演奏前的定弦一样重要,腔调找到后,小说就是流出来的,找不到腔调,小说只能是挤出来的。——诺贝尔文学奖得主莫言

任何不读科塔萨尔的人命运都已注定。那是一种看不见的重病,随着时间的流逝会产生可怕的后果。在某种程度上就好像从没尝过桃子的滋味,人会在无声中变得阴郁,愈渐苍白,而且还非常可能一点点掉光所有的头发。——诺贝尔文学奖得主巴勃罗·聂鲁达

科塔萨尔发现了孤独中的不同寻常,顺理成章中的荒谬,教条规则中的意外,以及平淡无奇中的奇迹。没有人能以文学的方式让日常生活中的陈词滥调和乏味庸常得到如此的升华。——诺贝尔文学奖得主巴尔加斯·略萨

媒体书评

热爱科塔萨尔是整整一代人必须要做的事。人们惊讶地发现可以用西班牙语像爵士乐那样自由地写作,摒弃约定俗成,或者像杜尚那样,将日用品放在意想不到的地方,用新的视角将它们点化为艺术品。——西班牙《国家报》

科塔萨尔是一位无可比拟的叙述者,他能唤起如静夜微响般彻骨的不安。——《时代》

《克罗诺皮奥和法玛的故事》的每一页都闪耀着生动的讽喻,直抵人性的中心,人类存在的本质。——《星期六评论》

胡里奥·科塔萨尔是一位惊人的作家。难以想象作为短篇小说家,他还需要如何进益。——《基督教科学箴言报》

无畏的天才夺目展现……胡里奥·科塔萨尔是一个发光体。——《旧金山时事报》

高超的文学想象力蕴藏其中。——《纽约时报书评》

作者简介

胡里奥·科塔萨尔(JulioCortázar)

阿根廷作家,短篇小说大师,拉丁美洲“文学爆炸”代表人物。1914年出生于比利时,在阿根廷长大,1951年移居法国巴黎。著有长篇小说《跳房子》,短篇小说集《游戏的终结》《万火归一》《八面体》《我们如此热爱格伦达》等。1984年在巴黎病逝。

目录

▶秘密武器

魔鬼涎

秘密武器

追寻者

妈妈的来信

为您效劳

▶克罗诺皮奥和法玛的故事

指南手册

奇特职业

可塑材料

克罗诺皮奥和法玛的故事

▶万火归一

南方高速

病人的健康

会合

科拉小姐

正午的海岛

给约翰·霍维尔的指令

万火归一

另一片天空

经典语录及文摘

追寻者

黛黛下午给我打电话,说乔尼不太好,我立刻就赶到了旅馆。几天前乔尼和黛黛住进了拉格朗日街上的一家旅馆,他们的房间在四楼。我一看到那扇房门,就意识到乔尼已经穷途末路了。房间的窗子朝向一个黑咕隆咚的院子,下午一点钟就得开灯才能看报纸或者看清对方的脸。天气并不冷,但是乔尼裹着一条毯子,缩在一把破破烂烂的安乐椅里面,椅子上发黄的布条耷拉得到处都是。黛黛显老了,穿的红裙子也不协调。这条裙子适合的是聚光灯下的工作场合。在这样的旅馆房间里,它看上去就像一团令人作呕的血块。

“布鲁诺老兄像口臭一样对我不离不弃。”乔尼说这样的话来问候我,屈起膝盖把下巴搁在上面。黛黛给我搬来一把椅子,我掏出一包高卢烟。我口袋里还藏着一小瓶朗姆酒,但在搞清楚状况之前,我还不准备暴露它。最让人受不了的是那盏灯,挂灯泡的绳子肮脏不堪,爬满苍蝇。我看了几眼那盏灯,然后用手做挡板遮住视线,问黛黛能不能把灯关了,靠窗口进来的光就行了。乔尼看似认真地听着我说话,视线跟随着我的手势,但他明显心不在焉,像是一只猫,虽然目不转睛地盯着什么,但是看得出来注意力完全在另一件事情上。终于,黛黛站起来关了灯。房间一团灰暗,我们反而互相看得更清楚。乔尼从毛毯下面伸出一只干瘦的大手,我感觉到他松弛的皮肤传来的温热。然后黛黛说要去冲几杯雀巢咖啡。知道他们至少还有一罐雀巢咖啡,让我高兴了点儿。我一直相信,一个人只要还有一罐雀巢咖啡,就不算是走投无路,还能再坚持一下。

“咱们好久没见啦,”我对乔尼说,“至少有一个月。”

“你就知道数日子。”他没好气地回答,“一号,二号,三号,二十一号。你,无论什么东西你都要在上面安个数字。这次也是。你知道她为什么那么生气?因为我把萨克斯风弄丢了。不过说到底,她是对的。”

“但你怎么会把它弄丢呢?”我问他,同时意识到这正是你不能问乔尼的那种问题。

“在地铁里丢的。”乔尼说,“安全起见,我把它放在了座位下面。坐地铁的时候知道萨克斯风安安稳稳地待在脚下实在是太妙了。”

“回到旅店上楼的时候他才发现,”黛黛的声音有点嘶哑,“我只好跑出去找地铁站的人,还有警察,跟疯了似的。”

随后的沉默让我明白了她的寻觅都是徒劳。但是乔尼笑了起来,那是他的笑法,从嘴唇和牙齿后面发出笑声。

“大约这会儿某个可怜的倒霉蛋正想从那里边吹出点声音来。”他说,“那是我用过的最糟糕的一支萨克斯风;看得出来罗德里格斯用过,因为中间那段边上都完全变形了。这乐器本身不差,但罗德里格斯即使只是调调音,也能毁了一把斯特拉迪瓦里提琴。”

“不能再搞一支吗?”

“我们正在想办法,”黛黛说,“罗利·弗兰德好像有一支。但是乔尼的合同……”

“合同啊,”乔尼补充说,“合同是什么玩意儿。我得演奏,就这么回事,而我既没有萨克斯风也没有钱买,兄弟们的情况跟我一样。”

最后这句说得不对,我们三个都心知肚明。现在谁都不敢借乐器给乔尼,他回头就能弄丢,或者弄坏。他在波尔多弄丢了路易斯·罗林的萨克斯风;他刚签约要去英国巡演时黛黛给他买的那支萨克斯风,被他又是踩又是砸,摔成了三段。没人知道有多少支萨克斯风被他弄丢,被他典当掉,或者被他摔坏。而所有这些萨克斯风,当他演奏起来,我都听到了只有神才能奏出的音乐—假如天国放弃演奏竖琴以及长笛的话。

打赏

子午书简 丨所有电子书均来自网络!如涉及版权问题,请发送邮件到[email protected],站长会第一时间移除,谢谢
本文链接:《南方高速》胡里奥·科塔萨尔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贴图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签到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1)个小伙伴在吐槽
  1. 非常好的选择!南方都市报
    ww2019-05-01 22:28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