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使用快捷键Ctrl+D收藏本站,下次访问更方便哟!
  • 最近百度网盘删资源太厉害,补链补到没脾气....

《逃离》 艾丽丝·门罗

好书推荐 电子书 0个评论

《逃离》 艾丽丝·门罗

基本信息

书名:《逃离》
外文书名:Runaway alice munro
作者: 艾丽丝·门罗
李文俊(译者)
出版社: 北京十月文艺出版社
出版时间:第2版(2016年10月1日)
页数:353页
语种:简体中文
开本:32
ISBN:9787530216224
ASIN:B01M0T3SFY
版权:新经典文化

编辑推荐

为了获得独立和完整的自我,

我们逃离沉闷的家庭、僵化的感情,

逃离熟悉的人群、令人窒息的生活……

为此,我们付出代价,遭受混乱,造成伤害

《逃离》是2013年诺奖得主艾丽丝·门罗代表作,极受读者喜爱,中文版累积销量已超70万册!该次精装收藏版,加入了《自由》作者乔纳森·弗兰岑专门为该书写的精彩的长文导读,对内文进一步修订,装帧精美典雅。《逃离》讲述爱的力量和无止境的背叛,讲述琐碎生活中的不安分、错过的机会,讲述一次又一次的逃离,以及人们为此付出的代价。门罗关注日常生活,善于捕捉人与人之间复杂而微妙的关系。不同年龄、不同境况中的人,在门罗朴实克制的文笔下生动鲜活,似可触摸。在不短不长的二三十页中,悬念迭起,你永远都不知道下一个转折在哪里。门罗向你揭示那些怪异的机缘、微小的可能性,向你层层剥开环环相扣的事物,敲开生活的坚硬外壳,看到内里,看到人性的复杂。正如门罗本人所言:事物的复杂性,即“层层剥开的事物”,似乎本就是无止境的。没有什么是容易的,没有什么是简单的。每个人总会遇到什么事,什么人,让你觉得像肺里什么地方扎进去了一根致命的针,浅一些呼吸时可能不感到疼。可是每当需要深深吸进去一口气时,便能觉出那根针一直存在。

2013年获诺贝尔文学奖;2009年获国际布克奖;2004年获加拿大吉勒奖,《纽约时报》年度图书;2008年获《读书》杂志年度外国小说

名人评书

这是一个穿着纯黑紧身连体裤的体操运动员,独自一人站在一片光秃秃的地板上,她的表演却胜过所有那些身着华服、手握长鞭、被大象和老虎围绕的小说家。——乔纳森·弗兰岑

门罗,“当代契诃夫”。——辛西娅·奥齐克

门罗,“在世的最伟大的短篇小说作家”。——A.S.拜厄特

如果只读门罗的一部作品,《逃离》是不二选择。——著名学者止庵

媒体书评

她是当代短篇小说大师。每读爱丽丝·门罗的小说,便知生命中未曾想到之事。——诺贝尔奖颁奖辞

人们永远无法得知门罗的故事会在何时收场,作者拥有高深的心理洞察力。——《出版人周刊》(美国)

几乎不可能去描述那种自然的精准和从容的洗练。门罗是一个创造独特人物关系和氛围的天才,唤起那些未说出口的压力和期待。——《卫报》(英国)

妙语如珠,泼洒而出,只为试图精准地告诉我们,生而为人意味着什么。在《逃离》中,门罗便实现了这样的奇迹。表面上沉静得像握在手中的一杯茶,内里却是暗涌的风暴和深不可测的深渊。——《泰晤士报》

《逃离》是一大盘航行于闪闪发光冰层中、配有珍珠色汤匙的鲟鱼鱼子酱。你记得:这也是为何你进食、阅读、做爱,诸如此类事情,还满怀崇拜和欣喜。–《华盛顿邮报》

《逃离》展现了一部文学作品对人性灵魂极为敏锐的观察。——《今日美国》

超越了乔伊斯,击败了契诃夫,《逃离》的每一个故事中都饱含着丰沛的人生与张力,人物形象久久令人难忘。——《波士顿环球》

没有别的选择,一定要阅读门罗,并且从不同角度去阅读它。她是描写生命中无法预料之事的大师。——《世界报》

门罗是描写“决定性的瞬间”和“人生的岔路口”的大师。——亚马逊(日本)

门罗是人之境况的雕刻师:像艺术家一样不多也不少。——《标准晚报》

作者简介

作者:(加拿大)艾丽丝·门罗译者:李文俊

艾丽丝·门罗,加拿大著名女作家,当代短篇小说大师。

1931年出生于加拿大安大略省,迄今出版了14部短篇小说集,将加拿大总督文学奖、吉勒文学奖、英联邦作家奖、全美书评人协会奖等收入囊中。2009年获第3届布克国际奖。2013年获诺贝尔文学奖。代表作有《逃离》《亲爱的生活》等。

目录


逃离
机缘
不久
沉寂
激情
罪债
播弄
法力
译后记

经典语录及文摘

是什么让你那么确疋:
自己不是邪恶的那一个?
[美]乔纳森·弗兰岑
艾丽丝·门罗完全当得起“当今北美最杰出小说家”的称号,在加拿大,她的书总是占据畅销榜首,但在之外的地区,她从未拥有庞大的读者群。或许你已经学会了识别并避开这些恳求,正如你学会了不去打开那些来自慈善机构的批量投递邮件:请对道恩’鲍威尔付出更多耐心;每周仅仅投入十五分钟,就可以帮助约瑟夫‘罗特确保其在现代经典文学中的公正地位。然而,尽管这听上去就像是又来为另一个未得到充分赏识的作家辩护,我还是想围绕门罗最新的一本惊人杰作((逃离》,探寻一个令人沮丧之极的事实:为何如此卓越的她远未能获得与其相称的声誉?。一、门罗的作品中充满了叙事的愉悦。但问题是,很多严肃小说的买主似乎对那种抒情的、诚挚得令人颤抖的假文学更热心、更有兴趣。二、读门罗时,你无法同时收获“学习到公民课程”或“掌握了历史资料”的满足感。她的主题是人。人,人,人。如果你阅读的小说有着内容充实的主题,比如文艺复兴时期的艺术或我国历史上一个重要的篇章,那么你一定觉得受益匪浅。但如果故事背景设在现代世界,人物关心的事物对你而言很熟悉,你如此深陷于它,以至于夜不释卷,那就存在一种风险:这样的阅读会不会仅仅是一种消遣?三、她不会给自己的书起那种宏大的名字,诸如“加拿大田园诗”“加拿大惊魂记”“紫色加拿大”“在加拿大”或“反加拿大阴谋”。同样,她也拒绝以便捷散漫的概括来渲染关键性的戏剧时刻。而且,她在修辞上的克制、她那倾听对话的灵敏双耳以及她对人物近乎病态的移情,产生了一种代价高昂的效果,那就是在很多页里持续不断地遮蔽了她作为作者的自我。此外,她在书封上的照片中总是和蔼可亲地微笑着,仿佛读者是她的朋友,她没有挂着那种象征“名副其实的严肃文学”的悲伤愁容。四、瑞典皇家学院的标准牢不可破。显然,斯德哥尔摩的那些评委觉得,已经有太多加拿大人、太多纯粹的短篇小说作家被授予了诺贝尔文学奖。得适可而止!五、门罗写小说,而小说比非虚构作品更难评价。
这里可以举出比尔‘克林顿的例子,他刚写了一本讲述他自己的书,多有趣啊。多有趣。作者自己就是个有趣的人——比起比尔·克林顿本人,谁能更有资格写一本讲比尔·克林顿的书?——然后呢,每个人对于比尔‘克林顿也都有自己的看法,想知道比尔-克林顿在他的新书里就他自己说了什么、没说什么,又是如何粉饰这个、反驳那个的。在你意识到之前,评论已在你脑中成形。
可艾丽丝·门罗是谁?她从偏远之地供应极富乐趣的私人体验。而既然我既不想评判她新书的市场营销,也不想风趣尖刻地批评她的营销费,既然我不情愿谈论她新书的具体意义,因为在不透露太多情节的前提下很难做到这一点,那么,我最好还是仅提供一条适合克诺夫出版集团引用的评论——
门罗完全当得起“当今北美最杰出小说家”的称号。《逃离》
是一部惊人杰作。并向《纽约时报书评》的编辑们建议,尽可能放大门罗的照片,放在最显著的位置,再配上几张具有适度挑逗趣味的、小点儿的照片(她的厨房?她的孩子?),或许再从她寥寥无几的采访中摘引一段话——
因为当你看着自己的作品,你会感到精疲力竭和迷惑……你唯一真正留下来的是你现在正在创作的那部作品。因此,你穿得更加单薄。你就像某个穿着一件小汗衫出门的人,那汗衫所代表的仅仅是你眼下的创作,并带有你以前所有作品的奇怪印记。这很可能就是我不以作家身份扮演任何公众角色的原因。因为我无法让自己那样做,除非我把自己当成一个大骗子。
然后,就那样放在那里。六、不过.更糟糕的是因为,门罗是一位纯粹的短篇小说作家。而对于短篇小说,评论者要接受的挑战更加极端。在整个世界文学中,有哪个短篇小说被典型概括后还能够保有魅力?(雅尔塔某条大道上的一次邂……
这还不是结尾。这个短篇占了四十九页——在门罗的笔下,这涵盖了整个人生——接下来还有另一个转折点。但是,看看作者已经揭示了多少“被剥开的事物”:深情脉脉的丈夫格兰特,背叛者格兰特,忠诚到愿意,说白了,就是为妻子去拉皮条的丈夫格兰特,得体家庭主妇的蔑视者格兰特,认为自己活该遭到得体家庭主妇蔑视的自我怀疑者格兰特。然而,正是玛丽安的第二通电话,揭示了门罗作为一个写作者的真实尺度。为了想象这通电话,你不能太过忿恨玛丽安的道德束缚,也不能为格兰特的放纵不羁感到过于羞耻。你必须原谅每个人,不去咒骂任何一个人。否则,你就会漏掉那些可以敲开生活外壳的微小的可能性,那些怪异的机缘:比如,寂寞中的玛丽安被一个自由派傻男人吸引的可能性。
这只是一篇故事。(《逃离》中有些故事比这一篇更好看——更大胆、更残酷、更深刻、更广大——等门罗的下本书一出,我立马高兴地为《逃离》写摘要。
不过,等等,还是小小地瞥一眼《逃离》吧:要是被格兰特的自由风格——他的不敬上帝、他的放纵、他的虚荣、他的愚蠢——冒犯的那个人不是某个不幸福的陌生人,而是格兰特自己的孩子,结果会怎么样呢?假如这个孩子的判决代表了整个文化、整个国家的态度(最近开始喜欢拥抱绝对),又会如何呢?
如果你给予孩子的大礼是个人自由,而孩子在她年满二十一岁的时候,利用这份礼物转过身来对你说:你的自由还有你都让我恶心,又当如何呢?八、仇恨带来快感。这是媒体时代极端主义者们了不起的洞见。否则,还能怎样来解释那么多令人憎恶的狂热分子的当选、政治礼仪的崩解、福克斯新闻的权势呢?先是原教旨主义者本·拉登送给布什一份仇恨大礼,接着布什通过他自己的狂热加剧了那种仇恨,现在,一半国家相信布什正投身于对抗恶魔的正义运动,而另一半(和大半世界)则认为布什才是恶魔。几乎没有什么人是不恨谁的,压根就没有一个人是不被谁仇恨的。无论何时我想到政治,我的脉搏就会猛烈跳动,仿佛我正在读一则机场惊悚故事的最后一章,仿佛我正在看白袜队对洋基队的抢七大战。那就像娱乐如同噩梦如同每天的生活。
一种更好的小说能否拯救世界?总是有那么一点儿小小的希望(奇怪的事情确实会发生),但回答几乎肯定是不,它不能。尽管如此,它却很有希望拯救你的灵魂。如果你内心释放的仇恨让你感到不快乐,你可以试着站在恨你的那个人的立场上,想象一下那会是什么感觉;你可以考虑这样一种可能性,那就是你自己,其实才是那恶者;假如这难以想象,那么你或许可以试着和这个最犹疑不决的加拿大人一起共度几个晚上。在她的经典短篇《乞女》的结尾,女主人公萝丝在一座机场大厅遇见了她的前夫,前夫朝她扮了个幼稚而丑恶的怪脸,萝丝愕然:
就在那一刻,她已准备好拿出她的善意、她疲惫的坦诚微笑,还有那种不太自信能得体寒暄的神气,就在这个时刻,怎么还有人能这么恨她?此时此地,她正在对你我说。
(第五婷婷译)

《逃离》(RUNAWAY)一书出版于二○○四年,全书由八个短篇小说组成,其中的三篇互有关联。作者艾丽丝·门罗是加拿大当代有名的女作家,以擅写短篇小说而闻名。近年来,在美国的重要文学刊物如《纽约客》、《大西洋月刊》、《巴黎评论》上,都可以经常读到她的作品。美国一年一度出版的《××××年最佳短篇小说集》中,也多次收入她的作品。她几乎每隔两三年便有新的小说集出版,曾三次获得加拿大最重要的总督奖,两次获得吉勒奖。二○○四年第二次获吉勒奖即是因为这本《逃离》,评委们对此书的赞语是:“故事令人难忘,语言精确而有独到之处,朴实而优美,读后令人回味无穷。”奖金为二万五千加元。门罗还得到过别的一些奖项。另据报道,法国《读书》杂志一年一度所推荐的最佳图书中,2008年所推荐的“外国短篇小说集”,即是门罗的这本《逃离》。我国的《世界文学》等刊物也多次对她的作品有过翻译与评介。可以说,门罗在英语小说界的地位已经得到确立,在英语短篇小说创作方面更可称得上“力拔头筹”,已经有人在称呼她是“我们的契诃夫,而且文学生命将延续得比她大多数的同时代人都长”(美国著名女作家辛西娅·奥齐克语)。英国很有影响的女作家A.S.拜雅特亦赞誉她为“在世的最伟大的短篇小说作家”,从拜雅特的口气看,她所指的范围应当已经远远超出单纯的英语文学世界。
门罗出生于安大略省西南部的一个小镇——这类地方也往往成为她作品中故事发生的地理背景。她1951年离开西安大略大学,后随丈夫来到不列颠哥伦比亚省,先在温哥华居住,后又在省会维多利亚开过一家“门罗书店”。1972年门罗回到安大略省,与第二任丈夫一起生活。门罗是她第一任丈夫的姓,但仍为她发表作品时沿用。
门罗最早出版的一部短篇小说集叫《快乐影子之舞》(1968),即得到了加拿大重要的文学奖总督奖。她的短篇小说集有《我青年时期的朋友》(1973)、《你以为你是谁?》(1978,亦得总督奖)、《爱的进程》(1986,第三次得总督奖)、《公开的秘密》(1994)、《一个善良女子的爱》(1996)、《憎恨、友谊、求爱、爱恋、婚姻》(2001)、《逃离》(2004)等,2006年出版的《石城远望》是她最新的一部作品集。她亦曾出版过一部叫《少女们和妇人们的生活》(1973)的长篇小说,似乎倒不大被提起。看来,她还是比较擅写短篇小说,特别是篇幅稍长,几乎接近中篇的作品。所反映的内容则是小地方普通人特别是女性的隐含悲剧命运的平凡生活。她自己也说:“我想让读者感受到的惊人之处,不是‘发生了什么’,而是发生的方式。稍长的短篇小说对我最为合适。”
我们在多读了一些门罗的短篇小说之后,会感觉到,她的作品除了故事吸引人,人物形象鲜明,也常有“含泪的笑”这类已往大师笔下的重要因素之外,还另有一些新的素质。英国的《新政治家》周刊曾在评论中指出:“门罗的分析、感觉与思想的能力,在准确性上几乎达到了普鲁斯特的高度。”这自然是一个重要方面。别的批评家还指出她在探究人类灵魂上的深度与灵敏性。她的作品都有很强的“浓缩性”,每一篇四五十页的短篇,让别的作家来写,也许能敷陈成一部几十万字的长篇小说。另外,也有人指出,在她的小说的表面之下,往往潜伏着一种阴森朦胧的悬念。这恐怕就与她对人的命运、对现代世界中存在着一些神秘莫测之处的看法不无关系了。当然,作为一位女作家,她对女性观察的细致与深刻也是值得称道的。门罗的另一特点是,随着年龄的增长,她的作品倒似乎越来越醇厚有味了,反正到目前为止,仍然未显露出一些衰颓的迹象。
我国的《世界文学》二○○七年第一期对《逃离》一书作了介绍,并发表了对门罗的一篇访谈录,此文对了解作家与《逃离》一书都很有帮助,值得参考。
据悉,上世纪八十年代,门罗曾访问过甲国。
因为工作的关系,译者曾稍多接触加拿大文学,并编译过一本现代加拿大诗选(与人合作)。上世纪八十年代初(?)时,曾参加创建我国的加拿大研究会,也算是该组织的一个“foundingmember”了,而且还曾忝为“副会长”之一。承加拿大方面的友好邀请,我曾经三次赴加拿大进行学术访问,除到过多伦多、渥太华、温哥华、魁北克、蒙特利尔等地外,还一路东行直到大西洋边上的哈利法克斯乃至海中的爱德华王子岛。过去自己虽译介过不少加拿大诗歌(现在怕都很难找到了),但细细想来,翻译小说似乎还真是头一遭。倘若读者透过我的逻译,能多多少少感受到加拿大独特的自然社会风貌,体验到那里普通男男女女的思想感情并引起共鸣,那么对我个人来说,乘此机会,对加拿大人民友好情谊作出一些微薄回报的夙愿,也就算是没有落空了。
牵文俊戊子暮春

版权页:

《逃离》 艾丽丝·门罗

这个女的身材像个粗壮的孩子。一颗大脑袋,上面覆盖着又黑又卷的头发,宽肩膀,又粗又壮的腿。她的腿是光赤的,穿的衣服也挺怪——一件大翻领水手衫和一条裙子。至少大热天这么穿是挺怪异的,而且还得考虑到她已经不再是个小学生厂。很可能这是她以前上学时穿过的衣服,她是俭省型的人,在家时就随便穿上了。这样的衣服一般都是轻易穿不破的,但在奥利看来,它对女孩子的身材只有损害而不会有丝毫补益。她这么一穿动作显得很笨拙,跟绝大多数的女学生一模一样。
南希把他带上前去,介绍了他,他则对泰莎说——用的那种暗示语气是姑娘们一般都乐于接受的——关于她,他已经听说过不少了。
“他根本没有听说过,”南希说,“对他说的话一个字都不要相信。我把他带来是因为我不知道该把他怎么办,老实对你说吧。”
泰莎的眼帘很厚实,眼睛也不太大,不过颜色倒是蓝得很深沉与温柔,让人感到意外。当她把眼光抬起来看着奥利的时候,它们炯炯发亮,但既不显得友好也不含敌意,甚至都没什么好奇的意思。它们仅仅是非常深沉,实在,使得他不可能再往下说任何愚蠢的客气话。
“你们还是进来吧,”她说,一边把他们往里面引,“我希望你们不在乎我把搅拌牛奶的活儿干完。方才那对客人来的时候我就是正在搅拌,我也没有停下,如果不接着往下做,黄油说不定会毁在我的手里的。”
“星期天还干搅拌活儿,多淘气的姑娘。”南希说,“看吧,奥利。黄油就是这样做出来的。我敢打赌,你准是以为从母牛身上取下来就是这样的,只消包上放到商店里去卖就行了。你只管继续,”她对泰莎说,“要是你累了也可以让我试着干一阵的。事实上,我上这儿来是请你参加我的婚礼的。”
“这件事我也听说了一些。”泰莎说。
“我给你发过一份请帖,不过我不知道你会不会注意到。我想还是自己跑一趟,拧你的脖子,直到你答应来了才松手。”

打赏

子午书简 丨所有电子书均来自网络!如涉及版权问题,请发送邮件到[email protected],站长会第一时间移除,谢谢
本文链接:《逃离》 艾丽丝·门罗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贴图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签到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