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使用快捷键Ctrl+D收藏本站,下次访问更方便哟!
  • 最近百度网盘删资源太厉害,补链补到没脾气....

《约翰·克利斯朵夫》罗曼·罗兰

好书推荐 电子书 0个评论

《约翰·克利斯朵夫》罗曼·罗兰

基本信息

书名:《约翰·克利斯朵夫》
外文书名:Jean-Christophe
作者: 罗曼·罗兰
傅雷(译者)
出版社: 湖南文艺出版社
出版时间:第1版(2017年11月1日)
页数:1306页
语种:简体中文
开本:32
ISBN:9787540483364
ASIN:B077698B9N
版权:中南博集天卷

编辑推荐

★世界经典名著,1915年诺贝尔文学获奖作品,央视“朗读者”首期开读书目,国家教育部语文新课标文学经典。
★傅译《约翰.克利斯朵夫》是文学翻译界拔地而起的一座丰碑。
傅雷先生耗时数十年,亲译两遍,修改六次,呕心沥血之作。译文以传神为特色,既忠实于原著的文字表意,又展现了原著的情怀。
★独特的装帧设计,珍贵的纪念版插图,包括罗曼·罗兰与傅雷互赠的亲笔签名照。
告别传统经典书籍深色压抑厚重的风格,更加富有清新文艺气息,融入现代感,打造与众不同的阅读体验。
★2018年是傅雷先生诞辰110周年,特推出富有纪念意义的傅雷译著精装珍藏本,极富收藏价值。

作者简介

作者:罗曼·罗兰(1866—1944),法国思想家、文学家。20世纪初,他开始陆续发表名人传记:《贝多芬传》《米开朗琪罗传》和《托尔斯泰传》。这些传记无论在当时还是后世都产生了广泛的影响。1915年,为了表彰“他的文学作品中的高尚理想和他在描绘各种不同类型人物所具有的同情和对真理的热爱”,罗曼·罗兰被授予诺贝尔文学奖。
译者:傅雷(1908—1966),字怒安,号怒庵,江苏省南汇县(今属上海)人。我国知名文学翻译家、文艺评论家。一生译著宏富,译文以传神为特色,更兼行文流畅,用字丰富。翻译作品共三十四部,主要有诺贝尔文学奖得主罗曼?罗兰的长篇巨著《约翰?克利斯朵夫》,传记《贝多芬传》《米开朗琪罗传》《托尔斯泰传》;巴尔扎克的《高老头》《欧也妮?葛朗台》等名著十五部;他的遗著《世界美术名作二十讲》《傅雷家书》等也深受读者喜爱,多次再版,著述收录于《傅雷文集》

目录

《约翰·克利斯朵夫(上)》目录:
卷一·黎明/001
卷二·清晨/089
卷三·少年/179
卷四·反抗/303
卷五·节场/517
卷六·安多纳德/679
卷七·户内/755
卷八·女朋友们/889
卷九·燃烧的荆棘/1021
卷十·复旦/1165
……
《约翰·克利斯朵夫(中)》
《约翰·克利斯朵夫(下)》

经典语录及文摘

译者献词
《译者献词》最初载于商务印书馆一九三七年一月初版卷首。
真正的光明绝不是永没有黑暗的时间,只是永不被黑暗所掩蔽罢了。真正的英雄绝不是永没有卑下的情操,只是永不被卑下的情操所屈服罢了。所以在你要战胜外来的敌人之前,先得战胜你内在的敌人;你不必害怕沉沦堕落,只消你能不断地自拔与更新。
《约翰·克利斯朵夫》不是一部小说——应当说:不止是一部小说,而是人类一部伟大的史诗。它所描绘歌咏的不是人类在物质方面而是在精神方面所经历的艰险,不是征服外界而是征服内界的战迹。它是千万生灵的一面镜子,是古今中外英雄圣哲的一部历险记,是贝多芬式的一阕大交响乐。愿读者以虔敬的心情来打开这部宝典吧!
战士啊,当你知道世界上受苦的不止你一个时,你定会减少痛楚,而你的希望也将永远在绝望中再生了吧!
原序
我们印行《约翰·克利斯朵夫》这个定本的时候,决定采取另外一种分册的方法。以前单行的十卷,实际是归纳为三大部分的:
一、约翰·克利斯朵夫:……………………………………1.黎明;
2.清晨;
3.少年;
4.反抗。
二、约翰·克利斯朵夫在巴黎:……………………………….1.节场;
2.安多纳德;
3.户内。
三、旅程的终途:………………………………………..1.女朋友们;
2.燃烧的荆棘;
3.复旦。
现在我们不以故事为程序而以感情为程序,不以逻辑的、外在的因素为先后,而以艺术的、内在的因素为先后,以气氛与调性(tonalité)来做结合作品的原则。
这样,整个作品就改分为四册,相当于交响乐的四个乐章:
第一册包括克利斯朵夫少年时代的生活(黎明,清晨,少年),描写他的感官与感情的觉醒,在家庭与故乡那个小天地中的生活。直到经过一个考验为止,在那个考验中他受了重大的创伤,可是对自己的使命突然得到了启示,知道英勇的受难与战斗便是他的命运。
第二册(反抗,节场)所写的,是克利斯朵夫像年轻的齐格弗里德一样,天真,专横,过激,横冲直撞地去征讨当时的社会的与艺术的谎言,挥舞着堂吉诃德式的长矛,去攻击骡夫、小吏、磨坊的风轮和德法两国的节场。这些都可以归在反抗这个总题目之下。
第三册(安多纳德,户内,女朋友们)和上一册的热情与憎恨成为对比,是一片温和恬静的气氛,咏叹友谊与纯洁的爱情的悲歌。
第四册(燃烧的荆棘,复旦)写的是生命中途的大难关,是“怀疑”与破坏性极强的“情欲”的狂飙,是内心的疾风暴雨,差不多一切都要被摧毁了,但结果仍趋于清明高远之境,透出另一世界的黎明的曙光。
在《半月刊》上初发表的时候(一九○四年二月至一九一二年十月),每卷卷尾都附有两句拉丁文铭文,那是刻在哥特式大教堂的正堂门口圣克利斯朵夫像的座下的:
当你见到克利斯朵夫的面容之日,
是你将死而不死于恶死之日。
作者借用这两句,表示他私心愿望约翰·克利斯朵夫对于读者所发生的作用,能够和对于作者发生的作用一样:就是说,在人生的考验中成为一个良伴和向导。
考验大家都经历到了;而从世界各地来的回响,证明作者的愿望并没有成为虚幻。他今日特意重申这个愿望。在此大难未已的混乱时代,但愿克利斯朵夫成为一个坚强而忠实的朋友,使大家心中都有一股生与爱的欢乐,使大家能不顾一切地去生活,去爱!
罗曼·罗兰
一九二一年一月,巴黎

献词
各国的受苦、奋斗、而必战胜的自由灵魂。
——罗曼·罗兰
第一部
蒙蒙晓雾初开
皓皓旭日方升……
《神曲·炼狱》第十七
江声浩荡,自屋后上升。雨水整天地打在窗上。一层水雾沿着玻璃的裂痕蜿蜒流下。昏黄的天色黑下来了。室内有股闷热之气。
初生的婴儿在摇篮里扭动。老人进来虽然把木靴脱在门外,走路的时候地板还是咯咯地响。孩子哼啊嗐地哭了。母亲从床上探出身子抚慰他;祖父摸索着点起灯来,免得孩子在黑夜里害怕。灯光照出老约翰·米希尔红红的脸,粗硬的白须,忧郁易怒的表情,炯炯有神的眼睛。他走近摇篮,外套发出股潮气,脚下拖着双大蓝布鞋。鲁意莎做着手势叫他不要走近。她的淡黄色的头发差不多像白的;绵羊般和善的脸都打皱了,颇有些雀斑;没有血色的厚嘴唇不大容易合拢,笑起来非常胆怯;眼睛很蓝,迷迷惘惘的,眼珠只有极小的一点,可是挺温柔。她不胜怜爱地瞅着孩子。
孩子醒过来,哭了。惊慌的眼睛在那儿乱转。多可怕啊!无边的黑暗,剧烈的灯光,混沌初凿的头脑里的幻觉,包围着他的那个闷人的、蠕动不已的黑夜,还有那深不可测的阴影中,好似耀眼的光线一般透出来的尖锐的刺激、痛苦和幽灵——使他莫名其妙的那些巨大的脸正对着他,眼睛瞪着他,直透到他心里去……他没有力气叫喊,吓得不能动弹,睁着眼睛,张着嘴,只在喉咙里喘气。带点虚肿的大胖脸扭作一堆,变成可笑而又可怜的怪样子;脸上与手上的皮肤是棕色的,暗红的,还有些黄黄的斑点。
“天哪!他多丑!”老人语气很肯定地说。
他把灯放在了桌上。
鲁意莎噘着嘴,好似挨了骂的小姑娘,约翰·米希尔觑着她笑道:“你总不成要我说他好看吧?说了你也不会信。得了吧,这又不是你的错,小娃娃都是这样的。”
孩子迷迷糊糊的,对着灯光和老人的目光愣住了,这时才醒过来,哭了。或许他觉得母亲眼中有些抚慰的意味,鼓励他诉苦。她把手臂伸过去,对老人说道:“递给我吧。”
老人照例先发一套议论:“孩子哭就不该迁就,得让他叫去。”
可是他仍旧走过来,抱起婴儿,嘀咕着:“从来没见过这么难看的。”
鲁意莎双手滚热,接过孩子搂在怀里。她瞅着他,又惭愧又欢喜地笑了 笑:
“哦,我的小乖乖,你多难看,多难看,我多疼你!”
约翰·米希尔回到壁炉前面,沉着脸拨了拨火;可是郁闷的脸上透着点笑意:
“好媳妇,得了吧,别难过了,他还会变呢。反正丑也没关系。我们只希望他一件事,就是做个好人。”
婴儿与温暖的母体接触之下,立刻安静了,只忙着唧唧咂咂地吃奶。约翰·米希尔在椅子上微微一仰,又张大其词地说了一遍:
“做个正人君子才是最美的事。”
“噢,别老是埋怨他!也许我听错了。他大概在学生家里上课吧。”
“那也该回来啦。”老人不高兴地说。
他踌躇了一会儿,很不好意思地放低了声音:
“是不是他又?……”
“噢,没有,父亲,他没有。”鲁意莎抢着回答。
老人瞅着她,她把眼睛躲开了。
“哼,你骗我。”
她悄悄地哭了。
“哎哟,天哪!”老人一边嚷一边往壁炉上踢了一脚。拨火棒大声掉在地下,把母子俩都吓了一跳。
“父亲,得了吧,”鲁意莎说,“他要哭了。”
婴儿愣了一愣,不知道是哭好还是照常吃奶好;可是不能又哭又吃奶,他也就吃奶了。
约翰·米希尔沉着嗓子,气冲冲地接着说:“我犯了什么天条,生下这个酒鬼儿子?我这一辈子省吃俭用的,真是够受了!……可是你,你,你难道不能阻止他吗?该死!这是你的本分啊。要是你能把他留在家里的话……”
鲁意莎哭得更厉害了。
“别埋怨我了,我已经这么伤心!我已经尽了我的力了。你真不知道我自个儿在家的时候多害怕!好像老听见他上楼的脚步声。我等着他开门,心里想着:天哪!不知他又是什么模样了?……想到这个我就难过死了。”
她抽抽噎噎地在那儿哆嗦。老人看着慌了,走过来把抖散的被单给撩在她抽搐不已的肩膀上,用他的大手摸着她的头:“得啦,得啦,别怕,有我在这儿呢。”
为了孩子,她静下来勉强笑着:“我不该跟您说那个话的。”
老人望着她,摇了摇头:“可怜的小媳妇,是我难为了你。”
“那只能怪我。他不该娶我的。他一定在那里后悔呢。”
“后悔什么?”
“您明白得很。当初您自己也因为我嫁了他很生气。”
“别多说啦。那也是事实。当时我的确有点伤心。像他这样一个男子——我这么说可不是怪你——很有教养,又是优秀的音乐家,真正的艺术家,很可以攀一门体面的亲事,用不着追求像你这样一无所有的人,既不门当户对,也不是音乐界的人。姓克拉夫脱的一百多年来就没娶过一个不懂音乐的媳妇!——可是你很知道我并没恨你;赶到认识了你,我就喜欢你。而且事情一经决定,也不用再翻什么旧账,只要老老实实地尽自己的本分就完了。”
他回头坐下,停了一会儿,庄严地补上一句,像他平常说什么格言的时候一样:
“人生第一要尽本分。”
…………

打赏

子午书简 丨所有电子书均来自网络!如涉及版权问题,请发送邮件到[email protected],站长会第一时间移除,谢谢
本文链接:《约翰·克利斯朵夫》罗曼·罗兰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贴图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签到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