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使用快捷键Ctrl+D收藏本站,下次访问更方便哟!
  • 最近百度网盘删资源太厉害,补链补到没脾气....

大众创新繁荣的活力之源:《大繁荣》

好书推荐 电子书 0个评论

大众创新繁荣的活力之源:《大繁荣》

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埃德蒙·费尔普斯在《大繁荣:大众创新如何带来国家繁荣》中说,19世纪20年代到20世纪60年代,以英国、美国为主的国家发展出资本主义现代经济,由此带领世界经济进入了罕见的大繁荣时期。那时“进入现代经济的国家从静止状态跃升到爆炸式的无尽增长状态”,“人均产出在那个所谓的漫长世纪的增幅之大令人激动。到1870年,西欧的人均产出比1820年提高了63%;到1913年,又比1870年提高了76%。在英国,该指标在这两个阶段分别提高了87%和65%。在美国,分别是95%和117%。”新兴经济、商业生活是那么的令人着迷和兴奋,所有这一切都随着产业创新浪潮的涌动而变得与以前任何时代都不一样了。

大繁荣时期涌现出的以英国、美国为代表的现代经济体为什么能取得“没有止境的经济增长”?或者说现代资本主义是如何崛起的?这个问题可能是社会科学中最迷人而又最无法找到统一解释模型的问题,这个问题吸引许多一流学者不断地探索和研究,如贾雷德·戴蒙德认为,亚欧大陆在农业耕种和牲畜养殖方面更为繁盛,由此支撑了更深入的劳动分工,比非洲、澳大利亚和美洲更占优势,这就是亚欧大陆更发达的原因。马克斯·韦伯则认为,资本主义走向繁荣的关键是特殊的文化变迁的作用,欧洲国家由于“加尔文派和路德派的出现带来了崇尚节俭和勤奋的经济文化,这是资本主义在欧洲北部的新教国家取得成功的原因”。托克维尔在对美国社会进行了深入观察后,认为“国家的资源丰富是美国人成为活跃企业家的原因”。阿诺德·汤因比认为“英国是最早拥抱创新的国家,由于在气候和资源方面不具有优势,英国人开展创新能获得最大的收益,不冒险则不会有任何收获。”

但是费尔普斯认为这些学者的研究没有关注到基本问题所在,“经济活力来自于自然和偶然因素的观点意味着,各国不需要设计各种经济制度、培育有利于商业创新的经济文化。”而且历史上,自然条件良好、资源丰富的地区未发展出走向现代化的经济制度和经济文化的地区或国家比比皆是,比如阿富汗,东亚的某些国家等等。这些学者们的解释,就好比一个模型建构者,没有真正聚焦在核心问题上,最后在细节的汪洋中迷失了方向。那么什么是现代经济体进入大繁荣最核心的影响因素呢?埃德蒙·费尔普斯认为,核心因素是创新,一个国家的繁荣取决于创新活动的广度和深度。但费尔普斯所说的创新,“并不是亨利·福特类型的梦想家所带来的,也不是简单的新发明,而是商业模式的创新和制度的创新,它由千百万普通人共同推动,他们有自由的权利去构思、开发和推广新产品与新工艺,或对现状进行改进。”在经济活动中,我们看到的是这样的场景:某些人全身心负责新产品构思和设计;某些人致力于选择值得投资的新公司;某些人致力于开发新产品;某些人则专注于市场推广等。这些人把大部分时间都用来思考一个问题:有没有新创意可以改进目前的工作,把事情做得更好,或者找到更好的项目。这种大众的、草根的、自下而上的全面创新,才能激发深层次的经济活力,从而实现经济上的腾飞。

大众创新的兴起,是推动一些国家走向现代化和伟大的驱动力。但实际上,创新只是表象,支持和鼓励创新活动的制度和生活态度才是核心。费尔普斯将这个核心总结为四根支柱:

一是保障自由权利、财产权利和融资活动的经济制度。自由对创新过程的启动具有核心意义,创意发明者能自由进入现有产业,自由创办公司,自由允许企业家开发和推广新产品,放到市场上接受检验,或者引入现有产品的新工艺;能自由地离开家庭、地区甚至国家,去了解外界的各种新产品和新生活方式;以及从成功的新产品中持续获得收益的合法权利,以及把收入自由投资于私人财产的合法权利。这些自由的出现在促进交易之外还带来了非常深远的不可预测的好处,那就是国家的创新活动会更普遍,最终将把人类的发展推向新的高度。19世纪经济活力的迸发应该归功于自由的扩大,但自由权利的汇总并不足以产生现代经济,还需要一批经济制度的诞生,包括专利权、版权和商标权的发展,公司制度、破产制度的建立,现代融资机构的产生。

二是以代议制民主为核心的政治制度的建立。代议制民主会很自然地支持现代经济所需要的各种制度和文化。能让各种声音都得到表达和关注,有助于培养商业生活中的自立和自我实现精神。

三是支持现代经济正常运转的经济文化。现代经济的特性是给商业创意的构思、开发和推广提供回报。西方国家就是率先形成了一种被命名为“现代主义”的社会风气或精神,形成现代价值观,为自己着想、为自己工作、自我实现,还包括对待他人的态度,例如准备接受他人带来的变革、愿意和他人一起工作、愿意与他人对比及竞争,以及愿意采取主动态度、争当先行者等等,这种风气被某个国家、地区和城市的足够数量的民众接受后,就促进了现代经济的诞生,为现代经济特有的经济活力提供原动力。

四是人口和城市的繁荣发展。促进19世纪创新发展的各种文化和制度在18世纪都已成型,创新的冲击在那时也还比较微弱,因此必须要有一个外力来一次“临门一脚”,这个外力就是人口的迅速增加和大城市的兴起。人口增加的好处不但包括创新数量的增加以及能够被更多人利用,还在于新观念和新产品冲击一个国家时,能够迅速传播。

能不能实现经济持续增长,进入繁荣发展,必须用这四根支柱来衡量,所有不具备这四根支柱的国家或地区,都无法开创出人人参与创新、处处迸发创新烈焰的火花的局面,实现经济的持续繁荣和发展。

埃德蒙·费尔普斯对19世纪以来,以英国、美国为主开创出来的经济大繁荣局面的分析,告诉了我们何种类型的职业和经济生活是最能产生回报的,何种经济制度能够创造美好生活,它又如何保障社会公平与公正。最重要的是警告经历过繁荣或正在经历繁荣的国家,如何才能发现或重新发现走向现代经济之路,或者避免已经发展起来的现代经济被扼杀。

打赏

子午书简 丨所有电子书均来自网络!如涉及版权问题,请发送邮件到[email protected],站长会第一时间移除,谢谢
本文链接:大众创新繁荣的活力之源:《大繁荣》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贴图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签到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