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使用快捷键Ctrl+D收藏本站,下次访问更方便哟!
  • 最近百度网盘删资源太厉害,补链补到没脾气....

万物既伟大又渺小 吉米·哈利

好书推荐 电子书 1个评论

万物既伟大又渺小 吉米·哈利

基本信息

书名:《万物既伟大又渺小》
外文书名:All Creatures Great and Small
作者: 吉米·哈利
林滢(译者),林慰君(译者)
出版社: 九州出版社
出版时间:第1版(2015年3月1日)
页数:419页
语种:简体中文
开本:32
ISBN:9787510834424
ASIN:B00VJDTSR8
版权:双螺旋文化

编辑推荐

周笔畅年度推荐好书、当红演员马天宇、作家田原、洁尘、央视金牌编剧史航、北京市政协委员郭耕等名人倾情推荐
《人民日报》推荐2014年*值得阅读的50本书之一
畅销全球30年自然写作经典,多国版本,全球销售超过1000万册。
《时代周刊》、《纽约时报》、《出版人周刊》等权威媒体强力推荐
全世界*受欢迎的生命趣味故事,温暖、欢乐、无处不幽默。
一本朴素、温暖、欢乐的书
关于动物,关于生活,更关于爱。
这里有英格兰乡村泥土的芬芳
这里有我们久已失之交臂的幸福与美好

媒体书评

这本用*人称写就的书,从一位年轻兽医的角度叙述,让人感到温暖愉悦,妙趣横生……通篇闪耀着对生命的爱。
――《纽约时报》书评

这个世界现在需要、并一直都需要一本温暖的书,而且是所有人都可以阅读的书,让人有家的感觉的书……吉米哈利的自传体小说,就是这样一部绝妙的作品。
――《时代周刊》

吉米哈利具有真正的写作天赋,而这本书是真正的赏心乐事。
――《出版人周刊》

多年来我所读过有关乡间*好的一本书……生活而趣味
――《牛津邮报》

如果你曾经爱过一个朋友、一个人或者其他,那么这本书就是为你而准备的。
――《休斯顿新闻》

作者简介

JamesHerriot吉米哈利(1916―1995)
原名JamesAlfredWight
获过大英帝国勋章,写过荣登《纽约时报》榜首的系列畅销书。
却坚持在乡间从事兽医工作50余年。
写过的书拍成了电影电视剧,塑造的人物成了读者饭桌上的谈资
而他自己成了人们口中永恒的传奇。
谦卑、温和、乐观、悲悯。
一个把心低到尘土,却始终在仰望星空的人。

目录

雪夜小牛的诞生
爬满常青藤的法宅
牛蹄印——初诊的留念
周薪四镑的工作
爵爷的马
“花花公子”屈生的到来
拒绝打针的小牛们
糟糕的记性
恶作剧
老人与狗
遗失账单的后果
小京巴吴把戏
新来的女秘书
美梦的破灭
猪马大逃亡
西格VS女秘书
第一回合斗智斗勇
十七岁时的回忆
“狗侄子”吴把戏的
宴会邀请
西格VS女秘书
第二回合首次告捷
折磨了屈生一夜的狗
橡皮罩衣“怪物”
西格VS女秘书
第三回合再落下风
歪打正着自我治疗的猪
突然冒出来的牛胃
一头死牛引发的问题
无巧不成书
吴把戏“入院”
穿睡衣出诊
偏方也能出奇效?!
小粉猪
度日如年
幽会——主角不是我
华生创造的奇迹
让人恼火的西格
爱猪如命的吴莱
车祸连连
邂逅海伦
疯狂的小母牛们
“专业”踢人的牛
上帝近了——老小姐
和她的猫狗们
约会的邀请
老人与老马
关于晕倒的若干真理
我的克星——谢诺一家
糟糕透顶的约会
老爷车
苦战恶犬
暴雪出诊
舞会之约
好客的路德一家
“草莓”痊愈
欠债不还的行家们
双胞胎小牛和它们的
吝啬主人
不是冤家不聚头
不怕冷的老狗铁普
吉普赛人一家的老马
为海伦医治爱犬
贫穷与富裕
失败的电影院约会
赛马场出丑
旧友重逢
是否求婚
求婚告捷
蜜月

经典语录及文摘

“书本里从来不提这些事儿。”当雪从敞开的过道吹进来落在我的裸背上时,我这么想。
我脸朝地地躺在一堆不知是什么的脏东西中间,手臂伸到一头正使劲的母牛身体中,脚趾夹在石头缝中,腰以上全部赤裸,身上满是雪、泥和干了的血。除了那盏冒烟的油灯所照出来的一圈光以外,什么也看不见。没有,书本上从来没提过要在黑地里摸索仪器,从没提过要设法在半桶水中消毒,从没提过凸凹不平的地面会硌痛你的胸膛,从没提过手臂会慢慢发麻,也从没提过当手指头要对抗母牛强有力的排斥的时候,手臂会慢慢瘫软。
书本中从未提过人如何渐渐地筋疲力尽,也从未提过绝望是什么滋味。我的思想回到了产科书里的插图上,老是母牛站在发亮的地板上,长得帅帅的外科兽医穿了雪白的外罩,站在一个挺礼貌的距离,把手臂伸进去助产。医生在轻松地微笑着,农夫和他的朋友们也在微笑,甚至于母牛也在微笑。图中没有血,没有泥,也没有汗。图中的医生大约刚吃完一顿好饭,走到隔壁人家为了好玩而接接生,就好像吃一点甜食似的。他才不用清晨2点冷得发抖的从被窝里爬出来,也不用在冰雪上颠上12英里,瞌睡兮兮盯住前面车灯照出来的一栋孤零零的农舍,更不用爬半英里雪路到一个连门都没有的牛栏里去看他的病人。
我尽量把手再伸进去一英寸,我摸到小牛的头在后面,艰难地试着用指尖把一条细绳圈套到小牛的下巴上。我的手臂一直挤在小牛与骨盆之间,每次母牛阵痛用力的时候,其间的压力简直到了令我无法忍受的地步。母牛一松下来,我又把绳圈往前推了一英寸,我不知道还能这样持续多久,我要是不能把绳圈赶快套上那下巴,恐怕永远也拿不出这头小牛了。我咬咬牙,又往前推。
又有一小堆雪吹进来,我几乎可以听得到雪融在我的汗背上的声音。我前额上也有汗,当我用力的时候汗就掉进眼睛里去了。
每一次的难产接生,谁都会有一个时期开始怀疑,“这一仗会不会赢?”我现在就到了这个时期。
我听到旁边有人在说话:“最好还是宰了它吧,骨盆这么窄这么小,我可没看见什么小牛。”“看它多肥,实在是肉牛的料,你不觉得送到屠夫那儿划得来?”“小牛的位置不对,要是大块头的母牛,把小牛的头掉过来就是了,这头母牛可没什么指望。”
当然,我可以用肢解法接生,就是用铁丝套上小牛脖子,把头取下来。那种接生法的结果老是地上堆满了头呀腿呀内脏呀等等。教你各种肢解小牛的方法的教科书多得是。
可是这些方法对我现在一点儿用也没有,因为这头小牛还活着。有一次我伸得最远的时候,手指碰到了小牛的嘴,感到一条小舌头舔了我一下。这实在是出乎意料之外,通常这种位置的胎牛都早已死了,是因为颈骨受了阵痛收缩的大压力窒息而死的。可是这头小牛是活的,它得活着出来。
我走到水桶边,水又冷又有血。把手臂用肥皂再涂一遍。重新躺下来,粗糙的地面把我的胸压得好痛。用脚抵住石头缝,把汗从眼睛上摇下来,第一百次把手臂挤进母牛的身体里,先是小牛的腿,像砂纸似的刮我的肉,然后摸到了脖子、耳朵、脸,我朝着下巴的方向摸过去,那个下巴成了我现在生命中惟一的目标了。
真是不可思议,我已经这么工作了两小时了,一心想把绳圈套上那个下巴。别的办法我都试过了,推它的腿,轻轻拖住眼眶上面的皮……最后我还是得回到绳圈的办法上来。
这回接生从头到尾都很糟糕。农夫丁先生,是个沉默忧郁的高个子,很少开口,好像老是在准备倒霉,他儿子也是个沉默忧郁的高个子,两个人都在看着我,好像越来越发愁的样子。
最糟的是他家叔叔,我刚进牛栏的时候,就很意外地看到一个小个子老头儿,戴了顶小帽儿,挺安逸地坐在一堆稻草上。他一面装烟斗,一面很明显地在等着好戏上场。
“喂,小伙子,我是丁先生的兄弟,”他用他那西边人的鼻音喊着,“我在李斯村那边种田。”
我放下我的仪器,点点头:“您好?我是哈利。”老头儿挺精明地把我打量一番:“我的兽医是布先生,你总听说过他吧?人人都知道他,了不起,接生小牛更是拿手,我从没见他垮过台。”
我只好笑笑。随便什么别的时候,我都会很高兴听到别人对我同行的赞美,不过,不是现在。事实上,老头儿的话弄得我很不自在。
“我怕我没听说过布先生。”我脱下夹克,挺不情愿地剥下衬衣,“不过,我才来这一带没多久。”P1-3

打赏

子午书简 丨所有电子书均来自网络!如涉及版权问题,请发送邮件到[email protected],站长会第一时间移除,谢谢
本文链接:万物既伟大又渺小 吉米·哈利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贴图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签到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1)个小伙伴在吐槽
  1. 没有资源
    xpxs2019-05-01 16:19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