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使用快捷键Ctrl+D收藏本站,下次访问更方便哟!
  • 最近百度网盘删资源太厉害,补链补到没脾气....

生活是很好玩的 汪曾祺

好书推荐 电子书 0个评论

生活是很好玩的 汪曾祺

基本信息

书名:《生活是很好玩的》
作者: 汪曾祺
出版社: 北京时代华文书局
出版时间:第1版(2017年6月1日)
页数:229页
语种:简体中文
开本:16
ISBN:9787569915075,7569915070
ASIN:B071YYPR69
版权:时代华文书局

编辑推荐

“世纪文学60家”6个100分作家,即鲁迅、张爱玲、沈从文、曹禺,第6个满分是汪先生,师从沈从文,他是把生活写的很好的作家,是文坛公认的生活家。如果你喜欢平实生动灵巧的文字,如果你想体味从容平淡又精彩分呈的生活,汪曾祺不可错过。

知道的人都爱他,爱他的文字,爱他的生活态度,闲来无事就浇浇花种种草,再养养虫鱼鸟兽,他是善于淡化生活、寻找凡世之乐的人,看他的散文,总会使我们品出出凡而不俗、淡而不浅的味道。汪曾祺说,我写得是美、是健康的人性。美、人性,是任何时候都需要的。

近年来百度、微博搜索量逐年增加,作品开卷数据持续攀升,汪曾祺作品兼具热卖和常销价值,在这个追求美好生活的时代,汪曾祺作品所体现出来的“生活之美”,也得到越来越多人的喜爱。

顾城、梁文道、史航等赞誉很多的大家;人民日报、央视新闻、新周刊、三联生活周刊、中国新闻周刊、十点读书、新浪读书等各大媒体极为推崇的大家,在其逝世二十周年来临之际,各大媒体更是给予高度关注。

四色+单色印刷,独有附赠汪曾祺文人画雅致拉页。

名人评书

豆腐是人类美食艺术的巅峰,那叫大味至淡,同样,在文学里,也有一种类似豆腐的美学,那就是汪曾祺的文字。
——梁文道
他是洞察秋毫便装了糊涂,风云激荡过后回复了平静,他已是世故到了天真的地步。
——王安忆
汪曾祺先生的淳朴、自在、温润、通透快乐,最后都是从文字的“不着急”这一点上出来的。
——张佳伟
喜欢汪曾祺是一件快乐而高雅的事。
——苏北
一日听@咆哮女郎柏邦妮提及:汪曾祺的字好。遂留心。专家们曾选20世纪华文作家“世纪文学60家”,有6位作家作品评价100分:鲁迅、张爱玲、沈从文、曹禺,第6个满分是汪先生。今日得空买了书细读,惊艳,果然好,不愧是沈从文入室弟子。如果你喜欢平实朴素而生动灵巧的文字,不要错过汪曾祺。
——《ELLE》主编晓雪
今天,想起汪曾祺先生在《老味道》里的一句话“愿意做菜给别人吃的人是比较不自私的”。
——凤凰卫视沈星
看车前子写的国子监和汪曾祺的国子监。这两位作家都好。车前子的国子监,是一种茶,灵的,离地三尺的,说是喝着一口水其实是含着一口气。滋味拉着人也离了地;汪曾祺的国子监,是刚熬好的小米粥下才才炒香了的榨菜丝,有踏实的日常感,看似朴素,实则极其养人。
——桑格格

媒体书评

豆腐是人类美食艺术的*峰,那叫大味至淡,同样,在文学里,也有一种类似豆腐的美学,那就是汪曾祺的文字。——梁文道他是洞察秋毫便装了糊涂,风云激荡过后回复了平静,他已是世故到了天真的地步。——王安忆汪曾祺先生的淳朴、自在、温润、通透快乐,*后都是从文字的“不着急”这一点上出来的。——张佳伟喜欢汪曾祺是一件快乐而高雅的事。——苏北我一直对朋友鼓吹三样事:汪曾祺的文章、陆志痒的画、凤凰的风景。——黄永玉

作者简介

汪曾祺——
作家——散文、小说、戏剧无一不精,京派作家的代表人,代表作《受戒》《大淖记事》《人间草木》等;
生活家——他以个人化的细小琐屑的题材,使“日常生活审美化”;笔下美食、草木虫鱼鸟兽,无不动人;
被誉为“抒情的人道主义者,中国最后一个纯粹的文人,中国最后一个士大夫。“世纪文学60家”6个100分的作家之一。

目录

第一部分对生活的兴趣广一点
闹市闲民
口味·耳音·兴趣
胡同文化
踢毽子
岁朝清供
北京人的遛鸟
录音压鸟
烟赋
读诗抬杠
罗汉
本命年和岁交春
风景
老年的爱憎
第二部分曾在人间识草木
夏天
冬天
花园
北京的秋花
草木春秋
腊梅花
人间草木
葡萄月令
果园的收获
果园杂记
草木虫鱼鸟兽
第三部分四处走走,你会热爱这个世界
玉渊潭的传说
泰山片石
泰山拾零
湘行二记
四川杂忆
天山行色
初访福建
翠湖心影
草巷口
沽源
美国短简

经典语录及文摘


汪曾祺写给自己的诗——

我有一好处,平生不整人。
写作颇勤快,人间送小温。
或时有佳兴,伸纸画芳春。
草花随目见,鱼鸟略似真。
唯求俗可耐,宁计故为新。
只可自怡悦,不堪持赠君。
君若亦喜欢,携归尽一樽。

闹市闲民 我每天在西四倒101路公共汽车回甘家口。直对101站牌有一户人家。一间屋,一个老人。天天见面,很熟了。有时车老不来,老人就搬出一个马扎儿来:“车还得会子,坐会儿。” 屋里陈设非常简单(除了大冬天,他的门总是开着),一张小方桌,一个方杌凳,三个马扎儿,一张床,一目了然。 老人七十八岁了,看起来不像,顶多七十岁。气色很好。他经常戴一副老式的圆镜片的浅茶晶的养目镜——这幅眼镜大概是他身上唯独值钱的东西。眼睛很大,一点没有混浊,眼角有深深的鱼尾纹。跟人说话时总带着一点笑意,眼神如一个天真的孩子。上唇留了一撮疏疏的胡子,花白了。他的人中很长,唇髭不短,但是遮不住他的微厚而柔软的下唇。——相书上说人中长者多长寿,信然。他的头发也花白了,向后梳得很整齐。他常年穿一套很宽大的蓝制服,天凉时套一件黑色粗毛线的很长的背心。圆口布鞋、草绿色线袜。 从攀谈中我大概知道了他的身世。他原来在一个中学当工友,早就退休了。他有家。有老伴。儿子在石景山钢铁厂当车间主任。孙子已经上初中了。老伴跟儿子。他不愿跟他们一起过,说是:“乱!”他愿意一个人。他的女儿出嫁了。外孙也大了。儿子有时进城办事,来看看他,给他带两包点心,说会子话。儿媳妇、女儿隔几个月给他拆洗拆洗被褥。平常,他和亲属很少来往。 他的生活非常简单。早起扫扫地,扫他那间小屋,扫门前的人行道。一天三顿饭。早点是干馒头就咸菜喝白开水。中午晚上吃面。一年三百六十五天,天天如此。他不上粮店买切面,自己做。抻条,或是拨鱼儿。他的拨鱼儿真是一绝。小锅里坐上水,用一根削细了的筷子把稀面顺着碗口“赶”进锅里。他拨的鱼儿不断,一碗拨鱼儿是一根,而且粗细如一。我为看他拨鱼儿,宁可误一趟车。我跟他说:“你这拨鱼儿真是个手艺!”他说:“没什么,早一点把面和上,多搅搅。”我学着他的法子回家拨鱼儿,结果成了一锅面糊糊疙瘩汤。他吃的面总是一个味儿!浇炸酱。黄酱,很少一点肉末。黄瓜丝、小萝卜,一概不要。白菜下来时,切几丝白菜,这就是“菜码儿”。他饭量不小,一顿半斤面。吃完面,喝一碗面汤(他不大喝水),涮涮碗,坐在门前的马扎儿上,抱着膝盖看街。 我有时带点新鲜菜蔬,青蛤、海蛎子、鳝鱼、冬笋、木耳菜,他总要过来看看:“这是什么?”我告诉他是什么,他摇摇头:“没吃过。南方人会吃。”他是不会想到吃这样的东西的。 他不种花,不养鸟,也很少遛弯儿。他的活动范围很小,除了上粮店买面,上副食店买酱,很少出门。 他一生经历了很多大事。远的不说。敌伪时期,吃混合面。傅作义。解放军进城,扭秧歌,呛呛七呛七。开国大典,放礼花。没完没了的各种运动。三年自然灾害,大家挨饿。“文化大革命”。“四人帮”。“四人帮”垮台。华国锋。华国锋下台…… 然而这些都与他无关,没有在他身上留下多少痕迹。他每天还是吃炸酱面,——只要粮店还有白面卖,而且北京的粮价长期稳定——坐在门口马扎儿上看街。 他平平静静,没有大喜大忧,没有烦恼,无欲望亦无追求,天然恬淡,每天只是吃抻条面、拨鱼儿,抱膝闲看,带着笑意,用孩子一样天真的眼睛。 这是一个活庄子。

打赏

子午书简 丨所有电子书均来自网络!如涉及版权问题,请发送邮件到[email protected],站长会第一时间移除,谢谢
本文链接:生活是很好玩的 汪曾祺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贴图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签到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