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使用快捷键Ctrl+D收藏本站,下次访问更方便哟!
  • 最近百度网盘删资源太厉害,补链补到没脾气....

《奉你的名》华姿

好书推荐 电子书 0个评论

《奉你的名》华姿

基本信息

书名:《奉你的名》
丛书名: 博爱书系
作者: 华姿
出版社: 上海三联书店
出版时间:第1版(2010年1月1日)
页数:290页
语种:简体中文
开本:16
ISBN:7542631330,9787542631336
ASIN:B0030DFIGA
版权:北京博爱天使

编辑推荐

《奉你的名》:华姿博爱三部曲,《德兰修女传》《赐我甘露》《奉你的名》信仰者的歌咏。
没有信仰可能会有自由吗
这太阳的光从哪里来
每一片阳光里都有深爱
从爱(Love)到爱(agape)

媒体书评

一株荷花,不管它长在哪里的水边,它都会积聚起全身的力量,努力生长,努力开放,以此回应造物主创造的苦心和美意。
——奉你的名·万物之心

作者简介

华姿,毕业于武汉大学中文系。现居武汉。主要著作有:诗集《一切都会成为亲切的怀念》、《一只手的低语》、《感激青春》,随笔集《自洁的洗濯》、《赐我甘露》、《奉你的名》、《学会爱》,散文集《两代人的热爱》、《花满朝圣路》、《一个人的田野》,传记《德兰修女传?在爱中行走》,感恩读本《做父母不容易》等。
供职于湖北广电总台。兼任湖北作家协会“我们爱”读书会会长,美国基督教文艺杂志《蔚蓝色》编委。曾人选“当代散文十家”,曾被《青春》杂志评为“最受读者喜爱的作家”,并获冰心儿童图书奖、长江文艺散文奖、武汉市文艺基金奖、屈原文艺奖等。

目录

第一辑没有信仰,可能会有自由吗?
你好,上帝
妈妈别哭,我去了天堂
宛若露珠,宛若树枝
造物主
看,却看不见
我是一个受造物
信仰就是爱情
趁着今天的时候
没有信仰,可能会有自由吗?

第二辑再从此处开始
万物之心
这太阳的光从哪里来
我只是栽种了
每一片阳光里都有深爱
朝霞
万物之上有爱
合一
再从此处开始

第三辑本身是爱,却需要爱
上帝喜欢住在哪里?
爱自己
领受也是尊贵的
跟电话机道歉
被一只夜蚊子打败
个人的秩序
使我们成为国度
自己问,自己答
写上我,一个爱人的
我写,我才存在
本身是爱,却需要爱

第四辑因为有爱,所以有复活
我是一个人,但我只是一个人
我原谅你了
这怜悯是应该的吗?
唯独这种人么?
爱在爱中满足
无人清白
正确地使用本能
祷告,他是你的父
又一个午后
因为有爱,所以有复活

第五辑为什么一定要有关系?
从爱(Love),到爱(agape)
张横渠:一个被我们长期忽略的人
像小山那样去爱
珍珠的内核与花朵的语言
我赞美,因为我赞美
为什么一定要有关系?

第六辑靠着神的帮助,我能够
如同植物只受阳光的供养
比最小还小
看,我在这里,我在这里
靠着神的帮助,我能够

第七辑我不晓得我在做什么
为小事而感谢
万物与我相濡以沫
贴着大地行走
我相信你的爱
神看着一切所造的都甚好
我不晓得我在做什么

经典语录及文摘

今晚收到XF老师发来的幻灯片,是用北岸的诗歌《妈妈别哭,我去了天堂》,配合一组母亲哀哭的图片做成的。
这段日子里,但凡看到孩子遇难,父母恸哭,都会眼泪直流。有时竞心疼到不能言语,甚至不能祈祷,仿佛宇宙也因此停滞,天堂也因此沉默。但是,这一次,我却没流泪。我睁大眼睛,盯着电脑显示屏,一遍,两遍,到第三遍的时候,我的心里突然响起一个声音:
你根据什么确信他们去了天堂?你有什么凭据?如果你们从来就不曾相信过天堂的存在,现在又如何确定你们的孩子去了天堂呢?
我被这个声音一下子击中,心底一阵颤栗,头上冷汗直冒。
其实,这个声音已在我内心响彻多时,虽然细微,却像这初夏的杜鹃,一到深夜就开始啼鸣。只不过,我一直假装没有听见而已。回避、抗拒,装聋、作哑,都是因为它太严峻,严峻到我不忍去听,也不敢去听。
但是,它仍在那里。它并不因为我的回避而消失,也不因为我的抗拒而就此缄默。
是的,如果我们从来不曾承认过天堂的存在,也从来不曾相信过天堂的存在,那么现在,我们又凭什么说我们所爱的孩子去了天堂呢?
祈祷、祈福,平安、安息,天国、天堂。自从“5?12”以来,这些字词,已不只属于在信仰世界里踽踽行走的那一类人,而成为一种被广泛使用的公共语汇。
当一种普遍的死亡在眼前发生,当这死亡成为不能抗拒不能改变的一个事实,当我们终于因这死亡洞见了自身的无力、卑微和有限时,我们说:孩子们,天堂走好。孩子们,天堂的学校不会垮塌。孩子们,你们是天堂的花朵。然后,我们代替孩子说:“妈妈别哭,我去了天堂。”
因着我们的善与慈悲,因着爱,更因着一种从死亡中遽然升起的对于永生的盼望,或对于生命复活的渴想,我们对罹难者的祈祷与祝福,无一时、无一处,不和天堂紧密牵连。
但是,我们真的相信有一个天堂存在吗?相信生命是永在的吗?相信有一天,在那一个国度里,我们终将与亲爱的孩子重逢吗?
在灾难发生之前,我们不相信。但在灾难发生之后,我们就相信了吗?其实没有。我们仍没有相信。我们并没有相信,却在盼望。我们的盼望因此而落入了虚无。我们竟然还不知道。
当我们代替不幸死去的孩子说出“妈妈别哭,我去了天堂”的时候,我们有没有反省过、痛悔过:我们曾经给过他们一个天堂吗?曾经诚实地对他们说有一个天堂存在吗?曾经把孩子抱在怀里、膝上,告诉他们:当我们离开这个世界后,我们去了哪里呢?我们去了天堂。天堂是一个什么样的所在呢?天堂是一个完美的所在。
我们曾经这么做过吗?曾经这么真确地告诉过孩子吗?在我们的课本里,课堂上,哪怕一次?如果从来没有,那么,我们现在的盼望,现在的祈祷,是多么的虚妄,多么的虚无。我们又有什么权利代替孩子说“妈妈别哭,我去了天堂”呢?我们活在一个悖论里,活在一种可怕的分裂里,却全然不知。
所以今夜,我不为死亡哀哭,我只为落入虚无的祈祷与盼望哀哭,为每一个被分割的“我”哀哭。而今夜的哀痛,注定更深更重。因为今夜的哀痛,几乎是绝望。
如果因为内心的刚硬,简单地说,因为我们的普遍不信,而导致孩子的灵魂永久漂泊的话,那么,我们就亏欠了孩子,我们欠了孩子的债。这是一份永远的债,倘若这宇宙间没有一个至善的父,愿意替我们偿还、并赦免我们的话。
他们去了哪里?离开这个世界后,究竟去了哪里?
其实我们并不知晓,或是,并不确定。因此,我们也并不能因为这一句“妈妈别哭,我去了天堂”,就得安慰。我们无从得安慰。不论是举手,还是投足;无论是沉默,还是哀告,当我们追想孩子,都无从得安慰。就如先知耶利米的话:“在拉玛听见号啕大哭的声音,是拉结哭她的儿女,不肯受安慰,因为他们都不在了。”
所以,陀思妥耶夫斯基说:“当我们失去了孩子,我们还剩下什么呢?”

看一部外国电视剧。年轻的母亲将不久于人世。她有两个孩子,大的是女儿,大概7岁,小的是儿子,大概4岁,或5岁。在最后的离别来临之前,她跟朋友说,有一件事,她一定要做。她请朋友把自己打扮好后,就在阳光照着的客厅一角,把两个孩子抱在膝上,对他们说:过不了多久,妈妈就要去一个地方了。那个地方叫天国。
儿子问:那是一个什么样的地方呢?
她说:那是一个很美很美的地方,遍地都长着妈妈喜欢的灵馨草,天永远是亮的,人们都穿着洁白的衣服,也不会脏,因为那里没有灰尘。
儿子问:那里有巧克力吗?
她说:当然有,那里的树上挂满了各种美味的果实,有的果实就跟巧克力一样。
儿子说:那我也想去。
她说:不行啊。一个人必须把他要做的事,全都做完了,才可以去。

打赏

子午书简 丨所有电子书均来自网络!如涉及版权问题,请发送邮件到[email protected],站长会第一时间移除,谢谢
本文链接:《奉你的名》华姿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贴图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签到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