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使用快捷键Ctrl+D收藏本站,下次访问更方便哟!
  • 最近百度网盘删资源太厉害,补链补到没脾气....

雪泥集:巴金致杨苡书简劫余全编 杨苡

好书推荐 电子书 0个评论

雪泥集:巴金致杨苡书简劫余全编 杨苡

基本信息

书名:《雪泥集》
作者: 杨苡
出版社: 上海远东出版社
出版时间:第1版(2010年1月1日)
页数:236页
语种:简体中文
开本:16
ISBN:7807068663,9787807068662
ASIN:B0037CDQ2C
版权:上海远东出版社

编辑推荐

《雪泥集:巴金致杨苡书简劫余全编》:把精神一半寄托在工作上,让生命的花开在事业上面,也是美丽的……
一九四二年
一个人应该有幻想,幻想不但鼓舞人上进,还可以安慰人的心灵。
一九四三年
我事太多……除了熬夜什么事都无法做。
一九五一年
我们仍住原处,只是楼上房间加了封,大家都住在楼下。
一九七二年
脑子十分清楚,对生死问题也看得明白,一切毁誉都不在心上,相信颇有自知之明。
一九八一年
想想写《雪泥集》那些信函的日子真像在做梦。
一九九二年

媒体书评

……这些信简能在今天流传下来,实在太珍贵了。就中更可以看到巴金先生向往光明的坦荡心怀,他在任何时候都是鼓励人前进,要永远怀着一颗不畏艰难、乐观向上的心,这就富有非同寻常的历史性意义。
——王辛笛

目录

再版序言(王辛笛)
初版前记(杨苡)
辑一·一九三九一一九四八
一九三九年(No.001-002)
这半年来敌机似乎就跟着我炸。我到哪里它炸到哪里。
一九四○年(No.003)
这里空气很闷,我差不多就把自己关在房间里,很羡慕你们那里的广阔的天空。
一九四一年(No.004)
我也去过呈贡看沈先生。
一九四二年(No.005-007)
把精神一半寄托在工作上让生命的花开在事业上面,也是美丽的……
一九四三年(No.008一010)
一个人应该有幻想,幻想不但鼓舞人上进,还可以安慰人的心灵。
一九四四年(No.011-012)
我们辛辛苦苦印几本书出来,倘使不能送朋友看看,还有什么意思呢?
一九四五年(No.013)
我在书店快做了一年的校对,看校样看得我想自杀。
一九四七年(No.014)
出版界情形不好,印书渐渐变成了奢侈的事情。
一九四八年(No.015-016)
文化生活社还有三十多部稿子,打算在半年内全部印出……

辑二·一九五一一一九七六
一九五一年(No.017)
我事太多……除了熬夜什么事都无法做。
一九五三年(No.018-020)
我觉得你译得有点草率,你本来可以译得更好一点。
一九五八年(No.021)
新文艺有它自己的编辑方针,不受平明任何拘束。
一九五九年(No.022)
不过据我所知,在这里买毛线衣需要毛线票……
一九六六年(No.023)
我从越南回来两个月了,因为在越只完成了一半的任务,还有一半任务是写文章,到现在只写出三篇,我不能不着急……
一九七二年(No.024)
我们仍住原处,只是楼上房间加了封,大家都住在楼下。
一九七四年(No.025)
每周去机关参加学习两次,共两个半天,其余时间就在家里看书和做点翻译工作。
一九七五年(No.026-028)
沈从文到过上海,到我家来过一次……
一九七六年(No.029-035)
查良铮来过一信说前几个月骑车摔伤了腿,地震期间受惊不大。

辑三·一九七七一一九九二
一九七七年(No.036一043)
“四害”横行时,晚上睡觉都不安稳,写了日记又撕掉,怕给家里人添麻烦。那些可怕的日子,那些可恨的日子!
一九七八年(No.044)
良铮译稿出版的事,我记在心上,总得尽一点力。
一九七九年(No.045-051)
当然我现在还在写,可是总有事打岔,写得慢,写得少。我真想关起门写三五年!
一九八○年(No.052-055)
我写了“哀告”的文章,要求让我安静……
一九八一年(No.056)
脑子十分清楚,对生死问题也看得明白,一切毁誉都不在心上,相信颇有自知之明。
一九八三年(No.057)
在医院中躲过生日,省却一些应酬,倒是好事。
一九八五年(No.058-061)
这次作协代表大会开得很好……“作家必须用自己头脑来思维”,祝词里讲得很明白。
一九八六年(No.062)
我“怀念肖珊”的文章就交给一份远方的刊物……我不愿意人们在我四周多谈那些使我心酸的事。
一九八八年(No.063-064)
文代会开完了,有人说并未开得一团和气,倒是一团冷气。
一九九一年(No.065)
明年的《收获》上有我的一篇短文,很短,我希望它不是我最后一篇文章。
一九九二年(No.066一067)
想想写《雪泥集》那些信函的日子真像在做梦。
附录:杨苡散忆(两篇)
坚强的人——访问巴金
梦萧珊
再版后记

经典语录及文摘

静如最近拟重印《雪泥集》,并嘱我写篇序。我和这本小书的通信双方都是多少年来的老朋友了,自然是义不容辞,何况也有一些心里话要说。诚如静如那么诚恳地说,我们都已是垂暮之年了,要说的话还是赶快说出来,让大家听听解解闷也好!这也就提醒了我这个懒人,乐于从命了。
我们都是以友谊为重的人,在生活中到处感觉到友情的温馨,让日子过得色彩缤纷,有滋有味。与静如相识数十年,特别欣赏她是一位潇洒自如、卓然不群的女作家。不论从她当年对诗人穆旦的赞叹,对巴金先生的敬仰,以及和瑞蕻诗人的联姻,都显示她性格的独到之处。即以她这一本和巴金通信的结集来说,凝聚了她多年来的不少心血。经过十年浩劫,我个人深知保存友人的来信之艰难,既想留下过往的心灵轨迹,又生怕给友人惹出太多的麻烦,因此我在“文革”中毁掉不少友人的来信,现在后悔不及。而静如同样经历许多坎坷,却能冒着种种危险坚持把她和巴金往来书札保存下来,这是多么不容易的事呵!仅只这一点,这些信简能在今天流传下来,实在太珍贵了。就中更可以看到巴金先生向往光明的坦荡心怀,他在任何时候都是鼓励人前进,要永远怀着一颗不畏艰难、乐观向上的心,这就富有非同寻常的历史性意义。
这些书简比第一版内容更为丰富,现在已经展开在读者面前,还是由大家来评论吧,无需我再次饶舌了。

二十多年前巴金先生同意印行的《雪泥集》已绝版很多年了。
早在上世纪九十年代,杨苡先生便打算增补、重印这部记录着她与巴金数十年友谊的《雪泥集》,她的诸多老友、小友也希望这部书简能早日重刊,诗人辛笛更是在二○○○年便为《雪泥集》写下了《再版序言》。
飞鸿转眼又近十年(其间找过几家出版社,包括初版《雪泥集》的三联书店,几经周折……),如今终得以“劫余全编”的形式将书简手迹悉数彩印刊行,既了却了绝版之憾,也抚慰了当年因出版方所作的应时删改而留下的心痛。
“劫余全编”收信六十七封,较初版《雪泥集》增补了七封信,其中六封是一九八七年《雪泥集》初版面世后写的,另有一封写于一九八0年的书简(本书中编号为NO.053)系初版漏收;并对书简注释作了修订、增补,对若干书简的写作时间作了考订。
“劫余全编”还新增了书简写作相应年份的巴金年表辑要(以李存光先生编的《巴金年表简编》为据,并请冯沛龄先生审定,在此一并致谢),同时将十年浩劫后杨苡先生采写的国内第一篇巴金专访《坚强的人》和初版代跋《梦萧珊》,一同列为附录。
“劫余全编”书简排印稿严格对应手迹,仅在若干处增加了标点符号,如给书名添加书名号(书名用了引号的,则依照手迹),并对极个别简化了的“手写体”(如“副”,手写作“付”等)及明显笔误作了调整,以方便阅读、引用。

插图:

雪泥集:巴金致杨苡书简劫余全编 杨苡

静如:
两信都收到。我这几天正为《文丛》①的事忙碌着。要到五六期合刊出版,我的工作才告一段落,这个月底我便可以走了。寄你们的刊物是平寄的,大概“走”得慢,以后等新的出版,一并用航空信寄你。在那本刊物里《火》第六章内有一首朝鲜民歌②,你可以学来唱唱。我听见一个朝鲜朋友唱过,是很凄凉的。
听人说昆明很暖和,但你信上却描写出那样的冷。这里也冷过两天。不过比起上海天气毕竟差得多。这年除夕和元旦都是在阴雨中过去的。整天在外面跑的人,连过年过节也忘记了。沈太太③父亲去世的消息我以前还不知道。沈先生处我也久不去信,所以不知道他的近况。我还以为他在那里过着很舒服的日子。
你看见月色想哭,大概又在思念家乡,出门不久的人总免不掉这一套,以后在外面久了,新的环境会使你渐渐忘却了旧的,倘使是由于寂寞,你就应该设法排遣它。你现在是个大人了,应该“大人气”才行。要是你只管放任感情,说不定会给你招来更多的忧郁的思想④。
我在这里还好。这半年来敌机似乎就跟着我炸。我到哪里它炸到哪里。今天昨天都投过炸弹。每次不过强迫我们游山⑤。我始终未受到损失,而且胆子也大了。
余后谈
祝好
德瑞
十二日转上陈小姐给你的信一封。

打赏

子午书简 丨所有电子书均来自网络!如涉及版权问题,请发送邮件到[email protected],站长会第一时间移除,谢谢
本文链接:雪泥集:巴金致杨苡书简劫余全编 杨苡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贴图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签到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