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使用快捷键Ctrl+D收藏本站,下次访问更方便哟!
  • 最近百度网盘删资源太厉害,补链补到没脾气....

《左手的缪斯》余光中

好书推荐 电子书 0个评论

《左手的缪斯》余光中

基本信息

书名:《左手的缪斯》
丛书名: 经典大师系列
作者: 余光中
出版社: 北京联合出版公司
出版时间:第1版(2017年2月1日)
页数:219页
语种:简体中文
开本:32
ISBN:9787550288591
ASIN:B01NBK385B
版权:联合读创

编辑推荐

“乡愁诗人”余光中带你漫游文艺圈,一本让你舍不得外借的文艺指南。
梁实秋盛赞:“余光中右手写诗,左手写散文,成就之高,一时无两。”《左手的缪斯》是余光中散文代表作,其中名篇《猛虎与蔷薇》更是多次被收入几代人的语文课本,影响巨大。
当大师遇见大师,他们都聊些什么?从莎士比亚、艾略特、毕加索到弗罗斯特、凡·高、叶芝,展开余光中私藏的文艺卷轴,抛开刻板乏味的的文学史料,窥探有血有肉有故事的诗与远方。
小开本精装,精致彩插,随书附赠限量版猛虎蔷薇主题书签,珍藏永不过时的经典。

名人评书

余光中右手写诗,左手写散文,成就之高,一时无两。——梁实秋

媒体书评

余光中右手写诗,左手写散文,成就之高,一时无两。——梁实秋
以音韵铿锵、博厚跌宕见长的他,六十年来始终没有放弃对声情与文情的终极追求。不管是议论说理、叙事抒情,抑或是诙谐幽默,余光中为现代散文树立了新的里程碑。——《河北日报》
《左手的缪斯》一开始品评艾略特、毕加索,介绍凡·高、毕加索等,皆为知性潇洒,光芒照人;继而挥洒笔墨,写下《石城之行》《塔阿尔湖》《书斋·书灾》《猛虎与蔷薇》等美文,感性抒情参杂其间,读来,既觉平易近人,又感受到余光中的情趣、智慧和学问,令人拍案叫绝。——读者书明

作者简介

余光中
诗人,散文家,文学家。祖籍福建永春,现任台湾中山大学文学院院长。
一生从事诗歌、散文、评论、翻译,自称为写作的“四度空间”。文学影响力既深且远,遍及华人世界。
著有诗集《白玉苦瓜》《藕神》《太阳点名》等;散文集《逍遥游》《左手的缪斯》《听听那冷雨》《青铜一梦》等;评论集《蓝墨水的下游》《举杯向天笑》等;翻译《理想丈夫》《不要紧的女人》《老人和大海》等;主编《中国现代文学大系》《秋之颂》等,合计七十种以上。

目录

记弗罗斯特
艾略特的时代
舞与舞者
莎翁非马洛
中国的良心——胡适
美国诗坛顽童卡明斯
死亡,你不要骄傲
缪斯的侦探——介绍来台的美国作家保罗·安格尔
简介四位诗人
凡·高——现代艺术的殉道者
毕加索——现代艺术的魔术师
现代绘画的欣赏
朴素的五月——“现代绘画赴美展览预展”观后
石城之行
塔阿尔湖
重游马尼拉——出席“亚洲作家会议”散记
书斋·书灾
猛虎和蔷薇
后记

经典语录及文摘

新版序
《左手的缪斯》,我的第一本散文集,一九六三年由文星书店出版,一九八○年由时报出版公司接手,迄今又过了三十五年,已经…。尽管此书命若悬丝,读者却未全然遗忘,有心人仍不时向九歌探听,致有重印之议,颇出作者意料。
这本“少作”当初编选时,抒情与议论不分,体例不纯,简直像一本杂文。如今我也无意再加调整,任其鸡兔同笼。至于文字本身,我的“少作”句法比较平直,多受英文文法结构的影响,尚未修炼成中西相通、古今互补的精纯之境,但气势还算是贯串的。所以新版保留昔日显得略为稚气的故态,一律不加调整,借此亦可见我的风格如何发展成今日之“白以为常,文以应变”。
我在爱奥华大学选修了“现代艺术”和“美国文学”两课,这对我日后文艺评论的根基颇为有用,尤以对现代绘画为然。例如写毕加索的那篇长文,今日回顾,仍不致自愧旧作。就算集中的最早一篇“美文”——《猛虎与蔷薇》,直至今日,居然还有出版社来要求同意选入国文课本,真令人意外。
二○一五年十月三十日
高雄市西子湾

后记
我们这一代是战争的时代;像一朵悲哀的水仙花,我们寄生在铁丝网上,呼吸令人咳嗽的火药气味。上一次的战争,烧红了我的中学时代,在一个大盆地中的江滨。这一次的战争,烤熟了我的心灵,使我从一个忧郁的大一学生变成一个几乎没有时间忧郁的教师,在一个岛上的小盆地里。从指端,我的粉笔灰像一阵蒙蒙的白雨落下来,落湿了六间大学的讲台。
幸好,粉笔的白垩并没有使我的思想白垩化。走下讲台,回到书斋,我用美丽的蓝墨水冲洗不太美丽的白粉灰。血自我的心中注入指尖,注入笔尖,生命的红色变成艺术的蓝色。
十三年来,这只右手不断燃香,向诗的缪斯。可是仅饮汨罗江水是不能果腹的。渐渐地,右手也休息一下,让左手写点散文。毕竟这是一个散文的世纪,编辑们向我索稿,十有九次是指明要用左手,不要右手的产品。读者啊,现在让我伸出左手,献上我的副产品吧。
这是我的第一本散文集,里面收集的是我八年来散文作品的一小部分,间有议论,但大半是抒情的。最早的一篇是《猛虎和蔷薇》,写于一九五二年秋天;最近的一篇是《书斋·书灾》,写于今年春天,就在这间正闹书灾的书斋里。集子里的文章,有七篇曾在《文星》刊登,其余的则先后刊登在“中央副刊”“联合副刊”、《现代文学》《文学杂志》《现代知识》《中外文艺》和《自由青年》。
这本抒情的散文集,有一半的篇幅为作者心仪的人物塑像。其中有诗人、作家,还有画家。另一半的篇幅则容纳一些介绍现代画的文字、三篇游记和两篇小品。付印时,张平先生为我仔细地校勘最后一遍,剔出若干错处,必须在此向他致谢。
不少读者一开口就诉苦,说现代诗怎么不好、怎么难懂。难道我们的散文就没有问题吗?实用性的不谈,创造性的散文是否已经进入现代人的心灵生活?我们有没有“现代散文”?我们的散文有没有足够的弹性和密度?我们的散文家们有没有提炼出至精至纯的句法和与众迥异的字汇?最重要的,我们的散文家们有没有自《背影》和《荷塘月色》的小天地里破茧而出,且展现更新更高的风格?流行在文坛上的散文,不是挤眉弄眼,向缪斯调情,便是嚼舌磨牙,一味贫嘴,不到一c.c.的思想竟兑上十加仑的文字。出色的散文家不是没有(我必须赶快声明),只是他们的声音稀罕得像天鹅之歌。我所期待的散文,应该有声、有色、有光;应该有木箫的甜味、釜形大铜鼓的骚响;有旋转自如像虹一样的光谱,而明灭闪烁于字里行间的,应该有一种奇幻的光。一位出色的散文家,当他的思想与文字相遇,每如撒盐于烛,会喷出七色的火花。
那么,就让我停止我的喋喋,将这些副产品献给未来的散文大师吧。
一九六三年六月十八日

《死亡,你不要骄傲》摘选:
当一些灵魂如星般升起,森森然,各就各位,为我们织一幅怪冷的永恒底图案,一些躯体像经霜的枫叶,落了下来。人类的历史就是这样:一些躯体变成一些灵魂,一些灵魂变成一些名字。

《中国的良心——胡适》摘选:
当一个军阀、一个政客死时,他是完完全全地死了;当一个真正的学人死时,正是他另一生命的开始。

《缪斯的侦探——介绍来台的美国作家保罗‧安格尔》摘选:
怒燃着奇才的个人可能比十万个没有个性的庸才更有价值。

《朴素的五月——“现代绘画赴美展览预展”观后》摘选:
那天夜里,我走出历史博物馆,满月当空,圆得令人想恋爱,亮得没有一颗雀斑。

《现代绘画的欣赏》摘选:
摄影师的任务是记录自然,而艺术家的任务是探索性灵,他必须超越自然,才能把握性灵,表现个性。

《后记》摘选:
我所期待的散文,应该有声、有色、有光,应该有木箫的甜味,釜形大铜鼓的骚响,有旋转自如像虹一样的光谱,而明灭闪烁于字里行间的,应该有一种奇幻的光。

《猛虎与蔷薇》全文:

一个人到了这种境界,
他能动也能静,能屈也能伸,
能微笑也能痛哭,
能像廿世纪人一样的复杂,
也能像亚当、夏娃一样的纯真,
一句话,
他心里已有猛虎在细嗅蔷薇。

英国当代诗人西格夫里·萨松(Siegfried Sassoon,1886-1967)曾写过一行不朽的警句:In me the tiger sniffs the rose. 译成中文,便是:“我心里有猛虎在细嗅蔷薇。”
如果一行诗句可以代表一种诗派(有一本英国文学史曾举柯勒律治《忽必烈汗》中的三行诗句:“好一处蛮荒的所在!如此的圣洁、鬼怪,像在那残月之下,有一个女人在哭她幽冥的欢爱!”为浪漫诗派的代表),我就愿举这行诗为象征诗派艺术的代表。每次念及,我不禁想起法国现代画家亨利·卢梭(Henri Rousseau,1844-1910)的杰作《睡着的吉普赛人》。假使卢梭当日所画的不是雄狮逼视着梦中的浪子,而是猛虎在细嗅含苞的蔷薇,我相信,这幅画同样会成为杰作。惜乎卢梭逝世,而萨松尚未成名。
我说这行诗是象征诗派的代表,因为它具体而又微妙地表现出许多哲学家所无法说清的话;它表现出人性里两种相对的本质,但同时更表现出那两种相对的本质的调和。假使他把原诗写成了“我心里有猛虎雄踞在花旁”,那就会显得呆笨、死板,徒然加强了人性的内在矛盾。只有原诗才算恰到好处,因为猛虎象征人性的一方面,蔷薇象征人性的另一面,而“细嗅”刚刚象征着两者的关系,两者的调和与统一。
原来人性含有两个:其一是男性的,其一是女性的;其一如苍鹰、如飞瀑、如怒马,其一如夜莺、如静池、如驯羊。所谓雄伟和秀美,所谓外向和内向,所谓戏剧型的和图画型的,所谓戴奥耐苏斯艺术和阿波罗艺术,所谓“金刚怒目,菩萨低眉”,所谓“静如处女,动如脱兔”,所谓“骏马秋风冀北,杏花春雨江南”,所谓“杨柳岸,晓风残月”和“大江东去”,一句话,姚姬传 所谓的阳刚和阴柔,都无非是这两种气质的脚注。两者粗看若相反,实则乃相成。实际上每个人多多少少都兼有这两种气质,只是比例不同而已。
东坡有幕士,尝谓柳永词只合十七八女郎,执红牙板,歌“杨柳岸,晓风残月”;东坡词须关西大汉,铜琵琶,铁绰板,唱“大江东去”。东坡为之“绝倒”。他显然因此种阳刚和阴柔之分而感到自豪。其实东坡之词何尝都是“大江东去”?“笑渐不闻声渐杳,多情却被无情恼”;“绣帘开,一点明月窥人”;这些词句,恐怕也只合十七八女郎曼声低唱吧?而柳永的词句:“长安古道马迟迟,高柳乱蝉嘶”,以及“渡万壑千岩,越溪深处。怒涛渐息,樵风乍起;更闻商旅相呼,片帆高举。”又是何等境界!就是晓风残月的上半阕那一句“暮霭沉沉楚天阔”,谁能说它竟是阴柔?他如王维以清淡胜,却写过“一身转战三千里,一剑曾当百万师”的诗句;辛弃疾以沉雄胜,却写过“罗帐灯昏,哽咽梦中语”的词句。再如浪漫诗人济慈和雪莱,无疑地都是阴柔的了。可是清啭的夜莺 也曾唱过:“或是像精壮的科德慈,怒着鹰眼,凝视在太平洋上。”就是在那阴柔到了极点的《夜莺颂》里,也还有这样的句子:“同样的歌声时常——迷住了神怪的长窗——那荒僻妖土的长窗——俯临在惊险的海上。”至于那只云雀 ,他那《西风颂》里所蕴藏的力量,简直是排山倒海,雷霆万钧!还有那一首十四行诗《奥西曼迭斯(Ozymandias)》除了表现艺术不朽的思想不说,只其气象之伟大、魄力之雄浑,已可匹敌太白 的“西风残照,汉家陵阙”。
也就是因为人性里面,多多少少地含有这相对的两种气质,许多人才能够欣赏和自己气质不尽相同,甚至大不相同的人。例如在英国,华兹华斯欣赏弥尔顿;拜伦欣赏蒲柏;夏洛蒂·勃朗特欣赏萨克雷;史哥德欣赏简·奥斯汀;斯温伯恩欣赏兰德;兰德欣赏布朗宁。在我国,辛弃疾欣赏李清照也是一个最好的例子。
但是平时为什么我们提起一个人,就觉得他是阳刚,而提起另一个人,又觉得他是阴柔呢?这是因为各人心里的猛虎和蔷薇所成的形势不同。有人的心原是虎穴,穴口的几朵蔷薇免不了猛虎的践踏;有人的心原是花园,园中的猛虎不免给那一片香潮醉倒。所以前者气质近于阳刚,而后者气质近于阴柔。然而踏碎了的蔷薇犹能盛开,醉倒了的猛虎有时醒来。所以霸王有时悲歌,弱女有时杀贼;梅村 、子山 晚作悲凉,萨松在第一次大战后出版了低调的《心旅(The Heart`s Journey)》。
“我心里有猛虎在细嗅蔷薇。”人生原是战场,有猛虎才能在逆流里立定脚跟,在逆风里把握方向,做暴风雨中的海燕,做不改颜色的孤星。有猛虎,才能创造慷慨悲歌的英雄事业;涵蕴耿介拔俗的志士胸怀,才能做到孟郊所谓的“镜破不改光,兰死不改香!”同时人生又是幽谷,有蔷薇才能烛隐显幽、体贴入微;有蔷薇才能看到苍蝇搓脚、蜘蛛吐丝,才能听到暮色潜动、春草萌芽,才能做到“一沙一世界,一花一天堂”。在人性的国度里,一只真正的猛虎应该能充分地欣赏蔷薇,而一朵真正的蔷薇也应该能充分地尊敬猛虎;微蔷薇,猛虎变成了菲力斯汀(Philistine);微猛虎,蔷薇变成了懦夫。韩黎 诗:“受尽了命运那巨棒的痛打,我的头在流血,但不曾垂下!”华兹华斯诗:“最微小的花朵对于我,能激起非泪水所能表现的深思。”完整的人生应该兼有这两种至高的境界。一个人到了这种境界,他能动也能静,能屈也能伸,能微笑也能痛哭,能像廿世纪人一样的复杂,也能像亚当夏娃一样的纯真,一句话,他心里已有猛虎在细嗅蔷薇。
一九五二年十月廿四夜

打赏

子午书简 丨所有电子书均来自网络!如涉及版权问题,请发送邮件到[email protected],站长会第一时间移除,谢谢
本文链接:《左手的缪斯》余光中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贴图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签到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