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使用快捷键Ctrl+D收藏本站,下次访问更方便哟!
  • 最近百度网盘删资源太厉害,补链补到没脾气....

《寂寞的基座》刘荒田

好书推荐 电子书 0个评论

《寂寞的基座》刘荒田

基本信息

书名:《寂寞的基座》
外文书名:The bases of solitude
丛书名: 海外华文散文丛书
作者: 刘荒田
出版社: 广东花城出版社
出版时间:第1版(2018年1月1日)
页数:252页
语种:简体中文
开本:16
ISBN:9787536084278
ASIN:B0794MLSYX
版权:广东花城出版社

编辑推荐

刘荒田文字老练泼辣,既善抒情议论,尤长调侃谐谑,更敢于坦露心灵,自嘲自讼。他引以为自豪的是“始终保住‘真’——叙事的真实,抒情的真诚,议论的率真”。他本是个热情洋溢的诗人,现在饱经沧桑、多所历练而世故加深,于是诗情内敛而目光更锐,笔触更利,以属于草根阶层的旅美华人之眼从方方面面观看、体察美国,两种文化的碰撞、冲突、摩擦和渗透交融,实实在在、具体而微地显现着,遂使许多篇章既富情趣,又发人深省。——董乃斌(中国社科院文学所副所长,评论家)
荒田行文,说他运用母语倜傥自如,并不为过。当然,这可能是对一个散文作家的…评价了。
——邵燕祥(诗人、杂文家)

作者简介

刘荒田,1948年出生于广东台山,早年当知青,在乡村教书,还当过公务员。1980年移居美国,创作生涯始于新诗。30多年来,已出版散文随笔集30种,诗集4种。现任旧金山“美国华人文艺界协会”会长。2009年以《刘荒田美国笔记》一书获首届“中山杯”全球华侨文学奖散文类“最佳作品奖”。
主编,蒋述卓,男,广西灌阳人。文艺评论家,学者。文学博士。文艺学专业博士生导师。享受政府特殊津贴专家,国家级教学名师。暨南大学中文系教授,暨南大学原党委书记,副校长。
系中国中外文艺理论学会副会长,中国文艺理论学会副会长,中国古代文学理论学会副会长,广东省作家协会主席、广东省文艺批评家协会名誉主席《文学评论》、《中国比较文学》、《中国文学研究》等杂志编委。
已出版的学术著作有《佛经传译与中古文学思潮》、《佛教与中国文艺美学》、《山水美与宗教》、《宗教艺术论》、《在文化的观照下》、《中国山水诗史》(合作)、《中国山水文化》(合作)、《二十世纪中国古代文论学术研究史》(合作)、《城市的想象与呈现》(合作)、《传媒时代的文学存在方式》(主编)、《文学批评教程》(主编),文学评论集《诗词小札》等,发表学术论文及文艺批评文章200余篇。

目录

人生到处知何似
神游市场街003
唐人街风情(二帖)010
“寂寞”的基座019
造访一座微型城市024
平安夜031
阳台晚望039
“哪天再来?”044
岁月的甬道050
女厨师试工记063
抢079
水步三人行087
城隍庙拾零102
昨夜雨疏风骤
乡村纪事107
一段诗缘129
花尾渡上138
向“香蕉”后代播种乡愁148
却道海棠依旧
“说着”和“走着”(三帖)165
“一杯热茶的工夫”172
“朝三暮四”解175
“拙”一回看177
“捷足”辨180
“对号病”183
“折腰”析186
“摔倒”研究189
且看“极限”192
新式“中庸”195
“不能比这个再基本了”198
另类“寄托”201
中国式吵架204
“但咳嗽是不能少的”207
成全他人210
如何善用“未尽才”213
老金山?新乡愁218
人生譬喻221
回声224
过一天算一天227
“拾得”之外230
“回不去了”233
妈妈的“硬件”和女儿的“软件”236

经典语录及文摘

心的宽广与光的斑斓
蒋述卓
多年来,在海内外侨界与华人社区中流传着这样的一句话,“凡有海水的地方就有华人”。尤其是进入20世纪80年代以来,随着改革开放的步伐,出现了更多的华人移民。如今,可以说,四海五洲凡有人居住之地,几乎都有华人的身影,而只要有华人居住与扎根的地方,就会有华文文学生长的契机与土壤。
从美国的“天使岛”诗歌到聂华苓、於梨华、张错再到严歌苓和加拿大的张翎、陈河、曾晓文,北美地区的华文文学走过的百年路程和取得的傲人成绩令人肃然起敬;欧洲则有从赵淑侠、池莲子、林湄、章平到虹影、杨雪萍、老木、谢凌洁等覆盖全欧洲领域的欧洲华文文学胜景;亚洲,在原来的东南亚华文文学兴盛的同时,如今的东北亚国家如日本、韩国等也崛起了华文文学的山峦;大洋洲、非洲乃至中南美洲,华文作家也正在集聚着创作爆发的力量。一代又一代海外华文作家,接力华文文学创作,共同创造了海外华文文苑的庞大气象和繁盛局面。尤其是进入21世纪以来,不少海外华文作家的作品不断在国内重要文学刊物如《中国作家》《十月》《收获》《花城》《人民文学》等上发表,并屡屡获得多种奖项,拥有海内外大批“粉丝”,产生着重要影响,构成了海外华文文学一道道亮丽的风景线。
海外华文作家居住海外,有着不同于中国的生活体验和感受,他们当中有的是前好几代就已移居他国的华裔,早已融入当地的生活,他们的作品犹如一面面镜子,直射、折射或者反射着异域的种种风物风情,他们的心也似一束束充满能量的光透视着这个丰富而复杂的世界。无论是书写当下还是回忆往事,无论是叙实还是虚构,都呈现出耀眼的斑斓。欧洲的杰出作家罗曼·罗兰说过,作家的创作需要有“心之光”的照射。批评家艾布拉姆斯则将欧洲文学理论的发展梳理为“镜与灯”两个喻象。文学是人学,它首先需要“心”之“光”的照射与透视,世界现实的复杂多变才能经过作家“心”之“光”的过滤与影射,呈现出斑驳陆离的七色之光——“赤橙黄绿青蓝紫”,令人心荡神移、迷醉沉浸。丛书冠名以“七色光”,正是此意。
此丛书首推八种,旨在呈现一批中生代、新生代的优秀海外华文作家的创作实绩,体现海外华文文学领域的新感觉、新面貌和新趋势。在这些作家中,有的是小说作者,他们的小说不少曾在国内外获得大奖,但他们的散文作品并没有得到相应的关注,尤其是在他们集子里收录了一些访谈与创作谈,从中可以看出他们的心路历程,这也是为华文文坛提供一种有益的研究资料。这些作家中还有比较陌生的面孔,有的还是跨界的作家,他们带给丛书一种清新的文风和别样的文学之气。
总之,丛书的宗旨是着眼于“新”与“透”。“新”在于新人新作,包括推出新生代的作家以及虽不为人熟知但却能展现华文文学创作新力量的中生代作家;“透”则在于表现出通脱剔透的散文风格,能透露出七色之光的散文新格局与新气象。
我们与五洲四海的华文作家一道行走在文学的漫漫长路上,我们共同在努力着!
二〇一七年六月六日

下车,在邮局门口把信塞进邮筒。过十字路口,从一位比我老、埋头读报的档主处买了一份今天的报纸。由于太熟悉,我连进哪个店铺、看哪个货架都能预先设计。比如,进华盛顿街一家廉价品专卖店,侧身在奇窄的过道挪动,从最里面的底层,找到几种园艺工具,但没有买下,懒得拿着四处走动之故。
前来饭聚的两位友人,一个打电话,一个发微信,都说要晚点到。那好,额外的时间用来寻春。春在往昔。我写过一首诗《四月,雨很明亮》,道出30年前效“细雨骑驴人剑门”的陆放翁,春日上唐人街寻诗的梦想:“虽说此处无驴(连黔之驴也无)/剑门太远太远/眉睫的雨却乖/尽滴人权充诗囊的篮子/最蠢是汽车的刮雨器/哕唆有如老奶奶的夏扇/何不停下,给车里人以氤氲,以明媚——一个假设的江南?”此刻若要踏青,9公里外的日本茶亭左侧有樱花林,青铜般的枝丫,一个个小不点儿的芽苞就是行将启封的春讯;金门公园名满天下的大温室外,迎春花云蒸霞蔚;虞美人和波斯菊在我家后院。至于烟水、熏风、桃花的红雨、屋檐下燕巢里的啁啾、远山布谷,这些春的“标配”,你要拥有,须买越洋机票。
算定友人没到,但我先走进饭店落座,为的是看自己印在报纸副刊的文字。打开报纸时想起一个比喻:照镜子。此刻就是。一个笑话说,夫妻逛画廊,太太是近视眼,指着面前一幅说:“这人像超难看!”先生趋近,小声提醒:“那是镜子,不是画。”平日我是类似的近视眼,但此刻多了冷静和客观,果然发现,用词不妥三处、叙事欠细一处、累赘多处。总而言之,不是东西。
友人终于赶到,点菜、吃菜。三个人,不约而同地不大吃饭,貌似较彻底地实践钱钟书的主张,“吃讲究的饭事实上只是吃菜”“辨味而不是充饥,变成了我们吃饭的目的”。其实不尽然,我们的目的是叙旧,唐人街的菜式近于千篇一律,说是大快朵颐,不如称为敷衍肚皮。聊天本来海阔天空,逐渐归结到逾来愈逼近的老境。女性友人说,她的洋老公从前要她发誓,将来他老了,不送疗养院,她那时年轻,答应了。现在才知道难办,一个体力有限且也上年纪的女子,怎么替病床上的大个子男人翻身,抱上厕所?我说,不谈为好,“最后一段路”是老天爷的辖区,说也白搭。我说罢打个哈哈,一句话没说出来,心里狠狠自嘲:你不是信奉“凡事预则立,不预则废”吗?且把撒手之前的种种“预”给我看?然后,和两位友人道别。街上的太阳真好,永远不老的是它,还有希尔顿酒店门口的马蹄莲,我经过时一个劲地鞠躬。
好了,该去买镰刀。回到老地方,细细挑选。镰刀和草以及树有关,也就是和“春”有关,唯一切题的工具。弯弯的,窈窕如上弦月。带细齿,教我想起儿时从草坡抓到的蚱蜢,那钢条般的腿也如镰刀一般。货架前的过道上下堆满了货物。一位比我老的老太太昂然而人,扬言买一种带5个钩的衣架。敬老的店员领着她往里闯,我为了让道而紧贴货架。接着,两位中年女性在我旁边找晾衣服的绳子。3个女士,一色纯正的乡音。油然想起家乡的春天,我的知青岁月。40多年前,屁股后面的皮带上插一把类似的镰刀,在乌青色天空悬挂一把雪亮镰刀的凌晨,走20多里崎岖山路,再下深谷割柴草。“千万留神刀口,柴草如果太硬,镰刀会打滑,刀口若向上,你的手指头就没了!”第一天,村里的打柴专业户这样教训我。此刻,我手里的镰刀,隐隐然带着雾一般的汗汽,空山鹧鸪的啼叫“行不得也哥哥——”绿色柴草好闻的微腥、山风。
拿着镰刀去付款。女收款员好奇地看我一眼,我趁机请她把镰刀包好,以免割伤人。她说好的,往地上捡起一张报纸。我无意间瞥见,包裹镰刀的竟是刊登我的“不怎么样”的散文的副刊。这可是万万想不到的“计划外”。我没作声。报纸是今天的,要么她刚才买来看;要么报社在送往报纸档销售的同时,送一些给商户做包装纸。不管怎样,都是天作之合。
该回家了,路上一切依然可做预测,比如路线,穿过联合广场时,空地上琳琅满目的画,注定无人购买,但画家自我感觉良好地晒着不老的太阳;比如缆车经过时的铃铛;比如文身男子春草般茂盛的胡子;比如地铁工地上秤杆似的起重机“称城市”的雄姿。但有一样,我怎么也解不透:巴士上,一个背着奇大的背囊的白人男子,头上的金发分成二三十绺,貌似黑人惯常打的辫子,但他的头发没“编”过,如何合成辫子的形状?P11-13

打赏

子午书简 丨所有电子书均来自网络!如涉及版权问题,请发送邮件到[email protected],站长会第一时间移除,谢谢
本文链接:《寂寞的基座》刘荒田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贴图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签到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