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使用快捷键Ctrl+D收藏本站,下次访问更方便哟!
  • 最近百度网盘删资源太厉害,补链补到没脾气....

《世界上美味的事太多》张佳玮

好书推荐 电子书 0个评论

《世界上美味的事太多》张佳玮

基本信息

书名:《世界上美味的事太多》
外文书名:Delicious
作者: 张佳玮
出版社: 重庆出版社
出版时间:第1版(2018年6月1日)
页数:272页
语种:简体中文
开本:16
ISBN:7229129060,9787229129064
ASIN:B07D4ZLG57
版权:重庆出版集团

编辑推荐

1.天下至味,暖老温贫,途经之地,活色鲜香。跟治愈系文艺暖暖张佳玮,探访、寻觅、收藏世间一切美好事物。

2.网络上都叫张佳玮“张公子”,大家都这么叫,叫得很顺溜。这一方面是因为“张公子”的谐音“涨工资”寄托了大家的美好期冀,另一方面是因为,张佳玮的文章,具有一种“公子”的气质,策马扬鞭,才华横溢,风流倜傥。《世界上美味的事太多》是张公子留法期间写下的行旅笔记,内容涵盖美食、名胜、器物、典故等,有趣,有料,有行遍欧亚大陆探寻到的关于某个城市、某种食物、某个作家、某个画家的逸闻旧迹,有恰到好处的掉书袋,有庸常凡尘的食色醉心,读来令人涨知识,开眼界。

3在豆瓣、知乎、虎扑、天涯妙笔生花的张佳玮,与对世界和对生活保有好奇与热爱的年轻人分享人生体验:
我们极容易厌倦的日常里,其实有着一个诗意栖居的世。

名人评书

他华丽,他风骚,他博古通今,他琴剑双绝,他已成为一个现象,他已成为一段传说。张佳玮这个名字本身就是一个象征,张佳玮的神韵不在于他的文字,而在于他对篮球的执着与挚爱。
——天涯社区

张公子博闻强识,阅尽天下诗书,写起字来,大开大合,文采飞扬,妙笔生趣。他的文思也好,性情也好,雅兴也好,都在字里行间显露无疑,让人钦羡。
——知乎网友

作者简介

张佳玮,80后作家,自由撰稿人,知名篮球评论员,现旅居巴黎,足迹遍及世界各地,行走和写作是他的生活方式。张佳玮闻强识,散文写得花团锦簇,旁征博引,备受年轻人追捧,是天涯名人、虎扑专栏知名作者、豆瓣红人,在知乎有上二百余万粉丝。著有图书《无非求碗热汤喝》《孤独的人都要吃饱》《我这个普通人的生活》《莫奈和他的眼睛》《世界上美味的事太多》等。

目录

口腹之欲:美味,暖饱,以及一点记忆和爱

清淡地吃着这些,夏天就过去了
中国人擅长把一切节日变成吃节
鲜味它是什味
冬夏饮酒
时间的味道
越冷越好吃
美食的正义
爱吃的人讲到吃,就没法太客观了
川菜的神异之处
油腻吗?但是真好吃啊
既温且饱,才是冬天夜宵的王道
世上真正的吃货

途经之地:寻觅,探访,收纳一切美好的事物

莎士比亚书店:出现在无数传奇的回忆里
巴黎大菜场
加缪在巴黎:哪里都不是他的家
尼斯的蓝
在所有的地方坐车
陪父母旅行
自由的罪恶与美好
旅途中,真是什么样的人都遇得到啊
和纸,仿如细雪
画家与旅途
跑步会让人变成唯物主义者
冬日的酒庄
雷诺阿:裸女画于人生最快乐的时光
去巴黎

食在他乡:温暖肠胃的饮食,各有改头换面的故乡

虫子酒
一百个人,有一百种偏爱的煎蛋
喝咖啡与吃大蒜
欧洲人吃火锅是啥反应
锅子
贻贝与牡蛎
配酒
Kebab
Pho
说是我们家乡菜?我怎么不认识呢
世界各地吃茄子
日本食物的精致之风,是他起的头
他一边听张国荣,一边研究热干面、羊肉汤和杀猪菜

经典语录及文摘

样张1: 喝咖啡与吃大蒜

中国有位颇为洋气、甚讲派头的演员,曾如此划分人群:吃大蒜的,喝咖啡的。这位先生自居喝咖啡的一族,对吃大蒜的,似乎无甚好感;大约这先生洋气得很,会觉得大蒜与咖啡,应该泾渭分明,道不同不相与谋。
话说,地中海沿岸的欧洲人,尤其是现代法国人听了“咖啡比大蒜洋气”,会做何想法呢?
地中海沿岸历史上,蒜是上帝赐福的神物。
西方医学的老祖宗希腊的希波克拉底先生,认为大蒜无所不能:可以利尿,可以通便,可以发热御寒,简直是天赐之宝;和希腊特产的橄榄油一配合,天下无双。
古希腊人航海,吃大蒜、橄榄油就鱼,胜似天堂。妙在吃大蒜杀菌解毒,不易生病,还能当药使,神了。十字军时期,西欧骑士健康状况都差,但吃上了大蒜,防疫能力飞升,一时百毒不侵。于是中世纪末期,大蒜流行西欧,乃是防瘟疫治感冒的万灵丹,对付黑死病的杀手锏;甚至有欧洲人挂一串大蒜在脖子上代替十字架,还能对付妖魔鬼怪。
在哥伦布发现新大陆之前,地中海居民主要的人生乐趣,便是将大蒜捣碎,配上荷兰芹,蘸鱼、蘸面包、蘸烤肉,无往而不利!现在举世向往的法国蔚蓝海岸,有普罗旺斯风味。何为普罗旺斯风味呢?答:大蒜味。
19 世纪,诸位在巴黎的大师,每到冬天就头疼脑热,心情阴郁,要去南方。大仲马说,他坐在马车里,都能觉得车子进了普罗旺斯。为什么?因为闻到了健康、丰硕、活泼的大蒜味。
没到过普罗旺斯的人,总想象普罗旺斯是薰衣草味、玫瑰味、晚香玉味。然而对法国人而言,普罗旺斯主要的动人处,就是大蒜。将大蒜捣碎,与橄榄油拌上,是任何普罗旺斯菜的基本调味风格。蛋黄酱里加橄榄油大蒜,与意大利干酪丝一配,往鱼汤里倒,就是著名的马赛鱼汤。一锅贻贝,用大蒜焖煮出来,就是普罗旺斯风味。烤得的面包要蘸蒜蓉蛋黄酱,吃鹅螺时店主如果体贴,会端上蒜泥。每年夏天,尼斯有点门路的海鲜店,会自制大蒜蛋黄酱:大蒜、鸡蛋、芥末,合理勾兑,新鲜冲鼻。吃海鲜或面包不就蒜,店主根本没法开门做生意。
非只普罗旺斯如此。西班牙只要是靠海地界,多爱吃蒜。塞维利亚和巴塞罗那都有一道tapas 下酒小菜,做起来极简单:橄榄油、蒜蓉、红辣椒,用来焖虾,焖熟了吃。这里还有讲究。中国人讲究热油炒葱姜蒜来炝锅,但西班牙人觉得不妥。蒜的味道是多么细腻有味,怎么能用热油炒呢?要保持油温平衡,慢慢地将蒜味焖出来,再来焖虾,如此才有鲜美的海味啊。
上道的老板,你等菜时,先上一篮子面包,一碟大蒜,大家立刻笑逐颜开。那位会问了:咖啡呢?欧洲人也爱咖啡,但咖啡在西方世界,历史实在不长。咖啡源出阿拉伯世界,从东往西传播,先是在意大利登陆。所以,至今咖啡里的许多术语,都是意大利词。比如浓缩咖啡espresso, 比如“拿铁”,意大利语写作Caffè latte ,法语写作Cafe au lait ,读作“欧蕾”,其实意大利语latte 和法语lait ,都是牛奶。
在欧洲人概念里,咖啡是东方玩意儿,1530 年,大马士革就有咖啡馆了;1554 年前后的伊斯坦布尔,奥斯曼帝国的人管咖啡叫“黑色金子”。而荷兰人大概在17 世纪到来前几年才见到咖啡豆:多亏了威尼斯人的慷慨。咖啡刚到欧洲时,许多人不满意。一是味道太怪异啦。1610 年,有位叫乔治· 桑兹的先生写道:“咖啡颜色如煤烟,味道也和煤烟大同小异。”最初卖咖啡的人们,并不强调咖啡的美味香浓。伦敦第一家咖啡馆,开在圣迈克尔· 康希尔坟场——现在谁会把咖啡馆开在坟场呢?当时的咖啡馆老板帕斯奎· 罗西先生,对外打的口号是:咖啡可以治头疼,治感冒不通气,治肠胃气胀,治痛风,治坏血病,防流产,治眼睛酸痛等。您是卖饮料还是卖药来着?
意大利人喝咖啡抢了先,威尼斯1645 年出现了街头咖啡馆。就是说,欧洲第一家街头咖啡馆,出现在明朝灭亡那年之后。巴黎人后来居上,1672 年巴黎新桥,也有了自己的咖啡馆;又过一百来年,法国大革命前夕,巴黎的咖啡馆突破两千家。
您大概明白了:相当于中国春秋战国时期,地中海沿岸居民就狂吃大蒜了。相当于中国清朝开国的时候,西欧人才开始喝咖啡。大蒜在欧洲的历史之悠久,在法国菜中的地位,都是极高的。直到今时今日,依然如此。
2013 年,法国一年人均吃掉0.5 公斤大蒜;人均消费咖啡5.4 公斤——当然,后一个算上了水的分量。也就是说,法国人喝咖啡吃大蒜两不误,肚里的大蒜不一定比咖啡豆少。越往南,比如马赛、戛纳和尼斯,人们越是离不开大蒜,对咖啡,怕还无所谓些——法国南部居民和意大利、西班牙人一副德行,冬天短,阳光多,平日动不动就直接喝桑格利亚(sangria )之类酒精饮料了。
尼斯或戛纳这种爱吃大蒜胜过咖啡的风尚,是因为他们不够洋气吗?您想必已经明白这中间的乖谬之处了。以消费习惯来划分不同群体,不算错。但靠消费习惯来暗示群体的高下,就可能有失偏颇。
至于有人觉得“喝咖啡就比吃大蒜高雅”,那不是借着信息不对等蓄意误导,就可能是认知有限。直白点说,企图靠标榜咖啡比大蒜高雅, 来凸显本身洋气的……要么是本身见的世面有限,要么就是把受众群都
想象得没见过世面了。前一种是自己见识不广,后一种,那就是把观众当笨蛋了。

样张2: 加缪在巴黎:哪里都不是他的家

巴黎右岸第十区,有一条阿尔贝-加缪路,长83 米,宽14 米,近圣路易斯医院,去巴黎北站和东站都方便。当然这路实际上只是背负加缪之名,聊表纪念:建于1978 年,命名在1984 年。那时距离加缪1957 年得诺贝尔文学奖,距离加缪1960 年逝世,已经隔了个时代了。
多少非法国人,死都要葬在巴黎,比如肖邦,比如王尔德;而加缪的墓,不在巴黎。他葬在里昂附近小镇维勒布勒万——1960 年1 月4 日,他出车祸的地方。2009 年,萨科齐曾想把加缪的墓移至巴黎,加缪的儿子拒绝了。稍微了解加缪的人都明白,也许这更符合他的性格。比起被供入历史,和雨果、大仲马们享受伟人待遇,在一个边陲小镇静谧生活也许更适合他。
但加缪不是总跟巴黎无缘。实际上,他也许是20 世纪诸位大师里,对巴黎最熟的一个。1940 年3 月16 日,周六,加缪来到巴黎。时年26 岁半,带着肺病的后遗症。距离他进阿尔及尔大学攻读哲学已有七年,距离他大学毕业、写出《新柏拉图主义和基督教思想》也有四年。也就在那一年,他以法国共产党员的身份,加入了阿尔及利亚共产党,结果被认为是托洛茨基分子,被法国共产党怀疑。
加缪生在阿尔及利亚(法国人当作神一般看待的足球巨星齐达内也生在那里),一岁时父亲就去世,他名义上是法国人,但阿尔及利亚是悬在法国本土之外的殖民地,他有点像是个失去故乡的男人。刚到巴黎时,他已经结束了在阿尔及利亚的一段婚姻,正是孤身一人。他是《阿尔及尔共和报》的记者,在《巴黎晚报》找了个活干。他勤奋工作,工作完了之后,便开始自己的写作。同僚很少注意到这个讲话带殖民地口音、除了讨论戏剧之外几乎不激动的青年,也不会知道,他正在写一部怪异的、会被写入文学史的、以描写人类与周遭世界的疏离、人类的孤独和彼此交流为主题的小说——《局外人》。
实际上,写作《局外人》时,加缪也自觉是个局外人。他一辈子热爱地中海式生活,但他必须在巴黎,在十八区蒙马特的拉韦尼昂路上那家普瓦立叶旅馆住着,写着,过着欧洲大陆式生活。1940 年6 月,他搬去了六区圣日耳曼大道的麦迪逊酒店,面临着教堂。在那里,走几步就能左看先贤祠、右望巴黎圣母院。这年稍晚,他娶了弗朗西尼-弗雷,一个弹钢琴的数学老师。
“二战”爆发,战争之初,加缪站在和平主义者立场,他不喜欢争端。但在1941 年12 月15 日,名记者加布里埃尔-佩里被处决后,加缪愤怒了,他加入了对抗纳粹德国的组织,搬去波尔多。1942 年,他搬回了阿尔及利亚。
他再次跟巴黎搭上关系,是1943 年的事了。1943 年6 月,加缪认识了让-保罗-萨特。两个日后会在诺贝尔史上留名的巨人,在萨特著名的《苍蝇》首演式上相识。因为萨特之故,加缪决定加入抵抗组织。他负责编辑地下报纸《战斗》,因为前一任编辑罗伯特-昂泰尔姆被捕了(你可能知道,这位昂泰尔姆先生就是玛格丽特-杜拉斯的丈夫),于是,在巴黎六区的圣贝诺阿大街5 号,加缪参与编辑工作,偶尔还站岗放哨:看见纳粹逼近,就招呼走人。1945 年8 月6 日,巴黎解放,他是当场见证者和报道者之一。他也是第一批报道广岛原子弹爆炸的法国记者。总而言之,他成了个地道的英雄。
英雄也得在巴黎找地方住。1943 年稍晚,为了工作方便,加缪在七区的椅路22 号墨丘利旅馆租了个房间。也就是这年秋天,他跟朋友开玩笑说自己也许不适合婚姻。1944 年,他住到了安德烈-纪德隔壁。他在这些旅馆房间里写小说,他的日程表总是随着搬家变动。加缪在巴黎的宿命,一如他的人生和小说:哪里都不是他的家。哪怕他的妻子弗朗西尼都为他生了让和凯瑟琳这两个孩子,他还是得到处搬:1946 年,他搬到五区的赛圭尔路18 号。又四年后,1950 年,他搬到了六区的女士街。
虽然四处流浪,但1943 年之后,他的生活轨迹已经定下来了。他总在圣日耳曼大道附近转悠,里皮饭店是他的长期食堂,花神咖啡馆他也去。他在这些地方跟保罗-萨特会面,或是给勒内-夏尔写信。他和勒内-夏尔也常会面,通常在六区的塞纳路。1947 年之后,随着《鼠疫》的大畅销,加缪被加利马尔出版集团雇为高级编辑,在七区的塞巴斯蒂安-波丁路5 号有了个办公室。
然而他的疏离本性,并未因之改变。1951 年他出版了《反叛者》, 这本书让他和萨特本有些裂痕的关系开始弥合;1952 年他因为抵制西班牙的弗朗哥政权,退出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他签署了抗议信,抵制苏联侵犯匈牙利。当法国和阿尔及利亚矛盾加剧时,他在1955 年声称,这对他而言不只是政治事件,还是“个人的悲剧”。他身在巴黎,但他是阿尔及利亚人。当这两股力量撕扯他时,他感受到了1940 年前,在阿尔及利亚,被两个党怀疑的痛苦之感。
…………1936 年他大学毕业时,他在阿尔及尔发现了工人剧场,从此沉迷其中。他是个戏剧全把式:导演、编剧和幕后协调皆能胜任。
在巴黎,他去十七区,基本是为了去赫贝多剧院;他也去八区,为了去马图然剧院。一些人相信,就是因为对戏剧的热爱,导致了他与那些戏剧女演员的绯闻,比如,有着西班牙血统的名演员玛利亚-卡萨雷斯。1956 年,他在马图然剧院排演了福克纳的《修女的安魂曲》,在十区的安托瓦内剧院,他排演了陀思妥耶夫斯基的《群魔》。一年之后,他加入了这些经典作家的名列之中,44 岁,他成了史上最年轻的诺贝尔文学奖得主。
但他的梦想却还在剧院,他希望成立一个“新剧院”,承载他对戏剧的一切想象。但这个梦想在1960 年1 月4 日被断送。法国最冷的季节,他打算从维勒布勒万回巴黎。他口袋里有一张火车票,他本打算跟妻子弗朗西尼以及孩子们,一起坐火车回家,但是加利马尔出版集团的米凯尔-加利马尔,他的出版编辑,他一路走来的好朋友,邀请他一起坐车回巴黎,结果他们在一场车祸中不幸遇难。很讽刺,加缪非常讨厌车祸,他说过:“再没什么比死在路上更蠢的了。”

打赏

子午书简 丨所有电子书均来自网络!如涉及版权问题,请发送邮件到[email protected],站长会第一时间移除,谢谢
本文链接:《世界上美味的事太多》张佳玮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贴图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签到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