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使用快捷键Ctrl+D收藏本站,下次访问更方便哟!
  • 最近百度网盘删资源太厉害,补链补到没脾气....

《按自己的意愿过一生》 王潇

好书推荐 电子书 0个评论

《按自己的意愿过一生》 王潇

基本信息

书名:《按自己的意愿过一生》
外文书名:Shape Your Life
作者: 王潇
出版社: 浙江文艺出版社
出版时间:第1版(2016年1月1日)
页数:232页
语种:简体中文
开本:16
ISBN:9787533943608,7533943600
ASIN:B0196CJVIY
版权:果麦文化

编辑推荐

怎样《按自己的意愿过一生》?励志偶像“潇洒姐”王潇以自己波澜壮阔的人生经历,给你“活到淋漓”的决心和勇气!
从《时尚COSMO》主编到“趁早”品牌创始人,步步勇猛,步步惊心。继畅销作品《女人明白要趁早》后,王潇首度披露在成长、创业、情感历程中的笑与泪。
不打鸡血,不灌鸡汤,19个真实淋漓的人生故事,道出潇洒姐披荆斩棘的一路上,那些从未说过的真心话。
特别收录《一生的计划》及《遗愿清单》,全书内文专金双色印刷。从今天开始,亲笔写下自己的人生梦想,在这个野心时代活出真正的自己!
2016年,按自己的意愿过一生。
这是我们的誓言。

名人评书

这就是潇洒。
–苏芒(时尚集团总裁)
如果女人都机智有趣如作者,那这个世界的编剧就可以解散睡觉了。
–陈漫(国际时尚摄影师,视觉艺术家)
如果下辈子我有有幸生成了女人,那么很乐意像潇洒姐一样过一生。
–雕爷(企业家,新锐作家)
人一生最大的奢侈,就是可以主宰自己的命运。
–艾诚(艾问传媒创始人,独立双语主持人)
坚持信念,成就美好的一生。
–小V(安永咨询部合伙人)
千金在手,而另有高兴之事。
–斯勤(知名美容专家)

媒体书评

这就是潇洒。
——苏芒(时尚集团总裁)
如果女人都机智有趣如作者,那这个世界的编剧就可以解散睡觉了。
——陈漫(国际时尚摄影师,视觉艺术家)
如果下辈子我有幸生成了女人,那么很乐意像潇洒姐一样过一生。
——雕爷(企业家,新锐作家)
人一生最大的奢侈,就是可以主宰自己的命运。
——艾诚(艾问传媒创始人,独立双语主持人)
坚持信念,成就美好的一生。
——小V(安永咨询部合伙人)
千金在手,而另有高兴之事。
——斯勤(知名美容专家)

作者简介

王潇,天蝎座,A型血,生于北京,2001毕业于中国传媒大学播音系,在中央电视台1套整点新闻播音;2002-2004就职于安可顾问公司战略传播部;2007获中国人民大学艺术设计系新媒体硕士;2008年至今创业者,趁早科技有限公司创始人;2014-2015任《时尚COSMO》杂志主编。

畅销书作家,已出版著作:《女人明白要趁早》《三观易碎》《和潇洒姐塑身100天》《米字路口问答》

目录

前言
001如果你是我的同类
Part1她看上去得到了计划中的一切
“我一直都在问自己,是不是在过自己想要的生活。”
009一生的计划
019高冷之家
028我的大学
036幸福偶像
Part2不要温和地走进那个行业
“你深吸一口气继续前进,跳进了未知世界的无底深渊。”
049创业七年(1)前传
058创业七年(2)朝霞、包裹和我
066创业七年(3)幂次法则与黑天鹅事件
078创业七年(4)趁早
Part3你什么都没有错,只是太弱
“命运要我蛰伏,我就蛰伏。耐住寂寞,回山洞里,把功练成。”
088好,我等着
094不分男女,只分强弱
105走出这步
Part4看,真爱
“生活越难,我就越想你;见的人越多,我就越想你。”
119她是我的决定
130安家纪事
140最深的懂
154黑猫少女
Part5不然生活多无趣,不是吗?
“活时尽兴,去无所羁。”
170我的21公里
176极少数的阿姨
182一粒灵药
190遗愿清单
后记
197谜底揭开前
附录
201写下你一生的计划
207BucketList

经典语录及文摘

如果你是我的同类
胆子最大的时候,适合展开对未来最狂野的想象。绝大多数的人生时刻,都用来应对眼下,解锁问题,马不停蹄地做出计划和同顾,循环往复,让人以为没有尽头。但还总有那么几个瞬间,比如里程碑事件达成时的酒后,在微醺的圆满感里,因为抬头看见星空,或者低头看见灯影,就那么二三秒,热血涌上心头,让我以为自己还有机会做任何事,去到任何地方,成为任何人。
如果你是我的同类,你肯定懂我在说什么。因为无数次,我都在怀疑,我也许只能过一个憋闷的、被拒绝的、被忽视的窝囊人生了。七岁十五岁二十岁三十岁,无论哪个时期,总会重现几个梦魇般的现实情境——站在或坐在我对面的人对我说你不行不是你;我被湮没在无边无际的人群中间,面无表情的众人正裹挟着我向某个方向行进;亲友在我面前颓然地抬起头,用失神的目光诉说一个愿望的破灭,然后说算了吧现在不是挺好的。这种情境每次都令我窒息,好像心中那种不可言说的恐瞑又被唤起,是一种类似黑暗空间中幽闭般的恐惧。
我把这种体验叫作“人生幽闭恐惧症”。就像五岁那年我自己爬进假山的一个漆黑岩洞里,我伸手摸,上下左右都是边界唯独没有出口。我知道外面有光,但照不到这里,也听到外面有声音,但不知道怎么出去。惊恐中我曾绝望地想,我会不会再也出不去了到死都会被困在这里。如果你是我的同类,你一定懂我的意思。
“人生幽闭恐惧症”会不定期袭来,无论我身处阳光下的人群,还是在办公室的隔间,都能感知到五岁时黑暗岩洞中的恐惧,而我所有的愿望就是从洞里出去。有好几次,我差一点儿就要妥协了,差一点儿就对自己说“算了吧这样也挺好的”。但好几次,我都发觉自己身体里有什么东西还在,人们有时候把它叫作野心,选秀节目里常常叫梦想,但我一直把它叫作热血。然后,因为热血,我会开始制定比那岩洞高一点点的目标,再把目标的达成当作一个有光的出口。然后,跳出去。
再有几年,我就四十岁了。如今,我可以自豪地说,这样的热血,我燃烧了小半辈子,已经尝试过大部分的人生幽闭恐惧,但我知道那些黑暗的岩洞还会出现在我想去往的路上,只要我还想攀登,就永远不会消失。但我希望热血也不会消失,就像我酒后向别人吹嘘的,我凭借它还有机会做任何事,去到任何地方,成为任何人。
既然这样,那么我完全有可能在四十岁上长出一副清爽的骨骼,有看上去不胖不瘦的脸;也有可能在四十五岁爬上意念中或者真实的山峰,能闭上眼睁开眼都是新鲜的高处;到了五十岁,我没想出什么特定形象和活法,也许想清爽就清爽,想去高处就去高处,五十岁应该是自由的,我想按自己的意愿过一生。如果你是我的同类,你会发现,一路都是热血升腾几天,幻想再撕碎几次,跳出这一个岩洞,还会接着坠入下一个,总要一天天印证时间,一步步登向高处,持续的喜悦并不会出现。当里程碑事件达成时,在微醺的圆满感里,也许有那么二三秒,才能再次体验脱口说出理想那刻的热血。在数次热血的间隙,你会察觉,“按自己的意愿过一生”,不是一个判断或总结,而是一个愿望,是一句誓言。
我要为我们——我和我的同类写下这一本书。每一本书,早就等在那里,我们只管往前走。等我们用双手双脚跳出黑暗岩洞,她会在未来某处,用字句和段落拥抱我们。每一本书,已经选定了她的命运和节奏,当你经历跌宕,兑现誓言,她也安静地完成,就像果树终于结出果实。
让我们闭上眼想象自己的八十岁,皱,瘦,衣襟飘荡,精神抖擞,聊起来最好是吃过见过的笃定。如果从那天回望,我们必须告诉现在的自己:“你的血是灼热的,一直都是!按自己的意愿过一生,因为你值得用一辈子去赢得做自己的权利。当你遇见煎熬、绝望、奇迹、战友、宿敌,你都别忘,这是你自己的意愿,你发了誓。”

谜底揭开前
大学毕业后在央视新闻播音组,德高望重的邢质斌老师突然有一天问我:“你知道人每天每天地都在图什么吗?”我摇摇头表示不知道。她说:“就图个盼头儿。”她又说:“岁数大了,盼头儿就越来越不容易有了。”说这话的时候,她五十多岁了。
她这话我一直记得。现在,我开始懂了。
七年前,当我写下《写在三十岁到来这一天》的时候,还不知道蝴蝶效应的奇妙作用。那天下午,我打开电脑敲击键盘写下了一篇文章,我认为那只是一个偶然事件。然后,蝴蝶振动了它的翅膀,那力量到今天一直穿越渗透了七年。
因为那篇文章,在七年中,我写过四本书,现在这一本是第五本。又因为这几本书,我去到了很多地方,见到了很多人,也经历了很多事。现在,站在时间节点上回望的时候,—切又都像是必然事件。多了七年更密集的生命历程,再来看我写过的旧文字句,大部分依然认同,但发觉同样的了悟,那时的我叙述的语气真是冰冷又决绝,就像一个人初入肃杀之地,恨不得每一次出门都披上大衣抵御寒冷。但他只是见识了冷,认清了冷,又横下一条心面对了冷,却还没进化出厚重的皮下脂肪。当他真正适应和安顿下来,从中体验出经验和妙处,再让他来描述冷,他也许不只会说冷的程度和冷的危害,还能微笑道出那坚冰的形状,以及那雪花如何飘落。对他来说,冷已经不是冷,冷只是常温了。
唯一可惜的是当常温世界到来的时候,又用去了七年。这七年里又用完了七本效率手册,每一个月每一天,每一个事项,竟然这么快就可以被做完,走过,经历,勾选。但是回忆里仍然像一场盛大的自助餐一样,慌忙地吃了这个又奔向那个,每个都在眼前匆匆一闪。只有书上的白纸黑字,证明有些我的确咀嚼过,却都浮光掠影,嫌滋味太浅。
年份只是个计数器,像每一本书,一篇一篇的,吃过玩过激动失意,都翻过去了。当冷变成常温,自助餐吃了许多花样,人总得有那种重大的盼头儿,重要的人,怎么翻也翻不过去的篇章。2016,我一直等待的年份,还有一个多月,马上到来了。
在我做公关公司的头几年,先后有三个客户要求拿走我的生辰八字去请“大师”推算是否“和财”,我虽然不太理解,但是为了单子,都满怀希望地提供了日期,又特意向我妈问了时辰。有意思的是,三个客户都带回了一样的信息——他们在聊完和财结果后,会加上差不多的一句话:“大师说,你会起一个大运,挺大的,从2016年。”
第一次听,笑一下过去了;第二次听,心想咦怎么也这么说;等到连第三个人也言之凿凿地提到同样的年份,我开始希望2016年的大运是真的。
因此,大概从2006年开始,我就默默期待2016年的到来,但不好意思对外人说。因为我是一个依据唯物主义认知长大的人,信天赋、信努力、信时间累积的力量,特别知道“我命由我不由天”,一直没敢信过命运。除了电影里的大神先知和玄学的小道消息,我也没见科学论证过算命可以预言任何人与事的发展。对于2016,我真正确信的一点是,人与事发展到那一年,一切肯定都会“不一样”,但又无法知道,到底以什么方式呈现出多么巨大的“不一样”,才算是“起大运”。
更重要的是,我特别好奇,如果从2016年倒推到此刻,我到底需要在什么方向做出什么样的准备,才能让人生阶段酝酿出“大运”啊?比如写东西的时候,我会猜难道作品会变得很红?公司团队开会,我会猜难道下一年就增长十倍?给效率手册选颜色,我会猜难道手册会变成知名文创品牌?每一个方向好像都在闪闪发亮,猜未来,成了一个很好玩很神秘的游戏。
在这将信将疑的十年中,每当旧的一年结束,我都会刻意计算距离2016年还有多久;每当新一年开始,我也都会以2016年许愿:“我会用好自己的天赋,我会努力的,请给我努力之后的运气。”
我不知道大运到底会不会来,但2016年让完全苍茫不可知的未来,有了一个精确具体的时间节点。有了节点,我就可以从等待它发生,变成尽量创造条件让它限时发生。就这样,在2016年到来之前的每一年、每一月、每一天,我都在计划未发生,记录已发生,不停地做功课然后想象,再做功课再想象,等时间去兑现下过的订单。
现在,2016年就在眼前了,我有点儿害怕,有点儿激动。因为太多次想象过2016年世界的样子,我生活的城市的样子,我周围的人们、我的事业与家庭,甚至具体到房间的布局,细节到大家畅饮的样子一怕不能实现,怕超乎想象地实现。
这本书是写给还认为生活充满盼头儿的人的。这些人就像我的当年,也像我的现在,每天活在期待里,等惊喜,赌明天,相信自己还活在巅峰之前。在这书里写下的所有思路和故事,无论喜悦还是失望,都曾被我拿来体验,也被我拿来兑换。在重新叙述的过程中,我们会发现,无论是哪一天哪一瞬间,一切都留下了痕迹,而大大小小编织相连,才构成它在整个人生图景的意义。过去的故事告诉我们,最激动人心的时刻,全都在未来,全都在谜底揭开前。对我,它是2016年;对你,它就是现在。

如果你是我的同类
胆子最大的时候,适合展开对未来最狂野的想象。绝大多数的人生时刻,都用来应对眼下,解锁问题,马不停蹄地做出计划和回顾,循环往复,让人以为没有尽头。但还总有那么几个瞬间,比如里程碑事件达成时的酒后,在微醺的圆满感里,因为抬头看见星空,或者低头看见灯影,就那么二三秒,热血涌上心头,让我以为自己还有机会做任何事,去到任何地方,成为任何人。
如果你是我的同类,你肯定懂我在说什么。因为无数次,我都在怀疑,我也许只能过一个憋闷的、被拒绝的、被忽视的窝囊人生了。七岁十五岁二十岁三十岁,无论哪个时期,总会重现几个梦魇般的现实情境–站在或坐在我对面的人对我说你不行不是你;我被湮没在无边无际的人群中间,面无表情的众人正裹挟着我向某个方向行进;亲友在我面前颓然地抬起头,用失神的目光诉说一个愿望的破灭,然后说算了吧现在不是挺好的。这种情境每次都令我窒息,好像心中那种不可言说的恐惧又被唤起,是一种类似黑暗空间中幽闭般的恐惧。
我把这种体验叫作“人生幽闭恐惧症”。就像五岁那年我自己爬进假山的一个漆黑岩洞里,我伸手摸,上下左右都是边界唯独没有出口。我知道外面有光,但照不到这里,也听到外面有声音,但不知道怎么出去。惊恐中我曾绝望地想,我会不会再也出不去了到死都会被困在这里。
如果你是我的同类,你一定懂我的意思。
“人生幽闭恐惧症”会不定期袭来,无论我身处阳光下的人群,还是在办公室的隔间,都能感知到五岁时黑暗岩洞中的恐惧,而我所有的愿望就是从洞里出去。有好几次,我差一点儿就要妥协了,差一点儿就对自己说“算了吧这样也挺好的”。但好几次,我都发觉自己身体里有什么东西还在,人们有时候把它叫作野心,选秀节目里常常叫梦想,但我一直把它叫作热血。然后,因为热血,我会开始制定比那岩洞高一点点的目标,再把目标的达成当作一个有光的出口。然后,跳出去。
再有几年,我就四十岁了。如今,我可以自豪地说,这样的热血,我燃烧了小半辈子,已经尝试过大部分的人生幽闭恐惧,但我知道那些黑暗的岩洞还会出现在我想去往的路上,只要我还想攀登,就永远不会消失。但我希望热血也不会消失,就像我酒后向别人吹嘘的,我凭借它还有机会做任何事,去到任何地方,成为任何人。
既然这样,那么我完全有可能在四十岁上长出一副清爽的骨骼,有看上去不胖不瘦的脸;也有可能在四十五岁爬上意念中或者真实的山峰,能闭上眼睁开眼都是新鲜的高处;到了五十岁,我没想出什么特定形象和活法,也许想清爽就清爽,想去高处就去高处,五十岁应该是自由的,我想按自己的意愿过一生。
如果你是我的同类,你会发现,一路都是热血升腾几天,幻想再撕碎几次,跳出这一个岩洞,还会接着坠入下一个,总要一天天印证时间,一步步登向高处,持续的喜悦并不会出现。当里程碑事件达成时,在微醺的圆满感里,也许有那么二三秒,才能再次体验脱口说出理想那刻的热血。在数次热血的间隙,你会察觉,“按自己的意愿过一生”,不是一个判断或总结,而是一个愿望,是一句誓言。
我要为我们–我和我的同类写下这一本书。每一本书,早就等在那里,我们只管往前走。等我们用双手双脚跳出黑暗岩洞,她会在未来某处,用字句和段落拥抱我们。每一本书,已经选定了她的命运和节奏,当你经历跌宕,兑现誓言,她也安静地完成,就像果树终于结出果实。
让我们闭上眼想象自己的八十岁,皱,瘦,衣襟飘荡,精神抖擞,聊起来最好是吃过见过的笃定。如果从那天回望,我们必须告诉现在的自己:“你的血是灼热的,一直都是!按自己的意愿过一生,因为你值得用一辈子去赢得做自己的权利。当你遇见煎熬、绝望、奇迹、战友、宿敌,你都别忘,这是你自己的意愿,你发了誓。”

打赏

子午书简 丨所有电子书均来自网络!如涉及版权问题,请发送邮件到[email protected],站长会第一时间移除,谢谢
本文链接:《按自己的意愿过一生》 王潇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贴图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签到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