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使用快捷键Ctrl+D收藏本站,下次访问更方便哟!
  • 最近百度网盘删资源太厉害,补链补到没脾气....

《望乡的牧神》余光中

好书推荐 电子书 0个评论

《望乡的牧神》余光中

基本信息

书名:《望乡的牧神》
作者: 余光中
出版社: 国际文化出版社
出版时间:第1版(2014年2月1日)
页数:246页
语种:简体中文
开本:32
ISBN:9787512506343,7512506341
ASIN:B00ICYAQ5K
版权:华文天下

编辑推荐

余光中是两岸三地散文大师之一。本书內容精致富文学价值,开创了台湾旅游文学的先河!他的散文,壮阔铿锵,又细腻柔绵,本系列精选作者最经典、权威的散文,共8本,首次在大陆公开发行,极具收藏价值。经典是时间淘洗后留存的精品,它们是人性的画像,是人性的注解。经典的意义在于常读常新,无论时光如何流转,它们依然是读书人书架上不变的风景。阅读本书,感受余光中先生以充满血泪的吟唱。

作者简介

余光中:当代著名的散文家、诗人。一九二八年生于福建永春,因孺慕母乡常州,神游古典,亦自命江南人。又曾谓大陆是母亲,台湾是妻子,香港是情人,欧洲是外遇。
一生从事诗、散文、评论、翻译,自称为写作的四度空间。被誉为当代中国散文八大家之一。

目录

咦呵西部
南太基
登楼赋
望乡的牧神
地图
谁是大诗人?
论二房东批评家
阿拉伯的劳伦斯
劳伦斯和现代诗人
老得好漂亮——向大器晚成的叶芝致敬
六千个日子
从“二房东”说起
岂有哑巴缪思?
从经验到文字——略述诗的综合性
现代诗的名与实
梁翁传莎翁
中国古典诗的句法
在中国的土壤上
中西文学之比较
给莎士比亚的一封回信
玻璃迷宫——论方旗诗集《哀歌二三》
震耳欲聋的寂静——重读方莘的《膜拜》
盖棺不定论
喂,你是哪一派?
后记

经典语录及文摘

序言:
壮游与雄心
——《望乡的牧神》新版序1
《望乡的牧神》上承《逍遥游》,下启《焚鹤人》与《听听那冷雨》,是我壮年的代表作。里面的二十四篇文章,有的抒情,有的评论,都写于1966至1968年间,后脚还在壮岁,前脚却将踏进中年。岁月的重压已开始感到沧桑。书中的前五篇抒情散文,因为我刚从美国回台,仍然沉浸在新大陆的生动记忆之中,一时还难以把心收回这岛上。但毕竟有了沧桑,较近的新大陆之忆的背后,时隐时现,看得见更远的,更难忘的,旧大陆的回忆。
对于三十八九岁了,又回到岛上的我,大陆的回忆也有了层次,添了纵深。新大陆浩阔的空间令我联想到旧大陆茫茫的天地,但后者已远,只余下故国神游,而前者在心中似乎仍有视觉暂留,尾声袅袅,一时间挥之不去。从《咦呵西部》到《地图》,五篇新大陆的江湖行,字里行间仍有我当日的车尘轮印,印证我“独在异乡为异客”的寂寞心情。尤其是前面的四篇,篇幅都不短,却都写于1966年的9月和10月间,前后不过五个星期,而回台只有一个多月。这么密集的多产,足证我的美国经验有多萦心。
至于后面的十九篇评论,有正论也有杂文,有些是检讨现代文学的成败,有些则是重认古典文学的特色与价值,见证我正走到现代与古典的十字路口,准备为自己的回归与前途重绘地图。一生文学之旅,最初我从诗歌出发,再沿诗途进入散文,终于探入评论,所以我的散文里有诗,而评论里也含了散文,可谓一以贯之。本书《从“二房东”说起》一文,说到连散文都写不清楚的作者,绝无资格做批评家:“文字,是文学这一行的基本工具。连工具都拿不稳,手艺可想而知。一个文字粗鄙的批评家,正如一个衣衫褴褛的裁缝那样,不能赢得我们的信任。”裁缝的比喻,正是散文家更是诗人的当行本色。评论文章不必自绝于抒情的风格:高妙的评论可以是一种艺术,而不是一门科学。学问往往是笨重无趣的,见解才有个性与胆识,见解加上想象,就更动人。
当年我写《望乡的牧神》里这些文章,正值“文革”开始,风雨初来,行见神州沉沦,斯文扫地。隔了一湾浅浅的海峡,缪思得以幸免偏安。左派人士嘲笑台湾的作家孤悬一岛,格局蹇促,自外于革命之主流,落伍极矣。我在政大的高足温健骝甚至崇拜浩然,决定研究《金光大道》充他留美的博士论文,并且在“吾更爱真理”的大义之下,再三向我讽谏,不要自外于进步的主流。幸好我不相信那一套左道,竟在《六千个日子》一文中说:“目前,我们的创作受了政治现势的影响,似乎局限于台港的两千万可能读者,那气象,只堪比拟荷兰及比利时。可是我们不要忘了,七万万个中国人都可能是我们的读者。政治上的委屈只是暂时,但一个民族的文学是永恒的。”
这一段自勉自慰的大话,在1967年说来似乎螳臂当车,自不量力,在左派人士看来,当然更可笑了。但是四十年后,我在大陆出书已经超过二十本,而《乡愁》、《等你,在雨中》、《听听那冷雨》、《我的四个假想敌》等十几篇诗文作品,也早已收入大学与各级中小学的课本,流传极广。我的大话并未虚发。
《望乡的牧神》于1974年由纯文学出版社初版,到1986年已经十二版。可惜后来林海音女士不再经营,大大方方把版权通通还给了众多作者。二十多年后,迄未再版的此书,终于由九歌推出这本新版,并经我亲自校对,修正了几处。在新版问世的前夕,我深深怀念旧版的慈爱褓母海音女士。
书名的出处有点曲折。英国大诗人米尔顿年轻时为溺海夭亡的剑桥同学金爱华(EdwardKing)写过一首悼诗,名为《李西达斯》(Lycidas)。诗末米尔顿为溺者招魂,唤他莫漂流海外,应回望故乡。那一句的原文是:Lookhomeward,Angel.后来美国小说家汤玛斯·伍尔夫(ThomasWolfe)曾用作他名著《望乡天使》的书名。米尔顿此诗乃英语四大悼诗之冠,招魂一段之美丽与哀愁不下于楚辞,最合我当年旅美的心情,因借用以名吾书。

余光中2008年清明节于高雄

像《左手的缪思》和《逍遥游》一样,这本《望乡的牧神》也是一部庞杂的文集。二十四篇之中,仍以文学批评,尤其是有关诗的批评为主,而以自传性的抒情散文为副。论评的文字,或为维持一个专栏而定期撰写,或因编辑苦苦相逼稿债难逃而完成,或据演讲底稿而扩大、重组。自从前年夏天回国以来,应邀在各大学及学术性的场合,发表演说先后在三十次以上。《中国古典诗的句法》及《中西文学之比较》便是这样一举两得而得来的。两年来发表的论评文字,当然不止这些,其中有关英美现代诗人而屡在《纯文学》与《幼狮文艺》刊出者,都已纳入近日出版的《英美现代诗选》之中。
从《咦呵西部》到《地图》等五篇,都是我所谓的“自传性的抒情散文”。这五篇的风格,仍为《逍遥游》中同一类作品的继续发展。不少读者,包括识与不识,曾因我近日少写这类作品而频频相询。原因之一,是有些可诗可文的主题,我都在诗中处理了。像《或者所谓春天》和《在冷战的年代》等诗中的题材,自信用散文来表现,也可以赢得同情。只是这两年来,我对于现代诗的看法颇有改变,认为现代诗若要充实自己的生命,必须超越“第一人称的艺术”的狭隘诗观,向散文,甚至向小说和戏剧去收复诗的失土。这当然并不意味我要放弃自己在散文创作上的这片疆土。
从这本书中,读者当会发现,我对于论战一类的文字,是愈来愈无兴趣了。如果双方知识悬殊,动机互异,甚或在人品上不起联想作用,则论战云云,是毫无意义的。近年来作者成为某些攻讦文字的对象,颇使多情的读者表示关切。在此我愿意作一个总的答复:一个人如果灵魂是清白的,他衣服上偶然沾来的几个斑点,终会在时间之流中涤去。
我甚至懒得伸手去拂拭。有谁,是穿着衣服走进历史的呢?
——1968年7月

咦呵西部
1

一过密苏里河,内布拉斯卡便摊开它全部的浩瀚,向你。坦坦荡荡的大平原,至阔,至远,永不收卷的一幅地图。咦呵西部。咦呵咦呵咦——呵——我们在车里吆喝起来。是啊,这就是西部了。超越落矶山之前,整幅内布拉斯卡是我们的跑道。咦呵西部。昨天量爱奥华的广漠,今天再量内布拉斯卡的空旷。
芝加哥在背后,矮下去,摩天楼群在背后。旧金山终会在车前崛起,可兑现的预言。7月,这是。太阳打锣太阳擂鼓的7月。草色呐喊连绵的鲜碧,从此地喊到落矶山那边。穿过印第安人的传说,一连五天,我们朝西奔驰,踹着篷车的陈迹。咦呵西部。滚滚的车轮追赶滚滚的日轮。日轮更快,旭日的金黄滚成午日的白热滚成落日的满地红。咦呵西部。美利坚大陆的体魄裸露着。如果你嗜好平原,这里有巨幅巨幅的空间,任你伸展,任你射出眺望像亚帕奇的标枪手,抖开浑圆浑圆的地平线像马背的牧人。如果你瘾在山岳,如果你是崇石狂的患者米颠,科罗拉多有成亿成兆的岩石,任你一一跪拜。如果你什么也不要,你说,你仍可拥有犹他连接内瓦达的沙漠,在什么也没有的天空下,看什么也没有发生在什么也没有之上。如果你什么也不要,要饥饿你的眼睛。
咦呵西部,多辽阔的名字。一过密苏里河,所有的车辆全撒起野来,奔成嗜风沙的豹群。直而且宽而且平的超级国道,莫遮拦地伸向地平,引诱人超速、超车。大伙儿施展出七十五、八十英里的全速。霎霎眼,几条豹子已经窜向前面,首尾相衔,正抖擞精神,在超重吨卡车的犀牛队。我们的白豹追上去,猛烈地扑食公路。远处的风景向两侧闪避。近处的风景,躲不及的,反向挡风玻璃迎面泼过来,溅你一脸的草香和绿。
风,不舍昼夜的刮着,一见日头,便刮得更烈,更热。几百英里的草原在风中在蒸腾的暑气中晃动如波涛。风从落矶山上扑来,时速三十英里,我们向落矶山扑去。风挤车,车挤风。互不相让,车与风都发脾气地啸着。虽是7月的天气,拧开通风的三角窗,风就尖啸着灌进窗来,呵得你两腋翼然。
霎眼间,豹群早已吞噬了好几英里,将气喘咻咻的犀牛队丢得老远。于是豹群展开同类的追逐,维持高速兼长途的马拉松。底特律产的现代兽群,都有很动听的名字。340马力的凯迪拉克,356马力的科维持,以及绰号野马的麦士坦以及其他,在摩天楼围成的峡谷中憋住的一腔闷气,此时,全部吐尽,在地旷人稀的西部,施出缩地术来。一时圆颅般的草原上,孤立的矮树丛和偶然的红屋,在两侧的玻璃窗外,霍霍逝去,向后滑行,终于在反光镜中缩至无形。只剩下右前方的一座远丘,在大撤退的逆流中作顽固的屹立。最后,连那座顽固也放弃了追赶,绿底白字的路标,渐行渐稀。
“看看地图,我们到了哪里?”
“刚才的路标怎么说?”
“Arlington。”
“那就快到Fremont了。”
“今天我们已经开了一百七八十英里了。”
“今晚究竟要在哪里过夜呢?”
“你看看地图吧。开得到North Platte吗?”
“开不到。绝对开不到。”
“那至少要开到 Grand Island。今天开不到大岛,明天就到不了丹佛。你累不累?”
“还好。坐惯了长途,就不累了。”
“是啊,一个人的肌肉是可以训练的,譬如背肌。习惯了之后,不一次一口气开个三四百英里,还不过瘾呢。不过一个人开车,就是太寂寞。你来了以后,长途就不那么可怕了。以前,一个人开长途,会想到一生的事情。抗战的事情,小时候的事情。开得愈快,想得愈远。想累了就唱歌,唱厌了就吟唐诗,吟完了又想。有时候,扭开收音机听一会。还有一次,就幻想你坐在我右边,向你独语,从 Ohio 一直嘀咕到 Pennsylvania……”
“怪不得我在家里耳朵常发烧。”
“算了,还讲风凉话!你们在国内,日子过得快。在国外,有时候一个下午比一辈子还长。”
“太阳又偏西了,晒得好热。”
“其实车外蛮凉的。不信你摸玻璃。”
“真的哪。再说热,还是比台湾凉快。”
“那当然了。你等到9月看,早晚冷得你要命,有时候还要穿大衣。”
“听说旧金山7月也很凉快。”
“旧金山最热最热也不过七十多度。”
“真的啊?我们到旧金山还有好多路?”
“我想想看。呃——大概还有,从 Grand Island 去,大概还有一千——不忙,有人要超车。这小子,开得好快,我们已经七十五了,他至少有八十五英里。你说,这是什么车?”
“——Mustang。”
“Thunderbird。你不看,比野马长多了。从大岛去旧金山,我想,至少至少,还有一千五百多英里,就是说,还有两千五六百公里。”
“那好远。还要开几天?”
“不耽搁的话,嗯,五天吧。不过——你知道吧,从芝加哥到旧金山,在中国,差不多等于汉口到哈密了。在大陆的时候,这样子的长途简直不能想象——”
“绝对不可能!”
“小时候,听到什么新疆、青海,一辈子也不要想去啊。在美国,连开五六天车就到了。哪,譬如内布拉斯卡,不说有甘肃长,至少也有绥远那么大,拼命开它一天,还不是过了。美国的公路真是——将来回国,我最怀念的,就是这种superhighway——”
“小心!对面在超车!”
“该死的家伙!莫名其妙!这么近还要超车,命都不要了!我真应该按他喇叭的!”
“真是危险!”
“可不是!差一点回不了厦门街。真是可恶。有一次在纽约——”
“好热哟,太阳正射在身上。”
“我们去Fremont歇一歇吧。”
“也好。”

打赏

子午书简 丨所有电子书均来自网络!如涉及版权问题,请发送邮件到[email protected],站长会第一时间移除,谢谢
本文链接:《望乡的牧神》余光中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贴图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签到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